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地球门卫
地球门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30
  • 关注人气: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回望黄淮运700年纠缠

(2019-05-28 12:58:50)

    

 

                       黄河南流,运河抗争

              ——回望黄淮运700年纠缠

                    (征求意见稿)

  

 徐国华  陈法玉

 

阳光,循环着水;重力,流动着水;水流,裹挟泥沙;泥沙,雕塑黄河;黄河,利害社会。本文主要回望黄河在11281855年间,怎样用它足量势凶的水沙影响了徐(州)淮(阴)段大运河。

一、1128年前的黄、泗、淮、运的基本位置

韩愈在《汴泗交流赠张仆射》一诗中写汴泗交流郡城角,筑场千步平如削。此诗作于公元799年(德宗贞元十五年)秋,当时韩愈在徐州(今江苏省徐州市)张建封幕中徐州城外有汴水、泗水两条河流交。历史上,这两条河流即便是长期受到黄河侵夺,由于徐州周边山地的限制,其河道也一直非常稳定,汴水 (源头在今河南省开封市西北,向东南流经陈留、杞县东、宁陵县北、商丘、虞城县西南和安徽省的砀山县、萧县,在徐州市东北汇入泗河)自西来,泗水源出蒙山,经曲阜、兖州、沛县至徐州东北角会汴水)自北来,在徐州城东北角交汇南流,在今淮安市淮阴区的码头镇附近的清口入淮河。淮河源于河南省桐柏山,流经豫、皖、苏三省,流域面积20万平方公里,当时是一条河槽宽深、出路畅通、独流入海的古老河流,在云梯关(原属涟水县,现属响水县)入海,海潮一直可以上溯到盱眙县。而此时的黄河也在位于徐州西边的州北侧附近,向东注入渤海。从淮阴到徐州,也可以在泗水上行船。

隋朝建立后,隋炀帝杨广修建自长安至余杭、沟通南北的大运河,为避开徐州、吕梁二洪之险(应该是原因之一),采取走宿州直接入淮水的线路,在今杞县以西将古汴分出一支折向东南,经商丘、永城、宿县、灵璧,至盱眙北入淮河,这支撇开徐州间的汴、泗径直入淮的河道,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通济渠的一部分,唐以后正式称为汴河(又叫南汴河),全长650公里于公元605年3月21日动工开凿,同年8月15日竣工,工期仅171天)。《宋史·食货上三》:“宋都大梁,有四河以通漕运:曰汴河、曰黄河、曰惠民河、曰广济河,而以汴河所漕为多”。对于南汴河,白居易也曾有诗吟咏:“西至黄河东至淮,绿影一千三百里。大业末年春暮月,柳色如烟絮如雪”。张择端创作《清明上河图》中的“上河”是指汴河。汴河是连接汴梁(今开封)城的一条河,而汴梁呢,就是北宋的首都。而被淹没在洪泽湖中的泗州城就位于南汴河与淮河交汇处。

二、1128年以后黄河的灾难

治水伴随人类的文明史产生和发展,先堵后疏,侧堵下疏,才形成河流的概念。禹王播九河,管仲遏八流于一道,则形成大河,即后来的黄河。那个阶段大河长期在天津入海,史称禹王故道。公元前602年,周定王5年,黄河从天津改道沧州,开始了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据学者统计,从那时起至1938年的2540年间,黄河共发生决口1594次,改道29次,大改道9次,基本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

(一)进入十二世纪,黄河与淮河的关系有了巨大变化。南宋建炎二年(1128),东京(今河南省开封市)留守杜充于滑县李固渡决开黄河,以水代兵阻止金兵南下。结果开启了人为借力黄河决口的恶例。此后几十年间,黄河主流不定,北南分流多变。  《徐州自然灾害史》1128年条目记载,河水阻兵,水无常道,漫浸乡野。黄河自泗入淮,为黄河长期南泛入淮的开始。以后数十年间,黄河或决或塞,迁徙无定。

(二)于1194年,黄河在阳武决口。决口的阳武(今河南原阳)当时属于金国的南京道开封府。 宋绍熙五年(金章宗明昌五年,1194年),黄河在阳武(今河南省原阳县)光禄村改道,其南支经延津、封丘、长垣、兰封、东明、曹县等地又入单、砀、丰、萧,于徐州夺泗入淮。金朝统治者对这次溃决改道非但不堵,反隐祸心,致使黄河夺淮,黄淮合流,给沿黄地区带来深重灾难。根据史料记载,黄河曾有数次侵夺淮河流域,但为时较短,对淮河流域改变不大。唯1194年第四次大改道起,淮河流域的豫东、皖北、苏北和鲁西南地区成了黄河洪水经常泛滥的地区。据《徐州水利志》统计,这661年里,徐州因黄河受灾共140年。

 

回望黄淮运700年纠缠 

张鹏翮《黄河全图》徐州段

 

