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北阿平
河北阿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080
  • 关注人气:1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登高

(2011-02-08 15:08:00)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登高

 

登高是一种快事,每天爬上几十米高的铁塔作业,俯视地面人影摇动,大片的绿整齐划一

 

我是一个喜欢登高的人,小时候特别爱爬树,爱在土墙头上行走如飞,当时只是觉得快乐,并不知道为什么喜欢,后来想想,一个是刺激,一个是登高后看到与平时眼中不同的另一个世界,有这两个理由,足够了。

后来到了城市工作,本应该稳重些,不想却做的却是野外架设高压线路的工作,常常要爬到几十米的高空去工作。每天站在铁塔下,仰望塔尖,然后带上手套,开始爬,爬塔有一种成就感,你想,你一步、两步、三步、只一小会你就爬了二三十米高,往下一看,好家伙,这风景,与你站在地面看到的风景果然不同。这时候你往往要喘几下粗气,后再爬,一步半米,两步一米,四五十米高的铁塔就这样被你爬上来,你坐在横担上,系上安全带,喘几口大气,这时候你往往会出现微汗,你再俯视地面,地面上的人是多么的渺小,远处的庄稼是多么整齐划一。

一切像一幅画,怎么看怎么好看。

这季节一定是春、夏、秋三个季节。冬天的情景不是这样的,如果有雪或雾大的时候呢?铁塔的脚钉上覆盖了薄薄的冰、水,载着的线手套一次次和冰、水接触之后,湿透了,变得冰凉坚硬起来。有时候天太冷了,脚钉竟然有了粘性,能粘住手套,一抬手,刺拉一声,一抬手,刺拉一声。等爬到铁塔,手套早已湿的不能戴了。有经验的老师傅,会从兜里掏出一副干手套,戴上,然后开始工作。

有一次,我在导线上安装线夹,由于手套湿透后变得冰冷僵硬,在按装开口销子或者小垫片时,特别容易滑落。我只好摘下手套,赤手按装,坚持不了几分钟,手就僵的不能打弯,赶紧把手伸进棉袄的腋下去暖和一下,感觉腋下像夹着一块冰。这样暖和一下,再干,干一会,再暖和一下。

有一年在内蒙古施工,我的一个同事,由于在铁塔上呆的时间过长,下到地面,手冻坏了,送到医院,医生说得截指,可他刚二十多一点,还没结婚啊。同事不同意也不甘心就这样失去一只手,就坚持保守治疗。可怜上天不忍,同事的手竟然奇迹般保了下来,并慢慢恢复正常。现在这么同事依然在从事这份工作。

其实,生活中不总是冬天,尽管冬天往往总是特别漫长。

春天的时候,一身阳光地爬铁塔,这过程十分惬意,角铁坚硬但不寒冷,甚至,角铁在阳光下晒久了,有股暖暖的阳光的味道。一步一步向上爬,爬几步,向远处望望,小麦正在绿油油地生长,大地绿的像一个大草甸子,路旁的树也换了新帽子,迎风舒展着枝条。

这时,如果有放风筝的,会看到风筝在身边高高地飞舞,自己与风筝同高,甚至比风筝还高,对风筝的秘密一目了然,这一切是多么快意啊。

爬到铁塔上,坐在几十米高的角铁上,阳光正一寸一寸把我镀亮,头顶的大滑轮缓缓滚动着,手指粗的钢丝绳带来更多的角铁,我熟练地安装着,1130铁在这里,1132铁在那里,仿佛自己是至高无上的上帝,俯视着大地和安排角铁的生活。

这时候,风吹拂,天空距我很近,一朵云飘在身边。

 

更多的时候,在高空,我通过角铁认识自己。

在高空,我工作一丝不苟的不能用我贫乏的语言来描述,手指识途 ,手指敏捷,铁塔不断地我手中升高着。

为工作而工作,我想依然神圣。

升高、升高 ,我身下的铁塔距天空越来越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