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版《霸王别姬》:中国文艺弊病之集大成者

(2012-02-21 15:13:30)
标签:

霸王别姬

孟广禄

京剧

丁晓君

杂谈

   红脸的项羽,血红色的舞台灯效,诡异的激光布景,还有那匹被迫登台的汗血宝马……最近的一出别样“京剧”引来网上各种争议,乃至论战,它就是新版《霸王别姬》尽管大部分都是抱以负面态度,但是我要说我们应该感谢这样一出难以捉摸的舞台剧,因为它向我们展示今日中国文艺领域,包括创作、市场各方面的种种弊病,种种问题,可以说它不是一种戏,而是中国当今文艺弊病之集大成者。

首先,它体现了当今之中国艺术在市场面前的迷失。文艺要生存,要发展,必然要走向市场,必然要挣钱,但是怎么挣钱?是不是说舞台上充满了各种所谓国际化审美符号,是不是迎合了一些80后、90后的审美认知,就会有市场,就能够挣到钱?是不是放弃了这门艺术所固有的特点,所固有的艺术规律就能够挣到钱?

特别是当我们为了所谓的开拓新的市场,开发新的观众,是不是就要放弃原来的观众,原来的市场?或者说这是一种不可调和的矛盾还是可以调和的矛盾?这出戏的制作人王翔在提到该戏的观众定位时说新版《霸王别姬》面对的是“高端人士”。如何理解“高端人士”?在他所谈到的这句话中大概可以知其所言:“华彬歌剧院只有138个位置,我们把京剧放到了高端的位置,在西方歌剧院的环境中上演中国传统戏剧。”

因此这里的“高端人士”不过还是以“经济地位”确定的。有钱人当下可以分为有文化有钱,没文化有钱。但凡有文化的人或者懂文化的人会去看这种“杂和菜”似的京剧吗?而对于那些没文化的有钱人,你不过就是想让这些人误以为这就是艺术,这就是品味,那你这不是骗是什么呢?有钱人,即便再没文化,也懂得好歹,也知道挣钱的难,“大尾巴狼”装一回两回就可以了,犯不上老装。有在剧院里睡觉的工夫,不如回家打几圈麻将。

说白了,包括新版《霸王别姬》在内的大量文艺商品,所谓走高端路线,本质上就是炒概念,以艺术之名挣无耻之钱,毁艺术之路。这些人不懂什么叫做培养市场,什么叫做放长线,什么叫做科学的市场化道路。

艺术产品,特别演艺市场是不可能追求观众最大化的,必然要细分市场,观众必然要有针对性。如果我们仔细回顾中国电影市场化改革所走的道路,就能发现新版《霸王别姬》所体现的市场化道路就是重复当年中国电影市场化道路中的那段弯路——忽视艺术产品自身规律,追求票子的短期高回报,破坏了正常的市场良性循环。竭泽而渔,毁掉的是后继的市场发展!

 

其次,这出戏充分体现了“洋奴文艺”的特点,盲目抬高西方文化、西方审美,对中国传统文化、传统审美充满不自信,甚至是蔑视。制作人王翔是这么说的:“去年,京剧进入了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我们在骄傲的同时也感到悲哀:京剧已经需要被拯救了。但京剧是否能够再来一次复兴?这次的新《霸王别姬》,我们想尝试来一次京剧的突围。”

然而他靠的是什么来突围呢?靠的是什么来拯救呢?洋人!新闻报道中说:“舞台监督、副导演来自美国,灯光设计是曾经和他合作过《西游记》的英国灯光师,服装设计是来自意大利、经常为歌剧设计服装的设计师,多媒体设计师则来自德国。”

但是他们的这些设计,或许符合了国际化的审美,但是它得到了人们的认可了吗?这些东西对这出戏是雪中送炭、锦上添花,还是没事添乱呢?这些服化道灯光与戏曲本身是否有机融合在了一起?我们可以像创作者所说的不要“留白”,不要一种旧有的意境,但你是否创造出了新的意境?

