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庆塔影
安庆塔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04,660
  • 关注人气:3,3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2019-04-28 12:29:24)
分类: 安庆塔影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父亲今年82岁了,母亲也76了,他们一起携手走过了57个春秋。一直以为父母之间的感情平平淡淡,淹没于柴米油盐的琐碎之中,他们那个年代的人只有亲情,没有爱情。偶尔翻看他们的旧照片,在时光的边角料中触摸感情的温度,才发觉父母的爱情模样,一如潺潺的溪流,不热烈,不干涸,就这样徐徐流淌,沿岸,芳草青青,小花摇曳。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62年,父亲和母亲在县城唯一的照相馆照了一张结婚照。没有雪白的婚纱,没有闪亮的戒指,唯一的装饰是母亲头上的发夹。但母亲依然笑容甜美,她欣喜的目光顺着父亲目光方向望去,远方杂花生树莺歌燕舞。自此,山长水阔,朝朝暮暮。父亲,剑眉朗目,目光如炬,脖子上白色的围巾可以温暖未来的岁月。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父亲老家在大龙山,安徽省安庆市北郊十公里外。父亲总忘不了,中学时代,上学需步行,每一次去学校临行前娘都要把压得弯弯的扁担小心地送上自己的肩头,一头挑着交给学校食堂的粮食,一头挑着课桌,还有一颗牵挂的心,盘旋在弯曲的山路上,稚嫩的肩膀磨得红肿,路边的野花星星点点。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由于生病以及其他缘由,父亲与大学失之交臂,留在安庆这座依山傍水的小城,把青春甚至一生的时光都交给了小城。不久,经母亲的远房亲戚介绍,父亲认识了母亲。或许是母亲那明媚的笑容打动了父亲,尽管母亲识字不多,并不影响父亲和母亲喜结连理。婚后的生活清贫却甜蜜,仿佛街旁盛开的洋槐花。不久,大哥和我、三弟相继出生。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全是男孩子,母亲因此渴望着小棉袄。天遂人愿,终于70年,我的小妹降临人世。于是,71年,在她周岁那天,拍了一张全家福。照片上,母亲笑得合不拢嘴,麻花辫一前一后,儿女双全的幸福拂去了生儿育女的辛劳,母亲的幸福顺着头发一起生长。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其实,家里孩子多,父母常常为喂饱我们发愁。我家三兄弟,饭量大。常言道:半大小子,吃死老子。母亲精打细算,常常在开水里滴几滴酱油,再撒上自家院里种的葱花,就是晚上下饭的菜。饶是如此,我们还是饿得肚子咕咕叫,常常吵着母亲要吃的。母亲曾经瞒着父亲偷偷去卖血。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父亲每次下班到巷口,总是要竖起耳朵听听,害怕听到孩子们因为饥饿而哭闹的声音。即使这样,70年代末父亲当上知青厂的厂长,也不徇私。他外出采购一些商品因运输出现破损,总是自己买回来。母亲也觉得理所当然,从不埋怨。母亲总是想方设法分担父亲的重担,勤俭持家,父亲常常喊母亲“巧妇”。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当然,这一切,当时我是不知道的。成年后生活好转,才听他们讲起。每当我们回家,父母都要准备一大桌菜。父亲习惯性地挟菜给我们:“吃,吃啊,要吃饱!”仿佛我们还在那个吃不饱的年代。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晚上吃过的剩菜,他们总要留着第二天早上吃。无论我们左说右说不健康,他们依然坚持。有时我们趁其不备倒掉,他们还要责备我们忘本。是啊,饥寒年代里省吃俭用的习惯已经融进了他们的生命里。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虽然那时日子清贫,但父母相濡以沫,足以抵挡生活的风雨。79年,外婆去世,父亲陪母亲奔丧,回来途中拍下这张照片。父亲和母亲坐在草地上,父亲的体贴呵护扫去了母亲丧母的悲伤,她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脚下绿草如茵,身旁父亲温暖似阳。是的,只要父亲在身边,世界就是明媚的。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父亲退休以后,爱上了养花和遛鸟。父亲的花,明艳灿然;父亲的鸟,鸣啭动人。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可是,2013年,母亲右腿做了一次换骨手术,需要每月不定期前往医院进行X光检查愈合情况,片子拿回来,父亲总要仔细研究一番,郑重的模样不亚于当年检查产品。父亲的花和鸟都失了宠。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母亲住院的时候,父亲一大早就去医院送早饭,服侍母亲吃饭,搀扶母亲上洗手间,削好水果,又急匆匆赶去早市,挑选新鲜蔬菜。父亲怕自己眼神不好,特意带上老花镜,要把最好的营养熬到母亲的身体里。