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心醉
心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0,490
  • 关注人气:8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办案趣闻(一九九五年之前的笑话)

(2009-02-02 16:02:40)
标签:

上海法院

趣闻

假洋鬼子

院长

河北

小说

文化

分类: 小说

 

 

办案很辛苦,有时却也有乐趣,当然有些乐趣的背后却是让人思考的沉重话题。为了不致于让大家产生岐义,我特地标明那是1995年前的事。

                       我的地盘轮到你们来执行?

一九九0年,我们赴外省执行,执行中遇到了被执行人阻挠。正当我们一筹莫展之际,当地法院来人了。我们满以为救兵来了,却不料带队的那个院长说:“我的地盘轮到你们来执行?懂不懂属地管辖?”

我一愣,赶紧走过去向他解释。

他似乎心里更不高兴了,只见他手一挥,说道:“别给我来这一套,老子不懂,能当院长?”

我听了他的话,知道此人必是行伍出身,硬与他顶不仅案件办不了,人也脱不了身。我连忙奉承道:“您当然懂了,我们希望你们配合我们执行!”

“希望?我是院长,听说你是个庭长,规矩懂吗?只有我才可以提希望,你配提希望吗?”

嘿!碰上这种人真是有理说不清,可为了案件执行,我只好低三下四地说道:“我不配,当然不配,官大一级压死人嘛,对吗?我当过兵,懂这个道理!”

“这才像话!那你先汇报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好的!”我一看他脸上有了笑容,赶紧走过去递上烟,然后拿出卷宗,一五一十地向他汇报。

突然,那个院长站了起来,冲着那个被执行人说道:“他妈的,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还恶人先告状?”他手指那个被执行人说道:“限你一个小时,把钱给我送来,否则老子抓你进班房!”

也真灵,不到半个小时,被执行人开始付钱。执行标的为5万元,结果被执行人一共付了二十多次,最少的50元,而且全部是零钞。

从被围攻到阻挠再到执行完毕,前后三个小时,也经历了大喜大悲惊心动魄的一幕。后来,我们得知,这位院长是刚上任不久的新院长。

我不在意他的粗鲁,我倒一直很惦记他。

 

 

                          太不负责任了!

 

一九九一年十月,我们赴河北执行。被执行人已经停产二年,人去楼空。没办法我们到银行发了个停止支付通知书,冻结被执行人二万元,停止支付的时间为6个月,但账面余额仅为一元。由于该企业停产时间较长,且无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所以我们不抱有希望。

一九九二年九月,我们突然接到被执行人的电话,说请求我们到河北拿钱。我们有点疑惑,便问情形。他们说,我们那份冻结书一共冻结了被执行人一百多万元。

就凭被执行单位一个电话去河北,领导也不会答应,而且二万元冻结了一百多万元,冻结了一年,谁也不信!

过了一个星期,他们又来电话了,说:“如果我们把钱给汇来,你们能不能保证来河北解冻账号?”

一听这句话,我们当然可以保证。果然三天后,我们接到他们从邮局寄来的二万钱及执行费。收到钱的那一天,我们晚上就坐火车去了河北那家银行。办理好手续后,那家银行行长面露愠色,非常不满地对我们说:“你们太不负责任了!钱冻结了一年都不来拿,害得人家单位天天到我们银行来吵!”

我们无言以对,却只好连说对不起。

 

                               鬼子不见了

 

我们到上海一家日资企业已经过执行过多次,但他们不仅不付钱,还振振有词地说:“我们是来中国投资的,我们与贵地那家公司是商业行为,不需要中国的法律干涉!”

起初我们以为,说话的一定是个日本人,所以,我们非常注意执行的方式方法,与他们进行法律宣传。但后来发现他们纯粹在与我们开“国际玩笑”,和我们坐在一起的是地道的上海人,而站在他旁边的却是个日本老板。谈话谈了二个多小时,我们说东,他讲西,我们讲法律,他讲歪理。我们临走时,他还得意地说:“戴个大盖帽有啥了不起?”

看来必须要采取强制执行措施了。但当初查银行没有帐户是不让查的,不知道账号,也就没办法冻结、划拨。不能冻结帐号,只好扣押企业的产品、原材料。而这些强制措施,很容易引发冲突,故我们我们求助上海法院协助执行。

上海法院的执法水平是很高的,人员素质也很高。然而,他给我们的计策,却是我们万万想不到的。

“阿拉上海人精明,你想和说理,再多几张嘴也说不过他。但他们却怕来真的。你们带上枪,把它别在腰上,手里拎着电警棍,808手铐,走进办公室,把封条往桌上一摆,包管他们给钱。”

一个星期后,我们按上述办法再次去那家单位执行。

当我们开着警车,赶到被执行单位时,董事长办公室空无一人,所有办公室的人都惊惶失措,那个假洋鬼子逃的也不见了踪影。

我们正在懊恼,也有点后悔。突然,有人把支票拿来了,我们又一阵兴奋。但一看是商业承兑汇票,我们当即予以拒绝。此时,我们有点骑虎难下的味道。这时候,上海法院的庭长又说:“他们肯定在办公室,我们进去一再查一下。”

这话刚出口,假洋鬼子从我们坐的桌子下钻了出来,他站在我们面前浑身发抖,不停地问:“付了钱,还吃官司吗?”

“别废话,先把欠的钱付清了再说!”我严肃地说道。

“好!好!我去找董事长!”过了一支烟功夫,他沮丧地走了进来,说:“鬼子不见了,他以为八路军来了!”

在场的听了都想笑,却谁也不敢笑,因为如果我们一笑,案件就可能执行不了。

“别开玩笑,付钱!”我忍住笑,严肃地说道。

“是!是!马上去办汇款,再等一刻钟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