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竹苑主人
竹苑主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2,178
  • 关注人气:6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岑毓英即席赋诗

(2013-09-03 17:32:33)
分类: 墨海腾波--散文

    《牛街镇志》记载:同治五年八月岑毓英率兵攻陷硔子山,擒斩苗民军首领漆维新。苗民军败。

                                                           ——题记

               岑毓英即席赋诗

   

    岑毓英,清代生于广西西林,号匡国。他少有大志,才资文武,苦习儒经弓马,县试州考,均获第一。在国家动乱危难之际,毅然投笔从戎,走上了平定动乱,匡扶国家的道路。由秀才起家,激发忠义,横刀立马,力挽狂澜,提一旅之师当十万之敌,志以苦而弥坚,经过十八年艰苦卓绝的奋战,经过十八年血与火的洗礼,荡平云贵数千里动乱之地,岑毓英也因此升任云贵总督,成为镇守祖国西南边陲的国家重臣。面对凶残而强大的侵略者,他不畏强敌,日日办自强之事,时时怀雪耻之心,慨然请缨,统军出兵越南,抗击法国侵略,为中国抗法军统帅。岑毓英雄才大略,身先士卒,浴血奋战,围宣光,攻临洮,大败法国侵略军,取得了宣光大捷、临洮大捷等辉煌战绩,收复了被法军占领的越南山西、河内等地,震撼了巴黎,导致了法国茹费理内阁的倒台。战后,岑毓英代表中国政府与越南官员勘定中越国界,在岑毓英的据理力争之下,中国收回了雍正年间皇帝赐予越藩之地四百余里之多,保卫了中法战争的胜利成果,捍卫了祖国神圣领土的安全和完整。岑毓英也因功勋卓著,成为清王朝的中兴名臣,与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并称晚清砥柱。被朝廷授予“太子太保” 和“兵部尚书”衔,相当于皇太子的老师和大清国的国防部长。

    1881年,日本出兵并吞琉球,中国东南沿海局势紧张,岑毓英调任福建巡抚,两次渡海督办台湾防务。1882年5月,法国殖民主义者侵占越南,虎视云贵,岑毓英再次临危受命,担当云贵总督重任。昆明城里的一些文官墨士向来都以为岑毓英只是一介武夫,不通文理,在为岑毓英和钦差大臣接风的宴会上,要他即席赋诗,有意奚落他。岂料,才资文武的岑毓英,随口成诗,一气呵成,讽刺了这帮迂腐鼠辈:

    素习干戈未习诗,诸君席上命留题;

    琼林宴会君先到,塞外烽烟我独知。

    割发接缰牵战马,撕袍抽线补征旗;

    貔貅百万临城下,谁问先生一首诗?

 

    白话释义:

    我一直专注于练兵打仗,

    未能很好地研习诗文,

    但各位非要我即席题诗留念;

    奢华的宴会你们都争先到了,

    而边塞上残酷的战争只有我独自知晓:

    战马的缰绳断了,随手割下发辫接上,继续战斗!

    征旗破了,撕开战袍抽出纱线补好,继续冲锋!

    当无数凶猛的敌军兵临城下时,

    还有哪个问先生要一首诗呢?

    (你们不会问了,敌人更加不会问)

    这首诗由王春雷配曲,在2008年广西西林县举办的第一届句町文化艺术节暨岑氏文化研讨会上,由广西百色歌手李战祥在岑毓英故乡唱响,优酷网等媒体转载传播。

    国有国歌,会要有会歌。2010年,广西岑氏宗亲会年会在西林召开,名誉会长岑荣光提议将《岑毓英即席赋诗》这首歌定为广西岑氏宗亲会会歌,经大会表决通过。从此,在隆重纪念民族英雄岑毓英、广西第二届岑氏宗亲会等族事活动上奏唱。

    这首歌抒发了岑毓英慷慨激昂的爱国主义情怀,也充分体现了岑氏世代忠贞保国的优秀传统精神,这首歌吹响了重振岑氏雄风的号角!激励着我们奋发图强,为了中华民族和岑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附:解读岑毓英《即席赋诗》①

             岑巩好   岑思虹

    原文:

    素习干戈②未学诗,诸君席上③命留题;

    琼林宴会④君先到,塞外烽烟⑤我独知;

    割发结缰⑥牵战马,撕袍抽线⑦补征旗;

    貔貅百万⑧临城下,谁问先生⑨一首诗?

