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震
黄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4,303
  • 关注人气:8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黄震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鲜奶滞销之后

(2009-09-02 17:20:20)
标签:

奶农

鲜奶

奶牛

中央电视台采访

武汉市

黄震

财经

分类: 金融经济

中央电视台聚焦三农:鲜奶滞销之后(2009.8.27)

文字:http://space.tv.cctv.com/article/ARTI1251771000205736

视频:http://space.tv.cctv.com/video/VIDE1251385574585885

黄震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鲜奶滞销之后

 

生鲜奶是一种营养价值高的乳品,不仅可以直接饮用,人们还以它为原料来加工成各种美味的乳制品。可是,不久前,武汉市洪山区的一些奶农不是把挤过的鲜奶拿到市场上去销售,而是直接倒在了水沟里。
在华农奶牛场,记者看到,刚刚挤出的鲜奶就被倒在了牛栏旁的水沟里。


不仅在华农奶牛场,洪山区的青菱乡以及先建村的一些奶农也在倒奶。除了把鲜奶倒掉,奶农还用鲜奶给孩子洗澡,或者免费送给周边的居民。


付成文是华农奶牛场的奶农,他养了20头奶牛,他告诉记者,从5月19号到现在,因为鲜奶无处可卖,他不得不将其倒掉。


而如果不挤奶,奶牛就会出现乳腺发炎等病症,所以挤奶是他每天必须做的工作。两个月来,付成文倒奶损失惨重。


为了减少开支,付成文把喂草量从原来一天3次减少到2次。在付成文看来,目前他还能勉强撑下去,但同在一个大院里养牛的李运生,日子则更加难熬。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养牛,李运生的奶牛至今已有43头,过去,每天奶牛产的鲜奶能给他带来上千元的收入,可是,现在因为无人收购竟成了负担。他的妻子吴爱珍因为不忍心下手,只好让工人帮忙倒奶。


吴爱珍告诉记者,现在的产奶量在减少,倒奶量也有所下降。万般无奈之下,李运生想到了卖牛。从当初一万多元买一头牛到如今3000元处理掉,一头牛的损失就是上万元。而奶农刘明生因为卖牛,偌大的养牛场如今已经空空荡荡。


为了减少产奶量,一些奶农不惜减少喂草量,由此带来奶牛的营养不足,有的连站立都十分困难。
据了解,从今年的5月19号开始,洪山区华农奶牛场,青菱乡奶牛基地和洪山街先建村的一部分奶农就开始倒奶,原因是奶站突然终止了合同拒收,在此之前,他们的鲜奶主要是卖给附近农科院菜科所里的两个奶站,那么,为什么奶站要拒收鲜奶呢?


在李运生的家里,记者见到了他和奶站签订的收购生鲜乳的合同。合同规定:合同期内甲方必须收购乙方合乎标准的牛奶,乙方必须将所产的牛奶全部交售给甲方。如甲方无故拒收,应赔偿相应的损失。合同的有效期为08年的11月到09年的11月。


李运生告诉我们,5月19号之前,奶站一直正常收购他的鲜奶。既签订了合同,又没有质量问题,为什么奶站突然就违约了呢?按照奶农提供的号码,记者拨通了奶站负责人的电话。


原来,自三聚氰胺事件发生以后,武汉市的生鲜乳收购企业光明和伊利对质量要求更加严格,停止收购散户奶,随后,奶站也停止了对李运生这样的散户奶的收购。


奶站以散户奶和市场变化为由拒收鲜奶,先前和奶农签订的一纸合同就这样成了一张废纸。李运生多次找到奶站,希望对违约的损失进行赔偿。


如今,昔日人来人往热闹的奶站已经人去房空,成了住家。按照法律规定,违约应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那么,奶站推卸责任的做法是否成立呢?