 

1194-1855661年间,在中国的近代史上经历了宋、元、明、清四个朝代。据《淮系年表》及其它有关史料记载,在4个朝代期间,黄河的水流状态在人力干预下,发生着巨大变化。

1宋朝时期(1195~1278年)83主流东夺汴泗,短期内尚较稳定。
    2元朝时期(1279~1367年)88黄河向南决口增多,淮河水系受到扰乱,水灾日益频繁。其中至元25年(1288年),黄河决阳武22处,主流向南泛滥,由涡河入淮。
    3明朝时期(1368~1643年)275年,治黄策略仍与元朝相似。为了维持大运河的漕运,尽力避免黄河向北溃决使得黄河主流继续由涡河和颍河入淮。直到明正德3年(1508年)黄河北徙三百里,主流由徐州入泗明万历6-17年(1578-1589年),潘季驯治黄河,稳定河床,束水攻沙,以河漕运明末河患深重,崇祯十五年(1642年)李自成围攻开封,明朝的官吏决河堤淹义军,结果冲没开封城,死者数十万人,之后到清康熙三十年(1691年),差不多整整五十年的时间里,开封城荒芜一片,常人无法生存。

   4清朝时期(1644-1855年)211黄河全部经徐州南下夺泗夺淮,灾区转至徐州以下直至海口,江苏省受灾最重,其次为皖北与山东。

(三)1938年,“人祸”再次重创淮河水系。5月31日,日军逼近开封。6月1日,蒋介石决定“以水代兵”,下令在花园口炸堤。6月9日,黄河之水汹涌而出,沿着贾鲁河、颖河直泄而下,泛滥南流,沿河十六个县尽成泽国,被迫外出流亡达500多万人。花园口决口后,连续九年水灾,波及淮河下游豫、皖、苏三省六十六个县,致使1200多万人流离失所,大约有89万人死亡。人为的水患,再次将一百多亿吨的黄沙沿淮河下游倾泻入海,形成了触目惊心的“黄泛区”

三、黄河侵泗夺淮后大运河徐淮段的变化

黄河侵泗夺淮以后,河道紊乱运河普遍遭到淤积,对漕运带来了极不利的影响。泗水和淮河下游为黄河侵夺后,从两淮(淮阴、淮安)北上的漕运河道,实际上是由黄河北上。(元代会通河与通惠河开通后,徐州到淮阴清口的泗水成为大运河的一部分,后来,也就是这一段黄河成为大运河的一部分,元明时期称这一地段的漕运为“河漕”)。黄河河身的不断淤高,又导致运河水量不足,岸窄水浅,不任重载。

元、明两代,均建都北京,为了维护大运河南粮北运的任务(即漕运),在治河策略上,都是尽力防止黄河向北决口,以免危及运河。运河过黄河,从南向北是逆流直到鲁运河内高点(主要靠拉纤和划船),是泗水淮河受到黄河悬河堵塞导致潴水,形成湖泊(如:南四湖,骆马湖,洪泽湖),抬高了水位,有利于行船

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开鱼台南阳镇至徐州留城140余里新河,移运河于诸湖之东较高地点,以诸湖为水柜,使黄水泛滥时入湖停蓄。新河下接旧河,五十里至茶城,共长195里,称南阳新河或夏镇新河。于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开挖泇运河,从夏镇至宿迁直河口接黄河,长260里,运道不再经徐州,避开300里黄河险滩。泇河运道完成后,泇河入黄前的直河受骆马湖洪枯水位变化的影响,漕运受阻的情形仍时有发生。为了解决黄、运、骆马湖三者之间的水量平衡,康熙十九年(1680年),总河靳辅又开皂河40里,接泇河,初步解决了黄、湖、运的矛盾。后于康熙二十五年御批而掘的中运河180,再次将运道东移,使京杭运河运道至此基本脱离黄河,仅在黄淮交汇口─—清口与黄河相交。

四、“治黄保漕”作为一项系统工程成果丰硕

由于黄河侵泗夺淮的最初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理,致使遗患无穷。黄河如果是一条清水河,决口后的治理要好办得很多。黄河带来的泥沙具有两面性,但对河槽来说,外来的泥沙是个坏事。大运河履履被决口的黄河泥沙淤积,致使水浅难行、运道变迁。又因大运河是当时国家的政治经济命脉,没有找到更好替代方案,所以保住运河通畅成为当朝治河的第一要务。而“治黄保漕”、“水沙共治”并非易事。黄河决溢,水大则决运堤,水落则沙淤运道,因此治运必先治黄。在黄河不改新道的情况下,“治黄保漕”的重点工程,一是能保河堤不决;二是黄运交汇能控。不决,需要有深槽过水,要有深槽就得冲沙不淤,同时堤防需要坚固;能控,就要有正常过船水深,遇到黄河大水不会倒灌运河,同时龙口使用便利。工程实践中,在一些难工险段,不决、能控都难以做到。由于实际有需要,智慧的劳动人民就不断有了创新。当时黄淮运的治理成为一盘棋“治黄保漕”实践中逐渐形成了以下主要技术积累:

1“开槽贯运”:这是基本的做法,槽能储水,水能载舟;开河连水,通船行运。淮阴河底高(废黄河高程)4 ,济宁河底高31,要贯通成河难度可想而知。在缺水的季节、对河底高又缺水的河段,为保证漕运,运河沿线是不允许引运河水灌溉的,打井都不行,可想要保证运行水深有多艰巨

2“运湖相济”:运河有水才能行船,而湖水一般年份是有水,调湖水入运河,就能解决水量与水位的问题。连接湖与运河处,需用水工建筑控制。

3“筑堰抬湖”:为了保证湖有水济运,在合适的位置修筑堰坝,以拦蓄地面径流,再适当控制湖水水位和水量,以湖当库(柜)。既为了向运河补水,又为了将黄河泥沙冲入黄海,高家堰致使洪泽湖的水位不断抬高,至今成为举世闻名的人工湖。洪泽湖常年平均水位12.5米,平均水深却只有1.9米,这意味着湖底的高程达到了10.5米左右。湖边东岸附近陆地的地面高程却只有7米左右,最高处也不超过10米,人们从东岸看洪泽湖,整个湖泊就好像悬在空中一样,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悬湖。东岸的陆地仿佛置身一口大锅的锅底,如果没有高家堰,万顷湖水将一泻而下、不可收拾,故淮扬地区数千万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全赖高家堰作为屏障,自古就有倒了高家堰,淮、扬二府都不见的说法。明清时期,由于高家堰时常溃决,一夜飞符开五坝,醒来屋顶已行舟的记载不绝于史书。高家堰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创造的伟大工程奇迹。其总土方量超过了4000万立方米。在工程技术上,高家堰也堪称堤坝建筑工程的杰出范例。明清时期石工、防浪、消能等技术的运用达到了当时世界科技发展的最高水平。万历八年(1580年)起开始修筑石工,石工0.38*0.40*0.8~1.20)米的条砌成,采用丁、顺相间的方式,基本上分内外两层,外侧挡水,里侧挡土,面石多为玄武岩,后配置砖砌体加固及三合土还填,顶高程17.00米左右,面上部厚为0.8米,底部厚1.2~2.0米不等(基础用疏密不等的杉木短桩组成),条石皆凿石扣隼,并有铁锭或铁扒钉脚相连,再用糯米汁石灰胶充填缝口,结构非常牢固。清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工程竣工,全长60.10千米。石工墙本身也是一件伟大的艺术品,蕴涵着汉民族历史文化的精髓。石工墙以《千字文》为记程单位,每个字为100丈,石墙上还分段刻有图案和铭文。图案为半浮雕式,有麒麟、仙鹤、灵芝、银锭、宝葫芦、庙宇等。铭文主要记载石工段承修人的姓名、时间、长度等,还有一些太平吉语,如:风平浪静、一帆风顺、金堤永固等。在此,中国传统的哲学、美学、建筑学、民俗学思想的深刻内涵与高家堰有机地融为一体,体现了中华民族高层次的审美和劳动人民的聪明智慧。

4“湖大减水”:在汛期,当湖水位较高时、湖面过大时,要通过预设的减水堰放水,以防上游注入更多的来水,以致毁坏湖堤、淹没下游地方。

5、“以河治河”:这是治黄保漕、水沙共治的重要理念和成功实践。

1“缕堤束水”:在靠近主流槽两侧,修筑可以阻当一般年份洪水的河堤(缕堤),一方面为了约束河槽,另一方面为加大水流流速,以将泥沙冲向下游。当然,也为了方便行船。

2“束水攻沙”:通过筑堤,缩小河床过水断面,加大水流流速,一不让水流中的泥沙沉下,二冲走浮在河床上的泥沙,以保持河槽稳定、正常运行,三是利用急水刷深河槽。潘季驯分析:黄河斗水,沙居其六,非急汛溜湍急,则必淤阻。因而提出“以堤束水,以水攻沙”的说法,他极力主张集中水流,才能有效地冲刷泥沙,刷深河道,使河水在地面以下流动,不致决口。万历六年九月十五日正式兴工,至七年十月提前竣工,据潘氏《河工告成疏》中上报,先后动用夫役八万人,耗银五十六万两,创筑土堤十万二千二百六十八丈(合655华里),砌石三千三百七十五丈;堵塞大小决口一百三十九处;建减水闸四座;浚淤浅河道一千一百五十六丈;栽种过堤柳树八十三万二千二百株;其他较小工程不计其数。

