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鉴定家李元茂
鉴定家李元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39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会通其心  鉴别其画   ——文征明绘画心鉴刍议

(2009-01-05 21:16:32)
标签:

杂谈

                             会通其心  鉴别其画 

                               ——文征明绘画心鉴刍议              李元茂

 在古书画的真伪鉴定中,最难鉴别的就是与作者同一时代而又个性风格相近的作品。同一时代的作品就失去了时代风格的比较,时代特征既失,便使鉴定的主要依据失去了一半的依托。如个人风格相近,这样便大大缩小了鉴别比较空间,使鉴定的另一半主要依据也模糊不清。今天,若有这样的画作,则难免使人上当,在明代中叶文征明的绘画中常见有这种情况。

 文征明是我国历史上的书画大家,在明代称吴门四家之一,他的绘画与书法流传至今者不少,据笔者初步的统计,在国内各收藏机构中能确认为真迹的书画已超过380件,在民间所见落其名款的书画则不计其数。这一现象,由来已久,据稍晚于文征明的吴人王世贞《弇州山人四部稿》的《文先生传》记载:“以故先生(文征明)书画通海内,往往真不赝十二,而环吴之里居者,润泽于先生手几四十年。”也就是说在文征明当时,在署有其名款的绘画作品中,真画只占十之一二,其余皆为临作及仿作。根据文征明的社会名气与对市场影响的规律,这种伪作生产的速度,至少要在其殁后的半个世纪以后方能逐渐缓慢下来。既如此,流传至今者,当有大量与征明同时代或稍后时代的临作与仿作。这样,与征明同时或稍后的为数不少的伪作,在时代性的鉴定上,便失去了其功能,遇到当时临仿非常接近的,若无深入手段,光凭笔墨等外化因素鉴定,恐怕难免致错。现举以下鉴例二则,经审鉴,第一则为文征明同时代的高手临本;第二则为文征明同时代的高手仿作。即从导致其个性面目的心气入手,姑可当为个人风格中的新领域加以开托,所谓会通其心,以别其画。抑可使其真伪画迹 “鱼目夜光,不别自异”。

    一、文征仲款《幽居图》轴,1980年冬睹于天津范家,纸本,设色,纵约四尺八寸,横约一尺许。全图布景幽雅,画正侧竹棚三间,棚旁编竹为垣,棚前平地少许,侧立湖石一尊,石后侧屋前直竖两株梧桐,叶以浓淡墨点之,正屋后有枯松一株,甚为高大,枝头有稀疏松针回拖其下,松旁生有杂树,枯藤紧缠于松树上,屋前平地上连有溪水板桥,近处有杂树两株,正屋棚内一隐者端坐正中,旁立侍童,板桥前一持杖访者,漫步而至。画左上方有征仲自题五言律诗一首,落款“征明为东沙契家作”钤“征仲”长方白文印。此图工细异常,人物心态的刻划真实,细审时代画风,纸素陈旧自然,亦为当时之物。个性笔墨因属工笔,一时无从分辨,然由于过份精细而生疑,进而观审:树木、篱笆、草棚、人物、虽工而板,笔法虽为中锋用笔,但其过份的熟练而流畅却为之失步处,似仿作。又鉴于此图布景有类于其作《影翠轩图》(1931年出版的《故宫书画集》第29集影印)疑以《影翠轩图》为底本改造而成。后见云南省博物馆所藏《幽居图》真迹,(《中国古代古代书画图目》18册中有影印)方知此作果有原图为底本,此图系临作本。

    二、征明款《江河楼观图》折扇:该折扇于1994年2月与史树史先生共睹于海南省民族博物馆。纸质,重设色,浅设色牛毛皴式山水,山间筑有庐,有人吟诗于其间。山恋圆浑,多有董、巨的形态,又掺以元人笔墨,尤其山石皴笔稠密,技法全似王蒙。山石、溪流、人物,无不精到。扇虽保存完好,但陈旧自然,足五百年之物。此扇原为上海复旦大学乐嗣炳教授所藏,殁后其子女捐赠该馆。从该扇的时代画风与明中期的吴门画派无迥异,个性画风与文氏早年的仿古作品的画法对路。画中人物虽属点缀而刻划精细,感觉是一幅极工细之作。遂脱口而曰:“应为真迹!”史先生曰:“就按李先生说的定真吧,不过也有人会看假。”嗣后,追忆史先先生 “也有人会看假”之语而再三,究竟如何看假,复审其作,参阅征仲作品多幅,发现每在征仲工笔画之细微处多以意趣为上,不步前人规迹,而彼扇似觉设色似华而气息欠逸,布景虽繁而意趣不超,笔墨染法虽莹洁工致而不能脱俗,故当确认为是与征明同时或稍后的高手之仿作。

