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讣告: 我会高三2班阎增武同学病逝

(2015-04-18 17:18:48)
标签:

北京八中老三届同学会

阎增武

讣告

分类: 校友动态

讣告: <wbr>我会高三2班阎增武同学病逝

1,阎增武遗像.jpg


讣 


    我会高三2班阎增武同学因患癌症不幸于2015年3月20日去世,享年67岁
    阎增武生前是中国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军队政治理论教育一系教授。祖籍山东沂水,小学和中学期间先后在济南、烟台、北京度过。1969年3月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工作,1971年1月在山东威海入伍,次年入党,担任过班长、代理排长、副指导员、政治机关理论干事等职。1978年3月作为第一批学员入南京政治学院学习,1979年7月毕业留校任教,直至退休。历40载行伍岁月,30年军校生涯。
    阎增武长期从事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哲学原著、美学、社会发展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等领域的教学和研究,为大专、本科、研究生和任职教育班次开设了十几门课程、二十多个专题,多次到部队和地方讲授科学发展观等理论。独立或与他人合作撰写专著、教材18部,发表论文40余篇,其中21项分别获国家、军队和学院的科研和教学成果奖。期间获全军优秀教员等多项荣誉,立3等功两次。
    阎增武的座右铭:做事认真一点,做人平淡一点。
    阎增武去世的消息使他的老同事、老朋友和学生非常震惊和悲痛。他们纷纷致电阎增武的爱人高丽华女士表达怀念之情。我们从以下文字足以看到阎增武的高尚品德和他在人们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深刻印象。

 

战友和学生对阎增武的评价(微信和短信摘录)


    1)南京政治学院原训练部副部长程庚生(80岁):
    小高,谢谢你发来这几封信。我怀着沉痛的心情读完。文革中,我被打成反革命,没有哭。但当我得知失去增武,我禁不住掉泪了。太突然了,太可惜了!我能结识增武并成为朋友,我感到荣幸,骄傲。我太想他了。他有墓地吗?我很想去看看他。我要向增武学习,学习他如此坦然面对生活。请你节哀,多多保重,多多保重。我们都要多多保重。多几天,我和晓方他们会去看你。
   

2)南政院教授崔占利:
     小高,叫老崔就行了。我和增武是兄弟,我还长一月。我们都是山东人,一同入学,一同留校。尽管我们不是一个专业,但交往多且洽,他博学,豁达,幽默,睿智,议论一针见血,谈笑妙语连珠,给人啟迪,我从中的确学到很多。我一直視为可以吐真言,交真心,解难题的好兄弟。我也相信,凭他的性情和习惯,肯定是长寿之人。我也期待他过两年搬回清江村,可以早晚见面,旦夕交谈!可天妒英才,真正痛煞我也!请你务必节哀,早日走出阴影,坚强生活下去,孩子们还依赖着你,增武在天也看着你!如果需要我做什么,只管开口,我会尽心尽力的!
   

 3)南政院原训练部副部长王晓方:
    又見笑貌容颜,
    又闻妙语连连,
    兄弟双手相执……
    醒來泪落枕前。
    丽华珍重!大家都同你在一起!
   

4)王晓方又及:
     丽华:你好!增武走了十多天了,我想他!上月21日傍晚程副部长听到传闻打电话给我,当时我俩一致认为是谣言。我和增武相识相知相交3O多年,情同手足。他为人正直,豁达,真诚,重情重义,睿智,乐观,而且才气横溢。在同他相处过程中,得到他许多帮助,特别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给我支持和力量,是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对于他突然离开,真的是难以接受。看到你发來的书信,更增添了对他的思念。
    丽华:朋友们都对增武的突然离去而悲痛,同时也为你和孩子们的身体状况担心。恳切地希望你们节哀保重!
何时方便我们去看望你,请到时告知。另外,程副部长处可否信息方式联系,告知有关情况?他非常悲痛,也关心你。
     晓方   皖生附笔问好你和孩子们
   

5)南政院原哲学系副主任由曦光:
    增武,我的好兄弟,你是一个既有铮铮铁骨,又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子汉!你永远在我心中!弟曦光泣挽[大哭][大哭][大哭]

6)南政院教授程福华:
    你应称我名字。周一早上得知增武走了后,我难受了好几天,我们一起工作几十年,快退休的十来年一直在一个办公室,自然就交谈的多。他工作的认真,待人的真诚,想的都是别人。失去这样好兄弟,一开始真的难以接受。根据我对他几十年的了解,正如你今天谈到的和他留下的信,他做人的境界,他不会希望我们沉浸在悲痛之中。因此,我们,尤其是你,一定要从悲痛中摆脱出来。多保重!以后有空带着大山出来走走。今后家里有什么事,请招呼一下。