 

注解:

    ①毓英公的这首“即席赋诗”,自有诗以来在民间被广为传颂,和着他传奇的人生色彩,成为其后人茶余饭后讲述故事的佳话。该诗为七言律诗,对仗工整,韵味十足,文化内涵深厚,饱含着他为保卫疆土驰骋沙场爱国爱民的精神。鉴于尚未发现其原文记载,诗文中有部分用词和字有待商榷,诗词题为“即席赋诗”是后人为了便于传唱而拟赋的。于是以下注解及释义若有不尽之处敬请读者赐教。

    ②素:“向来”的意思,即平素;习:即“熟习”;素习:即“向来只熟习”或“平素就熟习”的意思。干戈:干和戈是古代常用武器,因以“干戈”用作兵器的通称,后来引申为“战争”。“素习干戈未学诗”一句,现在基本上都以“素习干戈未习诗”传唱,从语言文法上去考量,诗歌中的同一句话里最忌讳有重复的字出现,所以,这句中的第二个“习”字用“学”较为合适。

(岑荣光:我认为还是用“习”字读得更为顺畅)

    ③诸君:敬辞,对年长者的尊称,也作“各位”之意;席上:指筵席之上;留题:题字留念。

    ④琼林,即琼树之林,古人常以琼林形容佛国、仙境的瑰丽景象。琼林宴原来是为殿试后新科进士举行的宴会,始于宋代,宋太祖规定在殿试后由皇帝宣布登科进士的名次,并赐宴庆贺,由于赐宴都是在著名的琼林苑举行,故该宴有“琼林宴”之称。后来“琼林宴”又改称“闻喜宴”,到元、明、清又称“恩荣宴”。毓英公“即席赋诗”引用“琼林宴会”,寓意深刻,很“抬举”那些奢侈的设宴请客者。

    ⑤塞外:在我国古代指长城以北地区,包括宁夏、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等长城以北的广大边疆地区,也叫塞北。这里也可作“要塞之外”。毓英公是清末“同治中兴”时期名声显赫的边疆重臣,长期战斗并固守在祖国的边疆地区(云南、贵州)以至宝岛台湾,这些地方实际上也是塞外了。烽烟:古代火台报警之烟,指战争。

    ⑥割发结缰:各地传颂这首诗的族人及一些贤杰达士也有作“剪发接缰”之说。根据当时战争及战场的实际情况,诗句中用“割发”和“结缰”还是比较结合实际的,因为作战的装备有战马并佩带战刀,战斗中马绳断损了,情急之下以战刀割下发辫编成缰绳用来牵引着战马,是符合情理的。结,即“编”的意思。

(岑荣光:我认为“剪发”在战场上的条件不易具备,“割发” 比较实际易行。“结缰”虽说得过出,但清代人都留长长的发辩,割下来就可以接了。“结”没有“接”那样更加仓促紧迫,更加凸显战场的紧张和惨烈。“割发接缰”可能更贴切。)

    ⑦撕袍抽线补征旗:也有“割袍抽线”之说。“撕袍抽线补征旗”,诗词影射着连年征战的惨烈程度,以至于战场上征战的旗帜被炮火毁损了,将士们就用手撕扯着身上的战袍抽出衣线来缝补战旗。

(岑荣光:“撕袍”断裂面是沿着布料的纵横线,断裂面整齐,更易抽线。“割袍”没那么贴切。有的作“撕衣抽线补旌旗”,一般说“内衣外袍”“撕袍”更贴切,更合平仄。“征旗”对上句的“战马”更贴)

    ⑧貔貅:是一种凶猛的野兽,《逸周书·周祝》:“山之深也,虎豹貔貅何为可服?”元•王实甫《西厢记》第二本楔子:“羡威统百万貔貅,坐安边境。” 这里指凶猛、凶残的敌人、回匪。百万:形容数目极大。

    ⑨谁:多义词,用在反问句里,表示“没有一个人”,如“谁不说他好?”。问:文言文中的“问”与“闻”同音同义,如“问丧于天子乎?”。先生:尊称,表示恭敬的称呼,古时对有学问的尊者之称谓,这里不是指向特定的某个人。

 

背景:

    光绪八年五月(农历1882年5月),署理福建巡抚筹办台湾防务一年有余的岑毓英接到内阁上谕,著其回西南边陲担当云贵总督重任。时值英、法殖民主义者虎视云南已久,法国侵略者企图以占领越南作为跳板进而侵吞我西南富庶之地。云南回民暴乱时期,岑毓英经过十八年艰苦卓绝的征战,始终明瞻大局,奋战前沿,出生入死,团结群众,激励部属,终于荡平了以杜文秀等为首的回匪之乱,使其勾结外国势力建立伊斯兰大理独立王国的梦想最终破灭,使久已分崩离析的云南归于一统,使久罹(lí)战乱之苦的云南人民得以一享太平之乐,同时也阻遏了英、法殖民主义者企图趁云南纷乱之机进行殖民瓜分的无餍(yàn)之望。