    从以上征仲款《幽居图》轴及《江河楼观图》折扇的鉴核,皆属难以鉴出渊源的仿作。在此所应联系到的是关于文征明的绘画的渊源及画法问题。其画渊源在明·王稚登《国朝吴郡丹青志》(以下简称《丹青志》)中有载:“画师李唐、吴仲圭,翩翩入室。”清·徐沁《明画录》载:“其山水入赵吴兴、叔明、子久间,兼得北苑笔意,合作处神采气韵俱胜,单行矮幅更佳。年至九十,神明不凋,篝灯可夜作,得者,益深保爱,奉如圭璋。”从以上记载,可知其大概画法渊源。既法李唐,又法吴镇。其画画法是从元人四大家而上追到五代的董源的。文征明对前代大师的追摹是下了极大的功夫,这是他画作的最大特色,也可作为鉴别其画的旁证条件。于其研习追模古人的来龙去脉,在陈继儒《妮古录》中也能找到依据:“文待诏自元四大家以至子昂、伯驹、董源、巨然及马夏间三出入。”由此可知,征仲画作从风格上除了已有其自家特有的文秀清婉的气格外,当直接有前代人的气息。通过研究即可证实,在他的人物画中,在把握人物准确的造型和气度上更多是继承唐人画人物、鞍马的遗法,用笔的洗炼圆劲、紧劲屈曲。赋色的浓厚鲜明、沉着典雅,同时也吸取了赵孟頫的法式及有元一代“文人画”的气息,产生了与自已的个性相结合的新风格。在他的山水画中,能更多的吸取五代董、巨显现山石纹理质感与以结构而作皴的方法,既有董源之“平淡天真”之意,又有巨然“雄秀奇逸”而笔墨清润的特色。因此他的山水画既有着很强烈的写实性,同时以又具浓厚的元人“文人画”的气息为个性风格,这就是其工笔画作的最大特色。若遇其工笔画,即使再细致入微,也不能脱离此特色。在仿作和代笔画当中,以上的这些特色,均不够明显,乍看之下,似乎是征明所作,仔细读之,则少前人遗法的圆满构成,人物的造型与气度与唐人画相去甚远。赋色若鲜明,沉着度必差,若赋色深重,则多典雅不足。看不出赵孟頫的法式,更无元代文人画的气息。仿作山水在显现五代董、巨山石纹理质感与结构上多模糊不清,既无董源“平淡天真”之意,亦无巨然“雄秀奇逸”之风,只能偏执一端而无法会通,故导致皴法多不一致,多读其画,自然明了。要说明的是,如此真伪之对比,并非人人皆能逐条对照便可立即明了,当须将其标本读之再三。读画如同读书,读能生熟,读便是通其心的过程,熟读便能通心,真画、伪画读到一定的功夫便能有所感知。

由于征明画名大,当时伪其书画者极多,对于文征明书画的作伪情况,除了王世贞在《弇州山人四部稿·文先生传》的记载之外,王稚登在《丹青志》中更有详尽记载:“小图大幅,莫非奇致,海宇钦慕,缣素山积,寸图才出,千临百摹,家藏市售,真赝纵横,一时砚食之士,沾脂浥香,往往自润,然慧眼印可,譬之鱼目夜光,不别自异也。”由此可知,在流传下来的文征明款的画作中,假画比真画要多得多。同时,这段记载也似乎为辨别其伪作指明了方向:对于鉴别每一幅文征明的画,其区别点在于作者的学养,而不在于其技法。这是缘于征仲画作,只从皮相观察,大多工中兼写,这对于当时吴门的画工来说,个个技法纯熟,本领高强,经千临百摹,做一幅高水平的征仲的赝作出来,自然是轻车熟路的事。若只就画而论画、就技法而论技法的方法去辨别孰真孰假,自然无以分辨而难免上当。因此,当须变其角度而深入鉴之,即视角变之,其结果必变。若从其学养和学画经历的角度掘及,即可发现其画作乃游戏三味,面目中即现出詹景凤所说的“非工而工,非匀而匀,笔纵意闲,往往得之象外。”①的骨法与气质。他人便与之截然不同,画工更是无法企及。这便是能通古人之心的结果。心绪不一,出手之作自然有异,能辨于此,即能在鉴定中深入进去,能看见“不见之物”、“无相之相”,所谓“慧眼印可”,方能产生“鱼目夜光,不别自异”之效。画工只能亦步亦趋而照搬之,自然是轨行矩步,笔法熟练只是不见内在因素的熟练;若一放开施笔,便会立即判为两人之手。

