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贾云峰
贾云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744,698
  • 关注人气:177,3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外来媳妇陈小琴—救命稻草

(2015-10-21 10:39:52)
标签:

定陶

旅游

情感

文化

杂谈

分类: 在民间

外来媳妇陈小琴救命稻草

 

艺达集团是杨店村附近“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大企业。像这样的工厂,十年前的代孝新要跑到北京去寻找,现在就矗立在自己家门口。

建成后的艺达集团开始招收工人,它像一块磁铁,将周边村镇的年轻人和剩余劳动力吸进了厂房,最多时达到7000多名员工。20年前,曾挣扎着要“携夫”逃离杨店的陈小琴,在进了艺达集团之后,最终“爱上了这个地方”。

“是艺达改变了我的命运。”陈小琴说,“没有艺达的话,我现在肯定还每天在地里劳作。我们的家庭也没有现在这么好。”

陈小琴的女儿代晨说她不想在厂子里待了,觉得没有自由空间。想出去,但去哪里,做什么,自己也不知道。想学点什么,也不知道学点什么好。

有那么几天,代晨的QQ签名是:“长大后,少了天真和烂漫,多了理想和抱负。”

20岁,正是不安分的年纪。正如她三年前感觉上学没意思,初中毕业就辍学进了厂子,现在又感到后悔一样,这个年纪,有着太多的冲动,也总是要对以后的人生,留下一些后知后觉的惋惜。

陈小琴跟女儿在同一个工厂,同一个车间上班。作为外来媳妇,她对自己,以及整个家庭的现状,感到很满足。她认为,是工厂改变了她的命运,工厂也应理所当然地改变女儿的命运。

“当个小领班,每个月工资两三千,在俺们这个地方已算是高收入了。就算到城里,她一个初中毕业生,去哪里找这么高的工资。”代晨的爸爸颇有些自豪地说。

去年,代晨的爸爸代孝新和妈妈陈小琴,在结婚20年后,补拍了婚纱照,跟他们20岁的女儿代晨一起。

 

到杜堂乡杨店村,我的目的是采访百岁老人郜孝芝。陪同我的是村干部代孝新,一个典型的山东大汉,个高,脸黑,壮实,热情。不管走到哪里,胳肢窝里都夹着个小皮包。

我分配给郜孝芝家的时间是,头天一上午,投宿一晚上,第二天一上午,跟踪、记录和观察一位108岁的老人一天的生活起居,了解她的人生经历和长寿秘诀。

到了郜孝芝家后,我被她的四个媳妇、一个女儿争先恐后,热情而又模糊的讲述,搞得晕头转向。我不得不关掉毫无作用的录音笔,暂停唱大戏似的谈话。我想,反正时间长,等她们过了热乎劲儿,再听她们一个个说。

离晚饭还有段时间,一直在旁边“看戏”的代孝新说:“出去透透气吧。”这正合我意,了解一个村庄的村貌风情,也是我的兴趣。出了郜孝芝家的院落,代孝新径直将我带到村西的一片一眼望不到头的庄稼地里“透气”。

山东省林业厅投入290万元,在这片80万亩的农田里搞特色农业项目,两年间修好了乡村公路,建立了现代化农业灌溉系统,完成了乡村电路改道,以及建塑料大棚。除了这些基础设施,省林业厅还负责技术管理培训,帮助村民开拓市场销售渠道。而所有特色农业项目获得的收益,全部归村民。

外来媳妇陈小琴—救命稻草

2013426/ 杜堂镇杨店村 / 女工陈小琴

她每天大部分时间在工厂,很少有休息日,即便是回家,陈小琴也穿着厂服。在村里,这是她工人身份的象征

 外来媳妇陈小琴—救命稻草

走在田间地头,代孝新也不忘指导村民如何修剪果树苗

 外来媳妇陈小琴—救命稻草

陈小琴一家三口,为寻找失散的老照片相互问询

杨店小学放学了,附近村庄的学生们骑着自行车,涌出村口,路过我们时,总是要扭头观望,然后三三两两嬉闹着,在笔直的乡村公路上一路狂奔。年纪小些的学生,被老头老太太放在人力三轮的车厢里,或被年轻的母亲放在电动车后座上接回家。

代孝新手指万亩农田,激情洋溢地给我介绍着,他对那些项目规划数据,非常熟悉,好似照着文件在背诵。

这时,我才明白,他带我“透气”的真实目的,是向我介绍这个发生在杨店村的“有史以来第一个大项目投资”。

这是典型的基层干部的宣传意识。在寻访期间,我曾无数次被干部们带到某个景点,某个遗址,某座庙宇,或者某个在建的项目地,听他们倒背如流的介绍。他们会尽最大的可能让我了解足够多的信息,期望通过我的报道文稿,帮助他们宣传。也正因如此,当我匆匆走马观花浏览过这些他们引以为傲的项目地,转而向他们打听能否找个有故事的人时,总是使他们产生意外的茫然。

在中国“官本位”意识中,“项目”远比“人”重要。

当一个落后的村庄,终于迎来“有史以来”首次大规模的项目投资时,项目就成了头等大事和最值得炫耀的新闻。而隐藏在这些“项目”后面的人,总是被忽略。包括以代孝新为代表的乡村基层干部,以及杨店村的村民,他们不会在任何关于这个项目的新闻报道中露面。

为了推动这个项目的实施,杨店村的村干部实施了“责任制”和“坐班制”,每个干部必须每天到大队部上班,连午餐都要在大队部解决。大队部距离代孝新家不过一公里,骑车用不了几分钟。但是,代孝新必须每天上午8:30上班,下午6:00才能下班回家。