白嫩的藕心菜,光滑的西红柿,红色的辣椒,都是烟火里的日常。我们要去,父亲不许,说我们做得不和母亲胃口。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回家后,父亲经常督促母亲泡脚,促进腿部血液循环。可能是年岁大了,容易犯懒,母亲不肯动脚,还抱怨父亲。父亲没办法,只好烧水、放水、洗脚、擦脚,一步到位。母亲安逸地坐在高凳子上,伸直了腿。父亲坐在矮椅子上,弓着腿,一手扶着母亲的脚,一手拿着干布仔细地擦,不留下一点水印。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母亲腿脚不方便,我们给他们买了一套带电梯的房子。新居临长江之畔,站在阳台上就能看见振风塔,一塔立于苍穹之下,笑看尘世苍生。。从前母亲喜欢看景,振风塔下江水滔滔,是他们常去的地方。站在江堤上,江风徐来,母亲眉飞色舞。父亲看着母亲,眼眸里尽是爱怜。这江堤的风,拂去了流年里的苦涩,吹来了岁月中安稳。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手术后,母亲只好呆在小城,常常给外出的我们打电话:“我虽然不方便外出了,外面出差有啥好吃的,带点给我们尝尝。”一颗心随着我们驿动。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小姨家离母亲近,母亲禁不住要去走走,都是父亲陪同。出入都要穿鞋套,常常聊得高兴,出来的时候忘了取下鞋套。父亲也不嫌烦,俯身弯下腰来,一手撑着膝盖,一手帮母亲揭下来。父亲做得非常自然,仿佛是揭下自己的鞋套。几十年的相处,父母似乎融为一体。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父亲脾气好,迁就着母亲,偶尔也会偷偷向我抱怨:“你母亲哪都好,就是爱唠叨。”记忆里,他们似乎从未争吵过。只有一次,母亲深夜跑到我家里,并一再强调:“不要告诉他我在你这里!”仿佛一个赌气的小媳妇。弄得我们大惊失色,不知什么原因父亲动手摔了碗。原来,一直以为父亲是平静的湖水,母亲是湖中的菡萏,湖水也有惊涛拍岸的时候。但大多数,都是绿水荷花绕。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父亲闲暇时爱翻过去的影集,泛黄的照片里记录了青春时光。有时父亲翻到自己年轻时的照片,端详着,似乎要从照片里印回往昔的力气和风采,良久,感叹唏嘘。有时,父亲和母亲一起翻看影集,往事鲜艳而凌乱,在眼前一一走过,仿佛不曾远去。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父亲常常想起老家大龙山。小时候,每次寒暑假他们都要带我们兄妹四人回老家住上一段时间。冬天,风头如刀,父亲脱下棉袄将我紧紧裹住,自己衣衫单薄却额头汗湿淋淋;夏日,骄阳似火,母亲给我们每人一顶草帽遮挡烈日,自己任凭烈日晒黑原本白皙的面庞。当时只道是平常,现在回想,似乎身体里还残留着父亲的体温。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我在家排行老二,从我家到他们家,开车需要十分钟。如果我们兄妹中有谁长时间没回家,父亲便催促母亲打电话。一天夜里九点多告诉他们要回家,刚到小区门口的道路上,便看到蓝色的路牌下,父亲牵着母亲等候的身影。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夜色斑斓,夜凉如水,他们从一辆一辆驶过的车辆里分辨着我的车。父亲花白的头发在路灯下闪着银光。一定有许多的时刻,父亲和母亲就这样在回家的路口守候归家的儿女,在白昼,在黑夜。我心头一热。父母在,无论多大我都是孩子。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母亲喜欢热闹,学会了使用微信,便撺掇我们建了一个20多人的家族微信群。她爱翻我拍的照片,每一张都是她的骄傲,尤其是振风塔这张,她说能得奖,斩钉截铁,仿佛我是全世界最牛的摄影师。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2016重阳,恰逢我的儿子乔迁新居。在孙子的新居里,他们伫立在墙上的结婚照前,看着照片里新人的柔情蜜意,或许想起了自己的美丽时光。恰有岁月可回首,只愿深情到白头。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正如江水流了又来,青草绿了又黄,黄了又绿。子又生子,子又生孙,我们这个大家庭迎来了四世同堂。曾孙的满月席上,母亲怀抱婴儿,笑颊粲然;父亲轻环手臂,双目凝视;宝宝睁着澄澈的眼睛好奇地看着世界,嘴里吮着指头。生命就这样生生不息,在季节里不断被点燃。

老照片的故事——我眼中父母的模样


母亲说父亲这辈子都没有牵过她的手。在我们的反复要求下,父亲第一次牵起母亲的手,似乎有点害羞,只要我拍一个背影。粉色的小径,青青的小草,父亲牵着母亲的手向着那绿树红花走去。其实,父亲一辈子都牵着母亲的手,穿丛林,涉浅溪,风轻云淡,繁华满枝。这大约就是父母爱情的模样。


图文 \
安庆塔影 
 郑丹

风花雪月入洱海,一路向西去大理 http://t.cn/EXS8bgM(#秒拍#http://t.cn/RPYbaWO)

2019-04-16

安庆“任性”的厨娘私房菜,藏在一家小巷里 http://t.cn/EXImPcZ(http://t.cn/RPYbaWO)

2019-04-1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