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千金落难是海军

(2016-12-18 17:33:13)
标签:

转载

分类: 焦点转帖
黄坚荐文:育英小学北京八中校友王鲁军大妹王海军的故事——《千金落难是海军》
原文地址:千金落难是海军作者:老绥远韩氏

[转载]千金落难是海军


上个月的某一天,博友王海军来我的博客访问,并对我的博文进行了评论。我无意中回访了她的博客,看到头图很有风度与气质,直以为是个男士,后来细看,才知道是个妇人。王海军系北京知青,1968年到内蒙武川县插队,直至1978年考入内蒙师大中文系,1990年回京。期间颠沛流离、历尽波折、悲欢离合、催人泪下。我大概浏览了她的几篇博文,文字流畅、委婉、细腻,行文很讲究起承转合,下笔及收尾都很巧妙。我当即给她发一纸条,表示敬意,纸条是一首打油诗:

一直居陆地,名字叫海军。

本是优雅女,早年曾务农。

幸的天开眼,师大做学生,

晚年居北京,仪态更雍容。

王海军不但名字有男子气概,相貌也器宇轩昂。她属大家闺秀,不是小家碧玉。眉宇间有股浩然正气,但妩媚不足。用内蒙乡土作家陈弘志的话来说:“有国务委员的风范”。贺龙的爱女贺捷生是中将,如果王海军穿上贺捷生的行头,我想一定比她更有将军的风度。

王海军身高估计有一米七零。我和博友陈弘志的身材因为那个年代的饥饿,大打折扣。但同龄人王海军却长得人高马大,和她的家庭自然有关。那个年代,人家她爹是中共“一支笔”,享受特供,属肉蛋干部,她自然发育的要比我们完善。

王海军的塞外知青生活异常艰苦困顿,她在博文《独守寒窑》里写道:

“那年雪特别大,下了一夜雪又刮了白毛风。我们住的是原来的小学校,门是向外开的,雪就把门堵住了。我们那儿地广人稀,每家都住得很远,小学校离别人更远,叫人也叫不到。我又急又怕,在屋里团团转。忽然想起这小学校窗户是可以开的,我从窗户跳出来,才把雪铲开。更难的是每天要去挑水,井台上冻着厚厚的冰,井口也冻得很小,连水斗子都下不去,要打水还得用尖头铁棍把井口凿开。我凿不了井口,看见别人挑水,也赶紧去挑。井台又光又滑,一不留神就会滑倒,手要是碰到桶上,一粘一块皮。我们那儿冬天不干活,我每天在村里东游西逛,到人家的热炕头暖和暖和,和老乡聊聊天、蹭点饭吃,一天一天地混着。”

“除夕之夜,我想,我也不懂这里的习俗和禁忌,就别随便去招人讨厌了。就躲在自己屋里,躲在这节日的欢乐之外。我们那时还是不会过日子,门上有一个大洞也不懂得糊上。每天早上,水缸里、锅里都是冰。这时屋里升着炉子,还是冷得要命。冷风从门上的破洞中呼呼的往里刮,门忽嗒忽嗒地响着……”

千金小姐落难,是多么地孤独、无助。至此,你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些知青女孩要嫁给当地人了。

海军在博客中用了很大篇幅,描述了几对女知青的婚姻,情节凄婉而动人。我拜读时,曾经老泪纵横。尤其为咩咩和老四的婚姻唏嘘不已:

北京知青杨联敏,外号咩咩,长得端端正正,白白净净。她在别的公社时,已经和一个农村青年结了婚。县里得知一个女知青和一个地主子弟结了婚,觉得不合适,三番五次派人到村里,逼得咩咩离了婚。这其中,咩咩遭受了多么大的精神折磨和感情痛苦,她不说,也就无法考究了。离婚后,同情男方的人鄙视她、主张她离婚的人也不待见她。她自己也觉得无颜见村里乡亲,更无法坦然地回知青点,所以,县里把她调到了海军她们公社。

