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外来媳妇陈小琴—从相识到相知

(2015-10-23 09:57:44)
分类: 在民间

外来媳妇陈小琴—从相识到相知


1989年,17岁的代孝新参军入伍,在北京通州某部队当兵。那个时候,能到首都北京去当兵,在杨店这个小村庄,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

北京带给代孝新的荣耀,才刚刚开始。在此后的数年里,他将与这座城市纠缠不清。

1990年,16岁的陈小琴初中毕业,离开家乡湖北黄冈罗田县,前往北京投奔一个亲戚,她希望在这座城市里找到一份工作,挣点钱,供弟弟妹妹上学,再盖一院新房子,让父母过上好日子。她在北京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石景山区给一家人当保姆。

一年多后,陈小琴辞掉保姆工作,来到通州,在一家超市做导购员。那个时候,从北京国贸到通州的八通线尚未开通,从石景山到通州,拎着简单行李的陈小琴,倒了几次车,走了将近三小时。

几个月后,陈小琴又辞掉超市导购员的工作,到一个工厂做临时工,干一些零活。此时,代孝新已复员,在这家工厂的联防队上班,也就是做保安。

那个时候,当兵复员后,能留在北京,对杨店村的人来说也是件荣耀的事情,不管你在北京做什么。

在这里,代孝新和陈小琴由于经常碰面,慢慢熟识。代孝新喜欢陈小琴,但不敢表白,就托厂长介绍。经过这道中间程序,代孝新和陈小琴开始谈恋爱了。确定关系之后,他们觉得在一个厂里谈恋爱,在同事中影响不好,于是,就离开了那个厂子,到一个皮鞋厂上班。

在这个皮鞋厂里,代孝新和陈小琴租了一间小屋子,开始了二人生活。他们对未来有着无限憧憬,希望学到做皮鞋的手艺,自己开一个定做皮鞋的鞋店。他们的构想,很快被二人世界的浪漫生活打乱。

1993年,陈小琴意外怀孕了。他们想要把孩子生下来,但在北京无人照顾,医疗费用又高。于是,代孝新带着怀有身孕的陈小琴回到杨店。

陈小琴成了杨店村的第一个外来媳妇,还是从北京带回来的,这也是代孝新的荣耀。

与此同时,他们所面临的尴尬也接踵而至。陈小琴身上所发生的一切,她的父母都不知道。不管在陈小琴的湖北老家,还是在代孝新的杨店,那个时候,未婚先孕是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情。陈小琴的父母在电话中得知这件事后,气得撂了电话,他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顶着荣耀的代孝新,同时承受着别人在身后的非议。

谈恋爱时,陈小琴从代孝新的讲述中,感觉定陶蛮好。但是,当她怀着身孕到了杨店之后,才发现,定陶不是想象中那么富裕。由于语言不通,饮食不习惯,又明确感觉到邻居对她既好奇又鄙夷的心理,于是躲在家里不出门。陈小琴盼着孩子快快出生,然后离开杨店。只要离开杨店,去什么地方都行。

1994年,代晨出生了。陈小琴太想家,一心想回去照顾父母,那个时候,弟弟还小。几个月后,他们决定去陈小琴的老家,看看在那边能否做点生意,谋个出路。面对女儿陈小琴一家三口,她的父母只好接受,他们别无选择。

到了黄冈罗田县,代孝新才发现,这个南方的丘陵区,虽然山清水秀,水田依山环绕,但交通不便,有点想法和资金的人,都跑到别的地方去打工、创业了。想在当地发展,根本无从下手,还不如处于鲁西南平原地带的杨店。

就这样,陈小琴觉得代孝新老家不好,代孝新觉得陈小琴老家更不好。带着孩子,没活干,吃住在老家也不是回事儿。在陈小琴老家待了一段时间,他们还是选择了去北京。

代孝新和陈小琴,没有拍婚纱照,也没有举办婚礼。

 

再次返回北京,代孝新和陈小琴到位于顺义的燕京啤酒厂打工,干了半年。孩子带在身边,需要陈小琴专职照顾。代孝新一个人打工,养活三口人,根本不可能。孩子太小,留在家里让父母照看,放心不下。

