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北阿平
河北阿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064
  • 关注人气:1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在北戴河,有这样一对父子

(2010-09-08 16:31:34)
标签:

转载

写的真好,感慨

        珍尔北戴河日志之四:    在北戴河,有这样一对父子

                     2010年8月26日  星期四 

[转载]在北戴河,有这样一对父子

        鞋和包本来放在水中的小沙洲上,却差点被涨潮的海水给冲走。赶紧转移。

 

    今日,创作之家组织我们去浅水湾。难得的一个好天气,既不下雨,阳光也不是很晒、很晃眼。这样的天气最适合照相,光线柔和,照出相来效果特别好。因此,老公这个摄影迷遇到这样的天气是最开心的。           

    本以为像老公这样的摄影发烧友就够发烧的了。没想到在北戴河,竟然发现了另一位发烧友。那就是80多岁的杨老先生。

    北戴河创作之家的会员度假,允许带家属。自然是老公带夫人来的居多。因为国家级会员里面到底还是男的多吗。成名作家就更是如此了。女作家本来就少,愿意随女作家来度假充当“家属”的男人就更少。所以,女作家来度假的可能带孩子来的会多些。也有夫妻俩带孩子一家三口来的。而作家带自己父母来的,大约就是凤毛鳞角了。

    杨老先生就是随他的儿子田林一起来的。田林是河北承德的文联主席。起初,我以为田林姓田,所以自作聪明地称呼他的老父亲为“田老师”。不料老人郑重地纠正我说,对不起,我不姓田。我愕然。老人说,我姓杨。田林是我儿子的笔名。

[转载]在北戴河,有这样一对父子
                       田林和珍尔在浅水湾交谈

    每天上午,创作之家都会组织我们坐车出去参观。这时,常见的感人一幕就是,田林牵着老父亲的手。老人一点儿也不像80岁的人,总是兴致盎然地举着一部带长镜头的相机到处拍照。有时对着远处,一动不动地选景,观察老半天,俨然一副很专业的样子。不仅在外面拍,回到住地,老人有时也会将相机用支架支在楼道里继续拍,这让我们感到十分惊讶。

[转载]在北戴河,有这样一对父子
                手牵手的田林父子

    相处几天以后,我们渐渐熟悉了。老人会主动要求为我们拍照。比如今天在浅水湾,老人就兴致勃勃地让我站好,说要为我拍特写。拍了好几张,让我老公看。老公夸他拍得好,老人却笑着说,拍得好不如长得好啊。瞧他多会夸人。

[转载]在北戴河,有这样一对父子
                         这就是80岁的杨老先生专为我拍的特写  

    田林属于内秀的人,不多说话。但看得出来,他极为孝顺。单是能带老父亲来度假这一举动,就足够让人敬佩。

    “红楼梦”里的“好了歌”讲得好: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所以像田林这样的人真算的上是孝子了。当然,我看到的只是一点表面,真正让我感动的是读了他写在北戴河的一篇散文之后。我是听一起度假的另几位朋友说的,她们说田林刚写了一篇关于父亲的文章,写得真好呢。于是我向田林讨来了电子版,拷贝在电脑中读。

    散文写得极细腻,他写到自己牵着父亲的手的那种感觉,联想起小时候父亲牵着自己的手时的感觉。他写到父亲睡到半夜想吃馄饨,他深夜到陌生的北戴河街上去四处寻找。没有碗,买了一桶方便面,将里面的面倒出来当空碗。饭店里不卖馄饨,但老板娘被他的一片孝心感动,专为他做了一碗。雨天路滑,一出门脚下一滑就洒了半碗,回来又重新买了一碗,老板娘感动得都不再收他的钱……

    我被田林父子间的深情所感动。联想起自己当年曾答应过父母要带他们到青岛去旅游的,却总是借口工作忙而一直没有实践。后来,父亲永远地走了,而母亲,如今只能靠轮椅一寸一寸地挪动,哪里还能出得了远门?想想真是自惭形秽啊。世上有些事情真是不能等啊,比如孝顺父母,就是等不得的事情。有些事,稍稍一等,便会成为永远的遗憾了。

