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补发:小女孩憋尿的痛苦经历三-1

(2011-01-31 19:12:32)
标签:

杂谈

最近有人问小女孩3在哪里有,我在网上找了下也没找到,在博客里补发一下吧。

 

晚自习后,九班教室中。

 

一个娇小的女孩儿正讲诉着什么,讲到委屈处,那女孩禁不住哭出了声来。这女孩不是别人,正是前面提到的珊珊,而听她讲诉的是三位貌美如花的女生。面对珊珊坐着的一位女生看起来比其他人略为大一些,神态也更显得成熟和沉稳,颇有月儿寝室中阿雯的气质。而与阿雯不同的是,这位女生在沉稳中带着几分灵气,几分活泼,显得庄重而又不死板。她身旁坐着的女孩儿中等的身材,微微显出一丝软弱的美,看上去便给人一种安静的感觉。而另一名女生双手抱肩站在珊珊的身旁,只见这女孩高挑的个头,苗条的身段,下身穿着的牛仔裤将腿将大腿和臀部的曲线分明地映衬出来,而那被牛仔裤紧绷的小腹却好似扣了一只大碗,凸了出来。女孩儿俊美的脸上透着一股十足的傲气,似乎对自己的魅力充满了自信,她的双眼正睁得溜圆,眼中透着怒气,聚精会神地听着珊珊的讲述。

不多时,珊珊讲述完毕,擦干了眼泪转身离开了,教室里只剩下那三位靓丽的女孩。沉默了片刻,年纪大一些的女生首先打破了沉默,

“阿霞,天娇,你们看这件事应该怎么办?”

听了这句话,站着的女孩冷笑了一声答道,

“这简单,她们六班这是欺人太甚。她们不是自认忍功很好吗?大姐,二姐,我们三人过去和她们比一番,就六班的那些女生,我还真没放在眼里。”

“天娇,你总是性急。”名叫阿霞的女生连忙劝道,“刚才我听珊珊所说,恐怕责任也不能全怪六班,她们也是,那么莽撞就跑到六班的宿舍去。”

发问的女生听了两位妹妹的话,微微笑了笑,

“阿霞说的话一点儿不假,事情很清楚,大家责任各半,珊珊和萌萌到六班的宿舍无理取闹是她们的不对。不过话又说回来,从结果看,两次出丑的都是我们班上的女生,若不能挽回颜面,我们九班的脸就丢尽了。我的意思么,我们姐妹三人一齐出面,为我们班挽回些面子。”

见大姐做出了决定,阿霞和天娇都不再多说,点头称是。天娇双手一叉腰,

“好,大姐、二姐,听珊珊说时,我就憋了一肚子气,!”

两位女生相视一笑,做大姐的女生说道,

“好了好了,天娇,我们姐妹中数你忍功最好。可你从早上起床就没有方便,现在又憋了一肚子气,小心把肚皮撑爆。呵呵… …”

天娇听了努了努嘴,没有说话,可眉宇中又显出几分自豪。

“至于怎样挽回面子,我们还要详细商量一下。”大姐接着说道。

这样,三位女孩又在灯下商议了一阵,才起身返回自己的宿舍。

 

第二天晚上,月儿寝室的姐妹们正在屋里温习功课,听得有人敲门,抬头一看,三位漂亮的女生走了进来。姐妹们有的并不认识她们,有的却认出来者正是九班三花。只见其中一位女孩走到大家近前,笑了笑说,

“抱歉,打扰了大家。我是九班的风灵,这是我的两位朋友阿霞和天娇。这次专门为了几天前我们班珊珊和萌萌的事情来找大家。今天我们不想和大家理论究竟谁对谁错,听说六班的女生都是标准的淑女,特别是兰兰和月儿,我虽然不认识你们,但早就听说你们俩的忍功一流,我们想和大家比一比忍耐力,不知大家同不同意?”

一番话说得即客气又坚决,丝毫没有留下分辨的余地。在座的月儿和兰兰听了,自然明白三花话中的意思。大姐之前便担心这件事情会引得三花出面,姐妹们的心里也都有准备,可如今事到临头,月儿首先还是想息事宁人。见三花中风灵的话语并不强硬,月儿站起身对她说,

“我就是月儿,那两个女孩的事情我们也很抱歉。我看我们是不是好好谈谈,看有没有其他解决的办法?”