郭四旺,人称老四,是个羊倌。40上下了还没娶过媳妇,和老母亲一起生活。老四家是得愣愣的贫农,家中没有适龄的男青年(老四的年龄和咩咩的父亲差不多大)。老四有一个老母亲,咩咩和老娘娘住,再合适不过了。县里觉得是把咩咩放进了保险箱。

谁知,过了些时候,竟爆出了惊动全县的大新闻。老四和咩咩到公社去登记结婚了!这下可像是塌了天,公社不给登记,县里不批准他们结婚。原公社和现在公社的知青都不赞同他们的婚姻。咩咩的哥哥也从北京赶来,转达了父母及全家的意见,坚决反对咩咩嫁给一个跟她爸爸差不多大的农民。这时的咩咩已完全不像上次那样惊慌无助、任人摆布了。面对无数的劝说、警告,咩咩一声不吭,只有一句话:要和老四结婚!上级无计可施,就按破坏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逼婚、诱婚的罪名,把老四关进了公社“学习班”。咩咩不哭不闹,仍旧一声不吭,只是每天去给老四送饭。眼看要拉老四去批斗、游街了,咩咩宣称:已经怀了老四的孩子,现在不让结婚,以后抱着孩子去结!最终,老四和咩咩结了婚。

海军为此下的定论是:他们都忘了老四是个男人、咩咩是个女人!

后来,咩咩带着老四回京。她们屈居在一间小平房里,三分之二的地方,搭成像农村大炕一样的床,一家6口人就挤在这里。老四的笑脸,咩咩的平静,挡住了所有人像猎奇珍稀野生动物一般的探询。

咩咩回京时,办的是假接收。回来后无处上班,找了个临时工。老四也在打零工,维持着一家六口人的生计。咩咩家的户口本上,老四是她的公公,想来也是先办丧偶,咩咩和孩子回来后,再以公公无人赡养为由,办回了老四的户口。管他户口本上写的是丈夫还是公公,老四户口回来就得。

后来,街道给这些丢了公职的知青都办了退休。拿北京市的最低工资,还有了社保。两人再做点临时工,日子就宽松了许多。日子渐渐好过了,老四却日渐衰老了,嘴扁了下去、背驼了起来,加上跟不上时代的打扮,活脱脱一个耄耋老农。再后来,老四患病不幸辞世,也算是寿终正寝了吧。

我对海军说:“这个情节如果写成电影剧本,不比《雷语》逊色。你快写吧,如果让尚老大(内蒙作家尚静波,王海军语)看到了,不出半个月就拿出文学剧本来了。”有史以来,爱与死是永恒的主题,老四与咩咩的婚姻反映了人性、人道、人伦、人心。能够触及人的灵魂,能使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声泪俱下,但海军似乎无意为此。

老四去了,却留下了太多的谜。咩咩不说,谁也走不进她心里。据说,当年逼迫咩咩离婚的县里的干部××说:“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逼咩咩离婚,害了她一辈子。”可咩咩嘴里,却从来没吐过半个“悔”字,也从来没有抱怨过谁。现在,她们的三个女儿都已成家了,都有了房子,最小的儿子也上了大学。若老四地下有知,也该含笑九泉了吧!

据海军讲,后来许多嫁给当地人的女知青。除了个别高干家庭出身的女孩和丈夫反目为仇,毅然独自离去,多数人都费尽周折,把自己的苍老、窘困、粗俗的农村丈夫带回了北京。

为了回京,多数女知青先办假离婚,回到北京后再谎称要和小叔子结婚,把老公办回来。有的是谎称老公死亡,甚至拿出了死亡证明及火化证明,然后再以老公公在农村无人关照,需要接来北京抚养为名,把老公的户口迁到北京。

海军的父亲是个文人,早年参加革命。1963年中共中央的《九评》,其父是主要执笔人。1966年文革伊始,他又是中央文革小组成员。1967年武汉骚乱,军队和学生严重对立,几近火并,王父衔命去支持革命学生。军队不服,包围和冲击了武汉东湖宾馆,抓走了王父,并对其施暴。伟大领袖其时也在东湖宾馆居住,以为兵变,大惊失色,仓惶逃往上海。

在中央的压力下,王父被陈再道的部下释放。王父及另外两名中央文革成员凯旋回京,周恩来在西郊机场进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

估计伟大领袖开始想清理“军内走资派”。后来终于醒悟:军队的事绝不能草率行事。于是他一转念,就把王父及其余两名文革成员投入秦城。一关就是14年。

据权延赤的文章披露,毛曾对秦城监狱下达指示:不许提审王力!”1967年国庆招待会,毛在审查宾客名单过程中,特意加上了陈再道。930日的大会堂宴会厅,毛始终在瞩目宴会厅的入口,待到陈再道一进来,毛就站起来喊:再道,你来了?据说,当时中央文革的人气的鼻子都歪了:好人都叫你做了! 

