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易融之冰
易融之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339
  • 关注人气: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不去的故乡

(2011-05-19 19:02:05)
标签:

感谢

王兆虎编辑

《枣庄晚报》

“运河”

2011年5月18日

杂谈

分类: 铅花朵朵
 

回不去的故乡

              

                回不去的故乡文/易融之冰

商场门前的广场,流光溢彩,敢与星月争辉。为了迎接五月份的第二个星期日,临时搭建了一个舞台。是在唱哪一出戏?不得而知。女角佯装不能行走,羞羞答答地要男角来搀扶。男角先左顾右盼一阵,慢慢伸出手去,四目相对,犹如遭遇电光石火,各自惊惶着撤回手……

突然回到了小时候的故乡。那些每年如期举行的庙会上,那温文尔雅的男子,云鬓花颜的女子,在简易的舞台上吟唱着那些我们还似懂不懂的唱词。台下小凳子上的我遥看着他们,如醉如痴,恍入仙境。惊艳之余,跟一群伙伴追到他们租居的民房,本想满足一下好奇心。谁曾想看见了令人吃惊的一幕:台上玉树临风俊眼星目的男角居然像父亲一样的姿态,蹲在角落里生火;明眸善睐的女角拎着布满油垢的炒锅,像母亲一样制造出咣当咣当的声响;两个小孩子,和我们一样穿着平常衣服,伸出来的小手指甲里藏满灰尘……

一时间,大一点儿的孩子哄笑而去,而我滞留在最后,拖着沉重的步伐,小小的心里满是惊恐和失望:不知戏和生活,哪一幕光鲜,哪一幕惨淡……

香风暗送,云影轻飘。那种恍然如梦的感觉又漫袭了我,使我不忍也不愿再看下去。

正月里回老家,唯一的心愿:想去看看那条久违的河。刚参加工作的那几年,常常带学生们去打麦场翻跟斗,到小树林里比赛爬树,在河滩上用脚写下大大的“到此一游”……我愈是心情急切,父亲愈是摇头反对。我穷追不舍地问,母亲才略带凄凉地告诉我:那河里刚淹死一个女孩,在外地打工,过年回来刚订了亲。十年前,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学生。心像被一根极细极细的针刺了一样,尖锐的疼。

徘徊在时光的岸上,不知昨天和今天,哪一幕真实,哪一幕虚幻……

站在家门口,茫然张望,小时候那条一眼望不到头的长街竟然如此之短。短到可以看见街北头省道上来来往往的汽车,它们呼啸而来,扬长而去,只留一阵灰尘。而对面的邻居,那个像牛一样耕作了一辈子的大爷早已仙去,他成天修修补补的那个渔网似乎还挂在檐下……而那东倒西歪的土坯墙,二十年前曾爬满了长着怪状凸起的“瘌包子”。而大娘总会摘几个熟透的送我们。那里面有红红的瓤,吃起来甜甜的,那应该是童年里难得的水果了吧。当我终于走进,身体孱弱的大娘躺在床上仔细地瞅着我,喃喃地想要说些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向我伸出了枯瘦如柴的手。她花白的头发凌乱地铺在枕上……三个闺女都远嫁到他乡,身边连个端茶送水的人都没有……

我双手合十:不知幸福和忧伤,哪一个贴近,哪一个遥远……

走在街道上,我再也不用躲躲闪闪。在他们眼里,我只是一个无关痛痒的异乡人罢了。再也不会遇到探询的目光,也没有人投来亲切的一瞥。更不会有人在熙熙攘攘的集市上,高声唤我的名字,从人群的罅隙中伸出他高扬的手臂……

忍不住要重新咀嚼:不知爱情和离别,哪一味辛酸,哪一味甘甜……

我沿着记忆中的路线,追根溯源……那么多的农田,曾经挖过荠菜、逐赶过鸟雀、捡拾过麦穗的田野里,消失了绿色,长出一栋栋披挂着亮闪闪鳞片的商品房。它们把粗砺砺的脚掌,粗鲁地伸进了大地温暖柔软的子宫。而那玻璃帷幕在半空中闪着眩目的光,似乎闪烁成了曾经的那片未经污染的水源……

忍不住叹息:不知消失与存在,哪一种完满,哪一种缺憾……

回去了,回不去了。

我摇着头,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站在红灯口。突然听见背后传来一声轻唤:极其微弱、略带试探。我回过头去,只见两三步远的地方站着一位妇女,半转着身子。我凝神望着她,路灯明亮。依稀记得这是一张在记忆中定格过的脸。见我转身,她惊喜地笑了,我呆呆地看着她,她马上会意过来,说:“我是长陵的。”……

 “街道冷清,心事却拥挤,就好像从不曾远离。”在车水马龙的东方红大道上,我因一声充满乡音的昵称,而终于滚下热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