3“遥堤防洪”:在非汛期,于缕堤以外适当的位置修筑堤防(遥堤),以防汛期,缕堤溃决,挡住水流,这一措施,就将两堤之间的河滩逐渐淤积长高了,以“淤滩固堤”。在险工河段,为防遥堤溃决,还在合适的位置设置减水堰,以泄洪保堤。

4“格堤淤滩”:格堤连接并基本垂直于缕堤和遥堤。格堤最初是用来保护遥堤堤根不受洪水冲刷。后来发现,水退,本格之水仍复归槽,淤留地高,最为便宜这一措施,符合黄河大水挟大沙大水淤滩的客观规律,对减少主槽淤积,巩固堤防,作用显著。

 

回望黄淮运700年纠缠 

(缕、遥、格、月堤一般布置示意)

(5)“月堤加固”:为提高弯道处(及其它险工段)缕堤的抗冲能力,在缕堤的背水侧修筑弯月形堤防,一旦缕堤溃决,可由月堤抵挡一阵,以争取抢修缕堤的时间。

   (6)“导流挑流”:在河槽的合适位置,建导流坝、挑流坝,会通过水流对河床产生不同效果。如欲深北,则南其堤而北自深;如欲深南,则北其堤而南自深对徐州黄运相交的镇口治理就是一个实例。隆庆三年(1569年)至万历元年(1573年),徐州茶城镇口屡淤,严重影响漕运。隆庆六年正月万恭上任总河,面对茶城镇口黄运交汇淤塞形势,他采纳了虞城生员“以河治河”的建议,在茶城镇口黄运交汇处的左岸(“东岸”)筑导流坝(“大堤”)半里左右,使黄河水径直南下,不致倒灌泗水;同时紧束泗水猛力冲黄。导流坝筑成后,镇口黄运交汇处的东岸渐冲渐涤,西岸则渐淤渐厚,而水并驰南,达到了“淤浅不治而自治”的以河开河效果,初步解决了镇口黄运交汇矛盾。

6“量足分流”:对河道,特别是对于黄河,当汛期水量大时,采用上游分流的办法,一方面可减少泥沙入河,另一方面可减轻向下泄流量,减轻下游的防洪负担。分流也可同“灌淤”结合,在汛期要注意掌握时机。

7“下游疏浚”:黄河的含沙量大,容易在河床淤积,如果下游不畅,就容易阻水、溢流,使致河不成河。疏浚的办法,一是非汛期拓展河槽,二是非汛期用清水冲刷,三是汛期束水攻水,以河治河。

8“蓄清刷黄”:主要是利用洪泽湖所蓄的淮河水,作为冲刷黄河下游的清水水源。为实施“蓄清刷黄”,通过加长加高洪泽湖的高家堰,增加了对淮河下游的防洪险情,也使洪泽湖水位大幅度提升,泗州清康熙 19(公元1680),在一场持续了70多天的暴雨中被彻底淹没。

9、“黄淮运交汇”筑堤束水的结果使河槽相对稳定,全黄之水固定由淮入海,清口成了黄河、淮河、运河必然交会之所“治黄保漕”的关键节点,也是难工险段所在。大致的情势是:一是里运河在清口与黄河交接,河高运低,运河与黄河交会处不断被泥沙淤塞,黄水倒灌。二是淮河水集中在清口“刷黄”入海,黄河泥沙不断淤积在淮河入海旧道,抬高淮河下游水位,洪泽湖区水面不断扩大。由于黄河水位的顶托,清口淮河出水日渐不畅,汛期常决开洪泽湖东西堤防,夺路东去三是黄河泥沙不断淤积清口地区,影响原有工程发挥作用。四是黄淮交汇的矛盾严重影响了漕运畅通。在几百年中,想尽了种种办法,当地民众吃尽了千辛万苦。

回望黄淮运700年纠缠 

《王石谷全黄图》黄运湖交汇部分

 

回望黄淮运700年纠缠 

张鹏翮《黄河全图》淮安清口新中河段

 

回望黄淮运700年纠缠 

  清康熙《运河图》中的清口(藏美国弗利尔美术馆)

1“调控龙口”:“龙口”就是运河与黄河连接段,包括“闸口”、及其上下游的急流险滩。前期在里运河与黄河水位相差不大时,过闸难度要小一些;到后期,黄河比里运河水位高出10米左右时,就用多级闸口组成多级船闸,供船只上、下。

2“逆水行漕”:常用的办法是,用人力、畜力来抵抗“水力”。《淮阴风土记》记录了舟船过闸时的情景:盖水势东怒,航途艰险,故下闸须善为把舵,上闸又须用力绞关。当绞关时,爆屑纷飞,锣声轰发,一时岸上居民,无老无幼,悉受闸夫雇用,为之邪许,随锣声之紧慢,为用力之缓急。下闸亦不易,迎溜尤为大忌,斯时船主,或因自身无此经验,或见船中人手不齐,每多雇积年闸夫,为之管舵。故上闸需用力,下闸需用巧。闸夫虽不强人雇用,而人自有不敢忽者。