7)学生杨小刚:
    师母好!我是2005年毕业的研究生杨小刚,现在在重庆三医大上班。听到导师去世的消息,我感到很突然,很悲痛,很后悔毕业10年都没有回去看看您们。导师的人品和学问我们都很敬仰,让我们受益终身,永志难忘。请师母节哀顺便,注意保重好身体!
    杨小刚又及:
    师母,昨晚春永师弟把这信发给我了,我读了一个是很难过,边读边落泪,同时又很感动,导师自己病重了,还处处为他人着想。

8) 学生仰海峰(北京大学教授):
    师母,读完文字,心中有痛。痛的是恩师已逝,我的喜乐时听不到老师那欣喜的笑声,我有烦恼时,听不到导师那睿智的劝导。记得我带着小黄和婉儿刚到南京时,导师和您的帮助;离开南京时,导师和您那温暖的晚餐。逝者未离远,生者长依依。师母一定要节哀保重!这是我们所有的学生的心愿!

9) 学生邓海英(国防大学马克思主义教研室):
    犹记得导师在讲台上讲述美学原理的情景,他的这门课影响了一代代南政人,直到现在,许多人谈起南政的老师,都会想起他讲述的这门课。在军校里,开设美学课堂,开辟美育路径,开启青年对“美”的思考与追寻,这是导师对军事教育的一大贡献!更为难得的事,导师结合多年的思考与实践,开拓了军事美学的研究领域。很幸运,我最后能选定这个方向做论文,也得到了导师的倾力指导,“衣钵相传”……
     至今我还保存着做论文时的“过程包”,论文的每一部分都有若干文件夹,每个文件夹里都是十余篇,标识“导师改稿1”“导师改稿2”……导师习惯在电脑上用修订模式改,从第一次交给导师的“满篇红”,到做到最后零星几处的“批注”,我也在学术能力上一点点成长与进步……

10)学生薛葵(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
    高老师,照片和信都已收到,看到阎老师的照片我的眼泪又不住地流。在我所接触过的老师中,阎老师和您是对我影响最大最深切的老师,(没有之一)您们清雅脱俗,世事洞明,淡泊名利,远离红尘的名利喧嚣,这一切都让我仰慕钦佩。高老师,您一定要节哀,尽快地走出这巨大的悲痛,您对阎老师沉甸甸的爱,全身心的付出让任何人听了都为之动容,为之赞叹!阎老师是大智者,是真正重情的男性,他懂您,他无憾,您就更要无憾了,您拥有了世上不可多见的真正的爱,幸福的婚姻,优秀孝顺的女儿,女婿,外孙,这可不是每个女性都能全部拥有的。我们相信您一定能凭借着您特有的睿智和刚毅尽快地走出来,继续幸福的生活,昆昆一家需要您,我们也需要您,需要您象阎老师还在时那样,用自己高洁的人格力量影响,浸润着我们。今后,如您不嫌打扰,我会经常去看您的。您有什么吩咐,一定电话我。学生薛葵

11)学生邵春永(南政院干部处):
    前几天到北师大,见到校训:学高为师、行为世范。从导师身上深切感受到这一点。

12)学生刘江涛(江苏省教育厅):
   “做事认真一点,做人平淡一点。”阎老师确实是这样做的,也是我们要好好学习的。

13)南政院原训练部副部长王晓方写给由曦光的信(由曦光国外定居):
    曦光:昨天是增武离开的“四七”。程副部长、陈医生带领建华、胥处和我去看望丽华,向增武致哀,同时期望分担丽华的悲痛。丽华坚强、豁达,令人感佩,同时也更增添了我们对增武的深切怀念之情。在返回的途中,程副部长评价:增武对生死问题看得透彻,可谓视死如归,不愧为一名优秀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教员


    安息吧,阎增武同学!
    北京八中老三届同学会秘书处
    2015年4月18日

 

附件:
    黄坚:阎增武平时给人一种不苟言笑的感觉,但是他除了对工作的一贯严谨和尽职,内心却对家人,对他的同事、朋友、学生以及老同学都是一团火热的感情。我和老阎是八中1966届实验班的邻班学友,文革中还曾一起去过广州“串联”,以后南京的同学们联系到一起我们也见过面,而且今年春节竟然特别给我发了短信贺年(我不知道他当时的病情,也未与他通话,现在才意识到这是最后的告别,甚是懊悔!)同学会南京分会的袁萍同学在组织微信圈时发现异常,终得知噩耗,并速取得相关信息告知我们。如同每次整理故去同学讣告和事迹时一样,在编发老阎的材料和与其夫人高丽华通话时我都在强忍泪水。我们的老同学都那么优秀,都那么有情有义,他们走的真是太早了,太可惜了!希望所有的同学都能多多保重啊!
    以下是阎增武夫人高丽华的来信以及阎增武的一篇日记,让我们更加了解老阎对亲情的向往和眷恋,或许对大家认识生命的意义有所启迪:

黄坚先生:
    非常感谢您为增武做的这些事情,你们学友这么多年深深的友谊令我感动,永志不忘。
讣告我略做修改,发上供您参考。另根据您的要求发上六幅照片供选用。
    今天是4月18日,恰是增武67周岁生日,我发上他的新年日记以作纪念(日记供参阅,不一定选用)。从日记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心中充满阳光、知足感恩的人。虽然他罹患癌症不幸辞世,但他的快乐和知足提升了他生命的质量和宽度,正如他自己所说:“足以弥补生命长度上的一点缺憾了”。
    请代我向北京八中老三届同学会增武的学友们致谢!
    阎增武老伴高丽华
                                                                    2015.4.18

1月1日,周四。晴。今天是新年第一天,我们家能够平安迎来新年第一缕阳光,本身就值得庆幸。
    回顾这一年,最该提的事,无疑是生病和治疗过程。突如其来的病情,让我和丽华遭遇了今生最大的打击。特别是确诊第一周,我们真切感受到了生离死别的滋味。这当中,让我永生难忘的,是丽华的眼泪,和对我不离不弃的爱。没有她的爱和无微不至的照顾,我走不到今天。做妻子做到丽华的份上,当今很少见到了。还有孩子们的表现,昆昆和刘斌的态度,所做的事情,可以说是出乎我们意料。丽华的爱,孩子们的爱,让病中的我成为了最幸福的人,也真切体验到了生活的美好。人生有这样的亲人,更复何求!我知足了。我要做的,是让他们感受到我的坚强,我的乐观,看到我一天天好起来,直至完全康复,回报他们,特别是让丽华度过一个健康、快乐的晚年,我一定要做到这一点,也一定能够做到这一点。
    第二件事情,是大山上学了。这孩子是我们的最爱,我们全家的希望所在。通过我的学生,把大山办进了一所好学校。还有我生病,也是学生帮忙让我在军区总院得到了及时有效的治疗。我感谢我的学生,感谢这个社会。大山上学后表现不错,很适应学校生活,快快乐乐的学习,每天都在进步,越来越可爱。这是我们最想看到的。每想到有这样一个孩子,就会从心里往外笑。
    第三件大事,是昆昆终于评上了副教授,而且是全票通过,她自己高兴,我们也高兴。我们老了,孩子的幸福,孩子事业的成就,家庭的和美,就是我们的幸福。这两点,昆昆和刘斌都做到了。我和丽华还特别满意刘斌,倒不是他能挣多少钱,而是他的人品和工作能力,他对家庭的责任感,对老人的真诚,让我们欣慰,也为昆昆和大山高兴。看看周围,还有多少人在为孩子的工作、婚姻、以及第三代的事情烦心,我们应该知足了。
    第四件事,是先后两次去山东,一次是为爸爸安葬,还有一次是参加丽华77师宣传队战友的聚会,都顺利。其中第一次还带着大山,绕道青岛,看望了丽华的哥哥姐姐,老师同学,还了丽华的心愿,也让大山在青岛玩了几天,满足了孩子的童趣。
    今天上午与丽华去城墙公园活动了个把小时,回来时还挖了些土,丽华要给我种蒲公英。午饭时,她把新挖来的一棵蒲公英洗净,做在汤里给我喝下,这是新的一年里第一件让我感动难忘的事情。下午去半山,丽华精心做了饭,我们还喝了刘斌买的意大利酒,祝贺新的一年的开始。我和刘斌都说了些话,对过去的一年感到满意,对新的一年充满期待。最活跃的当然是大山,跟我们抢话说,向我祝酒,饭后还表演了节目—诗朗诵《春晓》。

 

讣告: <wbr>我会高三2班阎增武同学病逝
2,1980年阎增武高丽华夫妇合影


讣告: <wbr>我会高三2班阎增武同学病逝
3,阎增武


讣告: <wbr>我会高三2班阎增武同学病逝
4,2007年4月2日与学生合影


讣告: <wbr>我会高三2班阎增武同学病逝
5,游览悉尼歌剧院


讣告: <wbr>我会高三2班阎增武同学病逝
6,阎增武在澳洲留影


讣告: <wbr>我会高三2班阎增武同学病逝
7,阎增武(前排右3)在北京与高三2班老同学聚会


讣告: <wbr>我会高三2班阎增武同学病逝
8,阎增武(二排左2)等八中老三届同学与陈小鲁会长、朱善琳老师在南京会面


讣告: <wbr>我会高三2班阎增武同学病逝
9,在广州大串联(看望战斗英雄麦贤德出发前)——右3阎增武


讣告: <wbr>我会高三2班阎增武同学病逝
10,在广州参观。右起:阎增武、杨琳、郑阿南、黄坚


讣告: <wbr>我会高三2班阎增武同学病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