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赴延安李渠公社知青举行新书发布会

(2017-06-12 15:01:50)
标签:

北京八中老三届同学会

分类: 校友热帖
赴延安李渠公社知青举行新书发布会

赴延安李渠公社知青举行新书发布会
01李渠知青合影

 

六月十日,北京八中和北京女八中赴延安插队的部分老三届同学,隆重举行了《延安李渠知青名录》和《李渠知青文集》书籍首发仪式。八中老三届同学会秘书长黄坚出席了该仪式,并表示祝贺。

1969年初,北京曾有两万六千多名学生奔赴延安插队,经受了极其艰苦的生活、劳动锻炼。受锻炼的同时,他们也对延安各方面的建设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在这批“赴延知青”中,出现了习近平、王岐山等众多的优秀人才。延安方面始终铭记他们的名字,多次将所有知青的名字登载在各种出版物上,最近,在延安筹办的《北京知青博物馆》中,又将所有知青的名字张贴在大厅里,以示永久的纪念。

但由于年代久远,现有的各种赴延北京知青的名单在数量和文字中多有失误,与事实相差较远。为了弄清事实,还原历史真相。我校原在延安插队的知青李一勤发起,对所有在李渠公社插队的三百多人员的情况进行了缜密、繁琐的调查,对所有人员的精确数量和姓名进行了严密的核查落实。经过14个月的艰苦努力,在女八中高宏芳同学和八中同学会黄坚的大力协助下,基本搞清了当年去延安李渠公社插队的北京知青的基本情况,纠正了各种文本的错误。将各项调查成果集中起来,汇编成《延安李渠公社北京知青名录》。这是延安市首部经过精确核实的公社一级的《知青名录》大全。

《延安李渠公社北京知青名录》中记载了当年奔赴延安李渠公社知青的精准名单。包括八中104名、女八中160名同学的准确姓名、所在班级和届别,也包括随这两校赴延的40名外校同学的准确姓名和所在学校、年级和届别。另外也附录了北京市政府派往延安李渠公社对知青进行管理的16位干部的准确姓名和派驻的生产队。

同时,为了将当年插队情况记录下来,原李渠公社的同学积极撰写回忆录,再现当年艰苦生活的状况,经过整理,将其编撰集结,定名为《李渠知青文集(一)》。

《文集(一)》中,不但有从李渠公社走出的著名作家的文章,更有十几位同学对其在延安不凡经历的生动记录。这些回忆录,摈弃了一般回忆插队类文章的悲情“套路”,充满达观、平和的心态。把艰苦卓绝、惊心动魄的经历写得云淡风轻。读后细细体味,会让人久久难以平静,甚至潸然泪下。小小年纪的我们,在陕北老乡眼里还是“娃娃”,却敢千里走单骑,翻山越岭走回家,敢与野狼、豹子对峙,敢在延河暴雨后的滚滚洪流中畅游……

在《名录》和《文集》首发会上,主持人请同学会黄坚将该书转交北京八中档案处永久保存,并将与延安有关方面以及知青博物馆联系,将其列入档案馆和知青博物馆中,作为历史档案和文物永久收藏、展示。

我们希望更多的李渠知青撰写回忆文章提供我们继续编纂新的文集。谢谢大家的支持!

 

(李一勤撰写 2017-06-11

赴延安李渠公社知青举行新书发布会
02李渠知青八中校友左起:谢其相、李崇红、江娃利、古虹江、李力、李一勤、穆婷本、李泽骏、杨逢仪

赴延安李渠公社知青举行新书发布会
03《文集》封面

赴延安李渠公社知青举行新书发布会
05李一勤主持发布会

赴延安李渠公社知青举行新书发布会

赴延安李渠公社知青举行新书发布会

赴延安李渠公社知青举行新书发布会

赴延安李渠公社知青举行新书发布会

赴延安李渠公社知青举行新书发布会

赴延安李渠公社知青举行新书发布会

赴延安李渠公社知青举行新书发布会

赴延安李渠公社知青举行新书发布会

赴延安李渠公社知青举行新书发布会
14李渠知青八中校友前排左3张弘、二排左2陈邦平

赴延安李渠公社知青举行新书发布会
15李渠知青女八中校友合影

 王星照 撰文二篇

当猪倌的日子

作者: 王星照

我们插队的第二年,当周总理得知延安北京知青的状况后,做了重要指示。其中有关于加强教育工作、改变落后陋习、人有厕所猪有圈、见母猪必留,不许用母猪沤肥等方面的内容。为落实总理指示,我们沟门大队办起了小学校和养猪场。学校就在我们住的窑洞隔壁,隔着条小路就是猪场。为了节省劳力,队上安排我在小学教算术,同时就近负责养猪场,工分记9分。

在大队小学,我教算术,另一高中女知青教语文。15年级,20多名学生,轮流上课,轮流休息。课间我还要去照顾猪场。对我来说,老高中生,教学比较容易,养猪可就难了。22头小猪,没有粮食喂养,全靠学生们放学帮助打猪草解决饲料问题,但终归只是权宜之计。

