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北阿平
河北阿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856
  • 关注人气:1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阿平:简论“燕赵七子”诗学品格及冲击力

(2015-12-05 23:05:09)
分类: 评论

 简论“燕赵七子”诗学品格及冲击力

                          阿平

 

   如果我们谈论河北当代文学在中国文坛上处于一种怎样的地位?那么我们势必首先梳理两个方面的创作,一是小说创作,说到小说创作我们往往会想到“三驾马车”河北四侠。另一个方面必然是诗歌,说到诗歌创作我们就会想到由边国政、伊蕾、刘小放、郁葱等人组成的“冲浪诗社”以及之后由大解、简明、刘向东等为代表的的诗歌高地,再向后呢?

   2015年末,郁葱编辑《在河以北——“燕赵七子”诗选》,第一次对东篱、李寒、北野、见君、李洁夫、宋峻梁、石英杰七人进行一个群体命名——“燕赵七子。如果这个命名能得到诗坛认可的话,那么,燕赵七子诗歌具有怎样的品格?会对河北诗坛形成怎样的影响?在中国诗坛形成怎样的冲击?

      “燕赵七子”群体集结的基础与诗歌具有的共性品质

我们知道但凡一个群体的命名,必有着鲜明这样那样共同性。在说到“燕赵七子时,郁葱这样说:“他们有对诗歌的相对独立和成熟的理解,在创作上有倾向性的追求,是一个相对纯粹的诗人群,是某个地域诗歌创作的中坚,有着承上启下的创作实力。可以说他们是一个流派,也可以认为是一个群体,但归根到底,他们是由一个个独立写作的诗人而形成的诗歌气场,是有着不同诗歌理念而又有着共同诗歌精神的诗人的凝聚。他们无疑是一个诗歌整体,但又有着各自的创作方向”。在此我更倾向“燕赵七子”是一个诗歌群体,是一个继“冲浪诗社”之后,在燕赵这块慷慨之歌的大地上,经过长时期的酝酿,发酵、汇集、成长、磨砺、壮大之后一个群体的发端和崛首先这七个人都生于、长于燕赵这块土地,受到燕赵这块土地一脉相承的生命滋养和人文学识滋养。这一点很重要,我们翻开历史这本嘈杂的书就会明白,地域性或某种因素而积聚在一起,是进而形成一个团体或流派最重要原因。二是大致相同的年龄是他们在身体成长,精神发育的过程中,面临同一天空。我们知道年代划分,中国60年代到70年代初期,这十几年里的人,着几乎完全相当的精神性格特征,没有断裂性。也就是说,他们的精神发育史和写作史,几乎是交缠在一起成长,难分彼此,这为他们今天成为一个诗歌团体埋下了引线。三是他们的创作水准保持一个旗鼓相当又各有所精的形态,形成一个群峰连绵,互相遥望,又在地下根脉相连的状态。他们的创作方向以及对诗歌本质有着大体一致的倾向性追求。这他们集结一个群体打下了密实的桩基。四是他们七人分布在燕赵的唐山、石家庄、承德、邯郸、保定、衡水个地区,看似分散,但由于近年来,他们成为当地诗歌创作的中坚力量,一他们在本地区开创、扶持诗歌事业。先后出现《凤凰》、《诗魂》、建安》、《新保定》、《67度》、大清坊创作基地等诗歌群体,二他们之间开始经常性地精神和诗歌活动的交流,并取得了身心相融的效果。这他们集结为一个群体竖起了柱子。五是他们的诗歌品质上和创作主体上,有着内在的一致性。承续了燕赵文人的风骨,在挖掘人文关怀、展示生命感知、洞彻生命困惑,呈现神秘诗意,对现实反思拷问等方面,进行了较为整齐的行进步伐和方向追求。最终为他们集结为一个群体找到了结合点和抓手。

      “燕赵七子”诗歌中各自独有异质神韵

在诗歌史上,不管是一个流派或群体,比如建安三子、七月诗派、朦胧诗等等。他们除了一些内在的共性的特质之外,必然还有着各自在诗学上扬名立万,承传后世的异质神韵。无疑,“燕赵七子”也各自有着自己差异成就。我个人评价是:东篱的担当和深邃,李寒的内敛和拷问,北野的神秘和广阔,见君的冷静和神祇,李洁夫的隐忍和多变,宋峻梁的敏锐和澄澈,石英杰的厚重与深入

七个人,让我们逐个探究一番。但因为“燕赵七子”最近受到众目注视,难免有相同的声音,如此,也验证大家不约而同的看法。

东篱:说东篱我先说生活底背,生活底背这个词将在我的文本一而再出现,我实在绕不过这个容量巨大的词。东篱生活在唐山这个承受过世界上独一无二巨大灾难的城市,这个生活底背影响和造就了他写作上的厚度和强度,担当和反思。不管他写家乡油葫芦泊、还是写父母,抑或写唐山系列 都是在挖自己生活底背这个深矿,富矿在这个矿井里,他完成了个人生命经验积累,形成了他本质艺术审美。映照在他诗歌创作上就是:因其专注,使其情感烈度极高,因其精神的疼痛,培育他悲天悯人的情怀和担当与感恩的精神。因其反思,使其诗歌低沉而辽阔,脱离具体事物固有形体,飞翔在记忆之上,情感和思想完成多次置换之后,打通了现实与超现实的通道