没等风灵开口,身后的天娇冷笑一声,

“大姐、二姐,看来六班的那些淑女不过是徒有其名,在外人面前装装罢了。算了,本来我也不稀罕和你们这些废物比试。”

“谁是废物?!”小妹听了,首先爆发了出来。“比就比,谁怕你们不成!说吧,怎么个比法?”

三花听了,相视一笑,风灵开口道,

“这个说来简单,我们班出五个人,你们也出五个人,逐一比试忍耐力。五局三胜。自然是谁忍的时间久谁胜,时间就用这周和下周的周日和周六吧,到时我们来你们的寝室,具体的规则到时再说。”

姐妹们听了,一时也挑不出不妥之处,大家都陷入了沉默。这时,一旁的天娇又补充道,

“我们并不欺负你们,我们只出五位,你们若是没有实力,六个、七个、八个一齐上我们也奉陪。只是有一点,无论比赛的结果谁胜谁负,胜的一方都可以将结果在学校中传播出去。”

说罢,三花再没有多言,转身离开了月儿的寝室。待她们走后,大家并没有责怪小妹鲁莽地答应了比试忍耐力的要求,大家心里清楚,这是一场关系两班淑女颜面的比赛,无论是谁也只能答应下来,现在能做的便是赶快想出对策,做好周末比试的准备。月儿见大家都不言语,便主动安慰大家说,

“依我看情况未必很糟,事前我担心只是三花三人和我们比试,如今五局三胜,即使我们胜不了三花中的每个人,将其他的两场比试拿下,胜算还是在我们这边。况且三花还把比试的地点放在了我们寝室,对我们也是有利的。”

大姐微微皱皱眉,说道,

“我看九班三花并不像珊珊和萌萌那么鲁莽,除了那个天娇骄横放肆之外,其他的两个人心思很细,这一次她们怕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其他的两个人恐怕也是忍功一流的高手,我们的每一场比试都不轻松啊。”

“是啊,”娟子在一旁补充道,“我们不要掉以轻心,具体的比赛规则还不知道,她们搞什么鬼我们还不清楚。”

小妹见大家议论纷纷,也急不可耐地说道,

“好了好了,我看首先还是确定一下我们五人的人选,依我看月儿和我可以算两个,我们寝室里阿雯和二姐的忍功也很好,再加上忍功一流的冰冰,一共五个人,怎么样?”

姐妹们听了,心中将班里的女生逐个盘算了一遍,确实属这五人忍功最好。二姐、兰兰、娟子纷纷点头同意。大姐将目光看向月儿,月儿犹豫了片刻,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也点了点头。于是比赛的人选定出,姐妹们又将隔壁寝室的冰冰找来,冰冰听了起先一愣,思考片刻便爽快地答应了。大家重新围坐在一起,听大姐的发言,

“我的想法是这样,听说九班三花都是忍耐力超强的淑女,我们只有月儿和小妹能和她们比试,你们两个人尽全力去比赛,最少要保证获得一局的胜利。至于三花中剩下的一位,我们自动放弃,用五人中忍功最差的去和她比试。而取胜的关键就是我们一定要赢得其他两场比赛的胜利。这样我们的总比分还是4132。现在关系到我们六班的颜面,我们不要计较,坦白的说,我觉得我和冰冰的实力要超过二姐,因此我想我和冰冰打剩下的两仗把握要大些。”

说完,阿雯坦诚地看着大家,征求大家的意见。听了大姐周密的分析,大家心中不禁暗自佩服大姐。平日里阿雯从不显示自己的忍功,因此大家对她的实力也不甚了解,但今天一向沉稳的大姐能够坦言相对,大家对阿雯自然充满了信任。对她的建议一致认同。只有二姐面露难色,

“这样一来,我对付三花中的一位,怕是凶多吉少,我不愿意。”

阿雯听了,先安慰了二姐一番,接着正色道,

“正因为如此,我们将二姐排在最后,而我们务必竭尽全力,在前四场比赛中取得三场的胜利!”