3)“浅水过船”:不少时候,为了漕运,只要船能河底滑动,人们也要设法拉下拉下。

4灌塘济运:由于相交段水位差太大,为了过船,而发明的灌塘济运,原理就是现代的“船闸”。为了给船塘里加水,当时的人们也想足了法子,曾经人工“戽水”。据《道光河口图说》记载,清道光年间,灌塘济运技术动用了大量人力物力,过船时千人戽水的场面蔚为壮观。南来的漕船过塘河时,先把塘内水灌满,才放船进入,之后先堵拦清堰,再启拦黄堰,待黄河水进入,水位稍平,漕船即可衔尾出闸。如此轮转灌放,8天为一次过船周期。遇到干涸少水之季,满载的漕船无法通过,则扒开所有涵洞引水,并组织成千上万人车水、戽水,直到把塘河水灌满,整个过船过程至少需10天左右。即使空船过塘,也至少需要8天左右。

10施工技术:这是劳动人民在工程实践中不断丰富起来的。没有杰出的施工人员,就修筑不出不朽的工程。在清口一带的河工中,出现过不少创新治水工具,木龙就是其中有代表性的一种。

回望黄淮运700年纠缠 

《河工器具图说》之《木龙全式》

1土方施工:具有远久的历史经验可以借鉴,同时,又有很多创新。明刘天和在《问水集》中曾提出筑堤必须选择能坚实的好土,不能用混有泥沙的土,土的干湿应该恰到好处,如果土太干则筑堤时应该在每层都洒适量的水;关于取土的地点则必须在离堤身数十步外平取,不能挖出深坑,否则会影响耕种,更不能在堤附近形成沟。到清代,修堤技术又进一步发展,特别强调五宜二忌。五宜分别之:一审势时,宜选择高地修堤,以节省土方,且堤线要顺直;二取土宜远,要在临河距堤二十丈以外取土,土塘之间要留土格,以防止汛期堤根行溜;三坯头宜薄,坯头薄了易于硪实;四硪工宜密,五验水宜严,硪实以后以铁锥穿孔,依据灌水的多少来确定是否合格。两忌是:一隆冬施工和盛夏施工。

2“圬工技术”:因闸、坝(堰、埝)、墙、涵洞等建筑的需要,砖、石等多种建筑材料在工程中有了较多应用,且结构强度令今人佩服。

 回望黄淮运700年纠缠

乾隆《移建东西坝图》中的码头三闸 

 

  

回望黄淮运700年纠缠 

《乾隆南巡图·阅视黄淮河工》中的清口东、西坝

回望黄淮运700年纠缠 

清代大运河图洪泽湖出口处有束清坝字样和两个相对的坝的符号,其位置与文字记载一致 

清康熙中黄河河床淤积抬升,清口出水口门过宽,冲沙力量不足,黄水多次倒灌清口。康熙三十七年(1698),总河董安国于清口南侧洪泽湖出水河道上建清口东、西束水坝,西坝用以御黄,长24丈,东坝用以束清,长26丈,中留口门20余丈。清口西坝在康熙四十年、四十二年曾两次向东各加长数丈,以更好地抵御黄水。清口东、西坝为柴土坝,用柳枝、芦苇加土修筑,为求工程稳固,在收窄口门时必须做到的层土层料,镶压坚实,拆展之时用锋利大重的铁制钩、铲、斧、锚等工具,但往往不能刨挖到底。

(3)“修闸节水”:引湖水入运河,需要建控制性工程。“闸”是最为先进的构筑物。闸本身要求牢固,还要防冲、防漏、防塌。闸体常用条石建造,用木桩加固地基。闸一般置于坝的中间,便于堵水、过船等。所谓码头三闸,指的是惠济闸、通济闸、福兴闸三座水闸,它们按由南向北的顺序排列三闸的结构型式基本相同,均为单孔结构,金门宽七米余,由身长十二米,闸高十米以上。条石闸底、闸墙,木桩基础,闸身长十二米,进出口均为八字条石墙,即雁翅,与闸身岸墙连结,伸向两岸,下游出口墙(出水雁翅)较长。闸身中部,设有插板槽两道,相距约两米。进出口护坦为三合土加铺条石,出口长达七十余米。这样的结构和设计是古代劳动人民智慧与汗水的结晶。

4“依势施工”:对重大工程决策,都要经过实地勘测,广泛听取能工巧匠的意见,注重充分利用地形地质条件,注意利用前人的经验教训,根据工程需要进行必要的创新。

潘季驯四次总理河道,都深入实际,走访群众,历尽艰辛,他在《黄河来流艰阻疏》中曾记有,初抵淮安,为查清利用黄河作为运道的起点,从淮安一直查到徐州。三任总河时,几次到清口和泗州巡查,驾扁舟从诸湖中泛至清口,直抵清河县(今淮阴区码头镇西的旧县)南,逐一探视得河湖相连处所,汇为巨浸,万顷茫然。加筑高家堰,驻守工地三个多月,令朝野赞誉不已。第四次总理河道,已是年近古稀的老人,仍然是与夫为伍,以舟为家,餐风宿水,栉风沐雨,抱病工作。