还有就是东篱是个场强极大的人,一个极具行动感的诗人,一手托起凤凰诗群,带动和培养了一个区域诗人成长,他自己也在这种行动中完成精神之旅的提升,影响力和冲击力呈几何式向四周波及。

     晴朗李寒: 晴朗李寒的生活底背是多年俄罗斯生涯和回国多年流浪变迁工作经历。也就是说他的俄罗斯现当代诗人作品翻译不是凭空而来,是有着极深渊源,流浪变迁工作经历,直接带来了他的反思和对现实生活的拷问,加之早年农村生活经历,使诗歌始终在一种朴实、纯粹的氛围中不断深入。思想越飞越高,但扎在大地上的双脚,越来稳重,厚实。他有着浩大的思想和情怀,呈现在诗歌文本上的却是细腻、温暖的写书,多义的表达,他有着最底层生活的体验,使他深刻洞悉现实生活的困境,以忧伤、精准,多元的表现手法,把生活幽暗的部分以诗歌的形式揭示和呈现,完成一个优秀诗人的所经之途。

另外,晴朗李寒有着轻微的思想洁癖,使得他的的诗歌有着别人无法达到的清洁和透彻,忧郁和反思。

     北野:荡荡之气,御于野。北野之诗歌气象,神秘、开阔,庞杂、野性,犹如坝上冬天之大风,卷着落叶、泥沙、冰雪向着密林深处,猎猎狂飙。大解说:”北野在河北诗坛是个易数。他没有传统,他自己就是传统“。此话抓住了北野诗歌的精神指向。在诗歌写作越来越无方向,越来越无质感、越来越狭小的今天,北野的诗歌对于我们疲软的心灵突生出一种思想深邃,一种精神提升,一种刚强的欲望。郁葱说:”北野在诗歌中炸碎了他自己,坍缩成一个“奇点”,并与外界隔绝。这个点并不安静,无时不刻地撕扯、震荡、糅杂、汹涌澎湃“。

北野的诗歌具有神的视角,站在燕山深处承接大地之气,在诗歌中,他无限地接近灵魂以开阔的胸怀,以厚重的历史背景把地域写作提升到一个新高度他以历史回述,呈现现代生命之疼以现实主义融合虚构场景,试图找回一个地域的历史记忆。在写作指上,北野是一个有着深度自觉精神的人,这使得他走的越来越远我在一篇文章写到,在河北诗坛,进入中年写作的诗人中,写的越来越好的有两个人,一个是韩文戈,另一个就是北野北野的诗歌意义被诗坛长时间地忽略,他诗歌的丰富性和多样性,他诗歌的方向性和独特性,都值得更多有眼光的评论家去剖析、解读和挖掘。

见君:见君是一个极少杂质的诗人,他的诗歌世界,就像进入一个人迹稀少的岛屿,在这里人们呆坐,耳语,对着月亮幻想,看阴影上斑点,末路上行走着孤独的人一切近似寓言化意象,在这种清水照月,略带荒凉神秘场景中抒写精神世界的一种不可言说的世像。用不断出现的隐喻或者转喻来完成精神图谱的一种呈现。我们知道艺术是一种引领,这种观点在见君军诗中到了强化他试图用自叙式表达,来完成对灵魂一种引领,一个诗人之所以成为诗人,他必须有着强大幻想力,这种幻想是他构建自己艺术世界不可或缺的要素。

见君诗歌另一个特点是冷静,有刀锋般的锋利,而且这刀锋还涂上了“毒”,在水边闪着“阴冷”意象之光。呈现出一种有悖我们日常审美的扭曲之美,从而内心幽暗,把事物本质部分,通过镜子的多重棱角折射出来。

另外我还想说见君是个偏于安静的人。我想也只有安静的人,写出的诗歌更容易满含张力,因为张力这东西,往往隐藏在你看不见的地方。

李洁夫:李洁夫以一种独有乐观和坚韧,幽默和智慧,给他的诗注入了一种能量,使诗歌具有从容,有趣、有味,并渐渐趋向沉静、松弛和透明。

李洁夫是个多面体的人,他一直试图用细节的快乐,享受生命的诗意,但往往呈现出的却是内心的孤独和苍凉感。我想,这可能是一个是人的宿命,一个人的悖论。明明为了爱,他却说:“拒绝声音、拒绝微笑、拒绝爱/让我两手空空一身洁净”。由于生活底背的缘故,他的诗歌有大量从乡土到城市生活的挣扎、抗以及对生命意义的探索与追寻在生活面前,李洁夫的生命力象春天一样茂盛,一茬接着一茬生长,他的诗也就象春天一样,攀爬在春风所到之处,长出细腻野生的欲望,从欲望提炼内心的情感经验值,并把这种经验值以独有的方法,埋在通往向外的路途上通过书写去挖掘生命和世界的秘密。他的常常意向细腻茂盛,内在的韵律较好地把控诗歌的节奏,局部真实淹没整体的虚拟,是诗歌呈现出抒情的内光。