姐妹们听了,眼神里流露出了自信,互相鼓励,等待着周末的来临。

(未完待续)

几天时间在月儿等人的焦急和不安中很快地过去。周六清早,月儿宿舍的姐妹们刚刚吃过早点,九班三花便如期而至,跟在三人后面的正是此前两次出丑的珊珊。此时的珊珊有了三花的撑腰,显得底气十足,一双眼睛满怀怨恨地盯着月儿寝室中的姐妹们,而她们后面还站着两位女生,两人共同拎着一箱矿泉水。见九班只来了六名女生,大家心知珊珊的忍功不佳,这样看来剩下的五人便是比试的人选。而这边月儿寝室中除了大姐等六名姐妹外,冰冰和她寝室的几名女生也来到了这间屋子,一时间,屋中挤进了十几名女孩儿,顿时显得拥挤起来。在这几天的时间里,六班和九班的女生们都已知道两班要进行一场淑女的比试,邻近几个班级的同学也得到了些消息,在月儿的寝室门外,已经有不少女生好奇的向屋内观瞧,这个小小的赛场的气氛便被烘托了出来。

见月儿等人已经到齐,风灵走到屋子的中间,沉稳的说道,

“前几天我们两班之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由于事情是由忍耐而起,今天我们大家一致决定进行一场淑女耐力的比赛,希望这次比试之后无论谁获胜,都会化解彼此之间的不愉快,同时胜利的一方可以将比赛的结果公之于众。”

风灵的话初听起来很是客气,但那最后一句话却在姐妹们的心头狠狠地刻下了一条印记。大家心知肚明,话说起来虽然客气,可如今由于忍耐而引起的摩擦已经演化成了两个班级之间淑女名誉的较量。果如风灵所说,一旦比赛的结果公布出去,那么输的一方便再也没法在学校里抬起头来,再也没有资格做真正的淑女了。一时间,大家的心头一沉,谁也没有言语。

只听风灵接着说道,

“我知道参加比试的人一定都是忍耐力超群的淑女,真在平日里,恐怕忍上一天也分不出胜负,为了节省时间,这次比试喝的水要远远多于平日,希望大家有所准备,若是谁首先坚持不住,自然就算输,如果大家没什么疑问,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姐妹们听得风灵的话,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因此互相点头,表示同意。风灵见了,轻声招呼身后的一位女生,那女生也不答话,伸手从箱子里抽出一瓶矿泉水,以此示意自己将第一个进行比试。见第一个站出来的并不是三花,阿雯向姐妹们示意了一下,自己走到那名女生近前。两个人互相并不认识,按理应该介绍一下打过招呼,可是今天进行的是一场这样特殊的比试,一时间二人都觉得几分羞涩,谁也没好意思开口,只是心照不宣地站在了一起。风灵见参加第一局比试的两人已经选出,轻声询问二人是否在比试之前去洗手间方便,使得比赛公平进行。大姐听了,笑着摇了摇头,原来参加比赛的姐妹早就做好了准备,一早起床各自方便,早餐也只吃了些蛋糕。在参加这样关系本班淑女荣誉的比试时,每个人都显得十分谨慎,恨不得将自己膀胱中的最后一滴尿液排净,以保证比试时多坚持一分钟。而对面的女生似乎也做好了准备。比试正式开始了。

几分钟的时间,大姐和那名女生便喝下了第一瓶矿泉水。二人稳了稳胃里的水,开始喝起了第二瓶。这次的比试,并没有规定要喝下多少水,只要两个人喝下的水量相当,忍耐最久的一人便是胜者。大姐见对方没有停歇,又喝下了一瓶,自己也放宽了喉咙,将第二瓶水喝了下去。为了在开场不输给对手,阿雯又起身拿了一瓶,待大姐将瓶盖打开,只见那女孩儿已经将瓶子放在了嘴边,却没有喝下,两眼正望着自己,似乎在询问是否还要喝下这瓶。大姐见了,自然不甘示弱,带头喝了一口。由于之前的两瓶水喝得很猛,现在大姐的腹内已满是积水,这第三瓶喝下去实在有些吃力,可阿雯把心一横,将肚里的水往下压了压,还是继续喝了下去,喝到一半,阿雯实在有些力不从心,不由得用眼角的余光扫向对方。却见那女孩也是十分吃力,瓶中还剩着半瓶水没有喝下,此时也正在偷眼观瞧自己。两人的目光相对,不由得各自吃了一惊,又将目光错开。阿雯借机便将剩下的半瓶水放在桌上,那女生看了,也合上了瓶盖,不再喝了。比试便在二人的心照不宣中拉开了序幕,而旁边两个班级的女生见二人不到十分钟便喝下了两瓶半的矿泉水,纷纷鼓掌,为自己的姐妹加油。聚集在寝室门口的女生们也开始纷纷猜测谁能获得胜利。

(未完待续)

