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喇卫国的译著:巴黎神话——从启蒙运动到超现实主义

(2016-01-23 16:11:04)
标签:

北京八中老三届同学会

喇卫国

巴黎神话

从启蒙运动到超现实主

文化

分类: 作品欣赏

编者按:喇卫国校友系外语学院法语专业毕业,曾任职旅游单位的领导,多年来一直致力于中法两国的民间文化交流。他长于法文翻译,译作还有《孤独的维妮》、《幽灵之死》、《雕塑家加米叶.克洛代尔》等,及一些电影艺术作品。

 
喇卫国的译著:巴黎神话——从启蒙运动到超现实主义

 

 

译  者 

 

在欧洲的大陆上,有一颗璀璨的明珠,不用说,那就是巴黎。几百年来,它时而像翻腾的岩浆,喷发的火山,时而像平静的大海,深邃的天空,时而像驰骋疆场的勇士,时而又像美丽的淑女含情脉脉。

从塞纳河畔的一片沼泽地在公元四世纪时为纪念特鲁瓦王子帕里斯(Pâris)而被称作巴黎开始,它的命运就注定了要让世界瞩目!只是,那些巴黎人的祖先可能不曾想到此后的岁月会让这个名字在全世界家喻户晓,而这个地方又为人类的文明与进步做出了怎样的贡献!

巴黎,法国人的骄傲,或许,法国人甚至为此还有那么一点点“自负”?且慢,诸君,还是读一读它的历史吧:

从公元六世纪初法兰克人占领巴黎并建立起墨洛温王朝到十世纪的加佩王朝,它像历史上其它的城堡或领地一样平淡无奇,仅仅是部落诸侯攻城掠地的一个目标。从十一世纪开始,巴黎向北方即塞纳河的右岸发展,菲利普•奥古斯特修建了巴黎的第一道防御城墙,还拓宽了马路,从此以后,塞纳河两岸出现了鳞次栉比的宫殿、城堡和教堂,更有那华丽的卢浮宫、杜伊勒里宫以及美丽的花园与喷泉。但是,直到十六甚至十七世纪,巴黎仍然是一个阴暗、肮脏、甚至蒙昧的中世纪城市,到处是肮脏破旧的小屋,狭窄弯曲的街巷、污浊的空气、恶臭的阴沟,并且,疾病与犯罪笼罩着这座城市。

启蒙运动像春风一样给巴黎带来了勃勃生机,十八世纪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用理性之光扫灭蒙昧,使巴黎成为理性、科学、自由、平等的故乡。再后来,1789年的革命、1830年的革命、1848年的革命、1871年的巴黎公社使它成为了世界革命之都。十八至十九世纪的巴黎除了向全世界输送了自由、平等、博爱的理念外,还开始了大规模的城市改造,修建了笔直的林荫大道、新古典主义风格的住宅、桥梁、广场、雕塑、公园、医院、车站、图书馆、学校,喷泉以及巴黎地下的给水排水系统。而到了法国大革命百年之际的1889年,第二次大规模的城市建设更是将巴黎推上了神坛。

二十世纪,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的巴黎不但没有倒下,反而以其浑厚而沧桑的历史,多姿多彩的精神风貌仍然吸引着世界的目光。

巴黎,世界之都,这不是巴黎人的自傲,而是宽阔的胸怀,这里吸纳并培养了来自世界各地寻求自由和发展的革命家、科学家、艺术家,然后他们又带着各自的理想走向世界。

巴黎,世界之都,这不是法国人的自负,而是自信,因为从这里走出了多少思想家、艺术家、化学家、数学家、物理学家、生理学家、微生物学家、博物学家、建筑学家、画家、小说家、剧作家、诗人、雕塑家、社会学家……等等,等等。

巴黎,世界之都,它还是思想之都,这里盛产标新立异的思想并且海纳百川地包容了个人自由、激进共和主义、合作社会主义、资本主义、马克思主义、自然主义、超自然主义、现实主义,超现实主义、存在主义、先锋派、野兽派、立体主义……噢,对了,还有巴黎的美食主义,正如书中引用的海涅语录:“我们应该赞美法国人,他们关心人类的两大需要:吃得好和公民平等”。

