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校友风采——鈡源:北京八中,永远的骄傲

(2018-01-04 17:28:13)
标签:

北京八中老三届同学会

钟源

分类: 校友风采

北京八中,永远的骄傲

作者:钟源(原名张晓东,北京八中1960届校友)

校友风采——鈡源:北京八中,永远的骄傲

学生常为出自名校而骄傲。我就为毕业于北京八中而自豪。

母校北京八中的前身,是创办于1921年的北京私立四存中学。四存(存学、存性、存仁、存治)中学,坐落在北京府右街10号,离中南海太近。由于中央人民政府要设在中南海,周恩来总理决定,将四存中学与当时的北平八中合并,用拆除皇城或改建北京时从地下挖出的黄金,建起一座崭新漂亮的校舍,作为合并后的北京市第八中学新校舍。这就是母校北京八中。新的北京八中1951年落成,三年后校舍还非常新,我就考进了母校初中,分在初三(3)班。

       那时的中学生,既有校徽,还要戴象军人那样的符号。符号是用布做的,呈矩形,上面印明校名和学生的编号,用别针别在外衣左前胸的上方。校长想请郭沫若先生题写符号上的校名,便让教政治的李阿玲老师去求写。李阿玲老师生得干净利索,小巧玲珑,又能说会道。她一到郭老那里,就得到了应许。没过几天,当李阿铃老师再到西城大院胡同郭老家中时,郭老已经写好几张字样,让她挑选。我想,郭老所以能那么快写好,除了对教育工作的关心和对孩子的关爱,可能还有个原因,就是当时他的公子也在八中读书。母校的符号白底蓝字,加上郭沫若的墨宝,非常气派。

       母校北京八中,又称北京男八中。因为当时还存在男女分校,母校只招男生。另外还有一所北京女八中。北京男八中是所名校,在师资、校舍、设施和教学质量方面,与北京四中不相上下。

       有人说,北京四中出专家学者,北京八中出通才。我觉得是这样的。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国家航天局高级顾问、中国火箭奠基人之一梁守磐,美籍华人科学家林家翘,两弹一星元勋邓稼先,号称猫王的国画大师孙菊生,被誉为东方巨匠的美籍华人画家丁绍光,写过电影《创业》和《开国大典》的著名剧作家张天民,著名运动健将、国际田联副主席、中国奥委会副主席楼大鹏,著名画家人民币设计者之一侯一民,著名足球教练沈祥福,乃至众多将军、高官和巨商,包括出任央行行长周小川,都是母校八中的校友。

       本人于1954年暑期考进母校,初中毕业后获金质奖章保送本校高中,1960年高中毕业。

       在母校就读的六年中,受诲于四任校长:朱学、晋劲敏、闫伯铭、王少勋。得益于四任班主任:黄光柏、王占岭、张庆凤、汪宝熙。受教于语文老师罗天平、徐守常,几何老师黄光柏,代数老师张三元、李秉纯、张思恭,三角函数老师郑魁元,物理老师王化茂、陆宏,化学老师邵观海、韩久芳,政治老师李阿玲,美术老师雷健农,体育老师王肇庆、孙建普……等多位德高望重的资深恩师。

       我最喜欢也是成绩最好的课程,是初中语文和高中文学,并一直担任班里的语文和文学课代表。自己的作文经常被当做范文在班上宣读;下乡劳动写的诗《学扶犁》被闫伯铭校长在全校大会上引用;1959年,北京八中庆祝建国十周年暨校庆的巨幅墙报,贴满教室楼西侧整整一面墙,全部由我们高三(2)班包了,我为主编并一支笔撰稿、我班书法高手李文涛执笔抄写、我班美术高手薛宝楠插图。主标题是《三月阳春迎大庆 十年巨变党之功》。在学校前所未有,影响很大。

       在所有老师中,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文学老师徐守常。他面色土灰,烟瘾极大,有时上课拿着粉笔,也会下意识地做出弹烟灰的动作;说话有些沙哑语声还细小,但从不说套话,对文学见解深刻,并一语中的。他的文学课没教案,经常脱离课本整堂课讲名著,但唯独重视作文,不但作文课比别的老师占时多,还一堂课做作文、一听课发作文,在发还作文中讲范例、挑毛病、教写法,把文学教成了匠学

       至今记得,在我的作文后面,总有他很长的批注和评语。记得最深刻的一句是少用形容词多用动词,少模仿多另辟。上了他的课,再回想其他老师的课,觉得其他老师是在教读文章,而他却在教写文章
      
他是右派,在北京八中的语文教学中,并不受推崇,但高三毕业班的文学课却非他莫属。这也许就是他总按自己的想法去教的自恃之由。明知学生都知道他是右派,说话也不遮拦,因为他觉得自己说的都是实话。我见他进出学校时,总用一只手推着自行车,还把胳膊伸得很直,使自行车离自己很远。便上前问道徐老师,您这样推车不累吗?他挤了一下近视镜后面的眼睛,毫不掩盖地大声说:永久牌儿的,不想贴太近。我听了立刻替他担心,担心有人听见了打他的小报告,他却大声补了一句:国产的!