11依矩守用:重要工程建成后,对怎么运行、看护,制定了相应的规矩,要求依照规矩看守使用。明代潘季驯就十分重视制定堤防的修守制度。清代,对清口东、西坝具体何时拆展,何时收束,初期并没有一个标准,全凭河臣自己的判断,往往因拆展、收束的时机不对而发生洪泽湖溃堤或黄水内灌的事故。乾隆二十二年(1757)乾隆帝第二次南巡后对清口束水坝何时展拆,展拆多少制定了量化标准。5年后,制定了更详细的规则:当洪泽湖水面涨至离山盱五坝高程仅剩4尺时,将清口束水坝拆宽10丈,以后每增1尺,加开10丈,秋汛之后,逐渐收窄东、西坝口门至20丈。这个标准制定后,杜绝了束水坝展束的随意性。

12、理论研究:对一项重大工程决策,一定有实践经验的参考和理论观念上的分析。许许多多“治河保漕”的专家、能工巧匠们,记录了丰富的实际做法、总结分析了宝贵的经验教训,形成了独特的治河理论。为了治理黄、淮两河水患,人称“钱塘奇士”的陈潢打破“防河保运”的传统思路,提出了把黄河、淮河全程“统行规划、源流并治”的方针,也就是今天所说的“全流域”概念,这一思维很超前,但未为朝廷采纳。陈潢的治河主张,直到乾隆年间,才被张霭生编为《河防述言》,乾隆帝阅览将其编入四库全书,肯定了其价值,此书一直流传至今。

     五、回望中的酸甜苦辣

     1、国兴河利,河利国兴。

无论古今中外,只要在政权相对稳定的时期,中央政府都会投入巨大的财力整治水利,因为这是关乎国计民生的大事。黄河侵泗夺淮之后的700余年间,可以看到国家政权与河运兴废是紧密相关的,真可谓“国兴河利,河利国兴”啊,反之亦然!

2、符合实际,遵循规律。

对重大工程决策的利害分析要放在多维度上考虑。否则,水火无情,遗患无穷。1128年的人为决口有违黄河自身选择,如果当时就成功“堵决复归”原道,后面的“治河保漕”形势就会完全不同。应当认为,回归原河道是最正确的选择,保持万分之一左右的平均自然比降、入最低的海口,是自然规律的作用。黄河河床多年淤积增高,使黄河有了决口的条件,这是实际情况。黄河改道南行后,长期维护人为的改变,是逆向决策。逆向决策,一定会劳命伤财。决口后,不能及时封堵,致使问题积重难返,这根子应在南宋。以后的所作所为,大多是无力回天情势下的补救。成功治河需要相应的科技、物资、人力和资金作为支撑。

明晚期潘季驯(1521~1595)治河,反对分流或另改新道,主张以遥堤御洪水,以缕堤约束水流,冲刷河床,潘季驯提出“以堤束水,以水攻沙”的说法;以洪泽湖拦蓄淮水,借淮水冲刷黄淮合流后的河道;反对黄运分离,提出治黄即以治漕。于是两岸大修堤防,制定修守制度,严格控制水流,固定河道。他的主张实施后,很大程度上收到了预期效果,但淮水涨溢难消,泗州明祖陵有被淹的危险,因而被撤去治河的职务。

清初靳辅的做法和潘季驯不同的是把黄运彻底分开,仅在淮阴的清口交叉。清口在淮黄合流,黄运交叉处,成了清代治黄淮运的重点,做了许多工程,主要目的是要淮水能顺利流出,可以刷黄淤,可以济运道,可以消淮涨,但效果并不大。

3、因运而兴,因运而没。 

运河沿线的市镇,受运河的影响实在太大了。得益的是官商富,受罪的是老百姓。据《徐州交通史》载,明代为确保漕运畅通,花了130年时间,将徐州附近黄河中的两处险滩百步洪、吕梁洪凿平。当时,由徐州北上的粮船每年多达12143艘,运粮400万石以上,奎山广运仓有1000间粮仓,储粮100万石(约1.7亿斤),河北、山东、河南、安徽、江苏五省客商由水路纷至沓来,“五省通衢”的水运优势下,徐州经济飞速发展。徐州除了漕粮,商船货运业也极为发达。从明朝中期起,徐州的南北货物流通总量超过了漕粮运输。与徐州接壤的各州、县将粮食及干鲜果品等土特产经徐州转运南北,远路的五金器皿、绫罗绸缎、纸张笔砚在徐州脱手后,精明的生意人又将在徐州收购的货物运往各地销售。一系列的商业贸易,更加推进了农业、手工业、商业的发展。

