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庆塔影
安庆塔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14,173
  • 关注人气:3,3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舅娘”——我多想叫你一声妈。

(2014-12-18 20:32:07)
标签:

旅游

图片

文化

健康

情感

分类: 安庆塔影
“舅娘”——我多想叫你一声妈。

在安庆望江县雷池乡莲花洲村,有一位普通的农家妇女名叫魏雪娥,命运地坎坷在她的身上似乎一一显现,年幼被亲身母亲丢弃、被养母领回家中、贫困的家庭生活以及帮患有精神疾病的小姑抚养未成年的两个孩子。然而她并没有向命运屈服,而是笑着面对生活,12月9日,记者专程对魏雪娥进行了采访。
 
摄影:安庆塔影

“舅娘”——我多想叫你一声妈。

外甥女家庭支离破碎    雪娥舅娘从不言弃

“舅娘”——我多想叫你一声妈。

 在合肥医院一个比我稍大的姐姐病了很难救活了,她爸爸妈妈准备放弃治疗。当时的我震惊了,做妈妈的原来也是会放弃自己的孩子的,但我舅娘却从没有放弃过。那晚,我钻进被窝里哭了好久,虽然命运带给我很多不幸,但仍旧感激上苍赐给我一个这么好的舅娘。”年仅16岁的高昭君含泪向记者讲述自己故事。

“舅娘”——我多想叫你一声妈。

昭君告诉记者她还有一个比自己小3岁的弟弟天奇,由于自己在7年级的时候被诊断为肾病综合症,被迫休学,所以每当看到弟弟快乐的上学自己就很是羡慕。“当时我觉得上天很不公平,所有的不幸全部降临到我身上了。”现在的她说起这些似乎坦然多了,昭君告诉记者,在她三岁的时候,弟弟的出生给贫困的家庭再次添加了窘迫,父亲无法承受生活的压力离家出走了。由于家中没有土地,根本就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在2003年妈妈承受不了穷困和精神上的双重压力,精神失常了。

“舅娘”——我多想叫你一声妈。

“妈妈发病的时候,要么就是不停地自言自语;要么就是坐在舅舅或者其他邻居门口乱骂,严重的时候还会砸东西,甚至还会打骂我和弟弟。要不是舅娘,我们姐弟的生活难以想象。”想起生病的妈妈和多桀的命运,昭君还是有些伤心,没饭吃不让出门的经历历历在目,那时候妈妈就是姐弟俩的噩梦。

“舅娘”——我多想叫你一声妈。

“舅娘”——我多想叫你一声妈。

“舅娘”——我多想叫你一声妈。

“舅娘”——我多想叫你一声妈。
 
记者看到魏雪娥的时侯,第一印象就是开朗,让人无法将沉重的生活压力和她联系在一起。“不是我伟大,只知道应该这样做,我不养他们谁来养?他们怎么办?”快人快语的她简单地回答了记者的问题。魏雪娥今年58岁,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和许多农村劳动妇女一样,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在她的身上有着很多的坎坷。魏雪娥告诉记者,自己在四岁的时候被亲身母亲丢弃在望江,要不是她的婆婆将她捡回家中,说不定早就饿死了。

“舅娘”——我多想叫你一声妈。

“舅娘”——我多想叫你一声妈。
 
“如果不是要抚养小姑的两个孩子,她现在应该可以享福了。”邻居知道我们来的目的,纷纷夸起魏雪娥。当年饿的直哭的姐弟俩出现在魏雪娥面前时,她什么都没想,只说了一句话:两个孩子是带,四个也是一样带。就这样昭君姐弟俩就住进了魏雪娥的家中,这一住就是十一年。
 
    从此,她更忙了,不仅要照顾年迈的婆婆、生病的小姑,更是要省吃俭用照顾一大家子的生活,但无论怎样的辛苦和节俭,仅仅靠种地是无法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夫妻二人商量之后决定,丈夫出去打工,自己就在家种十五亩地。

“舅娘”——我多想叫你一声妈。

“舅娘”——我多想叫你一声妈。

“舅娘每天都是起早摸晚的,不知道吃了多少苦,但从来不在我们面前抱怨过,也不让哥哥姐姐、我和弟弟到地里干活。”昭君告诉记者,舅娘每次都要到天黑后才会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扶着桌子慢慢地坐下,然后就会笑着问我们在家乖不乖,有没有听外婆的话。

“舅娘”——我多想叫你一声妈。

“舅娘”——我多想叫你一声妈。

“舅娘”——我多想叫你一声妈。

本以为生活就会这样平淡度过,在高昭君的心里也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报答娘。“但在2012年的7月,厄运再次降临,我被确诊为肾病综合症。”当时年纪尚小的昭君无助地看着83岁的外婆和头发花白的舅娘,悄悄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在她的记忆里,当时舅娘什么话都没说,房间里的灯却一直点到天亮。第二天清早,舅娘就带着自己走上了治病的旅程。

“舅娘”——我多想叫你一声妈。

“辗转合肥各家医院,不知道花去多少钱,我真是心疼舅娘。”昭君现在想起那段时光,眼眶里的泪水还会不停地打转,她坦言,在舅娘第二次准备去合肥时,她第一次向舅娘发了脾气,说了一些伤害她的话。然而舅娘只是叹了一口气说哪有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你爸妈也是没有办法,别怪他们。
此后,昭君的身影就一直在合肥各家医院出现,每次去都要花去几千元,为了节约开支,舅娘每次都是把昭君送上去合肥的车上,在合肥工作的姐姐在车站等她。这几年为了给昭君治病舅娘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甚至到信用社办贷款,一共花去6万余元。

“舅娘”——我多想叫你一声妈。

“可能是老天看到了舅娘的一片苦心,我的病情也在逐渐好转。“昭君告诉记者,虽然每月还要按时服药,但自己的情况基本稳定,只是难为舅娘每月还在为自己的药费奔波。不仅舅娘一家倾其所有地爱护姐弟俩,社会上的热心人也是不断涌现,在得知自己想读书的愿望后,社会上的爱心人士帮忙联系了一家职校,学校在得知情况后当即答应,并免去学杂费、食宿费,现在的高昭君已经是一名计算机班的学生。
   采访结束之前,昭君告诉了记者她内心的一个愿望,希望自己和弟弟能喊舅娘一声妈妈,但这么多年,舅娘从不允许。她总说,你们不是没妈的孩子,你们有妈妈,只是妈妈生病了不认识你们,但她依旧是你们的妈妈,你们要永远记得。
                                                                                     文、谭启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