也许,当我们读过一些巴黎的历史之后,再走进那“每座桥梁、每座广场,每走一步都使人想起其伟大历史的世界之城”,我们不仅会为它的历史也为它的现在,不仅为它的美丽也为它的凝重而感动,甚或有一种在神话中徜徉的感觉。

本书的作者帕特里斯•伊戈内是哈佛大学的法国历史学教授,他主要的研究对象是十八世纪至二十世纪的法国社会历史和法国大革命的历史。在这本书中,作者试图用神话学的方法为我们阐述和分析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巴黎的社会文化史。书中对神话学的阐释,似乎和我们所理解的传统意义上的神话不同。如果按照符号学家罗兰•巴特对神话学的诠释,神话就是“指一个社会构造出来的以维持和证实自身存在的各种意向和信仰的复杂系统”,统治阶级在“神话”中,有意将意识形态化的内容掩藏并转化,使之看起来更自然、透明,而大众会不知不觉受到意识形态的影响。但显然,帕特里斯•伊格内教授并不完全同意巴特的观点,他认为,巴特所说的神话其准确的定义应该是魔幻,作者在书中对魔幻的定义也作了阐释。

无论如何,作者力图尽可能客观地将十八世纪至二十世纪巴黎所发生的一切“真实的”、历史的、文化的、政治的重大事件展现在我们面前,将所谓左、中、右各派政治势力和各种典型人物“如实地”加以描述和分析以使读者能够客观地了解巴黎,读懂巴黎。当然,每个人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再客观的分析也会带上主观的色彩,正如作者在谈到巴黎的竞争对手伦敦或柏林,免不了会有几句善意的调侃。这本书可以说是研究巴黎历史最好的教材之一,是研究巴黎从启蒙运动到超现实主义“正史”的教材,且作者的文笔严谨却又不失幽默,读起来常常令人忍俊不禁,而又获益匪浅。我在本书的翻译中,尽量按照信、达、雅的理念把原文的思想呈现给读者,但书中大量的人物、引语外加各种领域里的专业词汇以及本人受到某些专业的局限,难免会出现纰漏或错误,望读者海涵并加以指正。为了方便读者,书后面附上部分人物姓名的中外文对照表,现在资讯发达,读者若对其中的人物感兴趣,很容易查到相关的资料。

人们常常会想,在无尽的时间之旅中,巴黎的历史并不长!但仅仅在几个世纪里,巴黎成为了世界之都,魅力之城,除了某种“天意”外,更重要的是巴黎以它的包容性孕育了丰富多彩的思想和多彩丰富的文化并在广泛的领域中收获了丰硕的果实。这是否也意味着,历史的丰富和年代的久远有时并不成正比——倘若,历史只是机械地重复过去。

当欧斯曼雄心勃勃地大规模拆除老巴黎的时候不曾想到一些古老的文化和深邃的记忆也都随着他的十字镐被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所幸,他在重建巴黎的时候仍保留了旧城的中心,而新的城市规划也仍然沿革了文艺复兴以来的审美观念,以至于今天我们看到的巴黎并没有历史割裂的痕迹反而使人感受到了一种文化的传承。这当然要归功于巴黎人民对自己历史文化的认同。纵观今日的世界,历史似乎在超速前进,特别是在蓬勃发展的新兴经济体中,超级现代的特大城市不断拔地而起,可是别忘了,在浮躁喧嚣的大都市,几乎人人都是匆匆的过客,哪里还会有对自己故乡城市的认同,如果有,那也只是对遥远山村的思念和对小桥流水人家的眷恋。在现代化洪流冲刷过后,哪里还留得下文化和历史的积淀?因此,今天看来,某些建筑学家、某些平民百姓曾经面对着拆旧城、建新城的狂热而恸哭,那并不是保守和复古,恰恰相反,是要与历史共同前进。正如今天,当我们热衷于大规模建设“最现代”的杰作时,却忽略了子孙后代赖以生存的环境,谁又能说清到底是充满激情的支持者还是充满激情的反对者更顺应历史的潮流呢?

这,或许就是历史的辩证法。

中国人常说,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可能,本书的作者也会同意这个观点。读懂这本书,以历史的经验和教训来促使我们少走弯路,这也是译者的心愿。

 

 

喇卫国

 

2011-6-25于北京

 

   
喇卫国的译著:巴黎神话——从启蒙运动到超现实主义

 
    (德馨推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