再看泗州城的兴没,千里南汴河的兴建,沟通起江淮黄河平原上的农耕社会与商业网络,让泗州得到了超越常规的发展和商业地位。泗州自古为淮上名郡。泗州州治由北周时期(公元580年)的宿县迁至汴河和淮水交汇处的临淮县,无疑是受到隋代运河体系建设的影响。汴河开通后,淮河与汴河汇合处的周边地区迅速因为交通网络的构建而成为朝廷瞩目的地区。隋大业元年(605年),隋炀帝开通济渠后,隋炀帝游江都,便途经汴淮交汇处,兴建都梁宫,途经西晋邓艾开辟的破釜涧(今盱眙县北洪泽湖南岸周边地区),时因大雨,洪水泛滥,遂改破釜涧为洪泽浦。汴河入淮地区兴建的宫室、水利设施,都为泗州城迁至此处创造条件。为了加强对汴渠漕运管理,唐开元二十三年(735年),徙泗州于汴口临淮县,遂以临淮县城为泗州城即今盱眙县城外淮河北岸的泗州城遗址。从唐代开元年间徙治到清代康熙十九年(公元1680年)泗州城被洪水淹没在洪泽湖而废弃,共945年。

4、智从民出,工靠民力。

前文提到的“木龙”实际就是群众的智慧结晶。康熙帝指示修建御坝及陶庄引河,其后陶庄引河曾多次淤积,乾隆四年(1739),陶庄一带涨出沙滩已久,黄河大溜转而南趋,导致南运口及洪泽湖口又有黄水倒灌。这时,一位在河工效力名叫李昞的州同(知州的佐贰官,从六品)向河督高斌献策,在黄河南岸架设木龙数架,即可挑溜北行。此时正当汛期,无法挖河,将信将疑的高斌乃让李昞在御坝与清口之间设36丈长木龙一架,结果大溜果然北趋。此后又在御坝附近添设木龙四架、龙盘一架,历经桃、伏、秋三汛,陶庄沙滩旧宽190余丈,渐次刷去100余丈,黄溜中泓移至陶庄引河旧址,南岸头、二、三坝旧称险工俱淤闭。乾隆帝对木龙的功效甚为着迷,南巡时多次阅视,指示河臣添改,并留有御制木龙诗5首,赞其治河之功。

明代隆庆、万历年间的河臣万恭是束水攻沙的代表人物之一,隆庆六年(1572年)至万历二年(1574年)间任总理河道,主持治理黄河。万恭上任后,河南虞城一位秀才向他提出治河建议,着重分析了怎样利用水沙规律,通过修建适当的水工建筑来处理黄河中的泥沙问题。这位秀才说:“以人治河,不若以河治河也。夫河性急,借其性而役其力,则浅可深,治在吾掌耳。”办法是:“如欲深北,则南其堤而北自深;如欲深南,则北其堤而南自深;如欲深中,则南北堤两束之,冲中间焉,而中自深。借其性而役其力,功当万之于人。又其始也,假堤以使河之深;其终也,河深而任堤之毁。”这是深河之法。这就是“束水攻沙”论的雏形。万恭采纳了这一意见,作为治理黄河的基本方案向朝廷提出。同时,还进一步阐述说:“欲河不为暴,莫若令河专而深。欲河专而深,莫若束水急而骤,使由地中,舍堤别无策。”又说:“夫水之为性也,专则急,分则缓;而河之为势也,急则通,缓则淤。若能顺其势之所趋,而堤以束之,河安得败?”从以上论述中可以看出,实现束水攻沙思想的基本措施就是修堤。从此,堤防被赋予了新的意义:不仅是防洪的手段,而且是治河的工具。万恭根据这一思想,在潘季驯二任总河所做工程的基础上,主持修筑了徐州至宿迁小河口两岸缕堤共三百七十里,整治修理了丰县、沛县一带的大堤。万恭主持治河时间虽然很短,但他在治河实践中紧紧把握住黄河“自兰州而下水少沙多”、洪水暴涨暴落的水文泥沙特征,推动了治黄方略从单纯治水到注重治沙、沙水并治的转变,系统总结、完善了一整套堤防建设的经验,使黄河下游两岸完全堤防化,堤制系统化,堤防修守制度化。

万历六年二月,潘季驯第三次任命为都察院右都御史、刑部右侍郎总理河道、提督军务,兼理漕运。四月,潘氏与其副手江一麟到达问题最集中的淮安,逐一巡视决口地点,和河道淤塞情况,当即向朝廷上了《两河经略疏》,提出全面治理黄、淮、运河的规划,阐述了反对黄河分流、实施“束水攻沙”、“蓄清刷黄”的主导思想,以及相应的工程措施。

