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YAO文婷
YAO文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1,855
  • 关注人气:1,8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江湖·人生·梦(十四)

(2010-11-05 20:05:47)
标签:

江湖

人生

逍遥

仇昱

分类: 锁秋筑梦

江湖路人生路梦(十四)

 

 

        逍遥避开众人闪进自己的房间,见木公子正坐于桌前盯着手中一个物件。正欲上前细瞧,木公子却已将那物件收入怀内。

       逍遥撇撇嘴,没趣道:“什么宝贝疙瘩不能让人见的么?”

      “呵呵,子乌兄弟说笑了,哪有什么宝贝。”木公子若无其事地笑道。

      “那你还藏着!当我是兄弟的话,就拿出来让我见识见识,虽非我之物,一饱眼福也好啊。”

        逍遥倒也不是想窥探别人隐私,只是他们同住在一起也有些时日,这木公子是敌是友尚还不能断言。多了解一些,对自己来说总是有利的。

        木公子微微一笑,道:“子乌兄弟这话可是言重了,看来我不把这东西拿出来的话,不是我不把你当兄弟便是你不把我当兄弟。” 

        只见他一面说着,一面爽快地从怀中取出那物件置于掌中却握紧在手里。

        逍遥狐疑地催道:“到底什么东西?看你故弄玄虚的。” 

        木公子缓缓展开手掌,逍遥近前一看,见其掌心赫然是一颗闪闪发亮的金珠。奇怪的是这金珠却是呈扁体且为空心的。

    “原来是这么个玩意啊,应该是金的吧,倒也值些钱。不知除此外还有何用途或是其它特殊意义么?”逍遥不以为然地问道。

       木公子握紧那颗金珠,转身背向逍遥道:“倒也没什么用途,若说有何特殊意义的话,这是先父遗留下来的一个物件,也算是留个念想吧。”

       听完木公子的话,看着他略显苍桑的背影,逍遥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原来如此。唉,早知道刚才就不多事了。

        “木头,对不起,我不知道......” 

      “既是兄弟,何需道歉?其实也没有什么,人都会有这一天的。不是么?”木公子转头望向逍遥回道。

       逍遥见他并不为自己的行为介怀,反而安慰自己,心下释然却更是过意不去。回道:“你说得对!人都会有这一天的,只不过是早晚罢了。有时我会想那阴曹地府也许比这尘世间会少些肮脏与丑恶。”

        木公子道:“听你所言,似乎对这尘世颇有不满。”

      “呵呵,我是随便说说罢了。既是不满又如何?日子总还是要过的。”

        逍遥心里想到逍遥宫此时的处境,心下愤恨难当。不过这事也不便和木头说。虽然他并不像那恶人,谁又知道他心里的立场是怎样的呢。

      “咦,这玉箫......”

        逍遥看着木公子讶异地看着自己腰际的玉箫,不解道:“怎么了?你们怎么都对这玉箫感兴趣?”

      “你们?这么说还有人也问起过么?呵呵,我只是一开始没看见你身上携有此箫,故而好奇。这箫好像也不是一般的玉箫,可否借在下一赏?”

        逍遥一面把玉箫递给木公子一面道:“前两日,若水也问起过。”此话说完,逍遥想起若水当时的话,脸上不由生红,微微发烫。

        木公子把萧拿在手上细细打量,也不说话。沉默了半晌,方才轻道:“果然不是一般玉箫。”

      “哦,怎么不一般了?”

       木公子望向逍遥:“这是你之物,怎么反而问起我来?”

       逍遥略不自在地笑笑,回道:“这支玉箫是我一位朋友相赠,我也没有细瞧呢。”

      “此箫主人是你的朋友?”

       逍遥狐疑地看着木公子,她分明看见他眼神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虽是一闪而过,但已被她捕捉到。这道光芒代表什么呢?透露的倒像是兴奋与喜悦之色。

      “怎么,木头你认识我的这位朋友么?”逍遥问道。

        木公子笑道:“不是。我想着这玉箫不是一般之物,那你的这位朋友定也不是一般的人物。我只是羡慕罢了。”

       逍遥接过玉箫打量几眼,问道:“这箫到底有何不一般,怎么我看不出来呢?”