从传世的文征明画来观察,大致可分为粗笔、细笔两种面貌。但无论何种面貌,因其与董、巨、李唐、赵吴兴及元季四家的渊源一脉相承,能将以上数人的具体法则溶化,并渗入时代的总体风格而自成一家面目。所谓知变而通化。在其每幅画作中,必有数家底蕴潜于其中,无论早期或晚期之作,都会在娴熟的笔法中流露。如其晚年的细笔山水《绿阴长话图》轴(故宫博物院藏),皴法即从倪元镇皴法中来,其心气即通达于云林;细笔山水《林谢煎茶图》卷(天津市艺术博物馆藏),皴法则从王叔明与倪元镇中来,其心气既通达于叔明,又通达于云林;《桃源问津图》(辽宁省博物馆藏),则体现王叔明笔意很明显,可见其画作时于叔明用心较强;细笔山水《山阴晴雪图》(天津市艺术博物馆藏),清疏简节,法倪元镇,略掺黄子久法,文人意韵十足,可见其是时心气疏朗,亦可见其平日之心气最与倪、黄接近;《秋到江南图》(徐悲鸿纪念馆藏),其面貌则从赵吴兴中来(只能说是面目,因此画,笔者疑不真);青绿山水《万壑争流图》(南京博物院藏),直观以平实清晰的文人画之简节气息,又有几分赵伯驹遗韵;《中庭步月图》(南京博物院藏)、《曲港归舟图》(故宫博物院藏),其笔意从吴仲圭中来。从伪作来看,明显破绽可从两个方面去寻找,一是渊源的条理不明显,只能仿其然,不能仿其所以然。除本文所举的主鉴例《幽居图》轴与《江河楼观图》折扇外,另如《玉川图轴仿本》、《玉罄山房图轴仿本》(中国古今书画真伪图典载)即为明显鉴例。二是笔法不娴熟,只能照猫画虎,用笔皆有迟滞感,不能放笔速写,速写则会露出自我面目。代笔画皆然,画本身自有区别,多读之,其特点便一目了然。

关于文征明的代笔画,则需掌握当时征仲常见的几位代笔人如朱朗、钱穀、居节、文嘉、文伯仁、袁孔彰、文彭等人的自家面目的特点。

关于朱朗,字子朗,为征明入室弟子。朱谋垔《画史会要》称其:“为衡山高足,征仲应酬之作多出子朗之手”在谈到他画的技法时说:“峰岫皴法不清,树无摇动之势,板刻之病恐不免耳。”可见朱朗一生中仿征仲,流传下来的本款画并不多,然惜无征仲学养,终不能变化。明詹景凤《东图文集》所载其《题文太史渔乐图卷》云:“盖子朗诸人,工或似之,而笔则未劲,匀颇得之,而超则未能。”一语道破从代笔者的皮相面目,而朱朗为其首。观朱朗本款画,有明正德辛未年画的《赤壁赋图》卷和辛巳年画的《渔乐图》卷与征仲款的代笔画如出一辙,均为近似衡山画的自家面目,虽细致,但板刻,其画病一目了然,故难以鱼目混珠。

居节字贞士,为征明入室弟子。其本款画与为衡山的代笔画一致,均以清秀妍媚为其特色,均不及衡山老到,以其本款画《松荫观瀑图》轴、《山水图》轴(北京故宫藏)便为明证。知其缘由者,鉴之不难。

钱穀字叔宝,《明史·艺文志》中有传。《无声诗史》载其“少孤贫,迨壮始知读书,初从野停翁游文太史门下,授以画法。”知其画法直接授自征明。从《明画录》称其:“作山水不名其师,学而自腾,踔于梅花、一峰、石田间,爽朗可爱。”看,知其与征明一脉相承。观其本款画《虎丘前山图》轴(故宫藏)及《竹林对棋图》轴(辽博藏)与为文征明的代笔画格调一致,亦无板滞之弊,细观之灵性过之而功力不及,知之者亦易鉴。

