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易融之冰
易融之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362
  • 关注人气: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母亲的鸡蛋

(2009-07-10 23:11:49)
标签:

情感

分类: 铅花朵朵

母亲的鸡蛋母亲的鸡蛋

                                   已发表于《教育时报》6月30日“人生版”
                                             
  小时候,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清早起来,灶台上那只空空的鸡蛋碗了。
  那时候,家里不怎么富裕,养着几只老母鸡,每天攒为数不多的鸡蛋。怕我们看了眼馋,母亲总是在我们还没有起床的时候,就把鸡蛋羹炖好,让父亲吃掉。当我对着那只空空的鸡蛋碗发呆时,母亲就显出很内疚的样子,抚着我的头喃喃地说:“你爸活重……”
  母亲不用解释我也知道,那时爸爸做焊工,提着焊枪爬上爬下了,大毒日头底下晒着,车厢里蹲着,车肚子里趴着,很辛苦。那数得清的几个鸡蛋,不给他补充营养给谁补充?心里这样想着,我的喉咙里却清楚地发出了咽口水的声音。
  有一次,母亲让我去收鸡蛋。我小心翼翼地捧着两个尚带有余温的宝贝,像考古工作者捧着两枚恐龙化石。谁知太紧张,一脚被门槛绊倒。母亲听见声响,出来一瞧,大惊失色。我却兴奋地起右手,“妈,还有一个没破!”
  那天,母亲让我吃到了梦寐以求的鸡蛋。我把鸡蛋从中间切开,分给弟弟。然后再把我的那一半一分为二,递给母亲。母亲没接。我吃的时候,她一直看着我,那怜爱的眼光就像潮水,一波波地冲过我的全身。
  后来我们偶尔也能吃上鸡蛋了。不知母亲怎样变戏法,用有限的鸡蛋给父亲补充了营养,也满足了我们的那点小小的贪心。
  有一天,我在厨房的后窗户,无意间偷窥到了母亲的魔术。只见她在搅好的鸡蛋碗里倒入了一些面粉和水,慢慢搅匀了,这样原来的半盆鸡蛋变成了一满盆。母亲一边搅着,一边叹气。虽然炖好的鸡蛋色泽淡了些,但是口味并没有什么异样。我也装作不知道。只是每次吃的时候,都忍不住想掉眼泪。我知道,母爱是不掺假的!
  再后来我成家了。母亲每次来,都提着鸡蛋。几百里路,居然一个都没有碎。“新鲜着呢!你放心吃!”母亲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说,“你不知道吧,咱家呀,买了冰箱了。喂的鸡也多,攒几天就够了!”
  母亲的笑容有些羞涩。我能理解她的心情,母亲做梦也没想到她的鸡蛋能有这么丰厚的待遇吧!
  现在,母亲来看我,总是成箱的鸡蛋。我怪她见外。她笑着说:“这是咱们家刚出厂的。”见我莫名其妙,母亲告诉我,老家办的鸡蛋加工厂走的是公司加农户的路子,她入股了!细细一看,果然,绿色的包装箱上清清楚楚地印着“XX土鸡蛋”的字样和“能人吃笨蛋”的广告词。我笑得前仰后合,想着母亲的鸡蛋居然摆上了超市的柜台,眼里不由泛起了泪花。
  “想吃多少都有,保证枚枚都是绿色食品。”母亲爽朗地笑着。
  母亲走了,鸡蛋上桌了。炖鸡蛋羹、煎荷包蛋、炒鸡蛋、烙鸡蛋馍……所有的相思都在那馥郁的香气里得到了慰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败兴之花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败兴之花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