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易融之冰
易融之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355
  • 关注人气: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青春的河,流过一锅“浑汤儿”

(2010-09-29 20:55:35)
标签:

《知识窗》

2010年第10期

我们的校园

男生女生

校园

分类: 铅花朵朵

青春的河,流过一锅“浑汤儿”

       已发于《知识窗》2010年第10期(感谢兰心编辑)

       青春的河,流过一锅“浑汤儿”

                
  我怎么会和老班的得意门生林如玉联系在一起的呢?
  其实我们是两个世界里的人。有一次老班的教师手册落在教室里,我趁机偷看了几眼,在“培优”一页中,如玉的名字赫然在列。而我的大名,则在“转差”一页中灰头土脸。
  也是阴差阳错吧。那天放学,我走得特晚,在河边,突然看见几个人把手搭在一个女生的车把上嘻皮笑脸。我这个人像来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哪有见了热闹不凑的道理。于是,我冲了上去。一看,被围困的女生脸窘得通红,正是我们的好学生如玉。兔子还要护着窝边的草嘛,看来这趟浑水,我趟定了。于是,我不假思索,冲他们打了个响指,说:“拜托,这是我的同学。”几个无聊的男孩看看我,大概估计我来者不善,就悻悻地撤开身,让她走了。可是好学生如玉好像不领情似的,走时,还用那种异样的眼光狠狠地剜了我一眼。
  结果第二天一进教室,我就被老班提到办公室。老爸居然也在场,他面色如锅铁。
  “说说你转学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你还跟那些人在一起混?”老师恨铁不成钢,恨水不成冰的语气。
   天哪,一定是如玉这个扫帚星,不感恩图报,反而打起我的小报告来了。真真可恶之极。我恨不能冲进教室,让她那张白皙的脸变得艳若桃花。可是班主任马上看出了我的心思,冷冷地一字一顿地说:“如果你打击报复同学,后果会相当严重。”
                         
  我没有打击报复同学,我只是一下课,就蹭到前排找如玉讨教。当然,只找那些简单的题目。如玉冲我笑笑,脸色很温婉,像极了林妹妹教香菱学诗时那诲人不倦的样子。我心不在焉地左顾右盼,观察是否有男生在对我挤眉弄眼。
  不到一周,效果就出现了。老爸听说我拜了如玉这样的优秀女孩为师了,不再找我碴儿了,都用笑眯眯的眼神看我了。有一天,还破天荒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鸟择良木而栖,人择益友而交。儿子,你有奔头了!”我真是受宠若啊。  
  而在学校里,我看见如玉果然屡屡被忧心忡忡的老班找去面谈。是啊,如玉被我这样的顽劣分子纠缠,只有百害而无一利啊!  可是如玉却似乎很自信,对老师的话不以为然。有一天,我无意中听到她跟人言词凿凿:“我相信我能改变他,不能叫那什么飘浮物坏掉咱一池好水吧!”
  哼嗯,区区一个小毛妮,打起了当环保工作者的主意?
                               3
  正午休呢,学校的广播响起。
 “经查:八年级学生XXX、XXX、严大雷在校内抽烟,勒索七年级同学,特对以上同学提出公开批评......”
  教室内一阵死寂,我拿不准是哭还是笑。这时如玉回过头来,泪眼婆娑地看了我一眼。我下意识地低下头去,突然有了想解释的欲望。毕竟,在一个对自己有所期待的女生面前自毁形象是很难堪的事。
  等我抬起头来,她居然就站在我的面前。把我的文具袋往桌上一摔,大吼:“你做了些什么?抽烟,抢钱?你真的是想当黑社会啊?!”
  突如其来的高分贝震得我晕头转向。这个平时文弱得像林妹妹的女孩子,居然会动粗?看她平时那斯文样,我以为她只会背“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呢?
  然后,她把一把零钱甩在我的桌上,“拿去!都给你!你不是想要钱吗?”她看着我,眼里的小刀嗖嗖地向我飞来,“怎么,你不学好,想当人渣啊?!”
  同学们哗然一片,有人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们。我遭受了有史以来的最大屈辱:被女生当众羞辱!还给我下了一张‘黑社会’的判决书!
                                4
  扛起书包,甩甩头发,我离开了学校。其实,昨天我只是在车库里遇见了几个平日打过照面的同学,他们在推推搡搡的不知作些什么。我也没兴趣问,放好车子就要走。他们却拦住了,递了我一支烟,我拒绝了,可是他们笑话我说;“听说你攀了高枝儿了,要金盆洗手?”我想快快脱身,就接了一支马上离开了。
   对,一定是他们被政教处的老师发现了,以为是我举报的,所以故意陷害我!可是这个时候我却百嘴莫辩!
   在站台上,我徘徊着,不时引颈而望。我在等什么?当如玉、老班还有老爸急匆匆的影子跃入我的视线时,我竟如释重负地叹了一口气。
   如玉一把扯下我肩上的书包,带着哭腔:“你就这样一走了之吗?把耻辱留下,让咱们班的同学一起享用是吧?不行,你哪里也不能去,你回学校!改掉那些坏习惯,做一个端端正正的人,给自己雪了耻再走不迟,更别让我落个‘交友不慎’的坏名声!”
  听听,好一个优等生,在我破罐破摔的情况下,居然还对我冷嘲热讽,只考虑要我为她“正名”!
  我一怒之下,甩开她的手,冲出车站。任凭她在后面气喘吁吁地喊:“哪里去?!”
              
                            
  哪里去?回到我本该呆的地方去。接下来的日子,我沉默,也唯有用沉默,才能在我四周筑起一道与世隔绝的壁垒,阻挡老师那孺子不教的眼神和同学避之不迭的身影,还有老爸的精神摧残和老妈的表情暴力。
   偶尔与如玉相遇,我扬起眉毛,嘴角下撇。
  她好几次见到我,不是欲言又止,就是被我粗暴地打断:“离我远点,小心我这小混混玷污了你那好学生的名声!”
  后来,她似乎放弃了“兼济天下”的梦想,开始“独善其身”来,继续安安静静地做她的难题,背她的“小桥流水”和“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不久就好像完全把她的“环保大业”抛置脑的。但是我却余恨未平。每当那时,我总是报着“君唱我当酬”的态度,亮着嗓子吼“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天可老,海能翻,消除此恨难”!惹得一片哄笑声。
 如玉看着我,细细的眼睛弯成了新月,挑衅地看着我。又开始背《琵琶行》,当然我不能示弱,可是我平时对文学所知实在有限,搜索枯肠没想起来几句,在同学们的倒彩声中,我面红耳赤地败下阵来。
  夜里,我偷偷潜进老爸的书房,把《唐诗三百首》和《全宋词》搬出来,将那些老爸作过标记的句子抄了几十句在笔记本上。
                               6
    还没等我找她复仇,在班主任的课前五分种的积累展示中,我就“中彩”了。心里惊涛骇浪,表面上装得风平浪静,语气故意慢条斯理。看着老班瞠目结舌的样子,我得意洋洋地看了如玉一眼,发现她居然对我开怀地大笑,甚至做出了胜利的手势。
  呵,我上当了!在班主任和同学们的掌声中,我第一次尝到了被人尊重和欣赏的滋味——感觉竟然如此之爽,有点像踩在云彩上,飘飘然啦。
   青春原本像一条河,流着流着被我搅成了一锅浑汤儿。而现在,我要静下心来,让那所有的杂质沉淀,让青春这条河依然能清澈地继续它的航程,翻卷起洁白的浪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