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独杉君
独杉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8,179
  • 关注人气:5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病房的故事(3)人生小戏台

(2008-10-22 13:46:06)
标签:

老闺女

老太太

病房

心电图仪

b超

上海

情感

分类: 剧本相声

[分镜头剧本]

人生小戏台

文/独杉君

病房里的病友来自山南海北,演绎着一幕幕人间悲喜剧,小赵这个住院处的常客,既是看客也是演员。

 

时间:去年立冬前后。

地点:405病房。

人物:273岁的上海大妈,1床小学教师小赵(她这次换床啦),3床食品检验员小孙。

 

第一场

小赵一早去做B超检查,排队人多,快10点才回病房。见楼道中聚了十几个病友,或窃窃私语,或伸头探看。“准是抢救重病号。”小赵根据经验判断,加快了脚步,等走到405的门口不觉愣住了——难道走错房间了?405病房俨然成了抢救室,摆满各种仪器,拖着数条彩线夹子的心电图仪,灰色笨重的氧气瓶,荧光闪闪的监测仪正显示着飘忽不定的曲线。内科张主任带着三四个男女主治医满头大汗地忙活着,挡住了床上的病人。小赵刚想进去问个究竟,被身后的护士长一把拽住:“1床,我跟你说,你们屋2床心脏病犯了正抢救。你和3床先到402呆会儿,情况有缓再回去,听护士通知。”

没辙,小赵只好转身去找3床。402有一张空床,3床早在那儿歇着了,见到小赵像见了亲人似的:“1床你可回来了,快坐快坐!一大早你刚去B超室排队,2床不知道怎么突然抽起来了,我吓坏了忙叫护士,护士叫来主任,说话就把我赶出来了,到现在我这心那还跳个不停,本来就心脏不好可别吓出个好歹来!也不知道抢救得怎么样了?唉,那老太太够可怜的。”

3床说这话基于这几天相互间的了解,2床老太太瘦削利落,老家上海,年轻时嫁到北京,老头比他大七岁,今年整80了。六年前患了老年痴呆,生活不能自理,常常是炕上吃炕上拉,全靠老太太服侍。晚上睡觉老头占了多半张床,老太太侧着身子睡,有时半夜被尿泡醒,有时被老头一翻身拱到床下,难得睡个安稳觉。就是铁打的人也禁不住长期的煎熬啊!老太太得了好几种病,心脏病最厉害,平时总得随身备着药。这回住院几天不见老头心里惦记就犯了病。

晚上9点来钟,值班护士来找她们,说2床缓过来了,让她们回去睡,注意保持安静。她们回到405躺下,见到氧气瓶和心电图仪撤了,留下了监测仪,2床改用床头的吸氧面罩,病床一边一个输液瓶吊着,人睡着了。她的从甘肃回来的大儿子陪着他。

 

第二场

这几天,来看望2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先是她的大孙子,说考上甘肃一个中专了,11月初报到,听说奶奶病了就和爸爸一起来京探望。接着是二儿子从澳洲回来了,说回国做笔生意。后来大妈在上海做街道主任的妹妹也来了,加上大妈的老闺女(有点先天痴呆,三十多岁还没结婚,没工作,一直在家住)也时常来坐坐,天南海北的一家人差不多聚齐了。

见此情景,小赵和3床有点犯嘀咕了,3床说:“要说老太太虽然生病可也没到病危的程度啊,为什么一家人兴师动众地都来了,不会是家里出了什么大事吧?这回咱们得有点心理准备了。”小赵拍拍她的肩膀说:“同志,这个仗叫你越打越精了。”

 

第三场

病房里有一种无形的紧张在蔓延,只有2床依然沉浸在亲人相聚的欢喜里,忙着给病友们介绍她的亲属,给大家分发带来的小吃。小赵和3床发现2床的家人时不时在楼道里神情严肃地小声商量,她们俩便私下准备了随身携带的外衣和装重要物品的小包,打算一有事随时可以转移,不至于像上次那样措手不及。

这一天终于来了,上午9点,2床的妹妹严肃地走进来,后面跟着张主任,全副武装的抢救队伍候在门外。小赵赶忙示意3床拿着准备好的东西过来,和自己呆在一起。

那妹妹靠着2床坐下,搂着她的肩膀:“大姐,我今天要告诉你一件事,你答应我要挺得住,不然我不会说。”

“我挺得住,你说吧——是不是老头他……”哽咽,流泪,泪水顺着皱纹无声地淌落。

“其实三天前我姐夫就在这个医院的抢救室走了。你正好犯病(也许就是心灵感应)没法告诉你,只好拖到今天。”说完话妹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最难的一关总算过去了。看看老姐姐神情木然,就劝她躺下休息,留下大儿子陪她,对她说:“你好好休息,后事我来操办,你都不用管。这几天让孩子们轮流给你送点可口的东西。自己的身体要紧。”

张主任看到没事,让留下仪器,人员暂时离开,有事随叫随到。

2床午饭晚饭只喝了几口粥,昏沉沉地躺着不说话。小赵和三床没敢放松警惕,小包一直放在身边。晚饭后大儿子说要出去抽口烟,让小赵她们帮忙照看一下。小赵去水房洗两人的饭碗,留下3床看家。正洗着碗忽然听见3床喊起来了:“快来人哪!2床不行了!”小赵顾不得擦手拔腿就往回跑,冲进屋看见3床正使劲托着2床的后背,2床坐在床边,腿垂在床下,双脚光着,眼睛紧闭拼命喘气——唉,还是没躲过这一关。张主任还没下班,马上带领人马投入抢救。

小赵和3床相伴着从容撤出。由于女病房都住满了,护士长临时安排她们住进了一间男病房——那个男病人是植物人所以空了两张床。护士在病床之间拉上帘子隔离,三床胆小,小赵让她睡在里侧的床,自己靠着植物人的病床。那真是一次特殊的经历,灯灭了,四周漆黑,只有监测仪发出轻微的声响,小赵总觉得身旁躺着个死人,一晚上不停地做噩梦。好容易熬到了天亮,两人不等护士通知就搬回了405。小赵心里话,这哪里是住院,没病都得给吓出病来!

 

尾声

2床又抢救过来了。丧事办完妹妹给她拿来了照片,2床看了很满意,她让家人们早点回去上班,说自己没问题,以后带着老闺女好好过。

其实老伴的死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家属、病友都夸老太太对老头尽到了心,六年的日夜陪伴真是一种平凡中的伟大!

小赵和3床在患难中结成好友,出院后常互发短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