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月
海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6,053
  • 关注人气: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同学两地书(15)

(2019-03-24 11:27:45)

         学 两  书(15

      吴增荣和沈剑明同学的微信往来


2019210,沈剑明同学在《尚满天》发了《我的一生(简)》自传式的文章,引起了同学们的关注。在此后半个多月里,我和他就文章的调整、补充和修改进行了十多次微信探讨。

吴增荣:写得很概括完整。字里行间流露真情实感。你的一生,是有成就的一生。如果各个阶段,加上一些最难忘最有意义最感人的故事或细节,那就更上一层楼了。

沈剑明:看了兄的指导,感到嘱咐中正,吾妻也有你同样的建议,类似于自传式,你的指导对我很重要。现发来“青少年时期的回忆”,这样写是否合规合题?

吴:对父母情况、家乡环境、土质竹林等内容进行了概括叙述,特别是跟父亲学造土纸的手艺,述说比较详细。这些情况记得那么牢,那么深刻,真是难能可贵。总的感到还是具体情节少。

沈:增荣兄,感谢指导。我增添了几个小故事,一个是做萝卜坑,表现从小做事认真;另一个秋季入学考试只我一个录取,证明老师对我的评价是对的,也是日后取得一些成绩的基础。我走出山沟成为一个有文化人,除了国家的培养,是和父母老师的教育、关爱分不开的。青少年时期发生的事情记得特别清楚。

吴:这部分我看过了,写得很好,有些文字和标点我改了一下,题目改为“我从山沟里走出来”,可好?

沈:好。

吴:崔盐生为今年校庆前编特刊向我索稿,我就邮寄他三篇,还推荐你的《我从山沟里走出来》,不知你是否愿意?若同意,我即邮寄给他。

沈:送老崔录用的稿,依你整饰过文本定稿,赞成。另外,如果有可能整合成本,我设想对每一篇多作修补,劳兄过目定稿可否?

吴:当然可以的,向您学习,乐意效劳……

 

 

附文:
      我从山沟里走出来

       沈剑明

19361110,我生于浙江省萧山县云石乡南坞村的一个农民家庭。父母亲都是地道的农民,没有进过学堂,大字不识一个。给有钱人家打工,划一亇圆圈作记号,打半天工,在圆圈上对中划一直线作记号。

我的家乡是典型的南方士质的丘陵山区,山不高,不超过500米,山坡平缓,土壤肥沃厚实。滿山秀竹成林,竹林之间也夹杂着一些小片松林,常常听到松涛竹啸之声。竹子品种繁多,主要是毛竹,也有早竹、石竹、红笋竹和金竹等。金竹最珍贵,一般只有飯碗口粗细,可以长到十多米高度,而且肉质细密皮质坚韧不折,过去用于春节灯会上作旗杆。现在用在重要工程建筑、做手脚架的材料,还可代替钢管。

南坞村夹在两座山的夹峪中,南面的山高约500米,叫云门山。北面山高约400米,叫石牛山。因此,我家所在的乡叫云石乡,我取号云石山人。 村里平地很少,没有湖,也没有河,只有几个小池塘和终年不息潺潺流淌、清澈见底的小溪,山清水秀,風光无限。现在已经被杭州巿肖山区开发成十里夹峪旅游风景区。有些明清时代的建筑被保护和修缮成参观景点。

在旧社会,家乡很穷,交通不便,农耕技术落后,靠天吃饭。丘陵山地只能种旱地农作物,如红薯、荞麦、小米、高梁、大小麦、玉米和蔬菜瓜果。山脚边有一些小块的冷水田,因日照时间短产量低。年景好时,可自保三个季度的吃红薯和杂粮。一旦发生旱灾,就饿肚子吃野菜。人们袋里很少有现钞。当年,家乡进出十里山峪的道路,只是沿山脚小溪的一条小路,交通很不方便,更没有汽车等运输工具,靠人背肩、扛,不能把竹樹柴变成鈔票,“靠山吃山”也难实现。

家乡有一种传统的手工业,就是用当地的毛竹作原料制造士纸。土纸种类很多。一种是用于学校学生写字和书画的元书纸,那时没有现在的漂白技术,元书纸颜色有点发蛋黄色,比不上现在用于书印和画的萱纸质量。另外生产最多的是用于佛事、庙宇和民间家庭祀祭用的迷信纸。也用于锡薄做的银锭元宝的衬纸和民用的卫生纸。除本地销售外,大多数销售到天津等北方省市。当时,绍兴地区有许多打造迷信的锡薄元宝,迷信纸用量很大。这是家乡人们袋中现金的唯一来源。

我从十岁起就跟父亲学造纸的手艺,各道工序都能操作,手艺也不错。关于生产土纸的生产流程、工装设备、工艺流程、作坊建筑等,至今仍然清楚记得。我爸是造纸髙手,名师出高徒吧,我的手艺也不错。 浙江省是魚米之乡、文化之邦、富饶之地。但是,我的家乡因处于穷乡僻壤的山沟沟里,所以我出生于家境贫寒的家庭,是一个穷人家的孩子。有句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会当家”,我也算一个了。

记得有一次,1949年的深秋时节,是种萝卜的的季节。我跟隨父母去屋后的菜园里种萝卜。家乡因地少人多,农作业很重视精耕細作,种萝卜的地挖掘得深一些。萝卜是块茎植物,土松后就往地下长,又大又粗。地硬土浅就往上長,甚至半个萝卜都露出来,就长不大了。往年种萝卜,我的分工是挖小坑下萝卜种子和向小坑填一层土防萝卜种子被鳥吃了。这年我主动要求翻地做垅,那年我十三岁。做垅就照尺寸规定,按每个萝卜占土半市尺见方的间隔下种。一垅地种45个计,垅宽约80公分宽。 我用力深挖深翻,把士块打粉碎,见到小石头都捡掉,做好一垅地,满头大汗。父亲对母亲说:“剑明做的这垅地毕直毕直,垅面土壤干净,比我做的垅髙。”听到表揚,我很高兴。这件事给我父亲印象深刻,为我的命运和前途,在父亲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1951年我在云石乡中心完小毕业,同期毕业的同学有十六人。当年土改刚结束,许多穷人家都分到田地和竹山。我家也分到九分田和一块竹山。当年我十五岁,再过几年在农村是一个壮汉,可以顶家庭半壁江山。许多家长都想把孩子留在身边。学校校长俞佰焘老师到一家做工作,又到我家来对父亲说:“你的孩子很聪明、很懂事、学习成绩很好,是亇苗子,给他去考初中,新中囯需要大量人才,政府设立人民助学金,家庭负担不会太重。”父亲当场表态“同意”。这年肖山中学秋季班入学考试,只有我一人录取。第二年春季班人学考试,又有三位同学录取。

去入学这一天,俞校長赶来送行,从当地銅匠铺买了一只铜脸盆送给我。父亲拎着用网纸袋装着金光闪烁的铜脸盆和几件衣服和捲成筒的草蓆,我穿着母亲做的短袖土白布衬衫、齐滕的篮布短裤和新鞋。跟着父亲去肖山中学报到。办好入学手续与父亲告别时,父亲语重心长地对我涚:“专心读书,做亇有出息的人,家里的事不用惦记。”我知道父亲心中“出息”两字的内涵,这是他视我为家族的未来,倾注他一生的希望。

从此以后我在国家三金(人民助学金、学杂费补助金、生活补助金)的资助下,一路完成肖中、杭高和浙大的学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