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后妈”央行会把中国推入危机火坑吗?

2013-06-25 08:34:27评论
                      热钱外流央行拒补流动行是“钱荒”根源

      货币信贷“休克疗法”是非常危险的

 

    导读:央行此次面对商业银行资金严重短缺的态度,与当年美国金融系统出现次贷危机时,美联储不惜一切代价补充流动性,保障金融系统稳定和安全形成了鲜明对照。按照某些业内人士的说法,此次“钱荒”完全是商业银行咎由自取,央行只不过不再像过去那样满足商业银行贪婪胃口——就像以前“喂奶”现在“断奶”。果真如此吗?非也!造成此轮商业银行的钱荒的主要原因,是热钱大量外逃的同时央行严重紧缩流动性,拒绝补充相应的流动性,其本质是2008年二三季度央行错误的货币外汇政策导致中国陷入世界工厂“休克危机”的重演!即便真的是商业银行问题,如果要断奶,那也需要先行预警,如果不严重警告,就直接断奶,那就是不教而诛!说的严重点,如果说当年美联储是“亲妈”从火坑中救子女,现在中国央行是“后妈”把子女推进金融危机的火坑,连带着也把中国股民、中国企业和中国经济推入了“火坑”!                

   张庭宾

 

 中国金融业正遭遇前所未有的“钱荒”,正迅速演化为一场金融危机。

进入6月份,中国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利率一改低于3%的常态,迅速攀升,其中隔夜拆借利率涨幅尤为迅猛,620日创出13.44%的历史最高,隔夜回购最高成交利率竟一度达到30%。在它的带领下,1个月以内的中短期资金价格全线飙升,7天期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周四涨至11.6217%,也创下2007年银行间市场成立以来的新高。620日,市场上曝出央行向工商银行注资500亿元,及中国银行由于流动性紧张发生资金违约等诸多传闻,银行间市场被迫延迟半小时收市,震动整个金融市场。这导致股市从5月29日开盘至6月24日收盘,已跌去了15.89%,6月24日更是出现了恐慌性大跌5.3%的“股灾”。

央行此次面对商业银行资金严重短缺的态度,与当年美国金融系统出现次贷危机时,美联储不惜一切代价补充流动性,保障金融系统稳定和安全形成了鲜明对照。按照某些业内人士的说法,此次“钱荒”完全是商业银行咎由自取,央行只不过不再像过去那样满足商业银行贪婪胃口——就像以前“喂奶”现在“断奶”。果真如此吗?非也!造成此轮商业银行的钱荒的主要原因,是热钱大量外逃的同时央行严重紧缩流动性,拒绝补充相应的流动性,其本质是2008年二三季度央行错误的货币外汇政策导致中国陷入世界工厂“休克危机”的重演!即便真的是商业银行问题,如果要断奶,那也需要先行预警,如果不严重警告,就直接断奶,那就是不教而诛!说的严重点,如果说当年美联储是“亲妈”从火坑中救子女,现在中国央行是“后妈”把子女推进金融危机的火坑!          

商业银行遭遇如此最严重钱荒,与自身年中前资金紧缺,资金使用配置不够合理有关。但更直接的因素是热钱大量外流——5月份外汇占款比4月份急跌77%,仅668亿元人民币,而贸易顺差为204亿美元,外商直接投资为92.65亿美元。这可以理解为热钱流出了190亿美元——商业银行流动性减少约5000亿人民币;6月份的热钱外流情况只能更加严重。在此情形下,央行在未给予商业银行提前警告的情况下,一改多年惯例,拒绝给市场短期补充流动性,20日还发行了20亿元央票表明了袖手旁观的态度。这在客观上与伯南克620日宣布年内开始退出量化宽松共振,严厉打压了股市和大宗商品市场,特别是金价。

这里牵涉到央行如何理解“盘活存量资金”。619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提出要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用好增量、盘活存量,更有力的支持经济转型升级。此前的68日,他要求“要通过激活货币信贷存量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用好增量、盘活存量,更有力的支持经济转型升级”毫无疑问是正确的。然而,盘活存量,并不是央行关起流动性的水龙头,商业银行就能自动调节成功的。因为信贷的严重错配,货币的过度发放,是中国政治经济结构畸形——无所不能的投资型政府和强大垄断的国有企业(也包括金融企业)——的必然反映,特别是政府投资效率极其低下,造成巨大的投资浪费,巨量的货币流动性沉淀在烂尾工程中,从而退出了经济流通,变成“死钱”。

换言之,只有全能管制的投资型政府转变为有限责任的服务型政府,政府退出生产基建型投资,只负责公共服务型投资;只有国有企业彻底退出市场竞争性领域,高效的民营企业成为市场主体,才能真正解决资金使用效率,避免巨量的货币信贷不断退出经济流通的痼疾。否则任何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愿望都是纸上谈兵。

在根本性问题短期难以解决的情况下,不再增加与GDP增速相匹配的货币信贷,其结果将使流动性雪上加霜,其实际效果将会与主观意愿背道而驰,即随着资金流更加紧张,实体企业,特别是民营中小企业获得资金将更难,获得的资金成本将更贵。当银行间市场都已经成为“高利贷”市场时,你能指望民营企业获得更多廉价的资金吗?只能是更高的高利贷!

