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星照:两个肘子

(2018-07-06 21:23:45)
标签:

北京八中老三届同学会

情感

分类: 作品欣赏
两个肘子

高二4 王星照

王星照:两个肘子

没想到,在我离开了陕北当猪倌的日子7年后,在汉中012基地又当上了羊倌。

1976年文革结束,国民经济面临崩溃的边缘,城里副食品供应紧张,大三线生活就更艰难了。为了给职工改善生活,工厂发起了养猪运动,每一个车间旁边都盖起了猪圈,到处充斥着猪的嚎叫声,整个工厂臭烘烘的,形成一道脏乱不堪的风景线。

我所在的厂办公室,却是另一番风景。原来南海区政府知道军工厂职工生活困难,春节前特地收购了23只小羊,送给了我厂。厂领导觉得办公室养猪有些困难,就把羊群交给办公室放养。这个任务就交给我和三位师傅承担,每人放一个星期,一月一轮。初期觉得,在陕北呆过,就是没吃过羊肉,还没看过放羊,放羊不是难事。

等当上羊倌,把羊一揽上,麻烦就上身了。羊是各家收来的小羊,没有一色儿的,大路货应都属于当地土羊,品种不一,就算是一群杂种羊吧!羊圈设在280号楼小车库旁,每天一上班就打开羊圈,羊就像放归了自然,蜂拥出了圈,满山乱蹦乱跳。我们这才倒吸一口凉气,想起没有头羊,这羊可怎么放啊!?真成了俗话说的“放羊了”。

280到小南海前的大山坡,长满了灌木和藤蔓类植物,羊倒是特别兴奋,钻进去就没了踪影,把我们急得够呛。它们倒是晒晒不着,淋淋不着,饿饿不着,享了大福。我们可受罪了,头顶着大太阳,只能像雨天那样,戴顶大草帽,捂着脸坐在没有树木的公路上,驱赶蚊虫小咬,算是平常事。下大雨,响大雷,淋个落汤鸡也遇上过。好在冷水河和公路间形成了一个天然牧场,羊们想跑也跑不掉。日落前,我就模仿陕北放羊时挥牧羊铲的方法,一边喊,一边用石头居高临下向草丛深处攻击,先把羊轰出来再说。然后瞄准走在最后的羊打,把羊三五成群往回赶。有时回圈数羊,少了一只,还得下山去找隐蔽草丛中的羊。往往工厂都下班了,才把羊赶回来。

等我回8号楼的家时,别人家都吃上了饭,大家还调侃说:瞧人大代表回来了。大概有半个多月的时间,羊群经过打斗、掐架、磨合,一只体型最大的棕色羊羝脱颖而出,当上了头羊,这只羊长着很机灵的眼睛,大眼皮,脸上有着黑色条纹。远看它的跳跃,很像芭蕾中的大跳。说白了,简直就是蚂蚱变的。但是总归羊有头就好管了,你弄住它,别的羊就听话了。

冷水河边有一片豆子地,是当地农村大队的。豆秧不大时,羊并不感兴趣,我也没注意到。到了六、七月间,结了豆子,我还是没注意,羊可有了兴趣,它们来回都要在豆子地里多磨蹭会儿,这麻烦可就大了。

一天,我正放羊,来了一高一低两个农民。矮个说他是队长,叫我下去看看,我就跟上下去了。二分豆子地,叫羊啃得乱七八糟的。矮个张嘴就要我赔,我说:“对不起,是羊啃的,要怎么着,到办公室谈。”高个子一听就火了,上来抓住我的脖领,说:“那里也不去,就在这里赔。”我学摸着他们是两人对付我一个,还先下手为了强,我要是再犹豫准吃亏。想起当年在八中学过的匕首操,我闪电般用左脚别住他左腿,左拳猛击他下巴,将高个打翻在地,暂时占了上风。因为他们毫无准备,吓了一跳,十分狼狈。趁他们没反应过来,我36计走为上,趁机转身向办公室跑去。刚气喘嘘嘘向主任简单说了几句,那两人就吵吵嚷嚷上了楼,进了后勤部副厂长办公室。一边告状说道:“你们羊吃了我们豆子,放羊的工人还打人。”一边叫厂长看他身上的泥土。厂长说:“队长别火,有话慢慢说。”他们就一五一十的说了。厂长就叫主任要我过去,让他们确认一下。我听说厂长和他们认识,还真有些紧张,一边想对策一边慢慢走进厂长办公室。厂长一见到我,就哈哈大笑,说:“原来是小王啊!他可是楼里最老实的青年了,不可能打人,你一定是自己不小心摔的。”弄得那两个人很尴尬。后来厂长又说赔你们损失没问题,但以后厂里废料、肥料、垃圾不许拉了。今后,你们的猪也要管好,再满厂区跑可要没收。他们听了,耷拉着脑袋,悻悻的走了。许多年后,我都很佩服那位副厂长处理问题的方式方法,这么快就化干戈为玉帛了。后来放羊,我要注意过了豆子地后再走一段路,才把羊放下去,再不能给工厂添麻烦了。

时光真快,半年过去了,羊也长得可以宰了,办公室的同志们都开始议论起如何加工羊肉了。这时,厂里正有一个连的空军基建工程兵部队为工厂做验收收尾工作。八一建军节来临,作为拥军活动一部分,厂党委决定把23只羊作为礼物送给所在部队。大家虽然舍不得,但把羊送给最可爱的人,都举双手赞成。我高高兴兴的把羊群赶到试验区部队驻地,战士们十分高兴,敲锣打鼓的接受了礼物。别说,听到锣鼓声,心里还真有一种成就感。

年底,领导考虑到办公室养羊的辛苦,280办公楼杀猪时,特意匀给办公室一头猪。大家没吃上羊肉,倒吃上了猪肉,也挺高兴。分肉那天,办公室的同志们都来了,主任叫掌刀的先把两个前肘割下给我,说:“小王这孩子还小,放羊也很辛苦,先奖励他两个肘子。”大家听了,都鼓起掌来,我只得很不好意思的收下了。在那个年代,肘子就意味对工作的肯定,意味着拥有了稀有财富。我拿着两个肘子,感到了一生的满足。就是在今天,过上了好日子,每当我闻到炖肘子的香气时,仍然会想起大三线〇一二基地,南峰厂那山、那羊。

王星照:两个肘子01王星照(后排右二)与赴延安012的八中同学

(作者:王星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