不久,地区养猪场推广装甲兵战士叶洪海发明的中曲饲料。大队书记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得不得了,决定派我这个所谓文化人去地区养猪场取经。我卷起铺盖,起了个大早,就出发了,到地区养猪场已是中午时分。远远看见猪场门口蹲着一群小熊,吓了我一跳,以为养猪场还养动物呢。走近了,才发现坐着十几条大狗,懒懒地在晒太阳。守门人告诉我,它们是喝猪血长大的,不会伤人,我才敢绕着它们进了猪场。记得那天中午,美美的吃了顿大肉炖豆腐,香极了。

紧张的三天三夜,走了一个种曲发酵的完整过程。首先,把玉米、高粱秆、玉米芯子粉碎,然后调和菌种生火上屉。要24小时不断测温,温度低了要生火热锅,温度高了要封火,始终保持在一个适合温度。一天过去了,窑洞里飘出了苹果香味,这表明情况正常。如果出现异味,就是菌种污染了,前功尽弃。等到温度自然冷下来,就可以用于喂食了。但是,千万别忘了像留面肥那样,留一部分饲料做菌种。如果忘了留,就得再跑一趟延安,到地区养猪场重新取菌种。

说实在的,中曲饲料可以搭配粮食给猪食用,达到节省粮食目的。但养猪如果完全不用粮食,则是一个误区。猪倒是饿不死了,但是不会长膘。现在回忆起来,那不正是我们追求的瘦肉型猪吗?

半年过去,猪场比老乡家养的猪长得还是慢了一些,我很内疚。但是大队书记、队长还是在社员大会上表扬了我。说各家养的猪有泔水,队上的猪娃没用一粒粮食,用中曲饲料喂养的,光吃秫秸杆就长成了克朗子,也是祖上没有过的事啊。会上,社员还一致同意以后给我记9.5分。现在想起来,一个工虽然才合两毛钱,但是我总觉得给我的工分太高了。后来,时常有社员找我要中曲曲种了。

后来,学校放暑假的日子到了。为防洪,大队水利工地急需推车运石的男劳力,队上派了一个婆姨到养猪场接替我,我上了水利工地。

 

去富农家吃饭

作者: 王星照

往事如烟,但在延安插队时的一件事情,令人总难以忘怀。

刚到队上,书记介绍社员情况,无非是以阶级成分说事:队上80余户,300多人,有富农一户、工人一户、其余大都是贫下中农。去时,正是陕北连年自然灾害,青黄不接。贫下中农则抓住时机,轮流请知青吃“忆苦饭”。

因为当时正赶上“文革”中的“一打三反”运动。队上唯一的富农户很怕再次成为靶子,很想借新来的北京知青解难,就一而再、再而三的也来请我们吃饭。当年我们“阶级立场”还是坚定的,前几次都坚决回绝了。后来可麻烦了,派他十几岁的小女儿来,守在窑洞前,眼泪汪汪的,说不答应就不回去了。犯难时,我们去请示大队书记,他躲了,说你们自己看着办吧。为此,我们只好召开全体知青会议来讨论。9名知青一致认为,这户富农是红军时期他爷爷传下来的,本人并非富农。他们全家在队上劳动等各个方面表现都不错,口碑很好。如果不去,不利于对他家改造和争取子女。于是横下一条心,全体出席。

为了避嫌,在尽可能晚的时候、趁着夜色去了他家。他和婆姨、三个女儿就像迎接贵宾一样,守在在一旁伺候。窑洞中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上好的杂面、拌的莴笋丝、黄瓜、小葱和炸辣椒油。但是,由于我们不好表示态度,表情非常难看。皮笑肉不笑的,连句客气话都没说。整个窑洞静悄悄的,只有嘬面的声音。我们吃完一碗,就放下碗筷准备离去,他们怕我们逃走,挡住大门不让走,抢着再盛,硬是一人吃了两碗才放行。回到窑洞后,大家都默默无语。那是在陕北吃得最好的一餐,但也是最窝心的一餐,虽然吃饱了,却谁也没睡好觉。

转年,富县组织部长老刘被下放到我们大队,公社送他来的人介绍他是地主出身的坏分子,45年混入党内的。我们听后,未加思索就要他和我们知青一个灶。后来一起劳动,吃一锅饭,非常融洽。他给我们讲了许多关于延安保卫战的故事,我们成了很好朋友。他被解放后,在延安县任商业局局长,我们再去延安,就吃住在他家。他把家腾出来让我们住,全家都另找地方去住了。

我想起卢梭的话“那最神圣恒久而又日新月异的,那最使我们感到惊奇和震撼的两件东西,是天上的星空和我们心中的道德律。”

 

赴延安李渠公社知青举行新书发布会

【作者简介】王星照,男,生于1948年,北京八中高67届毕业生。在职大专、经济师。19692月插队延安市李渠公社沟门大队。后在三线航空部012基地202厂、国防科工办376厂从事电工、秘书和副厂级干部工作。1990年回京,任北京市乡镇企业局机关党委委员、公司管理办公室书记代主任,北京乡镇企业总公司书记。

 

 

(李一勤撰文 / 黄坚摄影、编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