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不要害怕人民币快速贬值

2014-03-05 07:43:50评论

      

                               

                                    张庭宾

    

   央行终于采取措施扭转人民币单边升值预期了,这是明智之举。

   自2月18日人民币开始贬值以来,截止上周五(2月28日)盘中最低6.1808,人民币对美元从年初至今,已经下跌了1.54%,超过2013年全年涨幅的一半。

   此次人民币贬值,分为两个阶段。一是央行主动调低开盘中间价阶段,其中以2月18日将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调至6.1103最明显。二是市场已认同人民币贬值拐点,抛出人民币买入美元,导致的大跌,这以2月28日最为明显,虽然当日央行将开盘中间价报6.1214,较上一个交易日小幅升值10个基点。但开盘第一笔交易价报6.1275(当天最高价),随后连续跌破6.15、6.16、6.17、6.18数道关口,在11:00左右最低报6.1808,距离中间价的跌幅达0.96%,离1%的跌停价格仅有一步之遥;随后即期汇率缓慢走高,收盘报6.1450。

   对于由央行扭转人民币单边升值而引发的贬值,笔者认为是明智的。自从2011年12年本人刊发《“人民币汇率稳定”已成巨大陷阱》以来,多次警告:中国应当主动扭转人民币单边升值的预期,特别是国际热钱在中国的赚钱效应衰竭,正当大规模外流的时候,应当放任人民币贬值,以避免热钱以最大化汇率投机收益离开中国。否则,在热钱大规模外流时,如果央行坚持人民币汇率稳定,甚至强行推动单边升值,将造成中国央行缺乏足够的美元现金支付外流热钱,一旦发生美元汇兑危机,人民币将出现暴贬,甚至会出现超过50%的跌幅。

   在不久前的2月11日,本人与余云辉先生公开发表文章《中国最大经济金融安全挑战已现》,指出现今人民币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汇率泡沫,如果再继续人民币升值的汇率政策,风险将越来越大。我们提出建议:放弃强行推动人民币升值的策略,参照过去一年新兴市场国家货币贬值幅度,放任人民币贬值。2月18日,央行首次出手扭转人民币升值预期,相当的及时。

   需要指出的是,当前人民币兑美元已经严重高估,自2005年7月人民币对美元单边升值以来,最大升幅达到了36.5%;这吸引了巨量国际热钱投机中国,推动楼市大泡沫,同期各城市房价普遍上涨3倍有余。因此人民币国内实际购买力下降了50%以上,人民币对外升值和对内贬值形成了严重的背离。8年来,人民币对美元已经由低估变成了严重高估,这已经成为国际投资界的共识。

   此外,过去三年来,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包括印度卢比,巴西里拉,阿根廷比索、俄罗斯卢布、越南盾、印尼盾等货币大多已对美元贬值了10-30%,由于这些国家的产业结构与中国类似,这使得人民币成为新兴市场最突兀的货币泡沫。

   人民币贬值并不可怕,在浮动汇率下,一种货币兑另一种货币涨跌个10-30%都属于平常,就像潮涨潮落,可以调节经济体不至于过分亢奋或低迷。可怕的是,央行一旦缺乏足够的美元的现钞,支付离境的热钱,则本币丧失国际信誉,大跌50%,甚至90%以上。

   倘若这发生在人民币身上,届时人民币资产价格将惨不忍睹,在人民币价格高峰汇兑出境的美元,在贵了2倍、5倍甚至10倍后,再流入国内购买极其廉价的人民币资产,则届时中国民族资本将全军尽墨,彻底落入“拉美化陷阱”。

   在这个博弈中,关键点在于人民币贬值的速度要快于国际热钱流出的速度,这样一来,离场的热钱将不得不将过去的汇率投机收益吐出来,同时如果人民币快速跌到了汇率平衡点,则境内热钱将失去离场的动力,有利于中国避免热钱进出的大起大浮。当然,中国现在资本项目尚未完全可兑换,也可以采取必要的措施遏制热钱流出的速度,而不是加速资本项目可兑换。

   最糟糕的局面是,当央行主动出手扭转了人民币贬值的预期后,热钱形成共同预期快速外流时,央行再次反复,又再次提高人民币的中间价,甚至主动抛出美元购买人民币,以维持人民币不贬或缓贬,这将会使央行的外汇现金更快消失。

