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世界缓和医疗/安宁疗护日北京论坛在京召开

(2016-10-18 18:41:27)
标签:

北京八中老三届同学会

缓和医疗

安宁疗护

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

《人命关天》

分类: 校友动态
世界缓和医疗/安宁疗护日北京论坛在京召开

世界缓和医疗/安宁疗护日北京论坛在京召开
01“世界临终关怀与缓和医疗日(中国2016)艺术行动”在京举办

    10月8日是世界临终关怀和缓和医疗日,中国大陆第一次开展以艺术行动的方式推广缓和医疗理念的活动。同日,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在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报告厅,举办世界临终关怀与缓和医疗日(中国2016)艺术行动,通过艺术展、论坛、招待酒会等方式,试图让更多人知道:按照本人意愿,以尽量自然和有尊严的方式离世,是对生命的珍惜和热爱。

今天这个论坛的主题是《生命的本质和死亡的尊严》。主持人鲁白是清华大学教授,也是《知识分子》的主编。

    参加论坛的嘉宾有黄洁夫教授,他是协和医院肝胆外科专家,也是原卫生部副部长,现在是政协常委;第二位是江珊女士,著名影星,大家都看过她的影片,特别是《永不放弃》让我们对生死有了进一步深入的思考;第三位是刘端祺教授,解放军陆军总院医师,他也是癌症的治疗专家;第四位是中国抗癌协会副秘书长徐安龙教授,他是分子生物学家,也是北京中西药大学校长;第五位宁晓红大夫是协和老年科的医生。这五位都是对我们缓和医疗,以及对安宁疗护有特殊见解的专家。参加论坛的听众大大超过预期人数,专家们的发言和全国政协副主席韩启德的精彩总结得到大家的热烈掌声!
世界缓和医疗/安宁疗护日北京论坛在京召开
02论坛嘉宾。左起:徐安龙、江珊、黄洁夫、鲁白、刘端祺、宁晓红

世界缓和医疗/安宁疗护日北京论坛在京召开
03徐安龙发言

世界缓和医疗/安宁疗护日北京论坛在京召开
04演员江珊被授予缓和医疗安宁疗护形象大使称号

世界缓和医疗/安宁疗护日北京论坛在京召开
05刘端祺发言

世界缓和医疗/安宁疗护日北京论坛在京召开
06黄洁夫发言

世界缓和医疗/安宁疗护日北京论坛在京召开
07罗点点(右1)

世界缓和医疗/安宁疗护日北京论坛在京召开
08韩启德(右1)

世界缓和医疗/安宁疗护日北京论坛在京召开
09导演郑晓龙将根据罗点点作品《人命关天》拍摄新片

世界缓和医疗/安宁疗护日北京论坛在京召开
10江珊将在新片《人命关天》中担任主角扮演医生

世界缓和医疗/安宁疗护日北京论坛在京召开
11左起:鲁白、刘端祺、宁晓红

世界缓和医疗/安宁疗护日北京论坛在京召开
12韩启德总结

世界缓和医疗/安宁疗护日北京论坛在京召开

(黄坚根据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和马晓力女士的供稿编辑、配图)


附件一:

全国政协副主席韩启德

在“生命本质与死亡尊严”论坛上的总结发言

 

 领导全程参加会议,这成为令人高兴的事情,这其实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情。领导要不要参加,应该参加,而且是全程,除非特殊原因。比如说黄部长是要给领导看病所以走了。

 

    今天我们从生命本质和死亡尊严这个哲学问题讲到安宁疗护,生前预嘱这样一个具体举措,讨论的很热烈也非常精彩。由于我要讲的话太多,但是时间有限,所以我就把刚才各位的讨论论坛上的嘉宾内容,做一个小结。

 

    我觉得大家讨论问题牵扯到三个方面,一个是政府责任,一个是医者责任,一个是公众的责任。

 

    政府的责任是不可推卸的,在我们国家尤其显得重要。就拿安宁疗护来讲。不说别的,我们国家恶性肿瘤每年死亡,2015年死亡280万。这个恶性肿瘤里面的大部分都要经历最后临终的阶段,但是绝大多数的患者,在走向死亡的最后一个关头,没有得到他们应该有的待遇。没有得到他们应该有的尊严,我们政府应该有责任把安宁疗护的工作做好。

 

    那么如果说政府应该做什么呢?我觉得可以做很多事情。首先要确定安宁疗护的服务主体在当前到底是谁,那么去年政协调研的时候,我们做了很多的讨论。最后我们认为在目前应该在我们社区,同时应该更多的是在社会资本投入的这样一些主题,我们民营的一些机构。

