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讣告:我会初三3班张楚(鄂生)同学去世

(2015-06-25 08:27:31)
标签:

北京八中老三届同学会

张楚

张鄂生

讣告

分类: 同学会通知
讣告:我会初三3班张楚(鄂生)同学去世
张楚(鄂生)同志遗像

 
    讣告:我会初三3班张楚同学因病医治无效,于2015614225分不幸辞世,享年66岁。6月18日上午,张楚的告别仪式在广州市殡仪馆白云厅举行。来自各地的张楚家乡的亲友、张楚的北京八中老同学及老同事、老朋友近200人前来参加告别仪式。陈小鲁代表亲属和张楚治丧小组宣读了张楚的生平。张楚同学在生前曾经给予八中老三届同学会热情的支持,同学会和他所在的初三3班、扎鲁特旗广新堡的八中、女八中知青也分别敬献挽联。 
   张楚同学一路走好! 
 
   北京八中老三届同学会秘书处  2015.6.23
 
 
 张楚同志生平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杰出的体制改革先行者,原中国农副土特产品开发公司副总经理张楚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5年6月14日2时25分不幸辞世,享年66岁。
     张楚同志(曾用名张鄂生)祖籍湖北省武汉市。1949年10月9日出生于汉口。196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8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8年8月毕业于北京市第八中学,同年到内蒙古扎鲁特旗香山公社广兴堡大队插队。1970年后历任扎鲁特电厂、北京市第三建筑公司、北京无线电唱机厂工人、调度。1978年后担任中国远洋运输公司广州分公司远洋轮水手。1980年3月参军,历任解放军基建工程兵后勤部助理员、基建工程兵六支队副教导员。武警总部后勤部副营职助理员。1984年转业任内蒙古自治区卓资县副县长、副书记、县长兼副书记。1991年后任内蒙古自治区商业厅副厅长。1992年在中共中央党校第十八期进修班学习。1993年在内蒙古自治区管理干部学院学习。1996年后任中国农副土特产开发公司副总经理。
     张楚同志虽然出生于高级干部家庭,但自小锻炼养成普通劳动人民的本色。在农村插队期间,和广大农民群众及知识青年并肩战斗,吃苦耐劳,深得好评。在离开农村后,仍急农民群众所急,不辞辛苦地为县里解决生产资料等方面的难题。
     张楚同志在北京无线电唱机厂工作期间,刻苦钻研技术,创新改革生产工具和工艺,极大地提高了生产效率。为此他被厂里评为先进工作者。
     张楚同志始终心系内蒙的贫困地区,他从部队转业时,主动要求到最艰苦的少数民族地区工作,带领当地人民群众脱贫致富。他在担任内蒙古自治区卓资县县长期间,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确定的路线方针政策,艰苦奋斗,密切联系群众,为发展县域经济,积极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和设备,推进农业科技发展和农产品深加工,增加农牧民收入,改善农牧民生活,他的工作精神和工作成效深得广大农牧民的认可与赞扬。    
     张楚同志锐意改革,积极推进县级政府机构改革。他主持制定的全面减政放权,在承包到户的基础上鼓励农牧民发展合作经济,公车公费严格管理等改革措施深受人民群众拥护。卓资县也因此被列为全国县级体制改革十大样板之首。《人民日报》、《求是》杂志、《中国青年报》、《内蒙古日报》及中央和地方的广播电视媒体专题报道了卓资县改革试点情况,国家人事部和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也曾多次推广介绍卓资县政府机构改革的经验。其主要改革思路至今仍然具有现实指导意义。张楚同志为县级政府机构的改革闯出了路子,找到了办法,做出了突出贡献。
     张楚同志在中国农副土特产品开发公司担任领导期间,上任伊始,就深入群众做调查研究,很快熟悉了自己的分管业务,并将长期在地方工作的经验结合到开展企业的实际业务中,增加了企业的活力和凝聚力。他孜孜不倦的学习精神与矢志不渝的改革劲头,带动和影响了一大批优秀员工。
     张楚同志在四十多年的革命生涯中,始终坚定不移地忠诚于党的事业,把毕生精力和全部智慧奉献给了人民。他秉性耿直,襟怀坦白,顾全大局,克已奉献,不论职位高低,均能很好地完成组织上交给的各项工作。他始终坚持共产主义理想和信念,严于律己、宽于待人、善于创新、务实工作、勤政廉洁、生活简朴,一以贯之地保持了一名共产党员应有的政治本色和崇高品德。
     张楚同志退休后,依然用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关心党的事业,教育身边的人在新形势下,紧紧团结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周围,坚定地支持党的反腐败斗争与党风廉政建设。张楚同志党性坚强,作风正派,乐于助人,团结同志,充分体现了一名老共产党员的高尚情操,赢得了广大干部群众的尊敬和爱戴。
      张楚同志的一生是鞠躬尽瘁为党的事业努力奋斗的一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利益无私奉献的一生。他的事迹已载入当代中国的改革开放史册。他的高尚品德和崇高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学习。
      我们永远怀念张楚同志!
    (张楚亲属供稿)
 