伴君如伴虎,是中国的特色。王父以反党乱军的罪名被关押14年,还丢了党籍。国母也不给说一句话,反而说:王力是刘少奇、林彪集团安插进中央文革的奸细。 

据海军说,她每次去秦城看望她的父亲,她的父亲总是谈笑风生,情绪很好。对党,对革命事业仍忠贞不二,有他的诗为证:

百阵西风勇昂首,
   
进宫却愿自低头。
   
只缘朱砌昭阳殿,
    
唯应多情不应仇。

我看完此诗,给海军的留言是两首打油诗:
   
其一

平阳歌舞新承宠,
蜜月初度便弃身。
秦城寒舍十四载,
谁知老妾夜夜心。

其二

傍邻闻者多叹息,

远客思乡皆泪垂。

安知妾心终向党,

衣带渐宽终不悔。

还有:

红颜未老恩先断,
斜倚熏笼坐到明。

海军是恢复高考后第一批的大学生,1978年她考入了内蒙古师范大学中文系。她插队时是初中生,那年的竞争非常激烈,她能在高手如林的青年中脱颖而出,实属不易。

海军的老公是内蒙古乌盟武川县人。海军说:“我家老杨相貌尚好,不过无论从哪个方面都算不得出类拔萃的男人。我却视之若宝,为他付出了全部。”

老杨结识海军幸运的,没有海军,70年代那次在乡下患肾炎,他就早已毙命。那些年,乡下人哪里看得起病?是海军动员了家庭及亲属的力量,才把老杨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

不要把女知青和当地人的结合一律看做落难,海军和老杨的生活虽然艰难困苦,但她们婚姻也充满了温馨和欢乐。

海军是个好女人,她回京后,把老公的农村亲属都弄来北京打工。把老杨的婶婶,一个身材不足一米五的瘦小枯干的农村老太太,还弄到天安门城楼上,站到毛伟人当年挥手的地方照了张相,我为此很感动。

就是这个婶婶,曾给她伺候月子,并完全按塞外农家的惯例:请老娘婆接生,夏天也把窗户糊死,穿棉衣、罩头巾、喝米汤。海军已经完全融入了当地土著人的生活,谁能想到,她爹曾经震惊整个中国。只是我为她捏一把汗,如果难产、胎位不正、大出血可咋办呀?

海军不惜钱,没有一般女人惯常的小家子气。“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是一个人的最可贵之处。海军在血水里泡过,在碱水里煮过,使她成为了一个完整的女人。

 

后记:

王力被打倒后,在秦城监狱关了整整十四年。王力说在秦城受到的迫害和虐待“是最惨无人道的”。

王力关进秦城,未经过任何法律手续、也从未受过审讯。王力说:“毛主席不许专案组审讯王力”。为什么不许审讯?怕的是泄露天机。替罪羊的命运就是被封口的命运,当替罪羊就是要你吃哑巴亏。

  在王力的回忆录中,他再三强调,他坚信这一生选择的道路、选择的马克思列宁主义、选择的共产主义事业“是正确的”,他“是死而无悔的”。

从他不无炫耀的自述中,我们可以发现,正因为王力的整个一生,尤其是他一度享有的巨大荣耀,都是和中共联系在一起的,否定中共无异于否定自己。因此他所有的大话都是在执意维护自己一生活动的意义、维护自己生命的意义。

不管王力怎样费力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永远对共产革命事业充满坚定信心的胸怀宽广的乐观主义者,我们看到的却只是一个被严重扭曲的可怜的灵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