 

    政府要筹资,我们的钱,我们政府投入从哪里来,投给谁?政府还需要负责人才的培养,还要跟大家刚才讲到的法律的维护。其实安宁疗法即使不立法,你去执行的时候,应该说是没有法律在。关键是说我们的行政上面,怎么样来发挥作用,怎么样按照规定不违法的来做事,这是有很大空间的,包括生前预嘱,刚才点点讲的我们有规范流程是不违法的,这完全是可以做的这是政府应该推行的。最后政府可以做好示范的推动,政协提出是不是安宁疗护中,全国推动主体示范点来带动。

 

    我们刚才嘉宾中说到第二个方面就是我们医护工作者的责任。医护人员不仅提供技术,也要提供人文关怀。我们今天技术高速发展,往往忘记了我们医学的出发点,要到哪里去。

 

    我们医学最根本的是干什么?我觉得最根本不要忘记我们医学,首先是减少不可避免的死亡,同时也要减少病人的痛苦!最起码的一条,医学首要之路就是“不可伤害”我们今天是在最后病人阶段,其实是给了很多的伤害,这是我们医护人员应该去避免的。

 

    那么刚才嘉宾里讲到医患之间的沟通,这是在我们实施人文关怀必不可少乐观,告知是人文关怀的一种形式,并不是完全。我们决策应该是由医护工作者和患者共同决策。医护工作者要推行安宁疗护,生前预嘱要从我做起,我们自己先带头做起来,这是可以起很大的推动作用,有志于做这方面工作的医生可以组织起来,比如说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做了大量工作,如果有更多这样组织起来的话会做得更好。

 

    我最近才知道,原来我们国家卫生部下面,已经早就有临终关怀协会他们也做了大量有效的工作。安宁疗护全国走了很多点,我们建议民政部能不能特别通道尽快批准,由现在做的最好的一些安宁疗护的负责人,来形成一个民间的安宁疗护的行业协会等等。可以做很多工作的,也是不可推卸的责任。

 

    最后要做好这些工作,我们要做好大众,也应该有所行动!生命之痛包括我们肌体和精神的,我们今天的技术,其实要让人进入死亡过程当中避免肉体死亡是没有问题的,刚才刘教授说的疼痛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关键是我们怎么给,给不给?这个里边应该是容易解决的。更难解决的是精神之痛,因为我们很多人对死亡还不是很了解,我们对大众来说要更好的树立起对生命和死亡的正确认识。

 

    生命的本质是什么?人为什么总是要死?这死不是停留在道理上,而结合在自己身上。未知生,焉知死,理解生命价值就会理解死亡。同时反过来不知死何知生?摆脱死亡的恐惧,活着的时候就多了一份自由和洒脱。当死亡来临的时候就能坦然从容和淡定。我们实际生活当中面临死亡的时候,有人恐慌,有人只想到自己,有人更想到别人,有人怨天尤人,有人匆忙感恩,有人为多活一天可以放弃一切,有人选择尊严去死。病人的家属悲痛郁结的有,无奈放弃的有,气急败坏的有,宽松感恩的有,平静接受的有总之面临死亡的最能反映人生活态度,人的修养,以及审美追求。我们对大众来讲,每个人要对死亡做好一种弃场的准备,如果准备好了,我们死亡就多了一份潇洒和美好。

 

    正如泰戈尔说的“生如夏花之摧残,死如秋叶之静美”是可以做到的,今天会议非常好,我希望会后对此次会议多加宣传,实际上我们宣传是有用的。点点最早写了一本书让我写序,确定书的名字,我当时建议把整个书写成《死亡如此薄情》当时出版商有规律,说书名写上死是不容易被读者接受的实际上证明这本书刚一出来就被抢完,说明人对死还是关心的,关键是要把死说对说好!

 

    上海电视台拍了一个纪录片,有一集专门讲安宁疗护和民族关怀,也受到大家欢迎。我们生命与尊严的完善是越来越多的人来关心,我想今天知识分子加入这个行列也在知识分子当中,在广大民众当中给予很多更好的宣传责任。我希望有越多越好的宣传。

 

    最后我愿意给大家献丑,用我上海普通话给大家念泰戈尔诗里边的其中一段:

    “我听见音乐,来自月光和胴体  辅极端的诱饵捕获飘渺的唯美  一生充盈着激烈,又充盈着纯然  总有回忆贯穿于世间    我相信自己  死时如同静美的秋日落叶  不盛不乱,姿态如烟,即便枯萎也保留丰肌清骨的傲然,玄之又玄”

 