文嘉乃衡山之次子,山水画学其父,“得征明一体”,疏朗清秀,画倪云林疏秀一路的画更佳(见北京故宫藏其《琵琶行图》轴),《明画录》称其:“所作山水清远逸趣,得云林佳境,合处直逼其父之礽。”有征明款似云林而笔力稍嫌弱者即出其手(类似于北京故宫藏其《石湖小景图》轴)。

文伯仁为征明从子,山水效王蒙,笔力清劲,岩峦郁茂,画名不在征明之下。其本款与为征明的代笔画一致,不作临摹,与征明画较之,似难辨,但代笔画多为细笔一路的画,如同其本款画《松风高士图》轴(辽博藏)、《樵谷图》轴(北京故宫藏),非较之再三而不能辨出。

袁孔彰字叔言,较征明为小辈,约活动于16世纪—17世纪初。从现有史迹资料可知,袁氏为仿文征明最能乱真者,《明画录》称其:“山水学沈石田、文待诏妙得意象”姜绍书《无声诗史》称其“作画精于仿古,所摹宋元名家洎今文、唐之迹可以乱真。吴人每倩叔贤传写赝本,饰以款印,锦褒玉轴,为米颠狡狯,倘鉴别未深,鲜不信以为真也。”从以上两段记载,可知袁氏仿古并不是步规矩迹,而是如米芾仿古,得其意象。但本款画极少见,二十余年前偶见一小幅山水,用笔精秀而不苟。根据此特点,就现存所谓文氏真迹中,很难说未有出其手者。故其为衡山的代笔画也相对难鉴,因其一生仿古而极少署本款,致使无以资较。唯可资鉴校者应从他人署款的假画中去笕寻标本,若有与征明亲笔署款的代笔画有画风气象一致而又与以上记载相吻合者,当属其作。若常作比较,久之便可将之归类,袁氏代笔即可自异。

文彭字寿承,为征明长子。多为其父代笔书法,面目与其父同,自然流利。余藏有寿承亲笔小行书诗册,时而展玩,久之方见其笔力不及其父,但无预知者则不能觉也。

总而言之,如遇到征仲题字署款而十分流利、老到,一目即以为真迹,而画法却既娴熟而面目又不尽相同者,皆须再三审视,看其面目除征仲之外,究竟与那家的笔法符合与接近。此类画有可能就是代笔画。理论固然如此,但还须在平日多多观察各家的精神面目,皴法笔触的特点,在临鉴时再作以比较,方知属何人代笔,一时不能绝断者也不得强断,以免致错。

     中国的传统文化讲究重人过于重物,物称万,心贵一。物则重在能分别,心则重在会通。不通古人之心,焉能知古人之事。故既称万物,亦称一心。故欲鉴别古人书画,贵在会通古人之心。文征明的画作风格面目多变,品种极多,皆胥可比作万物,但皆由一心所出,只要会通其心,即不难对其所作之“万物”有所鉴别。

    ①、《东图文集·题文太史渔乐图卷》  

 

       会通其心 <wbr> <wbr>鉴别其画 <wbr> <wbr> <wbr>——文征明绘画心鉴刍议

                              临本文征明山水图

 

      会通其心 <wbr> <wbr>鉴别其画 <wbr> <wbr> <wbr>——文征明绘画心鉴刍议

                               文征明天池图真迹

 

                    会通其心 <wbr> <wbr>鉴别其画 <wbr> <wbr> <wbr>——文征明绘画心鉴刍议

                                 临本文征明赤壁赋1

 

                            会通其心 <wbr> <wbr>鉴别其画 <wbr> <wbr> <wbr>——文征明绘画心鉴刍议

                                  临本文征明赤壁赋2

 

           会通其心 <wbr> <wbr>鉴别其画 <wbr> <wbr> <wbr>——文征明绘画心鉴刍议

                                       文征明赤壁赋真1

 

           会通其心 <wbr> <wbr>鉴别其画 <wbr> <wbr> <wbr>——文征明绘画心鉴刍议

                                      文征明赤壁赋真2

 

            会通其心 <wbr> <wbr>鉴别其画 <wbr> <wbr> <wbr>——文征明绘画心鉴刍议

                                    文征明青绿真迹局部

 

           会通其心 <wbr> <wbr>鉴别其画 <wbr> <wbr> <wbr>——文征明绘画心鉴刍议 

                                    文征明山水真迹题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