   简言之,既然市场的人民币升值预期被扭转,央行就应该顺应市场,放任人民币快速贬值,甚至将人民币单日浮动汇率区间由1%扩大到2%。

  不要害怕人民币快速贬值。怕的是,当热钱已经形成了人民币贬值共识,蜂拥离场时,当局却害怕人民币快速贬值了。(作者为本报特约主笔,中华元智库创办人,联系邮箱ztb6006@sina.com

 

            

           中国最大金融经济安全挑战已现

                 2014年2月11日 首发于海疆在线网站  http://www.haijiangzx.com/
                                  
                                      张庭宾 余云辉
 
 
    一个国家出现金融经济危机也不可怕,最怕的是危机使国内中资企业股权极为廉价,由于人民币大幅贬值,流出境外的美元再以不可逆转的态势回流全面收购中国资产,彻底控制中国金融和经济主权,架空中国政治和军事主权,进而颠覆现政权,分裂国家民族。
 

  1月27日,发改委网站刊文:“(2014年)推动外债管理由金融危机时期防范风险为主,转向经济转型升级时期提高经济金融运行效率为主要目标”。在全球投资界已普遍达成美元(兑人民币)将进入升值周期共识背景下,此导向潜伏重大隐患,不仅客观上将帮助离境热钱收益最大化,未来还将加重中国央行遭遇缺乏足够美元兑付出境资金,人民币价格雪崩的风险。最危险的是,这将为外资未来全面廉价收购中国金融和实业企业股权,彻底控制中国金融和经济主权创造了不可逆转的客观条件。

  此后仅一天,1月28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发表2014年国情咨文时信心十足地宣称:“十年来,全球商业领袖首次宣布,美国已经超越中国,成为世界首选投资目的地”,此话可以看作他发出了国际热钱从中国回流美国的信号弹。这也反映了国际投资界已达成的共识——随着美国经济强劲复苏,美元将进入一个升值周期。而美联储近二个月已连续两次收缩QE(量化宽松)的额度,由原来每个月印钞850亿美元已经缩减到650亿美元。

  受到美联储收缩QE影响,2013年6月和2014年1月,新兴市场国家遭遇了两轮热钱回流美元导致当地货币贬值的危机,分别因为美联储下半年开始退出QE预期和正式收缩QE。其中,2013年5-8月,印度卢兑美元最大跌幅达21.99%;去年12月19日美联储开始缩减QE后,土耳其里拉最大跌幅已达11.77%。

  在这两轮新型市场危机中,中国金融系统也受到一定冲击。2013年6-7月,中国出现了资本净外流106亿美元,由于热钱外流导致国内银行间市场流动性短缺,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6月20日创出13.44%的历史最高,隔夜回购最高成交利率竟一度达到30%。在12月19日美联储正式宣布缩减QE后,23日一周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再度升至8.84 %。

  尽管中国金融系统二度遭遇热钱外流的影响,但2013年人民币对美元升值近3%,与其它新兴市场国家普遍贬值形成鲜明对比。这是由中国央行强行推高人民币升值所至。自2005年7月以来,人民币在国际上对美元升值了36%。而在国内由于8年来楼价大涨了近3倍,人民币国内购买力贬值了超过50%。人民币对外升值和对内贬值越来越严重背离,隐患在新型市场国家中是最大的。这使得人民币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后最突出的汇率泡沫。

  一个国家热钱外流货币贬值并不可怕,就像潮涨潮落。可怕的是,由于央行维持人民币升值,使得国际热钱以最大化收益离境,一旦中国央行无法提供足够美元现金支付外流热钱本金及利润,人民币对美元则将出现断崖式暴贬,跌至原来的1/2甚至1/10,中国人民币甚至会丧失国际信誉。

  一个国家出现金融经济危机也不可怕,最怕的是危机使国内中资企业股权极为廉价,由于人民币大幅贬值,流出境外的美元热钱比人民币贵了2倍甚至10倍的美元,再以不可逆转的态势回流全面收购中国资产,彻底控制中国金融和经济主权,架空中国政治和军事主权,进而颠覆现政权,分裂国家民族。

  要达成上述中国危机最严重、美元外资收益最大化的局面,这需要中国出台如下政策配合:1,在美元热钱不断外流的情况下,维持人民币不贬值甚至继续升值,以使得外流美元获得最大化汇率投机利润(假如热钱是以人民币对美元1:8流入,1:6.2流出,则汇率收益获利达29%)。早在2011年12月本人就警告并预计中国央行很可能采取这种危险的汇率政策(见附件);2,推动国际热钱大规模外流合法化,方便其以利润最大化安全离场,上海自贸区所推行的资本项目自由化客观上在落实它;3,推动美元外资不受限制、不可逆转地收购中资资产,特别是骨干型国企和国有金融机构的股权,目前有关部门在加速推进的中美(欧)投资协定,其客观上正为外资乘中国危机廉价收购中资创造条件。