    杨老先生无疑是幸福的。看他那热爱生活的态度,看他那老顽童般的表情,就知道了。

[转载]在北戴河,有这样一对父子
              瞧,80岁的杨老先生工作得多专注。这是老公为他拍的。

    田林老师是值得崇敬的。怪不得他的散文和小说屡屡获奖呢。他那些真诚美丽的文字,都是从那颗充满爱意的心胸里自然流淌出来的啊。

    在北戴河结识的这一对父子,让我想了许许多多。所以,我想将他们写在这里。

田林老师的那篇散文,我也将它附在后面,供朋友们欣赏。

                                    2010.9.3.补记

===================================================================

附:田林散文夏日记事》                [转载]在北戴河,有这样一对父子                    北戴河,父子情深                                   

    八月末的夏季,几乎已经进入尾声了。我受中国作家协会之约,去北戴河度假十天,言说可带家属一名。家属的意思,该是妻子儿女,但我首先想到的是父亲,父亲也是家属。

    先是给家里两个“做主儿”的来讨论,结果居然与我是一致的。妻子说:

    老爸八十岁的人,你也真是个傻小子。

    女儿说:带谁出去还用问?我爷呗。

    这次讨论的效果可真叫好。

    中国作协创作之家,位于北戴河海滨安一路的九号楼,安静典雅,套在一座精致的花园里,出门五分钟看见海,再走五分钟,便可下到海里了。这是个全国新老作家云集的地方,第一次见到那块牌子,心里不免砰然动了动,写了八年小说,居然也混到这儿来了!

    最初是有些尴尬的。前来的作家皆是中青年,男男女女温文尔雅活泼跳跃,又如一群逃离家门的鸟儿。惟我,依然领着老父亲。

    十天度假期,我带了手提电脑,原本准备改个小说,但在这个与父亲最近的距离,也是最完整的时间里,我的心思已经不在创作了。给朋友的短信,我是这样写到的:

    出门在外,截然不同的是终于有时间守着父亲了。眼下父亲已经睡熟,偶尔回过头,才知道一个人就这么过来了,它扔给我们的现实,在时间的不自知中,在所有的磨砺中,也是我们必然需要面对的。父亲露在外面的胳膊,真实得已经不似当年了,已经缺少弹性了,岁月的侵蚀,脸上生出了许多老年斑,行走的速度要比过去慢得多,身材正在矮下来,听力视力正在弱下来,睡态里更加像个婴儿了。

    第二条短信是带有自责的:父亲还在愉快地往前走,其实我们从落世那天起,就开始了往回走,时光之路的速度是那么快。平时的所谓忙,真是有些假托了,过去做得很不够,十天里一定好好孝敬他。

    其实,这又该是儿子写给父亲的。但儿子与父亲,又是宁愿说给朋友却不愿说给他。

    北戴河海风轻轻地吹,吹得陌生且温柔;海鸟儿自在地飞,飞得翩翩且自如。是在这海风中,我开始紧紧拉起了父亲的手——这与童年时父亲拉着我是完全一样的。那时的父亲,有着一双细长灵巧的手,父亲会拉小提琴,手底下时常会飘出各种美妙的音乐来;那时的父亲领着我,那只手总是攥得比较紧,并且时常犯些小毛病,大街上走出一段路,就要捏一下,再走一段路,又要捏一下。他就不知道,一个大人的手,有时即使不用力,它也会把人弄疼的,那天我忽然就叫起来。

    父亲说:是啊,怎么回事呢?我已经拉着你的手,却又生怕把你丢掉呢。

    而现在,父亲的这只手,已经布满褐色的老年斑,不再柔韧不再灵动,干涩得再也没有多少力气了,海风的吹拂里,我必须拉着他的手,拽着他的人,依然是怕他丢掉的。北戴河比不了我们的家,人是那么多,互不相识熙熙攘攘,马路又是那么宽,来来往往车水马龙,现在的父亲,我也开始为他担心了,就像我的小时候,哪天也会找不到家。

    我也知道,我们父子确实有些不入流。度假的大多是些年轻人,我领着父亲已经有些不协调,但在这支作家组成的队伍里,却是备受尊重的。父亲很自觉,每天要准时看手表,每项活动坚定地提前五分钟,他怕的是让人等,千万千万不要影响别人呵。尊重的,还有他的气色和年龄,直到后来,大家已经和他开起玩笑了:

    老寿星啊,那是你家儿子吗?我看你比他还要年轻呢。

    父亲知道这话有些虚,也知道是在夸他呢。然后便会“呵呵”地笑。

    这话我是极受听,老爸比我还年轻,这是个多么美好的事情哪。

    又问养生之道在哪里?