当今中国经济社会错综复杂的问题是过去30年来积累下来的,现在如同一个并发症缠身的危重病人。医治这样的病人,不能再给他打兴奋剂,比如憧憬投资几十万亿元的城镇化,令其激发身体最后潜力后力竭暴亡;也不能走到另外一个极端,减少其营养供应,不给他输氧输血,甚至给他放血,采取“休克疗法”赌其自我苏醒。而应该用药物先保守稳住其病情的情况下,对其进行精准调养,要保证营养和水分,使其慢慢恢复元气,进而在其身体能够承受的情况下,再进行针对性的手术治疗。

本人疑虑的是,现在宏观调控正从2012年底的城镇化过度亢奋极端——憧憬几十万亿元投资,是未来几十年中国最大发展潜力;正在转向另一个过度紧缩极端,采取“休克疗法”导致硬着陆,甚至引发全面金融经济危机。今年前5月人民币新增信贷4.21万亿元,同比多增2792亿元,同比增幅仅为7.1%,这低于同期的GDP的增幅,这本来是一个正常增幅,不能在这个水平上再紧缩了。特别是社会融资总额,从20133月份的2.54万亿,骤然下降到5月份的1.19万亿,降幅高达53.1%,肯定是矫枉过正,过犹不及了,本质就是“休克疗法”!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基础货币和广义货币量的确大,除了政府和国企投资沉淀,不得不向经济体增补相应流动性外。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由于人民币在过去8年中单边升值,诱使巨量热钱的流入,增加了中国基础货币的发行量,根据本人估测,自20057月以来,国际热钱流入中国的本金高达1.5-2万亿美元,即使以1.5万亿美元测算,平均按照美元人民币平均汇率1:7.2计算,也增加了10.8-14.4万亿元人民币的基础货币,按着5倍货币乘数,也增加了54-72万亿元人民币流动性,这还没有计算贸易顺差和FDI入境对货币流动性的释放。这些热钱来中国就是为了投资投机,更多会去楼市、股市和债市等投机市场,而较少会去实体经济,特别是缺乏核心竞争力的中小民营企业去的。

因此,在充分考虑到政府投资沉淀和外部流动性输入的情况下,不能简单得出中国M2超过100万亿元人民币,中国新增信贷超过8万亿,就必须严厉紧缩。当今中国的货币信贷规模巨大是现实,但需要针对性的分析根源,针对性地解决政府无效投资,国企垄断低效和热钱脱离实体经济投机问题,否则采取简单一刀切的紧缩货币信贷的行为,只能让实体企业,特别是民营中小企业的资金使用成本更高,生存更加艰难,破产倒闭来的更快范围更大。

换言之,中国宏观调控需要跳出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浮表,中国改革再也不能回避根本性的问题,否则宏观调控的空间只能越来越逼仄,越来越左右为难,最后无论怎么做都会是错的。

尤其对于多种重病缠身的中国经济而言,货币信贷的“休克疗法”是非常危险的,轻者导致经济硬着陆,更多企业破产倒闭;重者导致中国全面的金融经济危机,不可不慎重。(作者为中华元智库创办人,联系邮箱ztb6006@sina.com


相关阅读:2012年11月26日

          人民币最危险的升值方式

         http://finance.sina.com.cn/money/forex/20121126/020613791108.shtml

                                  张庭宾

  

   中国人民币汇率正呈现出“违反市场规律”的怪现象。

  10月外汇占款日前被公布,仅新增216.25亿元,环比少增近1100亿元,这一数据让不少分析人士大跌眼镜——因出现了两种截然相反的逻辑。

  逻辑之一:根据海关统计数据,10月份,中国贸易顺差高达319.9亿美元,创4年来的新高,而10月份外商直接投资额为83.1亿美元,两项合计为403亿美元,仅此两项增加的外汇占款就应该达到2500亿元人民币,而现在少了约2300亿元人民币,只能理解为资本项目下的国际热钱大量外流,人民币如顺应热钱外流,应表现为贬值。