黄震,中央财经大学教授,从事法律问题研究近20年,他认为,奶站单方面拒收鲜奶,应当承担违约责任。黄震说奶农和奶站的合同关系是既定的,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理,奶农只能找奶站解决问题。
而为了维护奶农的利益,地方政府在这里所起的作用也十分重要。
黄震说事先政府可以发布一种风险警示或风险提示,第二个就是说发生纠纷之后,他可以想一些其他办法解决纠纷,比如组织奶农形成一个新公司,然后通过公司跟奶站进行交涉。


在这起倒奶事件中,损失最大的是奶农,那么,奶农如何索取赔偿?奶农的出路在哪里?为保护奶农的利益当地政府又采取了哪些措施?


因为奶农和奶站之间是市场行为,发生倒奶后,一方面,地方政府及时地为奶农提供法律援助,帮助他们与奶站进行交涉。


同时,在奶农和乳品企业间协调,帮助消化鲜奶,减少损失。针对散户奶是遭遇拒收的根本原因,为奶农寻找合适的集中养殖小区,成为政府帮助奶农度过难关的工作重点。


对于及时搬迁的奶农,政府还给予经济上的帮助。在青菱乡记者看到,原先的一处散养户的牛棚已经空空荡荡。


青菱乡副乡长程明告诉我们,倒奶事件发生后,乡里先后分几批人在武汉市以及周边城市为奶农联系集中养殖场。


不过,两个多月过去了,为什么一些养牛户迟迟没有搬迁,倒奶仍在发生呢?而一些养殖小区正在建设中,也推迟了部分奶农的搬迁。


在政府的帮助下,奶农的鲜奶正在寻找销售途径,记者了解到,倒奶的奶农,他们的养殖场都位于武汉市三环线以内的中心城区,随着奶牛迁往武汉和周边城市的集中养殖小区,散养奶户的转移集中,成了当地奶业提升品质的一个新的开端。


今年2月,奶农李运生就从邻村的奶农那里听说一个消息,主城区禁止散户养奶牛,当时,他并没有在意。
让李运生没有想到的是,3个月之后,因为鲜奶遭遇拒收,他的养牛场不得不搬迁的现实就摆在了眼前。记者了解到,2008年,武汉市就下发了“促进畜禽产业持续健康发展的意见”的38号文,将中环线以内的区域划定为畜禽禁止养殖区,原有的养殖场一律限期搬迁或关闭。


武汉市政府今年提出:中心城区全面退出经营性畜禽养殖,加上散户奶频频遭遇拒收,因此洪山区奶牛散养户面临退出奶牛养殖和牛奶销售难的双重压力。


从2002年开始,武汉市就启动了集中饲养奶牛的工作,除洪山区现有的这1300多头散养奶牛,目前,硚口、江岸、武昌等地区已基本退出畜禽养殖,武汉市畜牧兽医局副局长徐军认为,奶牛规模化养殖是未来市场竞争的趋势,洪山去散养户必须适应市场需要,尽快转移或卖掉奶牛,以减少经济损失。


不仅在湖北省,在其他的奶产区,自从三聚氰胺事件之后,奶牛养殖从散养入区,挤奶进厅和奶企挂钩等方面,都在进行大规模的整改,规范化养殖小区的整个挤奶过程都是机械化,全封闭操作,鲜奶通过管道直接送到冷处理罐中,保障了原料奶的质量安全。


面对散户奶无法销售的现实,尤其是散养户搬迁已成定局的情况下,李运生也在加紧联系奶牛落脚的地方。
从散养到集中,必然会触及到原先的生产方式,甚至发生倒奶的现象,这是奶业健康发展过程中面临的阵痛。今年农业部启动生鲜乳质量安全监测计划,武汉市通过搬迁,转移和集中,将散养奶牛进入养殖小区,对加强奶的质量监管和安全有了保障。在我们的节目播出前,记者了解到,目前,洪山区已成功处置奶牛800多头,剩下的500多头奶牛也将于不久之后进行搬迁。我们有理由相信,市场的秩序会越来越好,越来越健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