清初靳辅自康熙十六年到二十七年(1677~1688年)实施他的计划聘请的幕僚,一类是像陈潢这样有治河才能、能解决实际问题的专业型幕僚。还有一类幕僚负责解决具体事务的技术型幕僚,比如治河需要画河图,他就雇了上海华亭人周洽来负责河图绘制。在治河方法上,陈潢继承和发展了潘季驯“筑堤束水,以水攻沙”理论,主张把“分流”和“合流”相结合,把“分流杀势”作为河水暴涨时的应急措施,把“合流攻沙”作为长久之计。在具体做法上,他主张采用了建筑减水坝和开挖引河的方法,用“测水法”使黄河主流保持一定的流速流量。

5、行水的河,生态的河。

治黄的特点在于治沙,治沙的难点是分阻黄水。黄河一直以“善淤、善决、善徙”著称,一旦黄河失控就带来了生态问题。《治水述要》卷五《河渠纪闻》中载:“黄河乘高遏淮,淮不能御而内灌,即以病运;黄水必使其有抵,始可抑黄以助淮,淮水必使其有余,始可制黄而利运。”这句话把明清长期坚持的治河逻辑说明了。但是,嘉庆、道光年间,黄水经常高于清水,清口本不应开启。漕运船只每年仍要通行,人们不得不“借黄济运”,即打开洪泽湖的清口,任凭黄河水倒灌入湖,利用倒灌的黄河水供给里运河水源。此举很快导致了严重后果,黄河河底、洪泽湖湖底也一年比一年垫高,至道光年间洪泽湖清口已经无法打开。无奈之下,漕运官员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实行“灌塘济运”之法。然而,这种以漕运为先的水利治理却是一把双刃剑,虽然为漕运的畅行作出了诸多贡献,同时也造成了一系列的严重后果。在那黄淮运相纠缠的几百年间,“水”造成的生态祸害可以说是很多很惨,社会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00001. 《尚书》解释水土关系为水曰润下,润下作咸。土爰稼穑,稼穑作甘。”这也可以理解其一层意思是“用好水,可以苦去甘来”。事实也是这样,淮安(楚州)曾经被明朝《永乐大典》主纂姚广孝诗为“襟吴带楚客多游,壮丽东南第一州”洪泽湖有日出斗金之美誉古云“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还有“江淮熟,天下足”之说。智慧的先辈也十分重视和欣赏生态平衡。

700余年的“治河保漕”产生了诸多杰作,为实现“河清海晏”,捧出过一道道“淮扬菜”。许嘉璐先生在评价淮扬菜时说:“就地取材,粗菜细做,五味调和,百姓创造。”愿借此评献给为“治河保漕”系列工程吃尽千辛万苦的古代民众。新时代,应本着 行水的河,生态的河“水利新理念,让古老的黄淮运唤发新的活力。

本文挂一漏万,十分感谢本文参考资料各位作者的研究心得,希望通过本文的集合与梳理对读者有所帮助。顺填词一首为纪念:

临江仙 黄淮运

 

飞似黄龙高吼下

夺淮侵泗奔东

一时水火遍城空

荡民涤所去

国破败逃中

 

吞吐泥沙七百岁

治河保漕邀功

堵流束道靠群雄

抬湖济运法

明季驯清同

                            

   2018年3月23日初稿

 

 

主要参考文选:

1、中国水利史

2、《淮河水利史》

3、黄河夺淮入海的原因及其危害

2、《大运河清口水利枢纽遗产及其特点》

3、《千人戽水灌一塘,只为保漕运通畅》

4、《码头三闸,运河历史上的“水上阶梯”》

5、《古运河石堤》

6、《外河、中河与里河》

7、《高家堰守护运河的“水上长城”》

8、《清口,一座不能被遗忘的“水利博物馆”》

9、《生生不息的清江闸》

10、《清口东西坝》

11、《木龙》

12、《御坝》

13、《码头铁牛与高堰铁牛》

14、《今年是邗沟及末口开凿2500周年》

15、《清代大运河图 “藏身”美国图书馆》

16、陈清义京杭运河穿黄及其相关问题考

17、《明代伟大水利学家——潘季驯》

18、钱穆黄河水患为何不绝?

19、《淮阴与河湖

20、《码头——明清时期里运河的“龙头”》

21、《海岸线,生长的自然史诗

22、《千年漕运:留给江苏的丰厚积淀

23、《 江淮,千余年的漕运中枢

24、《江苏,漕运文化遗产数不胜数

25、李殿魁《治黄兴运历史回顾和未来展望

26、《重读徐州黄河治理的档案

27、《从洪灾走廊到水乡天堂:明清治淮与里下河湿地农业系统的形成

28、《黄河夺淮情况简介

29、席会东康熙帝如何治理黄河

30、袁飞济运护漕与清代的水利治理

31、《明清官场惊人的吃喝风 

32、《“南船北马”与淮安的运河文化

33、《河边的歌——运河号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