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北阿平
河北阿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914
  • 关注人气:1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被落在工地上的人

(2016-08-21 16:16:44)
分类: 散文

刊于当代人2016. 7

被落在工地上的人

蒲素平

眼看着天空一点点黑了,我从铁塔下来,解下安全带,工具袋等装备,顿觉轻松不少,这时候再撒一次尿,把这种液体排出体外,那种轻松,要出人有翅膀的话,没准都能飞起来。

然后靠在铁塔上抽支烟,烟在手里温暖而亲切,我知道一天的劳动结束了,剩下的就是快乐的事了,一个人在广阔的田野寂寞地的冥想,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啊。

我想着汽车一会儿就要来了,我会爬上汽车,找一个安稳的地方坐下来,一路进入自己的时空。

人往往这样,当你在想一件事的时候,尤其是这件事对于你来说就是天经地义的一件事时,这件事就偏偏没有发生,这真是让人难以接受,比如这次,等天黑了,汽车就会过来把我接回家,每天都是这样的,可这次汽车偏偏就没有来。

负责接人汽车把我忘了,我对别人来说就像树上的一片树叶,多一个少一个,人们都不太注意。

天慢慢黑透了,风似乎也比先前冷了许多,我看看四周,一些棉花秸光秃秃地站在田野,他们虽然离我不到四、五米远,但我还是看不清它们的表情,它们没有了棉花,没有了叶子,它们只是等待一场又一场的风,它们无所事事。

它们也是被主人忘记了植物。

我想人最怕什么呢?怕选择,选择就是一个个坎,不管是什么年代,只不过这坎的大小不一罢了。比如此刻我就要做出选择,一是步行回住地,二是死等,等汽车突然想起我了,来接我回家。要是走着回家的话,我不知道回家的路,就是勉强记得,但也太远,要是不小心走错了,走到天亮也走不回住地。在原地等汽车来接我,那我就得自己给自己卯足了劲,实在说不好汽车什么时候能突然想起我。

把自己交给别人的记忆,这的确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你认为别人应该记得你是,可别人偏偏就忘了你,这事太多了。我们常常自以问我们自以为亲近的人,你想我吗?

这的确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有的时候,我们真的没有想,好在我们都经历了许多事,对这个问题已经小儿科了,我们一律对回答想,有时还加上很想。于是提问者心满意足了,回答者也过了一关。

天越来越黑,寂寞越来越大,一个人深陷黑暗和寂寞之中,幸好我是一个喜欢冥想的人,我就把一些往事,一些想象中的事拿出来,在夜色里无遮无拦地摆在地面上,摆在眼前,一一被我的手摆弄着。

离开家已经快一个月了,孩子早睡着了吧,妻子在做什么呢?会想起多年前的一个人,会想起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会想的无遮无拦,会想的漫无边际。

这时,一处亮光来了,汽车,是一辆向我靠近的汽车。

我知道,当所有人都回住地了,在食堂吃饭时,队长突然发现我没回来,一拍大腿,说,快快,把小蒲落工地的点上了,司机一哆嗦,赶紧扒拉两口,开着汽车去接我。

汽车来了,我上车,和司机笑着打招呼,互相点一支烟,车的灯光照在空旷的黑夜里,直直杀出一条光之路,看着光一下子穿透黑夜和时间,不由得独自笑了,这一切显得格外有意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