他们不得不再次回到杨店。至此,第一个走向北京的杨店青年代孝新,再也享受不到那种“在北京”的虚幻荣耀。他要面对的,将是赤裸裸的养家糊口。

代孝新和陈小琴向亲戚朋友借钱,买了一辆拖拉机,承包了20亩地,种玉米、小麦、棉花等农作物。又在定陶开了一个皮鞋店,代孝新发挥在鞋厂学来的手艺,给人定做、修补皮鞋。农忙时,回村里种地。农闲时,去县城做皮鞋。起早贪黑,累死累活,有干不完的活。

 外来媳妇陈小琴—从相识到相知

车间主任陈小琴在给员工发放工资

尤其是农忙的时候,代孝新的一个哥哥,三个姐姐,干完自家的活都来帮忙,可他还是忙不过来,每天干完活一躺下,就不想起来。刚开始,种一年地,收入才一万多块钱。在那个时候,已经相当不错了。加上皮鞋店的生意,他们的日子还算过得去。

这种“过得去”的日子,他们过了十年。2003年,儿子出生。

2004年,山东艺达集团投资10亿元,在离杨店不远处兴建艺达菏泽工业园,2005年建成。园区东西长两公里,包括艺达家纺、荣达纺织、艺达棉纺、技工培训中心、包装辅料、利友床品、棉品加工、床品加工八大厂区,涵盖了从原料和成品加工、物流配送、宾馆服务等全产业。

这也是杨店村附近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大项目。像这样的工厂,十年前的代孝新要跑到北京去寻找,现在就矗立在自己家门口。

建成后的艺达集团开始招收工人,它像一块磁铁,将周边村镇的年轻人和剩余劳动力吸进了厂房,最多时达到了7000多名员工。

跟着代孝新在北京皮鞋厂打过工的陈小琴,曾做过下料工,会裁缝,成了艺达的七千分之一。别人进厂要进行技术培训,要学习安全生产管理制度,有着工厂从业经验的陈小琴不用,直接上手,还带徒弟,当领班。

一年后,陈小琴成了生产线组长。再一年后,被提为车间主任。三年后,他们把承包的20多亩地全部退掉,把皮鞋店也关了。代孝新被聘为村委会安保主任。

2010年,女儿代晨也进了艺达,学会了绗绣技术,也成了领班。因为艺达,代孝新家成了双职工家庭。目前,仅母女二人的月收入,就近万元。

20年前,曾挣扎着要“携夫”逃离杨店的陈小琴,在进了艺达集团之后,才终于爱上了这个地方。

 

见到陈小琴时,也就见到了代晨。她们还都穿着艺达的墨绿色工作服。

进大门时,代孝新跟陈小琴开玩笑说,北京的朋友来看她了。我也开了个玩笑说,好多年过去了,你可能不记得我了。本以为陈小琴会跟我说普通话,意外的是,她已经说得一口地道的定陶话,“管不管”、“中不中”、“孬不孬”随口而出。

 外来媳妇陈小琴—从相识到相知

一位腆着大肚子的年轻孕妇,嘴叼麦穗,慢悠悠地沿着一垄麦田游走,手掌轻轻地划过抽穗的

麦芒。很多已婚妇女回村暂住,只是为了完成生育。孩子出生后,她们会继续远走他乡,打工挣钱

她们每天从早到晚要工作十几小时,为了节省时间,我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稳后,直接进行访谈。由于陌生,又不擅讲述,每问到一个问题,陈小琴总是笑笑,望着坐在身边的女儿代晨。代晨则莫名其妙地望着爸爸代孝新。刚开始,代孝新还逼着让陈小琴讲,后来索性自己讲起来,说得不对时,陈小琴会插话补充几句。

陈小琴说,包地的时候,心里总有一种浮的感觉,总是静不下来。有时候天气炎热,走到地里,看到一大片一眼望不到头的庄稼,一泄气坐在地头就起不来了。看不见未来,十年,就那么日复一日地重复着劳作。