“留白”是给观众的一种启发,一种思考;“意境”则是在创作者启迪下,观众思考下的产物,是双方合力的结果,因此每个观众脑海中的“意境”都具有共性——导演的表达,也具有差异性——自身的领悟。这种表现手段,这种艺术效果是世界各国的艺术家,无论中西,所追求的,从莎士比亚到汤显祖,从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到梅兰芳,从拉斐尔到赵孟頫……可是现在的这种洋化的舞台设计、服装灯效,其根本上是取消了观众的思考,是一种闭合似的舞台美术——你可能会觉得它好看,但无法去领悟什么,你无法摆脱导演给你设计的囹圄——这就如同红烧肉好吃,但是你只能吃红烧肉。

今天中国之开放,已然不会盲目排外,已然知道什么叫做兼容并包,知道拿来主义。但是现在对于西方文化、西方审美,国人已经有些矫枉过正了。殊不知,开放,让更多的中国人了解了西方文化,熟悉了西方审美,也就更知道如何结合自己来对西方文化和审美进行取舍。只有那些没文化的草包肚子,才会一股脑的认为西洋艺术才是高超的,是符合时代的。恰如过去觉得吃西餐是件了不起的事情,现在都知道了麦当劳也是西餐,美国麦当劳用的牛肉饼原料一般不是给人吃的的。

可是,中国的艺术工作者却还奉行这样的一种错误路线呢?而且还就天真的认为那种光怪陆离,那种有形的摸的着的东西就是高档的,就是国际化的审美。那些不过是迪厅歌厅玩腻了东西而已,不过是芭堤雅夜总会里的刺激品而已!艺术的终极,或者真正高端的艺术,它最终的效果是脱离艺术形态,在心灵和美的层面达到一种共情,这种共情是基于人类情感层面的,是跨国界的。

其实这条西洋化的道路在90年代以后的中国电影业里,屡见不鲜。可是票房怎么样呢?看看今天中国的那些“大制作、低票房”的电影,哪个不是这种荒唐的套路呢?既然已经有了前车之鉴,我们为什么还要重蹈覆辙?

最后,这部戏体现的就是当代创作者,只知表,不知理,用一种自大和狂傲来掩盖本质的无知和懦弱。在此前接受相关媒体记者采访时,导演陈士争说京剧重程式,而忽视叙事,他们要改变这种情况,甚至打破和取消程式……这句话就足以表明陈士争根本不懂京剧,他不懂什么是程式,他不懂程式和程式化是两个概念,不知道程式的组合用无数种,不知道程式是一种美化的虚拟化的舞台动作,不懂这是京剧的叙事特点,它的目的就是为了叙事。他还称在这出戏里加上舞蹈、武术等动作,可见他就更不知道京剧的程式本身就是舞蹈、武术、杂技的结合。

说白了,他只看到了表面,不明白其中的道理,所以他才有胆量去创造一个他认为的京剧,他觉得这就是创新,这就是改革。他不知道的是创新要建立在符合艺术规律的基础上,不知道的是创新是要让人感觉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这出戏哪点体现了创新?故事还是那个故事,寓意还是那个寓意,你所谓的创新全部都是外壳,没有实质的,体现你导演新思想的,新境界的东西,没有超出观众的意料,当然除了那匹汗血宝马以外。

说白了,这就是“装”,可惜我无法用一个粗俗而流行的词来恰如其分形容导演和这出戏。其实不仅这部戏,不仅这个导演,文艺界乃至整个中国社会与“文艺”沾边的圈子、团队和人,都有这样的毛病。不要老觉着拨弄了个吉他,留一个长头发,喊两句,那就是摇滚,那就是艺术青年,那也有可能是地铁里要饭的。

这样的所谓的创作,其实充分暴露出创作者的无知和怯懦。如果你就把你的东西称之为舞台剧,称之为实验剧,完全可以,你非得弄一个“京剧”的招牌,还弄一个“拯救京剧”的幌子,你以为唱两句皮黄,拉一个夜深沉,找几位京剧艺术家,那就是京剧吗?你为什么不敢叫做舞台剧,叫实验剧,说白了你怕这么叫没座儿,没钱,没分量!

没有新的艺术思想,没有新的艺术灵魂,只有一个靓丽的外表,于社会个人而言,那就是假文青,泡妞都泡不上;于文艺创作而言,那就是假创新,假行家,归结起来就是坑人钱的文艺骗子而已。

请这些文艺骗子滚出中国的文艺舞台吧,滚出中国的文艺圈吧——为中国文艺所高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