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北阿平
河北阿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064
  • 关注人气:1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根角铁》

(2011-02-10 19:36:01)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一根角铁》

 

父亲在玉米地里劳动的时候,他自己就成了一颗玉米。我在工地工作的时候,感觉自己就是一节钢铁。坚硬的、粗糙的、一切用在钢铁身上的词都可以用在我的身上。

久久地立在工地上,直到自己也分辨不出来。

 

角铁与角铁的命运也不同,比如有的在室内,有的在野外。我看见一根角铁在夜晚被露水打湿,它不言不语。一根角铁,被大风吹动,被雨雪袭击,它不言不语。其实作为一根角铁,它知道自己的使命,它站在哪里是一种选择,但不一定自己的主动,但不管怎么说,选择了就意味着有了使命,这一点, 我们许多的人比不上角铁。尤其在这温情盛行的年代,在这啤酒泡沫四溢的年代。

一根角铁夹在许多的角铁中间,被人咣的一声从汽车卸下来,从此,一根角铁开始自己的人生之路。

英雄不问出处,不管一根角铁它的过去经过了怎样一个成长过程,但现在被卸在了工地上,它知道自己将开始的一种生活。

它被一只手拿起来,看看了编号,被另一个人抗在肩上,走出几米远,咣的一声扔到土地上,砸起一小点狼烟。

后来,它被一只手拿起来,被一颗螺丝穿起来和另一根角铁连接在一起。它的周围是一节又一节的角铁,有大的,有小的,它们和螺丝连接在一起,组装成一基铁塔的样子。

一根角铁,就这样淹没在更大更多的钢铁之中,从铁塔下走过的人,分不清这根和那根角铁的区别,它们看起来似乎都差不多,只不过大小和位置不同而已。平原上、山尖上突然就增加了一基铁塔,一只鸟觉得很新奇,绕着铁塔飞来飞去,后来就把巢建在铁塔的横担上。鸟从路边捡来小树枝,从铁塔下捡起小小的细铁丝,然后,开始编制,像我们小时候编制梦想一样,编制出了一个精美的鸟巢。一只从南飞来的大雁,以为自己认错了标志,耽搁好长时间后飞向铁塔旁边的村庄。

之后,铁塔成了大雁飞行的标志

 

一根角铁,在荒凉的工地上扎根,与一条条的螺丝紧紧地固定在一起,接受夜的黑,风的冷,雨的淋。但角铁不孤独,角铁组成铁塔之后,铁塔担起导线在肩的重任,一种叫电的东西边开始通过导线传输过来。每每阴雨天或大雾的时候,你从铁塔下经过,或站在导线下,便能听到磁啦磁啦的声音。

这时候,每一根角铁都直起了腰。

四季的变化,在角铁的眼里,周而复始,自动轮回着。

一天,我去检修铁塔,我先用板子在铁塔身上当当地敲几下,侧耳听听有没呼啦呼啦的声音,要有就说明螺丝松了,我就得找到松了的螺丝拧紧。我一边拧着螺丝一边观察,过去曾经锃亮的角铁,现在变成了灰色,但依然棱角分明,依然腰板挺直。

我抚摸着角铁,依然冬天冰凉,夏天温暖。

我踩在一根角铁的背上,手握着一根角铁,检查螺丝的松紧度,我把安全带系在另一根角铁上。我在角铁上不断地移动着,我的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全是角铁。我在角铁之间移动着,仿佛在自己的家里走动着。

也许我也是一根角铁,一根短短的,在人群中默默无闻又沉默寡言的角铁。在风中迎接风的吹,在雨中迎接雨的淋,在阳光中灿烂,在春天里开花。

慢慢角铁的生活就成了我的生活,角铁的性格就成了我的性格。

这说不上是好还是不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在工地上早读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在工地上早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