  上述三个目标想要同时实现是很难的。因为如果热钱大量外流,中国央行和商业银行缺乏足够的美元现金支付,则人民币势必转入贬值;而如果国际热钱大规模外逃,国内资产价格大幅贬值,中国也可以选择极端手段,禁止热钱重新回流购买中资。

  但是如果中国企业现在大规模借入美元债务,则上述三重目标将会同时实现。一,中资企业现在借入廉价美元,将为国际热钱的高价人民币变现离境提供美元现金,同时继续推动人民币升值;二,由于中资企业借入美元,维持了人民币继续升值的假象,延滞了中国金融经济危机的到来,则为加速推进资本项目自由化赢得时间;三,虽然此前的欧美危机中,国家可以破产撇掉坏账,但是,如果中资企业大规模借入美元债,而将来美元升值2倍以上甚至10倍,中资企业必然到时无法还本付息,借款人完全有理由按照届时人民币极低价重新评估中资企业价格,并实现美元债对中资股权的转变。即从中资企业借入美元债的那一刻起,就不可逆转地锁定了其将来以非常优惠的价格收购中资股权的悲剧。

  在现在热钱不断外流,央行偏紧的货币政策下,钱荒已经成为商业银行的常态,余额宝已经将活期存款利率实际推高到6.5%左右,能以10%的利率从国内银行借到人民币贷款已很不易,而且很难借到长期贷款,而美元的长期借款利率大约在3%左右。面对严重流动资金短缺,一旦发改委和央行放开海外美元借债,将会有大量中资企业不计后果地借入美元债。

  特别需要强调的是,这种对中资企业的债转股式的收购,完全符合国际商业规范,即使是中国政府也无法干预违约。1998年,广东粤海负外债46亿美元,引发举世瞩目的广东金融危机,王岐山周旋两年,承受了来自海外的巨大压力,不得不选择让其主要子公司广国投破产,并对粤海集团进行重组,注入了最优质资产——广东对香港供水项目,借组新一轮的发展周期,才得以解决。

  如果未来1-3年发生外债危机,则中国面对的挑战将比当年粤海事件严重的多:1,在权威部门的推动下,此轮中资企业借美元债务的规模将远远大于粤海规模,而且将是遍布全国;2,当年粤海事件时,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稳定。而未来3年内人民币很可能对美元大幅贬值,以人民币计价的美元债务很可能翻2倍甚至10倍;3,未来几年中国经济结构将面临调整,经济增速势必下滑,经济环境将继续紧缩,很难通过新的快速增长消化债务。

  简言之,一个旨在未来廉价收购中国的“黑色三角”已初步形成:人民币继续升值——资本项目加速可兑换——清除外资收购中国资产的障碍。而推动中资企业借入美元债务,最终将使这个“黑三角”变成“铁三角”,从而使中国彻底丧失“亡羊补牢”的可能——届时中国将面临两难选择:A,如果中国默认中资履约,被外资廉价收购,则中国执政党将彻底丧失民族资本的经济基础;B,如果中国政府强行干预,支持中资企业违约,欧美国家势必以此为理由,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甚至借机支持日本对中国开战。

  针对这一未来很可能对中国货币、金融和经济领域的最大国家安全挑战,建议国家安全委员会给予高度重视,并采取如下针对性举措,从而将损失降低到最低程度:

  ——要求央行放弃强行推动人民币升值的策略,参照过去一年新兴市场国家货币贬值幅度,放任人民币贬值。

  ——对中美(欧)投资协议采取拖延策略,实际中止给予外资在中国更优惠投资权。

  ——限制中资企业海外借入美元债,鼓励中资企业在当前人民币国际币值高峰对海外投资(规避日本,对美谨慎),实现海外美元资产(未来升值)对国内人民币资产(未来贬值)的对冲。同时采取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以降低国内企业融资成本。

  ——放缓资本项目可兑换进程,将此项探索仅限在上海自贸区。中止审批其它自贸区。   

             (张庭宾为中华元国际金融智库创办人 余云辉为余云辉为中华能源基金会顾问)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