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北阿平
河北阿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050
  • 关注人气:1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几年内写了两篇乌镇的散文,大家评

(2010-11-27 21:43:48)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梦幻乌镇》之二

阿平

   

再次进入乌镇之前,我就在心里默默地呼唤着,乌镇,我想一个人深入你。

对,就我一个人。

我坐在水岸石桥边,像坐在梦幻里,树荫斑斑波波地照着犹如时空转换;我坐在雕镂窗花的阁楼里,看蓝净净的天空下,几株草在水边的几把土里绿着;我坐在那张古老的藤椅上,悠然地品着茶,一本书静静地放在手边,半开半合着;我什么也不干,安静地发呆,回想往事,大段的时光随意流失着。

我想,乌镇是让一个读书人生出梦想的地方,一个让有古典情结人的心理纠缠的地方。

我一步又一步走着,走过一座桥、又一座桥,走在用青石板铺成的狭窄的小街上,我不是一个游者或者说我在心里努力不把自己当成一个游者,那我把自己当成一个什么角色呢?我一遍遍问自己。

也许是一名古代的书生吧。

我慢慢地行走着,神态从容,遇见一个从木屋里走出来的老人,我停下来,和他搭话,其实我并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愿意和他闲话一下家常,听他的软语呢哝。

老人走过的背影,留在了我的目光里,老人穿着一双布鞋,轻轻的脚步显得干净、温暖。我知道乌镇的布鞋手工精湛,我想我要是穿着一双舒适、通气的千层底布鞋,用乌镇的节奏,穿越江南水乡,将是一件多么诗意的事啊。

一个拐角的空闲地方,皮影戏正在上演,悠悠的皮影,配着慢慢的音乐、呀呀的唱白,是人突然忘记了身在何处,恍惚回到了宋明朝代。直到从戏中回过身来,看到阳光灿烂地照在身上,似走过一段浮光掠影般的记忆,才知道岁月已流转千年。

有人说,乌镇以桥名世,据说乌镇历史上桥梁最多时有120多座,真正是百步一桥,现存30多座。 其中西栅有通济桥、仁济桥,中市及东栅有应家桥、太平桥、仁寿桥、永安桥、逢源双桥;南栅有福兴桥和浮澜桥;北栅有梯云桥和利济桥。这些桥最早建于南宋,大多始建或重建于明清,这些桥,形色各异,但一律清清爽爽的。有些桥还题有桥联,如通济桥:寒树烟中,尽乌戌六朝旧地;夕阳帆外,是吴兴几点远山。给这些桥平添了浓厚的历史文化气息。

千年悠悠,乌镇,处处出满了文化大家的气息,在乌镇,一些人的名字无法忘记,乌镇是矛盾的故乡,刚刚不久前在这里举行了矛盾文学奖的颁奖典礼。我想,乌镇是中国最合适这场文化盛宴的地方。其实,早在千年之前山水诗派开创者谢灵运、齐梁文坛领袖沈约、书画大家唐宰相裴休、江西诗派三宗之一陈与义、南宋中兴四大诗人范成大、宋太祖赵匡胤的七世孙宋孝宗、唐宋八大家之父茅坤等皆行走、生活于乌镇,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文化遗产。他们的名字,犹如浩瀚夜空的繁星,令人目醉神迷。正是他们的走出和旷达的胸怀,给乌镇做了最具文化底蕴的诠释。

入夜,乘坐一只小船,悄悄行走,夜,彻底静下来,偶有的灯光,显得更加稀疏。似乎有软软的声音传来,细听,又好像没有,只有轻轻的风在四处行走。

水,是乌镇的床,水轻轻摇晃着,乌镇在古典里就轻轻摇晃着。

不知道谁说过,悠闲和古典必定是轻轻摇晃的。在乌镇,我有了深深的体会。

月光不知道何时洒在了身上,轻柔的,更令我怀疑处在一种梦幻中。小小的巷子更加清晰起来,长长的,我看见一只又一只的红色灯笼挂在水的上方,挂在木楼的拐角处,默默地照着老屋和流水。这时候,我打开一种叫三白酒的酒,慢慢浅斟着,一时,恍惚感到时间在流水走动,我的小船开始进行时光隧道,一点点进入了过去岁月。恰在这时,远处一扇窗悄然开启,因了距离或者因了月光的朦胧,我看不清是一个老者还是少女推窗而望。

夜,似乎更深了,我陷入了深深的梦幻中。

 

                                    写于201076

 

    :原名蒲素平,中国作家协会员会,石家庄作家协会理事,作品散见《诗刊》《文艺报》等报刊,入选多种年度选本。

地址:050071石家庄市新华区钟盛路66  蒲素平

      13932146216      psp7898818@163.com

 

 

