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圻钘
罗圻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258
  • 关注人气:1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不是药神》后续

(2020-06-23 19:39:05)
今天顺手看了第二遍《我不是药神》,一瞬间意识里涌过太多想法,无法一一付诸笔尖。就谈一个和自己工作相关的。

影片结尾,程勇减刑出院,曹斌开车接他,告诉他无须卖仿制药救人,因为正版药进了医保目录,大家都能吃得起。

我对医保很敏感。但是敏感的原因不是他人关注的医保范围或费用等等。其实我的医保只有每年两百多块钱的居民基本医保,还经常忘交。不是我仗着自己身体好,因为有些事情想明白了,便不特别在意。我敏感的地方在于,医保和社保两个基金的可持续性。越来越多的抗癌药物进入医保,够多少人吃,够吃多久?

前两年支付宝推出互助保,本质一样,参保的人各自出钱,其中有人出意外能够及时获得救助保障。这与过去民间红白喜事随份子钱没什么区别,经济条件不同,好赖凑钱先把事情先办了,其他再议。

互助保我没有深挖,说医保和社保。基金是需要进行保值增值的,否则钱会花光。投哪里?唯有资本市场,比如债市、股市、基建、银行理财等等,一切可以获取资本增值和收益的地方。但是经济发展是有周期波动的,纵使资本主义国家,也无法保障医保和社保基金的正常运转,更无法熨平经济周期。所以极端情况发生时,只能破格处理。这意味着,医保社保这类看似完美的设计,也会存在未知的潜在风险。

我想到芒格曾谈过,财富和权力总是以各种方式集中起来。解决僵局的办法无非是捐赠、破产、战争等手段,重新洗牌再进入新周期。但是我不确定,当生产力发展到一定时候,物质商品唾手可得,不值一文。也许到时候人更不值钱,或者没有我们目前所认为的存在意义。从事IT行业的杨浩和我谈到,在信息网络时代,你对于数据的唯一意义是你的身份。从这个层面看,我们不过是在为生命DNA基因库贡献了多样性。

没有一个符合我们主观完美的系统或机制,确保公平与权益。这句话里面很多名词本身就似是而非。

《我不是药神》电影里有一句话,命就是钱。金钱是衡量一个人寿命长短的标杆。听着会不会有点残酷?但是可知,医保社保费用的收取额,也是精算师们基于各项数据和许多假设求出的。你活不过平均寿命,等于社保白交。如果总体平均寿命拉长,未来还得多交。当基金入不敷出,延迟退休或削减福利是必然的选择。

我没有交社保,因为我不打算养老靠政府。事实上,就如医保,我并不操心这个事情。借用尼采的一句话,对待生命,你不妨大胆一点,因为你终将失去它。

或者再借用另一句话,We never really die。

2020年6月23日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