    父亲说:平常心。去掉贪、嗔、痴!

    佛家啦,您是我们的老佛爷!

    那天的旅游有点儿累,到了夜里父亲开始饿,窗外已经下起了雨。北戴河确实也特殊,海那边就像有人呼风唤着雨,召之即能来,呼之即能去,说下它就下来了。

    我问父亲说:饿了,想吃什么呢?

    父亲说:吃馄饨。醒来的父亲,已经没有时间概念了。

    夜晚的海滨歌舞升平亮如白昼,有的是烧烤海鲜大排档,有的是满街乱跑的车和远处缠绵悱恻的歌,唯独没有馄饨馆儿。没有馄饨,也没有碗。那么我是先找馄饨还是先找碗?

    我先是买了一桶方便面,然后再去找馄饨。这时的雨势已经弱下来。海滨的身后另外一条街,是灯火暗淡的渔民区,我想我还是应该去那里。果然就见了一家叫做“客来香”的饺子馆。

    你们这里,能有馄饨吗?

    女老板风姿绰约,头上别着个蓝卡子:馄饨是早餐,谁家夜里吃?

    我老爸,就要夜里吃。他饿了。

    不是你吃吧?

    八十岁的人。

    老板扭头就进去了,到了厨房门口才说话:让你老爸等着吧!

    等的时间里,我先是扯开方便面,里面的内容全部掏出来,然后便是个现成的碗。又觉父亲也许还不够,转身买了一根火腿肠,顺便递进后厨里,切。

    结账的时候,老板娘低着头,灯光下那个蓝发卡一闪又一闪,说出的话便有些耐人寻味了:你的创意真是很不错。当儿的,端回的是碗“方便馄饨”呢。

往回返的这一路,雨还没能停下来。心里只想着快些快些再快些,走得并不远,接着脚下就是个大趔趄,手里的馄饨已经撒掉一半儿了。

    待镇着脸再找老板娘,这娘们儿,正把人笑在那里呢:

    洒了吧?我看你就不是个好慌张,再煮一碗吧!

    这样的高调门儿,令人一下子想起《水浒》里的孙二娘。

    交钱的时候她又乐了(我就不知这女人哪儿来这么多的乐)她说:我们都见你一头张在那里啦。哈哈哈,就算给我们开心啦,这碗馄饨不要你钱!

    一个来自塞外的承德人,托着北戴河的一碗馄饨,脚下慢了又慢,待走到父亲身边时,该是个怎样心情呢?

    父亲说:什么馄饨啊?里面怎么会有火腿肠?

    我说:北戴河这地方,就这个吃法嘛。它还有个品牌呢,“馄饨火腿肠”!

    吃完饭父亲先是去刷牙,然后又要睡觉了。但父亲没有睡,父亲说:我这个岁数,已经理不清时间概念了,要知道现在是深夜,要知道外面下着雨,我绝不会让你出去的。不过,这家老板也真实在,“馄饨火腿肠”,它也真是很好吃。

    我说:是的,老爸,我们睡觉吧。明天还要上路呢,千万别让人等着咱。

    父亲睡下了,小孩子一般顺从地睡下了,我身边本来就是个“孩子”嘛。轻微的鼾声已经响起来,我听见了,父亲的心,在海浪的拍打下,安安稳稳静静地跳。也听见了,电脑里击打的那颗心,正在海风的吹拂中,说着从前的话。

    第二天是响晴的。海边的红日头,与我们承德其实并无甚区别,大海的样子也永远不会老去的,窗外响亮的蝉声再次叫起来,意味着又一个夏季很快就将结束了。

                                           2010、8、23日于北戴河创作之家 
[转载]在北戴河,有这样一对父子
     这是老公为杨老先生拍的特写,老先生很开心,说到底是专业的,还没有人给他拍过这么好的片子呢。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