  逻辑之二:自9月13日美联储正式宣布推出QE3以来,人民币不断加速升值,从9月11日的美元兑人民币6.3391升值到10月29日的6.2992,升值了0.634%;如果这是市场因素推动的升值,应该意味着国际热钱大量流入。

  面对这两个相悖的逻辑,唯一合理的解释是:自9月中旬以来的人民币急速升值,并非由于美联储QE3推动、国际热钱大量流入中国所导致;而是在国际热钱流出的同时,央行人为地逆市场而动,强行推动人民币升值。

  即一边国际热钱外流,一边人民币继续升值,客观上创造了机会让国际热钱最大化收益离场。这个令国际热钱非常满意的汇率政策,却非常不公平,因为它违背了最基本的市场规则——国际热钱流入时人民币升值,热钱流出时人民币贬值,这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

  千万不要小觑了这种损失,如果在国际热钱加速外流的情况下,人民币仍然保持升值,甚至可能把过去10多年来中国积累的贸易顺差和FDI都给吃掉了,这并非是危言耸听。

  本人曾经测算过,截至2008年4月份,潜入中国的国际热钱本金约9600亿美元(方法为,计算出基本没有国际热钱流入的1995~2002年外汇储备平均增长率,以之推算到2008年4月,其数量为1.15万亿美元,而2008年4月中国的实际外储余额为2.114万亿美元),加上之后的热钱流入和热钱在中国国内的投资盈利,合计应该不低于2万亿美元,如果流出时再获得20%的汇率溢价,则中国外汇储备的大部分都会被侵蚀。鉴于现在外储中美元资产约2万亿美元,甚至可能出现美元汇兑危机。

  这在2011年9月~2012年9月的中国外汇储备和中国持有美国国债余额变化中已有所反映。这一年中,中国外汇储备增长314亿美元,但中国持有美国国债反而减少了1005亿美元,按照中国央行曾经三次“暗度陈仓式”购买美国国债累计达5414亿美元(即购买当时未向国人公报,后被美国财政部公布修正调高)的风格,如非刚性的兑付离境国际热钱的美元需求,很难想象央行会因其他原因大幅减持美国国债数量。

  与此同时,无法回避的是,随着美国再工业化取得进展,其推动TTP(跨自由贸易协定)国家替代中国出口,针对中国贸易保护的增加,在国际产业结构由过去的全球一体化向未来区域化转向的大背景下,中国的贸易顺差和FDI在未来不断减少趋势在所难免。

  目前特别需要警惕的是国际热钱全面做空中国的机制。该机制包括三个关键点:1.大力做空股市的工具——转融券正式出台,其一旦正式推出,可以调动数千上万亿元的股票弹药,配合股指期货做空中国股市,由此进一步抽紧中国经济流动性;2.国债期货,这是做空中国国债,引爆地方债务危机,大幅推高国内利率,紧缩国内流动性;3.外汇的看跌看涨期权,从而在资金进入中国时锁定离场时的风险。

  外汇的看跌看涨期权在2011年12月初已经正式推出,而最近有关部门透露,转融券和国债期货都将在今年年底前推出。

  毫无疑问,转融券和国债期货的推出,对于市场上的强者是一个很大的机会,或许也是完善市场机制的探索。但是有没有考虑对国家金融经济安全是否造成的重大冲击呢?

  即假如在国际热钱持续流出背景下,人民币强行上涨一旦无以为继(因美元匮乏),进而被迫下跌;假如这时候恰好美国以色列发动对伊朗战争,波斯湾被封锁;假如再恰好东亚地缘政治危机升级;假如又恰好中国转融券和国债期货推出,中国是否遭遇被全面做空的危机,我们还能够捍卫改革开放30年来的最后成果吗?

  这是一个必须有人提出来的问题,尽管这可能是一个杞人忧天的问题。(作者为本报特约主笔,中华元智库创办人,仅供参考,投资者决策风险自负,联系邮箱ztb6006@sina.com)


    2008年4月7日

        中国的“世界工厂”会不会“休克”? 