宋峻梁:大解说;“宋峻梁的诗,在燕赵七子中是最干净简练的一个”,除了干净简练,我还觉得他在燕赵七子最具有诗性的一个。就是说他的诗具有天然的诗歌光辉。他几乎是徒步直接进入诗歌的内部,洞察了诗歌的秘密。他的诗达到了极高透明,也就是说他的诗剥离了所有非诗因素,达到纯洁度极高钻石的透明度和硬度,但又隐藏在平凡的汉字之间,清晰而又朴素,在透明中抵达超现实,产生一种恰如其非的失重感和指认感。宋峻梁永远是一个不紧不慢的智性写作者,他常常在平静完成原本平静或原本不平静的表达,使诗歌产生一种倾斜后的平衡,他把握着平衡的度盘,把现场感,魔幻失重感,古典意境这些根本不在一个镜面的事物,融合在他的笔下。就像一只飞在田野上空的鸟,目睹着不同农作物的发育成长过程,而后,秋天来了,收获来了。

宋峻梁的诗内在肌理丰盈,常常举重若轻地呈现一种深刻、甚至残酷的表达,最终以平静涵盖陡峭,以明澈涵盖馄沌,以诗意拨开现实生活这扇沉重的大门。

石英杰:石英杰的诗歌是“燕赵七子中与生活纠缠最紧的一个,一方面他一直试图用诗歌介入生活,直接反应生活的疼和伤疤,从生活的幽暗中找光亮,充满了浓厚的悲悯意识在写作中,他常常翻越到生活背面,对生活进行拷问,使他的写作异与人。这或与他的新闻职业有关,或与他的写作指向有关。在他坚守了米沃什说的“诗歌是时代的见证”同时,又在时代面前保有独立性和拷问精神。另一方面,生于、长于易水河畔,豪迈慷慨激烈之文风在他的诗歌现的彻底而辽阔。加之石英杰嫉恶如仇又宽厚热心之性格,造成他诗歌慷慨激昂又深沉厚重热气腾腾就是他的诗歌永远是热的,就是在对历史文化反思和现实拷问,也会带着精神内部的热量,使诗歌不冰冷,不僵硬。

另外,由于石英杰长于摄影,这种技能同样映照到了他的诗中,是他的诗长于细微的力量,通过被人忽略的细微处揭开现实与精神世界的矛盾,呈现一种异样的力量。

 “燕赵七子”群体集结意义和冲击力

每每说到河北诗歌,公认河北是诗歌大省,不是诗歌强省,究其原因(如果这个说法成立)我想多半是缺少群峰并起的青藏高原现象。也就是说能进入中国诗坛前列或者优秀行列的人太少,使有限的几个优秀诗人显得孤零零地后续无。分析这种现象生的层次原因,有以下几种:一是距离北京太近了,被北京吸附了吸附的包括人才更包括思想说透彻一点就是因其特殊地理位置、传统及其他因素,造成河北诗歌守大道而少创新。用李敬泽的话就是:“走的是正统之路,正道是文化的基础,因基础,所以很难崛起而形成高度。二是过于低调而沉稳的文化传统和做人事原则,这仍与思想和传统有关,虽然个体一直在默默努力,根基雄厚,但冲击力不够,上升趋势不明显或者有足够实力,但长期沉潜于水底,不为外界所知。三是没有形成冲击的惯性和团队,缺少发力的动因和冲击的氛围。所以中国当代重要诗歌事件、流派等,几乎与河北无关,河北诗人逍遥于世外。四是洼地惯性造成的连锁反应,习惯一种自娱自乐,缺少一股强进动力的输入和内部觉醒等等因素。

也许转折的时机来临。

文化的,个人精神成长的同时,经过长时间积累,迫切需要一个契机或者一个群体的出现,这时“燕赵七子”群体集结在一起就具备典型意义和冲击意义。一是这七人已成为河北诗歌的中坚力量,无论是诗歌美学还是在全国诗坛影响力,都具备一定冲击。二是河北诗坛需要一个群体来搅动池水的加速运动。使之互相碰撞甚至挤压,隆起,形成高原迭起,群峰连绵之形态。

在我一厢情愿地看来,“燕赵七子” 群体集结崛起及在全国的形成的冲击,在河北文学界应是一个重要事件。不仅代表和展示河北诗歌“先锋深厚广阔多元”的特点将矫正中国诗坛以往对河北诗歌的认识误区,呈现河北诗歌在全国诗坛集体新形象和新活力。它还承继了冲浪诗社之后的群体爆发力,融入河北当代文学整,与 河北四侠”一起成为一种群体力量爆发,在不同领域呈现不同的意义。从而丰富河北当代文学的多元素构成。

对于“燕赵七子” 群体集结崛起的意义和价值,值得引起我们期待。

  

  :本名蒲素平,中国作家协会员会、河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

地址:050070石家庄市新华区钟盛路66号        蒲素平

电话:031189692255  18031168892  

邮箱psp7898818@163.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