    (主持人:韩启德老师不仅是一个受尊敬的学者,也是一位教师,医生,还是我们国家的一位领导,长时间对我们医疗事业有相当关注,并且推动我们事情的发展。感谢韩老师总结发言,用泰戈尔的诗做结束语,谢谢韩老师,也谢谢大家今天过来参加世界缓和日,安宁疗护,北京论坛!我们论坛现在到此结束!)16/10/8

 

(黄坚摘自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供稿)


附件二:

世界临终关怀与缓和医疗日:

科学的临终关怀你需要做到这些

2016-10-08 17:39:43 来源: 华龙网(重庆) 举报

世界临终关怀与缓和医疗日:科学的临终关怀你需要做到这些

中国首届“世界临终关怀与缓和医疗日”(重庆)论坛在市肿瘤医院举办。记者黄宇摄

华龙网10817时讯(记者黄宇)今(8)日是世界临终关怀与缓和医疗日,中国首届“世界临终关怀与缓和医疗日”(重庆)论坛在市肿瘤医院举办。市肿瘤医院副院长汪波告诉记者,缓和医疗专注于提高患有威胁生命的疾病的患者的生活质量,并帮助他们的家庭一起面对这个时期的困难和问题。它主要通过预防和减轻患者的痛苦。

》》困惑

不可逆转的疾病究竟该不该不顾一切去抢救?

重庆市肿瘤医院肿瘤内科/缓和医疗科有厚厚一摞“死亡病例讨论记录本”,也被大家俗称为“死亡笔记”。

该科主任余慧青介绍:该记录本记载着每一位逝者的全程诊治情况,这有利于医生之间业务的交流,也有利于余慧青对缓和医疗进一步分析,因为其中包含了一项重要内容——生活质量。

“这里的生活质量是指患者在临终前一段时间的生活状态,包含承受的痛苦、心理的压力、以及亲属的照顾等各方面。”余慧青说。

据相关统计,2015年,中国大概有429.2万例新发肿瘤病例,有281.4万例死亡病例,相当于每天有12000人新患癌症,7500死于癌症。余慧青告诉记者,行医这些年,她的“死亡笔记”不断更新,记载太多被病魔疼痛折磨的人。

“医疗本质是治病救人,但面对不可逆转,药石无效的疾病,是否真的要不顾一切去抢救,只为延续分毫的生命时间?”余慧青说,看着他们躺在病床上不断的煎熬,满身插满的管子、羸弱的呼吸、憔悴的样子,她仍不时感到悲痛。

》》现状

缓和医疗要推广还需病人和家属观念转变

缓和医疗想要更好、更大面积的推广,让更多人正确认识和接受,病人和病人家属观念的转变是指向性的因素。

2015年底,《经济学》人智库发布了一项《全球死亡质量排名报告》,聚焦世界各国缓和医疗的实施情况。结果显示,在80个国家及地区中,英国排名第一,随后是澳大利亚、爱尔兰、比利时等国,中国大陆地区则排名第71位。

报告指出,中国是少数几个处于低收入国家分组,但对缓和医疗需求较高的国家。2012年,癌症、心血管疾病等慢性病已占中国人死亡原因的80%以上,2020年中国将有13%的人口达到65岁以上,这意味着中国将有更庞大的缓和医疗需求。然而现状是,目前的医疗条件只能满足0.3%患者此方面的需求。

“面对如此复杂情况,医学不得不停下来思考。是继续勇往直前、横冲直撞、不计后果地治病救命,还是缓和下来另寻出路。”余慧青说,缓和医疗既可以被理解成在不可抗拒的死亡和有局限的医疗手段面前的“示弱”,也可以被理解成对人本质深入思考后,文明和理性的结晶。

》》方式

疾病到末期院方和家属三方同意确认缓和医疗

在我国,如果病人遭遇了重大疾病,通常医生会先告诉病人家属,而大多数家属会对病人隐瞒。这种情况下,病人对自身的病情往往知之甚少,更谈不上选择何种治疗方式。

当疾病到了末期,病人往往不再有选择的能力,但常规的治疗可能给病人带来较大痛苦,是很多病人不愿意接受的。

谁来决定是否缓和医疗?余慧青说,目前,市肿瘤医院的接受缓和医疗的病人都是经过患者本人、家属和医生三方同意,签署相关的确认书。

缓和医疗遵从以下原则:

1、提供缓解一切疼痛和痛苦的办法;

2、将死亡视为生命的自然过程;

3、既不加速也不延缓死亡;

4、综合照顾患者的心理和精神需求;

(黄坚编辑/配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