直到进了艺达,好像突然找到了一种归属感。原来种地,好像村里是个人都比她在行,都比她种得好。进了艺达,自己懂的技术,很多新来的工人不懂,她就带徒弟,教别人怎么做。感觉自己成了一条生产线上不可缺少的人。在家庭之外无足轻重的自己,突然变得重要了。这让陈小琴找到了自信,工作、生活也充满了乐趣,干劲儿也就越大了。心慢慢地静了下来,觉得这个地方还是不错的。

“是艺达改变了我的命运。”陈小琴说,“没有艺达的话,我现在肯定还每天伏在地里。我们的家庭也没有现在这么好。”

我问陈小琴,在杨店生活的20年,有没有什么人,或者什么事儿,让她最感动。她低头沉思了半天,然后摇头。又说:“我觉得我们的领导,特别信任我,器重我,还有就是艺达的工友们,让我感动。”我让她讲个具体的故事,她想了半天,没有说。

陈小琴最不喜欢定陶的冬天,又干燥又冷,到处都是尘雾。刚来的时候,特别想家,后来慢慢就适应了。现在也想家,但也放心,弟弟长大了,父母身体好。妹妹也在她的怂恿之下,嫁到了离杨店不远的仿山镇游集村。

现在她们每年在中秋节或年关的时候,都回湖北一次看看父母。

如今,老婆和女儿在赚钱,代孝新承担了家务。他每天早起,给家人做早饭。吃完饭后,老婆和女儿骑车去上班,儿子去上学,他去村大队部上班。下班后,他要早早回家做晚饭。

他做饭的手艺不错,我曾在大队部有幸品尝。

 

第二天上午,我让代孝新带我去艺达。

经过那片陈小琴和他曾经耕种过十年,现在已经被划为特色农业项目的土地时,我看到一位腆着大肚子的年轻孕妇,慢悠悠地沿着一垄麦田游走,手掌轻轻地划过抽穗的麦芒,嘴里叼着一根麦穗。

20年前的外来媳妇陈小琴,是否也腆着大肚子,在那一垄垄绿油油的麦苗上,感受待孕的力度。

两个妇女在路边的土地上裁剪尚未发芽的枣树,枣林也是特色农业的板块之一。代孝新看着一位妇女修剪枣树的姿势和位置不对,噌噌跑过去,夺过妇女手中的剪刀,一边讲解正确的方法,一边示范。

艺达集团的厂房高大、空旷,机器轰鸣,缝纫机轮飞转,已经加工好的各式各样的床单、被罩在员工的手中翻飞,折叠,打包,旁边堆着山一般高的成品。这些产品将被打上“艺达家纺”的LOGO,销往全国各地,铺在无数家庭的床上,温暖人间。

 外来媳妇陈小琴—从相识到相知

陈小琴的女儿代晨,一个新生代女工的背影。采访结束一个月后,代晨从艺达辞职,她计划去北京实现自己的梦想。这是又一个离乡的孩子

在厂房的一角,几张桌子拼在一起,车间主任陈小琴正在给职工发工资。

每个领工资的员工,都要在一张表格上签字,然后从陈小琴手中接过一个信封,里面装的是付给他们一个月辛劳的报酬,精确到分。

陈小琴时不时地接电话,不停地说着“管,管,管”、“中,中,中”,她似乎忘记了湖北话,以及她曾经使用过的普通话。

陈小琴说的那位信任她、器重她的领导,是一位中年美女,笑时,会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气质高雅。她是山东文登人,艺达总部派过来的厂长。

她跟陈小琴攀谈了一会儿,对我说:“小陈特别敬业、细心!”

而在同一车间的另一条绗绣生产线上,陈小琴的女儿代晨,正伏在一架绗绣机前,给一个女工排除机器故障。

看到代孝新,她从工作服的口袋里,拿出一沓钱,递给了她爸爸。代孝新笑着接过来,问这个月领了多少钱,代晨说你自己数吧,然后有些腼腆地走开,留给我们一个背影。

代孝新点了点,塞进了自己的钱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