       明明心里对他有所审视,却又不止一次偷偷跑到中国书店,去找他出版的书《怎样学古诗》和《怎样写古诗》。可惜一直没找到,便悄悄去问他。他却说:有我在,还看那些干什么?接着还是补了一句:早卖没了。

       出于对文学的热爱,高考第一志愿选定了北大中文系。但离高考没几天了,因选文科的过多,西城区教育局要调整考生结构,需要班上文理都不错的学生临时改志愿。恩师汪宝熙主任(校教导主任兼我们的班主任)要我改考理工大学清华,并提醒我学文危险,容易成右派。

       我马上复习数理化,考取了清华动力系。但因家庭困难,母亲不允许我继续读大学,要我尽快参加工作,挣钱解决家里困难。汪主任亲自去了我姐姐家,当面对母亲说:你们不供他上大学,学校供。回到学校,就提前为我出据了家庭困难望能领取助学金的中学证明信。

       就要离开母校八中了,去向徐老师告别,还显出没考北大中文系的不好意思。他又挤挤近视镜后面的眼睛说:没关系。汉语属于母语,文学就是母学,学工也离不开它。吸了口烟,他又补了一句:能写出点儿出息的,好多都不是学文的。

       没想到真的被徐老师说中了,清华毕业,还是写成了业余作家。并被媒体报道为强情节小说家高产畅销作家

       作为八中人,我深感幸福与自豪。奉北京八中校友办公室之命,为《北京八中校友录》写的序言中,我这样写道:

       不管你成了何等权威与显贵,无论你做出哪些丰功和伟业,你都无法抹去中学对你的培养和造就。

       这,才是母校八中在每个学子心中永存的真谛;

       这,就是我们以八中自豪的缘由

 

(注:本文摘自钟源的新浪博客钟源影剧院,作者:钟源,原名张晓东,作家、热电工程师。1954—1960年就读于北京八中。19669月毕业于北京清华大学动力系热电专业。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822月加入中国北京作家协会。曾任:中国住宅研究会住宅建设委员会秘书长;人民日报社华闻影视中心艺术总监。现为《人民日报》社退休干部。截止至20126月,共发表长篇小说、中篇小说、电视剧本、话剧、电影、电视剧作品约1500余万字,《胡雪岩》、《钱王》、《木府风云》等脍炙人口;多部作品获奖。参考:鈡源艺术简历: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a4d31f010002d5.html 

校友风采——鈡源:北京八中,永远的骄傲
03八中1960届校友钟源  著名侦探小说家、影视剧作家 、热电工程师

 

附文:

作家的福分

 

钟源


    写呀写呀,黑夜写白天写,一写就是三十多年。掐指算来,已经写了9部电影、300多部集电视剧,500多万字的小说,发表作品的总字数超过了1500万字。再仔细一查,竟然有上百位表演艺术家或著名演员,参演过我的电影或电视剧。为此深感福分不浅,知福其中。

    然而,却始终以身为“业余作家”而自豪。业余,以示文学只是爱好,就象梨园票友;业余,不以卖文字为生,另有谋生之技;业余,则以清华学子自居,不忘热电工程师的理工本行。在中国,“业余”似乎不够“专业”;在美国,“业余”比“专业”受尊敬。因为美国充满自由自在,以“业余”为自然;不象中国,干一行吃一行,“专业”了才飘飘然。

    作家应甘于寂寞,甘做躲在文字背后的人。本人,就从没想过自己也会被人知道或记住。可一次在昆明,与著名国际影星于荣光一起上街吃夜宵,人们在争相请他签名的同时,竟也有人走到我的面前,拿着笔和本说:“钟老师,我知道您。给留句言吧。”看来,也形成了自己的读者和观众群。

    在无休止的影视作品创作中,除了积累作品,还形成了自己的写作习惯。每当设计一个人物,总爱在现实中选定一位演员,作为创作模特。这样,写起来才不会走板儿,不会串位,始终保持人物性格的鲜明。于是,心里必须装着很多演员,对中国的演艺界非常熟悉。可以说,我的被人记住,也是源于许多演员的精湛表演。

    非常遗憾,也非常后悔,没把合作过的表演艺术家及所有演员的剧照搜集齐全并储存好。使得写这篇博文前,百般搜集和寻找,能找到的演员照片,按人物表粗略计算,还不足五分之一。

    这是因为,一旦开机拍摄,我几乎不去剧组。剧组太忙,太累,生怕给大家添麻烦。除了到演员住地特意看望过从上海远道而来的朱曼芳大姐、30年代老艺术家石羽夫妇,到现场看过人艺表演艺术家修宗迪老师,以及曾三次合作过的老演员杜雨露,其余的,差不多都是在开机仪式或首映式的新闻发布会上匆匆一晤,随后便各奔西东。

    原著《木府风云》,经过于荣光的主持改编,已经拍摄完成,并两次在央视热播。又有不少演员朋友,为拙作捧柴。其中还有韩国演员秋瓷炫。特找来主演尊照,续贴其中。

    接着,有我参加编剧的中篇电视剧《出路》,又被首传优酷网。再将几位参演的表演艺术家和影星照片,续贴于后。

    随后,我的另一部电影剧作《欲望的火焰》在网上露面。再将参演的著名演员照片,续贴进去。

    其实,戏缘也是缘分,更是作家的福分。每当想起有那么多表演艺术家及优秀演员参演自己的剧目,总会心潮起伏,难以平静。

    如今,他们中间有的已经作古,有的正炉火纯青,有的日渐走红。而作为编剧,只有象当初曾经许诺的那样:倘若尚未贫瘠,仍愿做一块沃土,让更多的同仁在上面耕耘……

 (黄坚 编辑/配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