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北阿平
河北阿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080
  • 关注人气:1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话说白庆国和他的诗   之一(草稿)

(2011-02-01 21:11:13)
标签:

杂谈

分类: 评论

话说白庆国和他的诗

 

1

我一直是想对白庆国的诗歌写些评论,是因为我每每读他的诗歌,都能产生有话要说要说的冲动,这种感觉对于我来说不多见,我想我要珍惜。我们的心灵是想通的,我对白庆国说。白庆国是个腼腆的老实人,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其实,这什么不好意思呢?但我一直没有动笔,我在隐忍着,我知道,到我终于忍不住的时候,会写的更流畅些。

2

白庆国长得一点不诗人,一个小女孩对我说。那是在一个诗歌颁奖会上,长的真黑了,真土了,穿的也土,就是一农民。我说,他就是农民诗人,他不必长得像诗人,也不必穿的像诗人。关键是他的诗写的好,写出乡村生活的真实疼痛和美丽,写出乡村的内存,写出了乡村的核和熵,这还不够吗?

白庆国不喝酒,哪怕一小杯下去就脸红。诗人怎么能不喝酒呢?,我一直不理解,在河北省第三届端阳诗会上,我逼着他喝了一杯。那脸红的,跟啥似的,一个劲地冲我腼腆地笑。

就像他的诗歌,朴素、温暖而意味无穷。

3

所有的绳索都是用来捆绑的/我喜欢那种感觉/我和父亲同时用力/向相反的方向/我想,这就是生活的奥秘/有时向相反的方向用力/就像绳索---<绳索>

而另一旁也是一堆/散乱,陈旧,结到处都是/都将被代替/我们谁也不去看---<绳索>

我是个有农村经验的人,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是个写诗的人,我知道诗歌是怎么回事,所以,我看到的白庆国《绳索》时,一下就点亮了我的目光。好诗,是不需要多说的,说的多了,会给别人先入为主的概念,会影响别人的体味,甚至败坏别人的胃口,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所以,我决定不评价,不解读。

因为,他的诗不需要。

4

 他一生下来就热爱庄稼/他哭的时候母亲给了他一捧玉米/他就不哭了/他出生的时候/大地正在秋收/因此母亲给他提名秋生-----《一个热爱庄稼的人》,这更像是一个寓言,生下来就热爱庄稼,这人一定是农民,但农民不一定都是生下来就热爱庄稼,他出生的时候,大地正在秋收。我喜欢这样干净朴素的句子。

牛自己走向田野/后面跟着父亲/田野里还有一块地没有耕出来/牛知道这件事/不需要父亲催问/牛大踏步地走着/后面父亲用力地扛着犁/早晨的阳光鲜鲜地/照着田野/照着父亲和牛---《平静地走向田野的牛》。读白庆国的诗,真的不需要解读,一头牛知道自己该干的事,他自己一边想着心事们一边走向田野,田野里有诗意,有思想。父亲也牛一样,知道自己的事,他一边想着事,一边用力地扛着犁。阳光也知道自己的事,他一边想着自己的事,一边鲜鲜地照着田野,一边照着父亲和牛。在这里一切都是随意的,自然的,一切都按着自己的思想做事,一头牛,或者父亲,或者阳光。这就是农村。这就是白庆国眼中的农村。

白庆国现在还在农村,秋收的时候,他也赶着牛去劳动,他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就把玉米收获了,就把田地犁了。

他用他粗糙的手,写下这样的句子,现在,我仍然喜欢场院/它的光滑,硬,尘土少/以及它上面堆着的干净的粮食

5

2010年6月,在河北第六届端阳诗会上,我和白庆国、高粱住在一个套间里,我听他和高粱讨论诗,他们两人的诗,都是写农村的,都向下,向内挖的很深。躺在床上,他们两人在说自己的生活体会,对一些诗进行具体的探讨。我听着,无语。无语不是不知道说什么,而是想倾听,那一夜,我几乎做了一夜听众。

那时他刚获得首届郭沫若诗歌奖,对诗歌有种要发言的状态,后来,在一些诗歌活动上,我很少听到他发言,主持人点了他名时,他就脸红地笑笑说,我不会说,让别人说吧。

然后大家就笑。

6

石家庄经常搞些诗歌朗诵会之类的活动,我从没听过白庆国朗诵过,这我一点都不奇怪。偶尔一天,我在沙发上躺着听电视,偶然换了一个频道,听到一个人在读诗,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读诗,我抬起头来,看见白庆国在电视里读诗,我给女儿说,看,这是我一个朋友。那天他读的什么诗,我没有记住,似乎与大风,粮食,门口都有关。但他读诗的声音我记住了,一个农民的声音,一个诗人的声音在电视里飘荡。我把电话打过去,我说,庆国我正在电视里看你读诗,他腼腆地笑着,我能感觉的到,他说,那是一个电视台找到他家里,要给做一个节目。

我在电视里看到他的家,一个典型的农民家庭,院里到处晒这的粮食,金色的玉米在电视里闪着金属般的光芒

7

父亲回家拿镰刀/我等着父亲/我们要把秋天的玉米收回家/王二走过来/我很早就看不起王二/他不爱劳动,好吃懒做/王二站在我面前/指着一株玉米说/你不要看不起它/你不要以为把它的果实取走了/它就两手空空/王二越说声音越大/你不要以为一把火就把它烧光了/它就不存在了/王二很稳地走到/一株玉米前/把两片玉米叶子麻利地扯下来/然后往自己的脖子一套就用力勒起来/王二接着说,但他的眼珠已凸出来/王二说,明白了吗/我说明白了,明白了/从此我对王二有了新的理解——《对于一株玉米的重新认识》

这诗里充满了大解式的隐喻,与这首相连的还有《飞翔》。这是一首经典诗歌,尽管我知道,每一个读者会有不同的感受,但这首表现出了隐喻必是大家共识的。“你不要看不起它,你不要以为把它的果实取走了,它就两手空空”;这是在说什么?,我说不明白?诗人明白吗?,读者明白吗?我不明白的事很多,比如说这首诗,我说不明白的意思就是说,我不能有一句话甚至一段话来说清他的意思。他的形而上和形而下的意义过于丰富了,无论你企图怎么说,都有说不尽的隐喻。

诗歌就是这样,你说不清的时候,干脆就不要去说,只慢慢体会就是。

“王二很稳地走到一株玉米前,把两片玉米叶子麻利地扯下来,然后往自己的脖子一套就用力勒起来”。高明的诗人总能找到语言的秘密通道,无疑白庆国找到了。在语言的秘密里,什么象征,什么比喻背后的意义就不再主角了,主角早已跳到空中,俯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前因后果,早已用另一种形式呈现。

王二说,明白了吗/我说明白了,明白了

8

白庆国的诗歌是干净的,干净的只有风、粮食和劳动,语言是节制的,节制的像屋顶的雪,之白在他应该白的地方,多么简单的事情/冬天的雪落在房顶上/我全看见.这一切多么透亮,像一个婴儿,在阳光下望着世界,说出他自己眼中的美。我看到了,就感到了。我感觉到了,我就说出了。也不知怎地/在寒冷的冬季/看到房顶上的积雪/我就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