                      
http://finance.people.com.cn/GB/7089324.html



               张庭宾









    刚刚起步的中国金融虚拟经济在狂喜大悲之后,中国实体经济会步其后尘吗?
  就像此前极少有人预料到,在中国A股极度亢奋之后,上证指数能在半年内几乎被“腰斩”一样,中国的产业实体经济是否会遭遇类似命运已不再是杞人忧天。如果说在前者中主要损失的是中小投资者的巨额财富,那么,如果实体经济遭受重创,将动摇中国“世界工厂”的核心竞争力,即动摇国家竞争力的根本。
  这种风险是存在的。早在2007年2月15日,笔者就在《热钱疯炒工行 预演2008对华货币战争》一文中预警:“中国制造的竞争力将随着人民币大幅升值而受到严重损害,企业盈利水平大幅降低,GDP增速将明显降低,其后果将在2008年开始显现。”最新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2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同比增长由去年同期的36.7%下降到16.5%。其中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利润同比下降5.6%。
  由于过去两年来损伤中国制造竞争力的政策和形势累加,中国的“世界工厂”,尤其是其中的民营企业之危已经蓄积到相当严峻的地步,其情势颇似进入去年下半年的A股。那现在让我们一一列举。
  1.人民币大幅升值。自2005年7月20日至今,人民币对美元已经升值了17.9%,根据贸易加权的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也已经升值了9.85%。在终端为王的商业时代,中国制造商对美欧零售商原本就处于弱势地位,况且中国同业同室操戈恶性竞争,产业集中度低;而欧美商业早就寡头分布。在这种一边倒的博弈中,人民币升值的成本绝大部分必然为中国制造所承担。
  2.原材料的大幅涨价。自2005年初以来,石油、铜的价格已经分别上涨了134%、176%,但中国对美出口商品的价格上涨非常有限。其大部分成本又转为中国制造的负担。
  3.出口退税政策取消或减少,使出口企业又失去了一块宝贵的利润空间。
  4.土地和房地产价格在过去两三年的暴涨大大增加了企业相关成本。
  5.劳动力、环境保护等社会责任成本也有明显提高,不少企业反映,人力成本在过去三年中差不多增长了一倍。
  6.国际运输等费用持续上涨,尽管其占产品总额不大,但仍进一步增加了企业负担。
  此外,还有所谓进口国的反倾销和特别保护带来的压力,如果不应诉,则意味着畸高的税赋或失去市场,如果应诉,则须向欧美国家先支付动辄上百万美元的法律费用。
  更麻烦的在于,由于宏观调控收紧银根,商业银行大多追捧大型国有和外资企业时,很大程度地压缩了对中国制造工厂的资金支持,一些地区的民间借贷利率已经超过年30%,很多企业资金链非常紧张,甚至已经枯竭,被迫停产。
  此外,过去两三年中,一些实业的老板被股市暴利神话所诱惑,心态日益浮躁,将大量剩余资本,甚至是企业必需的流动资金投入股市,过去几个月中遭遇惨重损失。
  而最令笔者担心的是,假如在未来几个月人民币继续加速升值,人民币很快就会达到升值极限,将反向快速下跌,不仅可能将过去两三年的涨幅全部跌去,而且大有机会跌过头。倘若国际热钱急速出逃,大幅急速下跌的人民币将引发国内金融甚至产业资本恐慌性外逃避难,则国内资金流严重收缩,那就会给很多已经支撑得相当艰难的中国制造企业最后一击。
  届时,国内的制造企业如果大面积破产倒闭,而那些已经满载而归,并先行抽逃境外的外资,又会施施然地回来,以极为低廉的价格,极为苛刻的条件挑拣中国制造的“休克鱼”。
  诚然,即使出现上述危机,中国制造也最多是短暂“休克”,但笔者有些疑虑,货币当局届时会不会像现在的美联储那样决然地放水救“鱼”。
  笔者深信,从战略大局上看,中国的“世界工厂”的地位是没有其他国家可以撼动的——尽管“世界工厂”并不理想,只是中华经济复兴的必经阶段。原因如下:
  1.假如中国制造真的“休克”了,世界各发展中国家的制造业也将在劫难逃。比如,印度自2003年初以来,卢比对美元也升值了20%,孟买指数已经上涨了532%,近来下跌约25%,目前其通货膨胀率也达到了5.51%。巴西货币雷亚尔对美元升值了101%,目前CPI达到4.61%。
  2.由于欧美不可能重拾转移出来的制造,大家都“休克”了,那就看谁“苏醒”得快。如果货币当局及时放水,中国必将最快“苏醒”,因为中国产业集群的成熟度、保持社会稳定的能力、产业工人的承受能力、全社会在危急时刻紧急动员等综合能力在发展中国家是首屈一指的。
  为预防未来可能发生的产业危机,我建议中国的产业精英们,一定要想方设法保持足够和良好的现金流,建立稳健有效的外汇对冲能力。而以不变应万变的方法是,将富余资本分成四份——人民币、美元、欧元和黄金各占四分之一。
  对于国家宏观调控而言,现在一定要将人民币的升值速度降下来,最好能反向贬值,这不仅是从源头遏制通货膨胀的关键,也是避免中国“世界工厂”发生“休克”悲剧的关键。
  此外,在人民币升值拐点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内出现的当口,外汇管理须由“严进宽出”向“严进严出”转变,否则,滞后的外汇管理很可能让局面“雪上加霜”。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