大姐二人喝下两瓶半矿泉水后,各自坐在那里稳了稳,过了一刻钟左右,大姐觉得肚里已不像方才那样发胀,便又拿起方才剩下的半瓶水,一饮而尽。对面的女孩儿看了,也不甘示弱,一口气将剩下的水喝完。三瓶水下了肚,二人又稍微安稳了一段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五十分钟,大姐已经开始感觉到膀胱中的尿意,由于早晨已将膀胱中的洪水排泄一空,此时的尿意还不十分明显。大姐心中并不担心自己,而是在猜测着对面的女生会是什么感觉。不多时,只见那个女生又拿起了一瓶水,打开了瓶盖两眼正带着疑问望着自己,见了对方的眼神,阿雯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也拿起了一瓶水开始了新的一轮蓄洪。这一次二人一口气又喝下了一瓶水,待喝到第五瓶时,那个女生似乎看出了前两轮的喝水自己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这次不像方才那么急切,而只是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瓶口。大姐见对手减慢了蓄洪的速度,心里也不由得暗中松了口气,若是一直像方才那样喝得那么急,自己恐怕还没等到尿急,便已经将肚皮撑破。趁着这个机会,大姐暗中打量着对面的女孩。只见这女孩中等的身材,长得十分匀称,并不显得单薄的身子透着一种少女的质感,上身酥胸挺立,下面的宽臀连着一双玉腿,一身浅绿的衣裤显得朴素而不张扬。这少女的面容算不得姣好,但清秀的脸庞在一头秀发的映衬下却也显出几分姿色。

由于两个班级的女生彼此怀着敌意,月儿寝室里的十几名女生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众人有的站着,有的坐下,只是看着阿雯两人,心中默默地祝愿自己班级的姐妹获胜。九班的几位女生显得很自然,看上去由于她们之前和八班、十班的女生比试过忍耐,对这样的场面有了几分熟悉。而六班的女孩儿们还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比赛,由于想到比试的内容是忍耐小便,大家的心里都有着几分羞涩,几位女生有心给大姐加油,但却迟迟说不出口,怕大姐听了反而更加害羞。此时阿雯的心中的确有着几分羞涩,毕竟由于比赛的关系,在场的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正在忍着小便,之前阿雯也有憋的急的时候,可每次她都凭借着自己的忍功和毅力化险为夷,从来没有被人看破,今天在众目睽睽之下忍耐,阿雯的心里自然有着几分不自在。此时阿雯的注意力并没有集中在自己的膀胱上,而是漫无目的的胡思乱想着。自己是六班第一个出场的女生,这一局直接关系着两班的士气和接下来的比赛,做为寝室的大姐,自己一定要打个漂亮的开局。可是对方的实力究竟如何,目前还不得而知,若自己的忍功比她高出许多,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可万一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到时候不但自己丢人,对其他姐妹们之后的比试也会大大的不利。现在自己还可以轻松的忍住,可一会儿若是洪水的险情急迫起来,自己势必要在众人面前夹腿,借助外力… …想到这里,大姐的脸上羞得一阵阵发烧。阿雯坐在床上,而那女孩似乎顾忌这里并不是本班同学的寝室,故而只是坐在了一把椅子上。此时见大家都注视着自己和对面的阿雯,也有些不好意思,头向下低着,慢慢地喝着瓶里的水,身子一动不动,显得有些拘束。

时间就在众人的沉默中过去,渐渐的,屋内充满了阳光,将屋子照得分外明朗。阿雯二人手中的水瓶已渐渐露出了瓶底,距离比试开始已经过去了将近80分钟。阿雯用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感到里面的水球已经胀得不小。阿雯心里微微吃了一惊,不到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内喝下了五瓶水,洪水积聚的速度也是平日里的数倍。阿雯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现在自己的胃部已经不似方才那样胀得难受,阿雯思量着恐怕喝下的水已经多半进入了自己小腹中的水库,积聚着破闸而出的力量。感到了洪水上涨的势头凶猛,大姐心中正在犹豫不决,是该继续喝水,还是这样等待着腹中水球的不断壮大。以自己的状况继续喝水也未尝不可,可是阿雯从心眼儿里不愿这样做,她的性格从来是沉稳冷静,办事力求稳妥。大姐心想按现在的情况,在短时间内自己还能够控制住膀胱内的洪水,但若是再增加一瓶水的后备力量,危险便又增大了几分。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四-12
后一篇:补发:三-2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四-12
    后一篇 >补发:三-2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