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易融之冰
易融之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355
  • 关注人气: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婆婆

(2010-08-26 20:53:19)
标签:

情感

分类: 铅花朵朵
我的婆婆
      图片来自网络,谢谢!


    我的婆婆

               /易融之冰  已发于《老人春秋》2010年第7期上半月

   婆婆总以功臣自居:“大媳妇是我娶回来的。”其实,我和老公是自由恋爱的。但是我也不揭穿。我知道她的言外之意就是她给这个家带来了新气象。

   婆婆是公公后续的。自从她进了这个家后,家庭的面貌就焕然一新:公公有了伴,孩子们有了依靠,冰冷的锅灶有了暖暖的热气,冷清的屋子有了旺旺的人气。最喜人的是,原来因女主人的缺席,久拖未决的三个孩子的成家问题先后得到了解决。

   也许是我和婆婆都自认为是所谓的外人,更需要相互的理解与体贴,所以我们之间倒少了许多传统的婆媳冲突,反而多了一份理解与亲热。

   公公婆婆也拌嘴,闹气。有一天夜晚,婆婆负气,拎着一个包袱气冲冲地冲出家门。我生拉硬扯的,拗不过她。看着婆婆在暗夜里渐渐模糊的身影,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劝公公:“婆婆对我们那么好,看在我们的面上,去追她回来,天黑路远的,别出啥事。你要不去,我去。”我拔腿要走。公公推出了摩托车,追婆婆去了。

   婆婆最后虽然没回来,但是公公把她送回了娘家。过了两天,我又催公公去接她。一见到她在路上出现,我老远地跑上去迎她。这时,婆婆脸上已没有一丝愠色,明显气消了。她拉着我的手问长问短,很关切地问我这两天都吃了些什么,会不会做。我故意一脸委屈地说:“我对付做,手也烫了。”然后我又小声说,“爸爸老说我做的没你那个味,老凶我,我心里可难受了。”

   婆婆听了,嗔怪地对公公说,“你对我凶就算了,干嘛对孩子这样!”

   我在一旁笑了。

   我坐月子时,正是伏天,家里人来人往。婆婆长得胖,又怕热,身上起了很多痱子,甚至连成了片。每天夜晚洗澡时,她总是又抓又挠的。

   有天,客很多,我见洗衣机里,堆了满满的衣服,又见婆婆在厨房里忙里忙外,挥汗如雨的,无暇顾及衣服,犹豫了一下,就自己动手了。事后,婆婆逢人就说:“我命真好,尽娶好媳妇。月子里不能见水,我媳妇心疼我忙不过来,替我洗衣服,拿我当亲妈待,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她说的时候,眼泪汪汪的。我听了这话,鼻子一酸,也落下泪来。

   能够体恤别人,传达自己的爱心。而这爱的信号又能被人准确接收,并且念念不忘。人世间,最动人的莫过于如此吧。

   满月时,我抱着孩子回娘家。妈妈一见我在婆家,被养得白白胖胖,大人小孩身上连个痱子芽都没有,高兴得不得了。

   我以为,亲情就会这样慢慢注入到两个陌生女人的血液里,我在尘世,又多了一份牵挂。

   过年时,婆婆的小儿子和儿媳从北京回老家来了。这是新媳妇第一次进家门,婆婆很重视。那几天,家里很热闹,很喜庆。

   嫂子爱吃糍粑,于是婆婆天天起得早早的准备。一天,她先端着两块糍粑出来,说:“小高爱吃,这盘先给她吃。”又进去端了一盘说:“这盘就是炸焦了点,你们吃。”嫂子很客气,推过来让我们一块吃,她夹了一块,递给我,我刚接过,婆婆伸手抢了过来,说:“琴,你吃焦的啊。”又笑容可掬地递给嫂子,再从另一个盘子里夹起一块,递给我。我站在那里,不接吧,怕她难堪;接吧,自己感觉很没面子。走也不是,坐也不是,很是尴尬。嫂子不好意思地望着我,打趣说:“娶了新媳妇,忘了旧媳妇啊。”我只得强颜欢笑,说:“你先吃,我在家时间长,机会多的是。”

   回到屋里,我悻悻的。也许亲疏毕竟有别吧,人家亲生的来了,我这隔皮的,就靠边站了。

   吃饭的时候,婆婆不断地给嫂子夹菜,还再三说:“小高第一次回家过年,远来是客,我得多疼疼她。”

   夜里,我心潮难平。想起婆婆“远来是客”的话,再想想平日婆婆对我的好,我慢慢地释怀了。是的,他们在北京,平日不能享受到本该属于他们的关怀和照顾,现在即使蒙受的是千恩万宠,也只不过半个月的时光,而一年的绝大多数的光阴,母爱是无私地普照到我们身上的,我又怎么能在意与计较这一时的“失宠”呢。

   以后,我也给哥嫂夹菜。吃完饭,我抢着洗碗,让她坐下来,与他们聊天。婆婆再三推让,笑得合不拢嘴。

   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不是就是这样呢?彼此的宽容与理解会造就一种融洽的婆媳关系,从而促进一个大家庭的幸福与和谐呢?

   孩子周岁的时候,我调动了工作。我想让婆婆给我带一年孩子。妈妈忧心忡忡地问:“孩子这么小,还不是亲奶奶,她能给你带吗?”

   我征求婆婆意见,谁知她很爽快就答应了,还有些如释重负的样子。她悄悄跟我说:“我就怕你不放心,不交给我带,让别人说闲话哩!”

   带孩子的这一年里,婆婆整整瘦了10斤肉。

   我想女儿了,公婆会把她送过来。婆婆晕车,人在车上吐得头晕眼花,到我住的地方了,饭也不吃一口,就躺倒在了床上。回家时,又会一路狂吐。一次下车时,她一脚踏空,摔倒在地,头鲜血直流,缝了七八针。

   过了好几天,我才知道这事,急忙打电话回去,要回去看她。她却一口拒绝了,“没啥事,好了,别听他们大惊小怪的。你上班要紧,孩子我一定会带好。”

   我还是回去了。一进院子,见婆婆坐在门口,头上还缠着纱带,正把膝上的孙女逗得咯咯笑呢。

   我张开双臂,向她们跑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