      “既然你的朋友赠与你时,没有对你说,定是想要你自己发现其间之奥妙。你也不要问我了,自己瞧去吧。”木公子眨着眼睛笑着回道。

      “哼,不说便不说,哪这么多话。我才没功夫研究这个呢。时候不早了,你早点歇着吧。”

        木公子定定地看着逍遥撇着嘴走进内房,眼神有些迷离......

        半夜,子时。

        客栈里静悄悄地,客人们都已歇下。逍遥轻轻走至门前,见那木公子已然睡下且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看来睡得香甜。她返至内房,取出一块帕子蒙住面容,轻启窗子,飞身跃出。

        逍遥明白,虽然仇昱一行人已经抵达客栈,但自己绝不能轻举妄动。若是失手,必是功亏一篑,后果不堪设想。于是决定先去探个虚实,再做打算。她不知道,当她飞身跃出窗口的一瞬,木公子却睁开了眼睛。

        逍遥小心走入东侧厢房,发现居然有一个房内还有灯光。正犹豫间,却见从另一房内走出一位女子,她轻叩了房门后,进入那有灯光的房内。

        逍遥运足内力,施展轻功飞上那房顶,轻轻揭了片砖瓦,从里间透出的光亮竟能将房内看个清清楚楚。

        见房内住的是一位男子。逍遥暗忖:莫非此人就是仇昱?

        正想着,却见那进屋的女子说话了:“酒兄,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来打扰你。”

        那位被称作酒兄的人笑道:“你我之间也不必如此客气吧,弟妹有什么事坐下来说。”

        逍遥闻言,心中暗喜,果然是仇昱一行人。

        来此之前,她便查过仇昱,也查过他身边都有些什么朋友。自然知道这个被称作酒兄的人,他和仇昱还有那神剑山庄的柳无梦是结义兄弟。还有另一个身份,他是三清山玉清观道长午阳真人的俗家弟子。此人不仅武功深不可测,据说还懂些医道和占卜之术。他称那女子为弟妹,想来这女子便是仇昱的未婚妻武林第一美才女墨颜了。

        再看这女子果然是人间绝色。想到此,逍遥却想起了那红面罗刹,难怪他会那么垂涎于这女子。不过想到他那副嘴脸,实在是倒尽胃口。等等,怎么这二人都在,却独不见那仇昱呢?

        逍遥正不解,却听那墨颜道:“酒兄,我实在是睡不着。方才见你这还有灯光,便过来了。”

       “你呀,还是不放心昱老弟吧。”残酒回道。

       “酒兄,其实我一直都不赞成他这次的行动。太冒险了,虽然我们往日与那逍遥宫并无过节,可是此次却是冲着逍遥宫来的。他却还要一个人先去逍遥宫一趟。明摆着是自动送上门去,只怕是羊入虎口。”

        残酒看着秀眉紧蹙的墨颜,安慰道:“弟妹放心,昱老弟办事没有几分把握是不会贸然行事的。你我安心在这候着,眼下我们能做的是尽量拖延时日,给昱老弟争取时间,还要小心应付各派的问询......”

        逍遥心下不解却也欢喜,暗道:这仇昱究竟是何目的,竟然敢只身去我逍遥宫。早知如此,我也不必在此苦苦守候多时。仇昱中仇昱,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却来投!看来也得速回逍遥宫一趟。

        还在思忖间,却听得房内残酒一声喝叱:“门外何人?!”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残酒和墨颜抢身飞出门外。