 
讣告:我会初三3班张楚(鄂生)同学去世
b,1964年八中小舢板队赛后合影(后排右3张鄂生)

讣告:我会初三3班张楚(鄂生)同学去世
c,1965年八中舢板队在前院合影(二排左5张鄂生)

讣告:我会初三3班张楚(鄂生)同学去世
d,1969北京,左1张楚

讣告:我会初三3班张楚(鄂生)同学去世
e,1969北京,左2张楚

讣告:我会初三3班张楚(鄂生)同学去世
f,1970在扎鲁特旗广新堡插队的八中同学,后排左3张楚

讣告:我会初三3班张楚(鄂生)同学去世
g,1970广新堡,张楚(前中)

讣告:我会初三3班张楚(鄂生)同学去世
h,1988卓资

讣告:我会初三3班张楚(鄂生)同学去世
j,1988卓资县张楚在办公室

讣告:我会初三3班张楚(鄂生)同学去世
k,1999广新堡知青聚会

讣告:我会初三3班张楚(鄂生)同学去世
l,上世纪八十年代张楚与八中老同学聚会,站立者右7为张楚

讣告:我会初三3班张楚(鄂生)同学去世
m,张楚(左二)参加八中老三届同学会组织的参观考察活动(1996年秋)

讣告:我会初三3班张楚(鄂生)同学去世
n,张楚(左3)在上海与老同学合影

讣告:我会初三3班张楚(鄂生)同学去世
o,广州殡仪馆白云告别厅外景

讣告:我会初三3班张楚(鄂生)同学去世
p,参加张楚告别仪式的部分八中老同学

讣告:我会初三3班张楚(鄂生)同学去世
q,来自北京、洛阳、广州、深圳、佛山、番禺的老同学合影

 
怀念张鄂生
孟建新
 
    鄂生走了,虽然他一生坎坷,社会上对他也有一些非议,但他仍然给我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
   记得在航海队时,鄂生,丹笑山我们三人是左舷,也就是在船的同一侧,三条桨从入水划水出水,要做到如出一辙,靠的是动作准确,配合默契。我们三人,从没因配合问题争吵过,也没因谁不出力相互埋怨过,为此,左舷桨手没有换,很稳定,并常常受到安遂老师的表扬。鄂生是一个很不惜力的好桨手,那年我们荣获北京市小舨冠军后,他一边让我看他的屁股和双手磨掉了一层皮,一边哈哈大笑。文革开始后我们接触少了,我有一段时间住在西纠,受鄂生哥哥海生领导,听他说,鄂生闲居在家,不问政事。再见到鄂生是二十年后了,我在部队分管团里训练和生产经营。听说鄂生当县长的卓资产黄金,曾专程去他那考察,听到了当地人对他反差极大的评价,底层百姓都一致夸他,可官员们却对他褒贬不一,可见他当时的处境,也理解他后来的结果。这些年,我们除了偶尔同学聚会,去年三月,他同老莫来瑞丽一游,及手术时曾见他一面之外,平时都是电话联系,无论电话中聊什么,他那具有穿透力的朗爽的笑声,都会贯穿始终,或许鄂生是一个反差极大的人,有人说他不苟言笑,也有人说他极其爽朗,有人说他命运不济,也有人说他婚姻“有幸”,有人说他赋闲超脱,也有人说他忧国忧民,有人说他不讲情义,还有人说他极重感情......

      鄂生走了,写几句念念他,免得到了那边再见到他,听不到他爽朗的笑声了。鄂生走好!
     
