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伯宏谈陈小鲁:一起筹备“北京世界公园”的往事

(2018-05-18 07:59:57)
标签:

北京八中老三届同学会

缅怀陈小鲁

分类: 校友热帖

金伯宏谈陈小鲁:一起筹备“北京世界公园”的往事

 

金伯宏谈陈小鲁:一起筹备“北京世界公园”的往事
1990年陈小鲁计三猛金伯宏等同学与丰台区政府签世界公园项目书。签字左一八中校友计三猛,左二为花乡康书元副总。后排左起:区长李英威的秘书、金伯宏、丰台区杨宗奎副区长,陈小鲁,花乡于友和总经理

陈小鲁是我上世纪60年代在八中的校友,去年突然听网上有人说他是中国首富,安邦的控制人,以我对他的了解,第一反应就是可笑。但是现在的舆情,说一个高官二代一心一意做一个廉洁正直的人,从不谋取私利,甚至赠送的别墅豪车都不要,总有一点像是天方夜谭。很多老百姓不相信,但这不能全怪他们,因为利用权势发横财的人确实有,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说实话,如果我有这样的机会,我连自己都不敢相信,不敢相信自己在巨大的诱惑面前能像陈毅元帅在一首诗中所言:‘手莫伸……’。


但我始终相信陈小鲁,我知道他从来不在意身外之物,质朴得就像是一个最普通的退休老工人。可在沸沸扬扬的舆论面前我的声音实在显得太微弱,而且人家会问,你是谁?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你与安邦是什么关系?其实完全是凑巧,本来我与安邦是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只因2016年,在一个工商银行支行经理的推荐下我的一笔活期存款变成了安邦的一个三年期保险理财产品,年化收益超过4%。我胆小,超过7%的理财产品我的脑子里立刻响起’手莫伸’。十几天前央视新闻突然说安邦被保监会接管,董事长吴小辉被控制调查,自己就有一点发懵,赶紧找出保单又进了工行。接待我的经理从容不迫说,安邦就是吴一个人的问题,本身经营正常,保单到时一定会连本带息正常兑现等等,临行还说了一句,这两天来的都是问这件事的人。直到今天我还没有百分之百把握自己是安邦的受益者还是受害人,但这并不能影响我想为小鲁说话。特别是他突然匆匆走了,现在有人还往他身上泼脏水。


也是因为陈小鲁突然离去,让我想起很多往事,特别是多年前我跟随小鲁一起做的一件事,前后经历近三年,不大也不算太小,但实际却是小鲁‘下海’的起点,对我说是脱胎换骨浴火重生也不为过,但这是另外一个话题。在此只谈通过这两年多与小鲁的共事,对他的处世为人的零距离感觉。


1989年底,我刚结束9年美国自费留学生活回北京,与八中老三届校友们重聚,记得是三猛同学提出策划发起在北京建设一个世界名胜古迹微缩模型主题公园。他拉上了正赋闲的陈小鲁等七八个校友,一开始是在我在西直门的家务虚,然后冒着寒风为选址跑了北京很多地方。比较典型的一次是去见朝阳公园一带的一个乡书记,就是当地的第一把手。我们一行去时书记正在和一桌人一起吃饭,我们还没说完第一句话,书记就不耐烦地打断说,你们有钱吗?没有几个亿免谈!书记屁股没离开过板凳,接见活动就结束了。他之所以这样,我想主要原因有二:第一,来忽悠他要地的人太多,有没有真金白银已经成为他的条件反射。第二,他可能不知道与他谈判的带头人是陈小鲁,不过即使知道,元帅对他来说就好像星星一样实在太远,我想如果哪怕来的是区长的儿子,也会比元帅的儿子更有面子。就这样奔波了两个多月我们一无所获,最后到了丰台区,情况突变。