        逍遥一惊,以为自己的行踪被发现,正欲出手却见残酒和墨颜已经和一黑衣人交上手。真是天助我也!她暗吸一口气,纵身一掠,轻盈的身形,如飞燕般几个起落便隐没在夜色中。

        逍遥悄身翻入房内,揭下面纱再蹑手蹑脚地走向外屋。见那木公子依然酣睡着便返身入内。浑然不觉自己的一举一动尽入一双坚毅的眼底。

        暗夜里三条人影忽上忽下,已经打得不可开交。

        墨颜担心适才所说的话被这黑衣人听了去,一心想生擒此人。运足内力,扑上前去,玉掌一扬,本想将这黑衣人的双手扣住,哪知这黑衣人的手腕上不知被套了何物,竟如抓着泥鳅般滑不溜秋。眼见此人不费吹灰之力便挣脱,墨颜又气又恼,娇叱一声,复上前去。

        残酒见那黑衣人摸向怀里取出一物,骤然变色,一把拉过墨颜退至丈许。黑衣人将手中那物掷向地面,只听“砰”地一声,浓烟四起。人已借着浓烟掩护逃逸而去。

        墨颜看着黑衣人遁逃的方向。跺了跺脚,叹一口气道:“酒兄,你可看出刚才那人使的是何门何派的招术?”

        残酒若有所思道:“此人功夫怪异,不断变换招术,且求急于脱身,无心恋战。一时也难以断定他是何门派。不过他似乎无意伤人,也不知此人是敌是友。”

      “你我二人联手,竟然让他逃脱了!可惜我那箜篌琴方才留在房内。否则定让此人尝尝我箜篌弦音的厉害!也不知此人是何来历,刚才我们的话若是让他听见了,恐会累及昱哥。唉!”

        看着墨颜愁眉不展的样子,残酒劝道:“弟妹不用担心,此人也不一定就是敌人,再说昱老弟行事,我们应该对他有信心的。刚才没有拿下这黑衣人,只是我的一个计谋。我心里自然有数。”

       墨颜听完此话,转忧为喜道:“原来酒兄早有打算。那我就放心了。”

       二人各自回房,一夜无话。

 

    无影门

 

       “门主,据情报得知,仇昱一行人已经到达缘来客栈了。不过,却独不见仇昱。”说话者身壮如牛,一身蓝衣长衫,腰间别着一枝铁狼毫。此人面无表情,像是冷血动物般,不过对着那个被称为门主的人却是毕恭毕敬。

      “他们中途如此顺利,安排在幽灵道上的人为何没有动静?!”门主依然背对着,问出的话声音不高,却是字字铿镪,浑厚有力。足见其功力之深厚!

       不等那蓝衣人回话,紧接道:“老夫早就料定这老鹰寨的人是一帮无用的废物,也不抱以太大希望。只愿他们能够扰乱仇昱一行人的心神,也就罢了。想不到竟然连这点小事也办不好!二才,以后找人办事,切不可图方便省事,要摸清对方底细再着手。”

        原来那蓝衣人唤作二才。见他惶恐地回道:“门主,这次的确是小人办事不力。不过此事也太过蹊跷,老鹰寨的人是一伙亡命之徒。只要有钱,什么事都干。虽算不上名门正派,不过在江湖上还是讲些信用的。据来报,这老鹰寨的人是活未见人,死未见尸,一个人影未见啊。如今是死是活也无从得知。”

      “哼!一帮乌合之众,不过是冲着钱来的。老夫预付了一半的定金,想是这帮人拿了钱便跑了。钱财是小,切记以后办事多长个心眼!”

        二才仍然苦苦寻思着,却听那门主道:“事已至此,不必再想此事。我叫你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让你办。此事若办成,我的大业便成功一半了。”

      “门主但请吩咐,二才定全力以赴,粉身碎骨在所不辞。”二才眼冒冷光,面色却泛红。若是门主早成大业,自己必然也能得到不少好处。

      “刚刚得到消息,仇昱孤身一人正前往逍遥宫。老夫所料不错的话,他这是前去讲和的。我要你亲自带人前去,务必让仇昱有去无回!”

        二才一听,喜道:“竟有此事!太好了,真是天赐良机。小人定会亲手把那仇昱送上西天。”

        那门主接道:“万不可掉以轻心,此事要办的干净漂亮!我要的结果是,逍遥宫惹众怒,各门派齐剿逍遥宫。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二才心领神会,双目一睁道:“小人明白该怎么做了。”(未完待续)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