《梦幻乌镇》之一

阿平

想去江南追亿旧时光,乌镇是个顶好的地方。

乌镇本不想以古明世的,但不经意间流落出的古色古韵,给了世人一个措手不及,几乎是一夜之间,乌镇名扬天下。

一个秋日的下午,缓步走进乌镇,恍然间就进入了一个千年的梦境,古老的木质结构的村落里深藏了江南历史和不朽的文化。那古老与沉静,时光与流水,悠然与斑驳组成一副天然的图画。不由得令人去怀念、去追忆,去感慨。踩着千年斑驳的时光前行,心情和脚步不由的不轻下来,怀着一份敬畏去体验岁月的流失。斜风细雨中的小桥古典的只想用手去摸一摸,用心去细细地体会,脚下的一片不起眼的青苔怕都经过几百年的风吹雨淋。如若在黄昏或月出后的晚上去逛乌镇的石板路,清新悠长的石板路就像一首典雅的诗,缓缓展开来,等你的心和目光去慢满侵入,此刻世俗的功名利碌、红尘烦恼会顿时云消烟散。沉积在心底的只有一份宁静,一份安详、一份细细悠长的欢乐。逗留久一点的话,你必定会与一二店铺的守夜老人相遇,他们专著于自己的事情或安详地冲你微笑着点头,你若有兴趣,停下脚步和老人聊聊,说不定一个古老动听的故事就会从老人的口中娓娓而出。

乌镇是以小桥、流水、古宅相互的融合而成,小桥的样式、结构、朴素风格各异,古朴典雅的石桥,精致绣巧的砖桥,奇特飞彩的木桥互相映衬。素有百步一桥之称。最古老的桥建于南宋时期,已度过了近千年的日月,更多的桥建于明清年间。桥是古镇的眼睛,睁着、闭着对能洞察一切,一座桥就是一个故事,一座桥就是一个传说。阳光下,斜风里、细雨中,站在桥上或在桥上漫步,千年的流水从容淡薄地流着,仿佛一切回到了千年之前。水静而缓,大船、官船是进不得的。只容的小船轻摇,摇来丝绸和百货,摇来信息和热闹,一扇扇调着花格的木窗就会悄然打开,探出一只只包了印花的蓝子,悠悠地放下来,待盛了百货和笑声又缓缓地提进窗里,一笔买卖在互答声中就此完成。有时窗子呼拉一开,一只吊桶系下,扑通一声进入水中,接着一桶清水就悠悠晃晃地提了上来。

俗话说桥是水乡的骨胳,水是古乡的灵魂。乌镇就因水而玲而秀而名,几十米宽的河道自南向北贯穿全镇,南接金中、白马二塘与大名鼎鼎的京杭大运河相连,北有澜溪、紫云二塘与名满天下的太湖向通。镇内河道如网,水清而绣,岸边间或有几株桂花树吐着阵阵的清香或有几株绿柳,垂着枝条在风中轻摇。夕阳照下来,通红的河水就在这日出日落间轻轻地流动,岁月、生活就这样随着河水缓缓而去,江南的韵律一点点沉淀下来,一座古镇就有了他的底气和精神。

古宅一律为木质,而乌镇一个乌在注明其特点。乌瓦、青木,石板路,无不透着历史的厚重和生活闲适的味道。一条石板路,两旁是林立想连的木屋古宅,镇中年轻人大都搬到了新镇,古镇中只剩老人和儿童,作为一种古宅的点缀和陪伴与古宅生生相息。乌镇的古宅少了大富、商贾的豪宅,古宅的斑驳反而显出平民色彩和浓郁的生活气息。天渐渐地暗下来,一二只鸡鸭缓步而来,街旁的住家透出微弱的灯光,穿过灯光的轻声柔语反到有些不真实起来。吃饭了,两盘小菜在古老的桌子上摆着,主人专注又悠闲地吃着饭,无不透出乌镇人含蓄质朴的性格和自然豁达的品味。乌镇保存了江南人的生活特点,男人去茶馆,老人去庙场,女人淘米浣沙。现实的生活像门前的流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老了房屋,老不了的是流水,老了岁月,老不了的是记忆。

你走着走着,一抬头,从天而垂下的印花布,旗帜一样高举着,这时阳光正直照过来,阳光与印花布的光芒互相照耀着,令你不由得不赞叹、称奇。一阵风恰好吹过,布上的一朵朵典雅而热烈的花开始跳跃着舞蹈,一个亲切、神秘的世界悄然为你打开。其实作为江南传统工艺,印花布早已经失传,而独在乌镇不留声色地保留了下来。人们发现了乌镇,就发现了印花布,并成为乌镇一景。印花布朴素中透着温暖和亲切,早年成为了江南所有女孩的一种美丽的情结。妇人之衣,不贵精而贵洁,不贵丽而贵雅,想一想把印花布穿在身上,一种韵味天然而成。

走进乌镇,又走出乌镇,时光似乎在倒流。一种淡淡的,异样的感觉会长时间地缠绕你。一座千年的古镇,已沉积了太多的历史和故事。伟大的作家矛盾先生是有幸的,他生长在了这个千年古典小镇,乌镇是有幸,从腹中又走出了一个时代的巨儒。

离开乌镇的时候,我没有来由地突生一种担忧。已走过千年的乌镇,被世人发现并深深地爱上,不知乌镇之幸还是其不幸。

                                 写于200462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