      穆星星悼鄂生
         风风雨雨楚风曾扫卓资
         生生死死鄂生竟殒羊城
 
 
     鄂生,愿你一路走好
     丹笑山

      我是在一次同学聚会上听到鄂生患病的消息的,在确认这一消息后,就一直想去广州看看他,但是考虑到应该尊重病人的意愿而未能成行,这不能说不是我的一个遗憾。             
      我和鄂生是邻居,两家只有一墙之隔,小的时候来往基本上不走正门,经常是走旁门左道,甚至翻墙越脊顺树而下,仿佛从天而降。鄂生的父母是我们非常敬重的老一辈革命家,鄂生的家人都非常友善,待人真诚热情,每次去鄂生家做客待我就像一家人一样。我和鄂生同在北京八中读书,由于共同的爱好一起参加了学校航海队活动,划舢板,学结绳,打旗语,练游泳,应该说航海队的生活是我们一生中最难忘最愉快的日子之一。由于我们俩是邻居,经常在一起,一起上学,一起下学。由于同在航海队活动,特别是暑假集训同吃同住同训练。我们之间的关系一直很好,成为形影不离无话不谈的朋友和兄弟。后来插队,鄂生去了内蒙古,我去了山西,再后来,我们天各一方,各自忙各自的事情,联系自然是越来越少了。但是我知道我们的心一直是相通的。                                        
        6月14日手机传来了鄂生不幸病逝的消息,我虽然已经有了思想准备,但是仍然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几天来,鄂生的音容笑貌,包括他爽朗的笑声,不拘一格的大嗓门,包括他正直善良又略带倔强的性格,嫉恶如仇爱憎分明敢想敢说敢做敢为的处事风格经常浮现在我的眼前,久久不能离去。这也成为了我们之间永恒的记忆。
      鄂生是值得尊重,值得怀念的同学、朋友和兄弟。这次我们大家从四面八方齐聚广州来为鄂生隆重送行,就说明了鄂生在我们心中的位置,体现了我们大家对他最大的尊重和最好的怀念。这也了结了我想见鄂生最后一面的心愿。因此我要感谢八中同学会,感谢为组织这次活动付出辛劳的各位同学和各位朋友。同时我也想代表我们全家再一次向鄂生的亲属们表示沉痛的哀悼,希望大家节哀保重,我想这也应该是鄂生最大的心愿。                            
       鄂生,愿你一路走好,让我们天堂再见!
 
