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北阿平
河北阿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967
  • 关注人气:1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陡峭之美与敞开的路径  ——读梁文昆的组诗《骨头的重量》

(2017-06-22 20:51:47)
分类: 评论

陡峭之与敞开的路径

——读梁文昆的组诗《骨头的重量》

蒲素平

梁文昆的诗中筋骨林立,在当下诗歌写作中突兀而独立。这组《骨头的重量》里,她凭借着独有的敏锐力,从世俗的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刀口,在外界的不断挤压下,她又平气凝神向内收,回到灵魂所在的核心部分。这样她的诗一方面是尖锐的,她倒提尖刀,徒步上山,走着一条陡峭的审美之路,书写出底层生命的疼感;另一方面她精神度的饱满和诗中多向度的指向,又使她的诗超越单一的刀刀见血的疼痛,走向了更加开阔之地,渐渐显出旷达之气从某种以上说,正是这一点,使她独立于众多书写苦难和疼痛的诗人,使她在诗坛有了独立存在价值的必要性。在写作中,由于精神的不断回收的艰难,造成语言的慢速度,这也是她所准求的一种途径。在这种慢里,她开始由最初的紧张变得放松,有了更松弛的表达,语词之间形成的陌生化,渐渐消除了内在的紧张感,恰到好处地产生了张力,加大诗歌表达自由度的提升。使诗歌表达的路径渐渐敞开

《屠夫》是组诗《骨头的重量》中的开篇,起句“提刀灌酒,腹部藏毒”,干净利索,不仅亮出了刀,还亮出毒。或者说她亮出一把带毒的刀,带着生活底层的毒,噌噌地冒着阴气。我们知道一个屠夫不过就是杀猪贩肉,贩皮,贩血,但诗人紧接着用了一个词,贩骨头”,骨头二字,令词语产生歧义,向意义的多样性表达推进了一步,与她随后写到的杀得专注中的“杀和专注”形成词语内在力量的挤压、碰撞,使诗句产生了质感和丰富性。诗写到此,基本完成一种尖锐的表达。然而诗人没有停止,而是选择了继续行走,直到“一副老骨架,终于显现出/动物的原型……”使这首彻底被打通,诗歌要表达和已呈现出的,具有了无限性。一个老了的屠夫显现出动物的原型,词语有了内在的不可言说的指向。类似这样的句子还有,孤零零晒着太阳/风湿病上身晒着太阳也没能挡住风湿病上身,这得有多重的阴气啊,这种阴气透过纸背,把一种底层命运拖到生活的深处。我常常想,她的诗歌如何穿越世俗底层的废墟曲折而来的呢?由于她诗歌的尖锐性,造成一呈现上的不协调,不平衡,从而导致刀疤痕的醒目,一旦揭开刀疤,就是血淋淋的世象。这组诗中《为什么要活下去》《车站》《枪》等等,无不是如此,区别不过是呈现出意义,有了更加丰富性和庞杂性,表现出诗人与生活达成一种内在和解的向往或者说无奈性,尽管这种和解有着巨大的存疑性。或者说这种和解本身就是一种生活的态度,一种假象,一种无奈。其实写作某种意义就是呈现自己心灵图像 就是自我审美的呈现、精神品质的建构。但这些在庞大的世俗生活面前,常常显得孤立和固执,更加无奈、纠缠“多么冷,我边等车,边在笑——《车站》“砰”地一声/被它的正义干掉”—— 《枪》”。这两首诗写苦难而不限于苦难,独立上扬的心态,是人类稀缺的精神资源。我们知道诗歌的锐利或者说野性,并不是单单表现在语言的表面,甚至不表现在单一的情感上,而是在于融入了诗歌度下的独立意识和批判意识,表现在皮肤下血液流动的带氧量多少。在《绾》中,诗人从挽起头发这单一的喜好或者说生活的表象说起,用一句“是因为,向下的东西太多了”做转折,不断把诗引向它处,引向无所不知的它处。我低低的一生/也是固执的一生,是可以弯曲的一生。语言出现了表达的曲度,语言的能指和所指融合在一起,表达的意境与意义出现了丰富的衍化,到了“诗的世界在平常生活中,但在平常生活的深处”(穆旦语)。在聚集》《骨头的重量》《病床上的奶奶》《大与小》等诗中,诗人保持一贯的诗简意杂,刀刀见血的基本功彰显出诗人深度语言自觉和生命诗意的探寻,使诗歌同时具有了语言和诗意的双向透明,呈现出诗人的体温,使诗歌呈现出立体效果。《骨头的重量》中显示出了时间纵深和空间感,安静的反思,不急不躁,甚至不抒情,只是冷静地用他者的角度去叙述,显示出一种更强大的力量。尤其诗的开头,婴儿最轻。/女人比男人轻。/少一条腿的比四肢完整的轻。/照这么说:/少年的和老人的不是一回事。/一个人和/多个人的不一样。然而/有时也会有例外——似乎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有闲笔之用,说着说着,突然出其不意地进行了转折,令诗歌的走向一种敞开式的表达,使我们不由得被诗歌自身的节奏带动,而产生了向的期待性。整首诗的行进中,生活经验与超验之间不断的摩擦,生成一闪电,照亮整首诗的走向。而《颤抖》似乎与上面几首一样,保持了一致的创作指向外还另有特色,短短5行,主体和客体之间进行了高强度的情感冲击,使诗歌在一种颤抖中开始,在颤抖中完成,显现了诗的爆发力,使诗呈现在了语义之外,并有了更多的丰富性。《为什么要活下去》则从世俗生活入手,以口语化的表达方式,让这首诗内在结构更加松弛,以平常的文字,平常的口吻说出,却出其不意达到一种深意,并实现了诗人用诗歌对抗不完美的现实使诗歌呈现出精神内在丰盈性达到了一个高度。这正如布罗茨基所说的:“艺术是抗拒不完美现实的一种方式,亦为创作替代现实的一种尝试,这种替代现实拥有各种即使不能被完全理解,亦能被充分想象的完美征兆。”

