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北阿平
河北阿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080
  • 关注人气:1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0年12月19日

(2010-12-19 11:35:38)
标签:

杂谈

2010年12月19日
2010年12月19日

 

 

蒲素平,笔名阿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石家庄市作家协会理事。著有《大风吹动的钢铁》《唐诗的另一种写法》。现供职于河北电网超高压分公司。
一只鸟,在我脚下飞行
蒲素平

   干我这行的,经常在高空坐着,坐在铁塔上、坐在瓷瓶上、坐在导线上。

  在高空坐着,和在地面上坐着的感觉迥然不同,没有大地的依托感,没有那种脚踏实地的安全感,一切都在晃动中,一切似乎都不可掌握。

  人对自己不可掌握的事情,往往既好奇又恐惧。

  我在一根导线上走着。我不是杂技演员,我的工作是检查导线上有无破损的痕迹。我在铁塔上移动着,我在检修螺栓的紧固程度。总之,我在工作。这一切便没有了表演的价值和欲望,这一切都变得实实在在。

  没有观众,或者说观众就是自己。

  我用手中的螺栓,把一根根角铁连接在一起,使铁塔的高度不断地增加。油亮的钢丝绳,通过滑车,在我的眼前行走,过来又过去,一切反反复复,无穷无尽。我每每一用力,身下的铁塔就随着我的身体晃动,大地上的一切就在我的眼前晃动,地面上的玉米啊、大豆啊,似乎都咧开了嘴。

  我不知道他们是在高兴还是在惊呼。

  大平原隐藏在一片整齐的风景里。

  坐在高处,坐在几个平整的角铁上,把头靠在一个立柱上,系好安全带,慢慢地喝几口水,点一支烟,休息一会。这时候,放平心态,放松心情,看看远处道路行走的几个穿红衣服的人,他们轻盈得像在跳跃。看看一块一块的庄稼地,真是整齐划一,绿色的叶子吐出氧气,小小的水囵口里的清水,反射出亮晶晶的光。

  一只鸟,在脚下飞行。鸟,抬起头,看看我,向一棵树飞去。

  不过,有时候在高处坐着和在大地的低处、在煤井下坐着一样,内心充满惶恐,一种对生命的不能把握之感会油然而生。我想,这也是一种生命的体验。

  那一年的冬天,我还是个刚走出校门的学生。下雪了,我正坐在瓷瓶上安装引流线,手套早湿透了,瓷瓶凉得刺骨。我要坐在倾斜、光滑的瓷瓶上,双手去提起重重的引流线。可引流线太重了,一只手提不动。对面的同事用双手提了起来,我却不敢,感觉如果用双手提引流线的话,自己可能就会从几十米高的瓷瓶上滑下来。我感到了恐惧,这是我成年后第一次感到了对生活和工作的恐惧。

  我真的不敢,可不敢就真的不能完成工作。最后,我咬咬牙用双手提了引流线。

  我想,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状态呢?后来,这一切变成了习惯。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