丰台正副两个区长在办公室接见了我们,小鲁介绍了我们的宏伟设想:中国人都想出国旅游,但不是人人能去,这个公园可以让人一天就能周游全世界……。区长极其痛快说,你们就不要到处乱跑了,这件事就定在丰台,我们提供几个地方,有的在三环里,有的远一点,由你们选择决定。当时并不知道所谓由我们选择只是给我们足够的面子,在招商引资方面这些基层干部比我们这些书生有经验的多,三环里指的是莲花池公园,与我们的规划根本难以融合。而实际区长与花乡已经有了默契,项目要摆在花乡堡台的‘森林公园’。八中老三届同学会没有法人资格,所以不久以一个同学公司代表我们几个校友为一方,以花乡农工商总公司为另一方签署了正式合作协议,我们负责招商引资与知识产权,拥有50%的股份,花乡以约600亩地为投资拥有另外50%的股份。丰台区和花乡如此痛快接受了这个项目主要是出于其自身发展的综合考虑,不过小鲁的哥哥在丰台区当过书记,他本人的社会影响力也不可否认为我们增添了可信度。如果没有小鲁,只是三猛拉着我两个人出马,恐怕能不能见到领导都是问题。


项目开始运转,花乡垫付启动资金,我是负责具体操作的筹建处主任,小鲁不要任何实名,但始终非常负责,大小会议都参加,还贡献出他自有的一套全新电脑和打印机。我家有建筑界背景,比较顺利就完成了“项目建议书”“可行性研究”等文字准备,请中国建筑大师张开济,建国初曾与梁思成共同为北京提出梁陈方案的规划专家陈占祥,原北京市园林局局长园林专家汪菊源,雕刻大师刘开渠等为公园组成豪华专家顾问团。完成了初步规划设计和沙盘,筹集了几十个世界名胜的数据与图像资料,一个景点一个景点研究工程方案……小鲁及校友们都积极出谋划策,提出了多个不同的方案,参与招商引资,此时朝阳区提出也要上这个项目,显然北京市内不可能同时上两个完全相同的世界公园,与市有关部门联系争取立项也成为我们双方共同的奋斗目标。只是由于种种原因,同学会负责的真金白银一直没有落实。当时深圳宣布上马内容相同的“世界之窗”,丰台区为争取全国首创,四套班子一把手开会决定放弃八中,区乡两级政府自己贷款立即开工,在1993年底前开园。区领导与小鲁谈判过程我未参加,只知道结果是八中退出,作为补偿合同中50%的股份,给了20万元,在小鲁的指导下这20万元也没有归个人,而是用于同学会的日常活动开支和资助老师。出于善意小鲁对区长说,公园要顺利建设,金伯宏你们最好留用。区长和花乡书记一起找我谈话挽留我,花乡书记说:““你就算是我们花乡人了,这件事就是砸锅卖铁我们也干定了,实在不行我们一人一亩三分地怎么也饿不死。”说实话一年多我们朝夕相处也有了感情,世界公园的每个文件字字句句,每张图每笔每画都是我日日夜夜亲力亲为,公园已经成为我的孩子。这样我就留下了,月薪是300元。


世界公园50%的股权应该是多少钱?作为花乡方600亩地的价值或许能做个参考,所谓知识产权又应该怎么算,据说深圳的那个类似公园投资了15个亿,当年20万的分手费是多了还是少了?说实话问我我也不懂。回忆这些并不是想夸耀这是小鲁的业绩,更不是说这是他的劣迹,我只是想通过这件事给大家展示一个真实的陈小鲁,可能他不是一个精明会算计的商人,但绝对是一个超凡脱俗豁达大度的大哥。现在他突然离我们而去,关于他曾参与过的世界公园我可以欣慰地告诉他,公园3年就收回了全部投资,历经25年,现在是北京市五A级景区,解决了五百人的就业问题。获知他去世的消息以后,我给几个当年共事的花乡人打电话,所有人都异口同声说:小鲁是一个大好人!


金伯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