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泼墨
杨泼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62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岁月里遗失的明珠

(2016-05-14 10:42:39)
岁月里的遗落明珠
                                        ——《朝天吼》读后感

看完《朝天吼》,第一时间给王芳打电话,说这篇长篇小说如果得以出版,除了本身的文学价值,更可贵的是对那段垦荒历史的铭记,为千千万万把青春和生命留在黑土地上的人们树碑,亦是对地方志的另一种注释。
最初面对这皇皇二十五万字的作品,我第一感觉是打怵——相交动辄十几万,数十万、上百万字的长篇,我更偏爱纯度较浓的中短篇小说。所以,除了如《金瓶梅》《红楼梦》以及金庸的作品外,很少触及长篇小说。倒不是我对长篇有偏见,而是我性子急,没耐性。
所以面对《朝天吼》,心里画魂儿,我能看下去么?
我是下载到手机看的——我更喜欢看纸制书本,白纸黑字,墨香依稀,最能彰显汉字的魅力。然而那时《朝天吼》尚未出版,我只能看电子版——《朝天吼》连破我两大恶习。
《朝天吼》,讲的是当年山东居民九菊等人,为了生计,背井离乡,千里迢迢,来到东北一个叫林甸的小县,开荒种田,自力更生的故事。
说实话,作为也算看过几本书的人,吸引我的不是故事本身,而是人物。我想,小说与故事的区别在于,故事更侧重情节的波澜起伏,猎奇诡谲;小说则侧重塑造人物,剖析人性及精神世界,灵魂深处的卑陋和伟大。《朝天吼》人物众多,如我奶奶九菊,贾狗,梁胜子,林多,于承兰,林宽,修琴,徐守仁,许安生,黄金山,铁柱嫂子等等,分明一场戏群。但,人物虽多,一点不乱,各人有各人的样貌,各人有各人的语言,又性格鲜明,秉性各异,所以只要其中一个人物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一句话,就有了分晓,知道谁怎么样,谁要怎么样,这就是作者见功夫的地方!
众多人物里,九菊,首当其冲,最光彩照人。那时节的山东以及中原大地,刚从兵燹离乱中平复下来,又逢灾年,日子可想而知的惨。九菊一家很多像九菊一家一样的人家只能靠要饭糊口。
九菊虽然是个姑娘,但性子要强,不服软,不认命,哪怕为了来东北开荒,违心地嫁给贾狗,也没有磨灭性情中的刚毅。背井离乡,说说容易,山东东北相隔千里,气候、水土、饮食、习俗上相去甚远,单一个“吃”,就够要命了。林甸人喝生水,吃大碴子,令文化源远流长的山东人瞠目结舌。但,九菊等人不断地克服各种差异和不适,很快适应了。在生产上,九菊更是不甘人后,她的理想很简单,吃饱饭,把娘和弟弟接过来,一家人团聚。
相对于九菊的低头苦干,安心吃苦,梁胜子却想法设法地逃跑。难怪,梁胜子是村干部,来到东北后,有一股强大的落空感,所以一心要回去。最终他成功逃跑了,但兜兜转转,最终回来了——一心想要逃离,却最终却不得不回来,命也!最后冻死在风雪中,把一生的波折凝成一个雕塑,悲也。
贾狗为了九菊来东北的,一心“俺就是要和九菊一起,刨出金蛋蛋银蛋蛋,再盖起一栋金房子,好生娃过日子。”这有悖于热火朝天大生产的氛围,令九菊着实难堪,甚至气恼地骂他,但贾狗依然不改初衷,在逃跑的路上,毅然决然地回来了,那一刻,一向卑贱的贾狗,竟有几分英雄气概!他不是最后一个却是第一个死在这的垦荒的山东人。
林多,修琴,一对苦命鸳鸯。但在宽容广袤的黑土地,世俗伦理的禁锢的冲破,最终修成正果。
许安生,这个地主的后代,一直抬不起头来,在这里,他凭着力气进步,当上劳动组长,更加拼命干活,争取当上干部,成为党员,和正常人一样,在这里,生命是平等的。
黄金山,一反往常的革命干部形象,有正义,有担当,又富有人情味,处处为垦荒人着想,堪称垦荒人的及时雨,处理逃离人员的那段情节,一直印在我脑海里,黄金山有礼有力有节,对这些孬种老乡,即是恨之,又是怜之,甚至骂了娘,极富有时代气息,又符合人物性格。他的形象如同雕刻,过目不忘。
小说中,虽然生存环境极为恶劣,但人性中善良和温美时时打动人心。然而,作者显然技高一筹,运笔如刀,亦不放过人性中的自私、嫉妒、矛盾等弱点,如梁胜子的嫉妒愤懑,贾狗的自私小气,修琴的处心积虑,等等,避免了人物的扁平化,从而使人物更丰满、更立体,呼之欲出。
在《朝天吼》里,人物的鲜明,是靠情节和细节来刻画的。作者通过搭马架子,开荒破土,斗恶狼,革芦苇,铲趟,建房,抗洪水,一幅一幅波澜壮阔的图卷:脚踏大地,冲天狂吼,那份豪气悍气大气,着实令如今贪图安逸不思进取犹如天阉后人惭赧。
除此之外,那些世俗气息勃勃的细节更令人着迷,亦凸显作者笔力不俗,例如通过九菊的视角,画出典型的东北人家情景——黑乎乎的屋里,炕上,衣服破烂的淘孩子,包豆包的老太太:“这些个张嘴兽,就像漏底勺,咋吃都够不到底,一大锅豆包,也就能吃一两顿。”老太太撇着嘴,看似生气,实则骄傲地说,“养了一窝臭小子,个顶个长个大肚囊,哎,比别人家费粮还费布。”一个慈祥,善良,久经沧桑,却又不失爽朗诙谐的东北老奶奶跃然纸上,似在眼前。
若果说写长篇小说是构筑一座宏伟的宫殿,故事情节,人物性格,内心世界,社会的广度和历史的深度,是这座建筑宫殿的台基、柱框、墙身、屋顶,那么文字显然是砖瓦。
起初给人的感觉,《朝天吼》这样的故事,文字合该是那种恢弘的,豪迈的,大气的,但没有,王芳的文字很清新——
满屯缭绕的炊烟牵着风儿,编织出各种水墨画卷。
那口长长的牲口槽子边,散落着牛粪马粪,就像一篇没有章法的文章,随意散落着逗号句号。
这只是其中一二。如此清新别致,像三月的原野上,时隐时现的素色小花儿,不动声色地装扮春天。
《朝天吼》宛如一首天歌,在岁月的河上悠悠回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