    在法国殖民者侵略越南的步伐不断加快的危急时刻,岑毓英再次临危受命,于光绪八年六月十二日(农历1882年6月12日)从福建乘坐轮船起行,十六日驶至广东换坐轻舟溯流而上,水陆兼程,七月初一抵达广西省城桂林,八月初一抵贵州省城贵阳,于八月二十一日驰抵云南昆明。岑毓英抵达昆明时的情景在赵藩撰写的《岑襄勤公年谱》有这样的记载:“公于滇有再造功,滇人感公如父母,公亦视滇如其家,仓卒奉讳而去,善后事多未及,为闾阎(lǚyán,平民百姓)引领(带领),望公复来弥此缺陷,及闻奉命督滇,道路额庆,官绅军民有越境争迓(yà,迎接)者,与次近郊,香花夹道,公下与问劳(问候、慰问),蔼然如家人父子之亲。二十二日接受总督关防,二十四日具折奏报抵滇接印日期。”

    昆明城内的官绅墨士急于为岑毓英这位封疆大吏以及朝廷派来封授总督官印的大臣设宴接风,刚来到省城的岑毓英正忙于公务,未能按时赴宴,一些文官墨士向来都以为岑毓英只是一介武夫,不通文理,于是提议令其做诗作为赴宴迟到之罚,有意要难倒这位总督大人,让他在京城来的大臣面前也出出丑。谁知岑毓英一气呵成,谦虚而又慷慨激昂地即席赋诗:

    素习干戈未学诗,诸君席上命留题。

    琼林宴会君先到,塞外烽烟我独知。

    割发结缰牵战马,撕袍抽线补征旗。

    貔貅百万临城下,谁问先生一首诗?

    席上众客顿时鸦雀无声,个个面面相觑,真乃“诗惊”四座,愣了神之后的大人们也都敬酒相贺、好声连连了。

  

释义:

    平素习练兵法未学诗文,各位酒席上令题诗留念。

    奢华宴会诸君争先赶到,塞外烽烟只我独自知晓。

    割发辫编缰绳牵引战马,撕战袍抽衣线缝补旗帜。

    百万凶残之敌兵临城下,谁还有心听先生一首诗?

 

    见解:

    1、《即席赋诗》包括的是作者对局势、人情志向的阐述,诗以反衬的手法,虽述武事,而文采高深,给一些不作为人事给予深刻针贬,尽显激昂英雄气概。

    2、律诗与词不尽同,一般都少用重复字句,如:“诗”、“君”;第一个“诗”可改为“文”;第一个“君”可改为“翁”。

    3、塞外烽烟,多指大西北,而西南常用边陲;作者历史背景关注的应是云贵为主;可否改用“边陲危难”。

    4、牵战马,牵马多指休整休闲,表面理解并非紧急状态,割发接续缰绳,设如真有此举,或作为危急之策,当是临阵奋进必进之际,故“牵”可否改为“纵”,以突出割发结缰之情势威勇;割发结缰也显沉细,能否“割发代缰”,以示此事可有可无,细节略过,能表达霸气,有志者事竟成则可。

    5、撕袍抽“线”也宜用“丝”,袍一般用丝,旗也用丝,衣用线。但丝与撕諧音,也将撕改“衣”;征旗,实为用“旌旗”。

    6、如是,则为以下诗词:

    素习干戈未学文,诸翁席上命留题。

    琼林宴会君先到,边陲危难我独知。

    割发代缰纵战马,衣袍抽丝补旌旗。

    貔貅百万临城下,谁问先生一首诗。

    7、关于标点号:上闋完结用句号,下闋的问号,已有“谁问”疑性,故可用句号,以表达作者旨在关心国难当头之大事,而不是舞文弄墨作肯定性,可不再问号追加。

    8、对即席而赋的诗,一般都一事一议,可能存在某些局限性;作为会歌,还应表达希望目标所在,观点、情感、和谐、凝聚、传承、导向、励志之类的内涵;要包含这些,有待深切。经不断创作的诗歌,总会达到或有较贴近自身的要求,当然也有按时代背景、某时段所修作的适应性,如国歌之历经修改;这是我之略见,诚不然,仅当闲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