梁文昆的诗歌有着极好的节奏感,节奏是推动一首诗歌前行的动力,也是句子停顿的力量。好的诗歌节奏,一旦命令句子停下来,那一定会有更大的力量或明或暗在内部生产,加强了句子与句子之间的关联性,有效提升整首诗的质量和诗韵,并使阅读者的内心得到抚摸或震动。纵观这组诗,可以看出,梁文昆对世俗生活进行了自觉的审视,她一边体验生命的痛感,一边向精神层面靠近,自觉让其笔进入到日常生活中去,将世俗生活转化成建构精神世界的材料源,在建构中注入独有的审美和个性语言,并不断加大自身的反观和批判的力度,不断进行一遍遍拷问,直至否定。在否定的同时,她又试图在矛盾中找到一条出路,哪怕这条路成为一个时代的隐私,隐藏在人类生命灵魂的最深处,让一个诗歌写作者的风骨得到凸显,并有了独立于其它诗人诗歌创作的价值意义所在

梁文昆的诗还有一个可贵之处,就是她的诗中有一种光,有一种内在的光,隐隐地照着。这让我突然想起一次和陈超先生聊诗时,陈超说过的一句话,好诗人都是背后有光的,我深以为然。

 

 

 

蒲素平:笔名阿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评论家协会理事,《大风吹动的钢铁》等多部,获首届河北文艺贡献奖,河北文艺评论奖等。

 

地址:050070石家庄市新华区钟盛路66号  蒲素平

电话:031189692255   13315112081  邮箱psp7898818@163.com

身份证号:蒲素平 132226196910190038  

银行卡:6210 8101 3000 0073 597  中国建设银行石家庄市新华路西支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