 

透完气,代孝新邀我去他家坐坐。

那是一院新盖不久的水泥房,屋顶上围着水泥围栏,在周围那些旧房子之中,显得尤为气派和抢眼。大门边的墙角处,用废砖和木柴隔出来的一溜小花园,栽种着几种花草,有些已经绽放娇艳的蓝色花朵。在别人家,这样的空地会出现几垄蔬菜,长着蒜苗、韭菜、油菜、小葱,或许还开着金黄的油菜花。

院子不大,全部铺成了水泥地板。正房里隔出了三四间独立的屋子,铺着白净的地板砖,粉刷洁白的墙面让屋子显得敞亮。墙上贴着几张明星海报,挂着水晶相框,相框里是一个风格十足的90后小姑娘,留着整齐的刘海,有着明亮的大眼睛,一只手打出“V”形手势,摆着POSE

我问代孝新家里有没有过去的老照片,他在一组新式组合柜上翻了半天,说旧的不知道被他对象收哪儿了。然后用手机给她正在上班的对象打电话,但还是不知道放哪儿了。

代孝新说,可能翻修房子的时候弄丢了。然后,他拿出两个精致的婚纱照大相册,说是去年刚拍的。我翻看了看,有他和自己的对象穿着不同服饰的婚纱照,也有两口子和一个穿礼服的小女孩的合影,都是在摄影棚里拍摄的,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我问那女孩是不是他的女儿,他说是,20岁了。我又问,是不是为了纪念结婚20周年拍的。他说头一回,以前没拍过婚纱。我再问,为什么结婚的时候不拍,他回答说,那时候忙,没顾上。

于是,在代孝新和陈小琴的第一套婚纱照中,出现了她20岁的女儿代晨。

他们还有一个儿子,正在读初中。代孝新带我走进他家院子时,招呼他儿子,儿子出来喊了声“叔叔”,然后又钻进自己的屋子里看电视。拍那套婚纱照时,他儿子“闹脾气”,没去。

组合柜上,还零散地放着一沓照片,那是代孝新出去旅游时拍的,背景有泰山、趵突泉、大明湖、曲阜孔庙,都是近两年的事儿。就他一个人,没有跟家人的合影。

代孝新让我晚上住他家,他家里有太阳能热水器,晚上可以洗澡。他说住郜孝芝家不方便,都是老人,怕我睡不好。

我拒绝了代孝新的好意,因为我已跟郜孝芝家人说好,他们也为我腾出了一间屋子。能不能洗澡无所谓,在乡村有个过夜的地方就好,眼一闭,一睁,一夜就过去了。醒来接着上路,没有过多讲究。

 

在郜孝芝家吃完饭,我一个人面对他们一大家人进行访谈

这个时候,代孝新用自行车从家里载来一床新被褥,抱进郜孝芝家为我准备的那间屋子里,让我睡觉的时候,把原来的床铺换掉。郜孝芝的媳妇女儿都接受代孝新的这一举动,这让我多少减轻了内心的一些尴尬。

郜孝芝和她的四个媳妇、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在访谈过程中,争相发言,相互指责对方对郜孝芝某段经历的讲述不正确,几乎变成了一场家庭争吵。我听得稀里糊涂,旁边的代孝新也爱莫能助。

 外来媳妇陈小琴—救命稻草

清晨,代孝新起床做早餐,一家人吃完早餐,各赴工作、学习岗位

当郜孝芝那个唯一在家的儿子生气起身离开后,我觉得这样的访谈再进行下去,也没有意义,于是果断地结束了。错过睡觉点儿的郜孝芝很快上床睡觉。媳妇、女儿散去,我也准备去休息。

代孝新跟我告别时,我顺便问了一句,能否帮我找一个外来媳妇。因为我一直想让一个外来者,从她的视角,来讲述对鲁西南和定陶这片土地认知、体验和情感。她们从初来乍到,到慢慢适应,再到完全融入,肯定跟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有着不一样的情感。

我一直没有找到这样一个人。帮我找的人说,外来媳妇一般不会待在村里,都去外地打工。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留下的外来媳妇,不是在怀孕,就是在哺乳期。她们回到村里,仅仅是为了生孩子。等孩子降生后两三个月,她们就会选择继续外出打工,婴儿留给公公婆婆喂养。她们平常很少与邻里交往,也不善言辞,讲不出我所需要的个人经历。

听到我的想法,代孝新先是低头想了一会儿,说没有,很难找,接着他说:“我媳妇就是外地人。”

这个意外信息让我很兴奋,我问哪里人,代孝新说:“湖北人。”

够远,生活习惯和文化差异够大,这正是我想找的。而且,代孝新说她在北京打过几年工,这也就意味着,语言上无障碍。

 外来媳妇陈小琴—救命稻草

每天7点,陈小琴骑着电动车到六七里以外的艺达集团上班

但是,代孝新的老婆在据此六七公里远的艺达集团上班,每天按点早出晚归,根本没有跟我交谈的时间,唯一的时间就是那天晚上。此时,已近晚上10点,村里大部分人都睡了。

代孝新给媳妇打了个电话,得知她还没有睡,我果断决定,晚上还是投宿代孝新家吧。如果访谈完这位得之不易的外来媳妇,再回到郜孝芝家,不知到何时,肯定得打扰已经入睡的这家人。

给郜孝芝家人做了解释,她们倒是很乐意,怕我在她家受了委屈,说住在代孝新家“不孬”。

我和代孝新在夜幕中离开郜孝芝家时,他并没拿走那套新被褥。

 请继续关注外来媳妇陈小琴下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