 
忆  鄂 
崔援朝

       我与鄂生都是八中66届初三的,但不是一个班,在校时并不认识,与他认识是在68年8月下乡后。当时我们有9个男生被分到了一个村,就是内蒙扎鲁特旗香山公社的广新堡大队。
      鄂生比我年长,在我们9人当中,除两位高中生外,应该就属他大了。他一开始给我的印象就是刚板直正,但脾气大、比较霸道,所以,像我这样当时有些劣迹的人,就有些怵他。他话不多,但说出来却都比较冲。比如刚下乡没几天他就说,以后谁再敢抽烟,就把他从窗户里扔出去。当时9个人中也就是我和星星抽烟,吓得我俩也就不敢再抽了。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知青们常干的那些偷鸡摸狗的事,自然也就少不了他了。
      在村里,有一段时间他曾想学医,就找了些赤脚医生的资料来看,主要就是练针灸。当时谁要是有个头疼脑热、肚疼肚胀的,他就很热心的要给你扎针。当然,几个年龄大的不太买他的帐,也就我们几个年少的有点怕他,就成了他练手的主要对象了。他会蹲在炕上,一边看着医书,一边对照着在你身上找穴位,然后下针,一副很是专注认真的样子。现在知道,针灸的最基本要领是进针出针要快。可这位老兄不然,他是慢慢的往里捻。那能不疼吗?扎的我们嗷嗷直叫,他却呵斥道“不许叫”,然后继续一本正经地边看着书边给你捻针,还不时的问你“麻不麻”、“胀不胀”。如果是扎肉厚点的地方还能忍受,就怕他扎像大脚拇指那样没肉净骨头的地方,那可真是火烧火燎的疼。
       我们下乡后遇到的第一件政治大事,应该是69年4月党的九大召开。记得有天晚上大约是9点左右,收音机里突然开始广播大会公告。当时有收音机的极少,但我们有。鄂生一听立刻就兴奋了,叫上我就朝大队部跑去,还边跑边喊“九大胜利闭幕了、九大胜利闭幕了”。等到把村干部们都从炕上折腾起来了,他又带着我悄悄回来了。村里敲锣打鼓喊口号的热闹到大半夜,我们9个男生则躺在屋里的炕上睡觉的睡觉、看书的看书。一块儿插队的那帮女知青们不愿意了,游行结束后就来找我们,说对全国人民盼望已久的这么大的事你们怎么就一点儿也无动于衷?鄂生反问了一句:“你们知道是谁把你们叫起来的吗?”她们立马不吱声了。
       鄂生的家就在我们八中斜对门的一个四合院里。下乡第一年的冬天偷偷摸摸回家,因我家是在洛阳,到北京后就直接跑到了鄂生家。在他家吃了晚饭又洗了个澡,正准备睡个好觉,突然听说当晚要查夜,吓得我俩赶紧藏到了他家一间堆满杂物的储藏室里。因为当时的知青回城探家,按规定如果没有公社一级的介绍信,那是要被遣送回去的。鄂生比我回来的早,但也是偷着回来的。我俩就在那间储藏室里躲了一夜,第二天我就赶紧继续混车向河南逃窜。据说后来他还是被查到并被关了几天的学习班,但没被遣送回去,因为来年春天我们几个返村时,就是从他家集合后出发的。现在北京金融街上八中附近所保留的唯一的那座四合院,就是他当年的家。
       鄂生的一生很坎坷,后来也惹了不少的非议。但有一件事,却是鄂生能为此一生自豪的,那就是卓资改革。
       我是1970年离开村里的,此后就与他没再联系,直至1988年8月。当时我在河南省体改委工作,有幸参加了河南省组织的赴卓资考察组,才再次见到鄂生。那时他已是卓资县县长、县委副书记,卓资改革在全国也已是赫赫有名。当时的卓资改革有两大热点:一是“卖企业”,二是“卖干部”。前者是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后者则是政治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我们去时,卓资县的县级政府机构已由原来的40多个减少为6个,在编行政干部减少了近一半,农业总产值、财政收入、农民人均收入等主要经济指标,也都在短短的几年里呈几倍、甚至是十几倍的增长,并且摘掉了长期戴在头上的“国家重点扶贫县”的帽子。这种改革措施和改革结果,就是现在看来也是不可想象的。此次考察后,同年10月受河南省邀请,鄂生又专门带领卓资县改革演讲团来河南,在全省100多个县推广卓资改革经验。
      我在那时与他的一次对话给我非常深的印象,它既代表了鄂生这个人的人格特点,也反映出他的改革思路的彻底。他当时把政府机关的几乎所有开销都社会化了,包括用车、办公用房、办公用具等等,甚至打壶开水都得花钱。我问他,卓资的地盘这么大,你把公车都卖了,怎么下去视察工作呀。他一句话就把我噎那了:“你不下去视察人家就不会工作了?”我一想,也对。
      不难想象,当时鄂生在卓资搞这些时,是顶住了多大的压力。当然,不管最后的结局如何,也不管最后对他的评价如何,卓资改革绝对是中国改革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式的案例,且至今无人能及。坦率的讲,在当时,卓资改革成功了倒是不正常的,失败了反倒是正常的。这一点在那时我就曾给鄂生讲过。鄂生的结局,也基本符合一位改革者应有的结局。当年他搞机构改革时,为了搞活市场,撤销的第一个行政机构是县商业局。后来他被提拔了,位置却是自治区商业厅排名最后的副厅长(据说是排名第13位)。怎么说呢?
       真正的改革者原本就应该是悲剧性的人物,但也应该是在历史上留下一笔的人物。在我的眼里,鄂生就是这样的一位人物。
       鄂生一生不服输,尽管他一生很少赢。
 
 
祭鄂生

 蛟龙入海敢掀惊涛骇浪,
 虎卧平阳冷看世间沧桑。


广新堡下乡战天斗地青春无悔,
卓资县改革冲锋陷阵义无反顾。
                                           2015、6、14
 
 
     尊敬的张鄂生(张楚)同学家属们:
     你们好!我们是鄂生生前所在北京八中老三届初三3班的老同学。惊闻鄂生于昨日凌晨离开我们,不胜悲痛!我们在此向你们致以沉痛哀悼!请你们节哀,多多保重!
 
      北京八中老三届初三3班全体老同学
      2015.6.1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