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普
赵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40,416
  • 关注人气:26,2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邱老

(2014-09-02 16:17:12)
标签:

艺术

右派

彩墨

川剧

       

        我喜欢和老人聊天,尤其是那些经历丰富,积极达观又健谈的老人。每每聚首,谈笑间总愿瞻望老境,遐想皓首。邱老是其中的一位。

        邱老是一位画家。可我认识邱老不是通过他的画,而是他延绵数十年的一段友谊。

       在江苏常州,我认了一位老干妈,她毕生从事音乐教育工作。早年她在四川内江任教时,与邱老结识,彼时“邱老”正名列“右派”,被打入另册,身处险境。患难时期结下的友情果不简单,从此莫逆,通家往还不断。初识邱老,老干妈便要求我,须视邱老为亲戚中的亲戚。可见邱老在朋友心目中的分量。因为这一份独特的“亲缘”,很长时间里,我看邱老,只是一位年高德劭的长辈而已,至于他的艺术,反倒忽略了。

        邱老专攻“彩墨”,是这一门类的大家。早先我看过他的画册,草草翻过,眼力拙劣加之印刷品很难传真,只留下些墨色淋漓,绚烂多姿的印象。及至他到北京办大展,我才惊讶于他嶙峋矮小身体里所蕴藏的巨大能量。即使在军事博物馆这般高大的展厅,似乎也委屈了他那些巨幅画作里的巍峨壮美。观画距离稍近,就会令人产生窒息般的压迫感。难怪他一直提醒我:“你退后,你退后再看看。”

       大画在业界又称巨制,但“巨制”不代表成就。有尖刻评家甚至说“那不过说明你的画室里有梯子,而你恰好还能爬高下低。”话虽酸损,意思不错。艺术水准之高下不在“巨”而在“制”。形制再大也是为内容服务的,否则便是为形式而形式,又或者是以“巨”唬人,都要不得。邱老所写,以川藏高原、丘陵的山川风物为主,近年又有非洲大草原的生动记录。以对象论,不“巨”不足以展现高阔渺远;以抒发论,不“巨”不足以释怀内心奔腾。

       如何描摹自然?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画家以自己的创作给出了不同答案,但没有一个答案是相同的。当然,莫衷一是也正是艺术的魅力所在。你有你的风光,我有我的霁月,有多少只画笔就会有多少种“自然”。还有,不论画家如何了得,也无法将大自然搬到你面前。画家能做到的是捕捉并凝练人们对大自然的审美体验,并将其铺展在自己的创作中,以另一种视觉效果来契合观者对大自然的领悟。

        邱老常年赴各地写生,从不畏苦。有时甚至会为了一种花的颜色,反复探险。大美之地往往远离人寰,不具备基本生活条件。画家若无对自然的真爱,若无对专精的不懈追求,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画家还要有一点骄傲,有一点不可一世。当然,这要体现在作品上,而非为人。邱老为人谦逊,对赞美始终保持警惕。尽管他的创作成就斐然,但当我们小辈奉上谀辞时,他通常会学着京腔“打镲儿”,绝不照单收下。

       邱老不仅是位画家,还是一位剧作家。他1980年代初期创作并导演的川剧《张大千》,至今仍是川剧经典。一出剧与一幅画当然不同,他身兼编剧、导演二职,必然要有更全面的艺术素养方可支撑创作。我没看过这出剧,但有幸两次聆听邱老清唱该剧片段,但遗憾的是他都没有唱完,皆因情绪失控,难掩潸然。据夫人介绍,他编剧时亦是如此,写写停停,常陷于剧情难以自拔。也难怪,他与张大千都是画家,尽管他们所处的时代、经历各不相同,但他们对人生际遇的感触是相似的。

       邱老14岁即从军,没念过几年书。他的文化是通过经年累月的自学磨砺出来的。这当然不是识字多少那么简单,求知欲得到满足的过程,其实也是心胸愈来愈开阔的过程。看邱老门前楹联:群山从我出,众水自吾来。你会惊讶这老爷子不会是造物主一时附体吧,气象开阖的吓人。再看他藉景自况:险高藏美美拒染,深博蕴勤勤无争。14个字,摆明了历经坎坷后的处世哲学。

        1960年,这位21岁就“右派”加身的画家,步入人生低谷,控制、孤立、批斗、示众。可就在他最孤寂无援的时候,却收获了滋养余生的爱情。多年以后,邱老夫人以“大衣”为题,感慨他们艰危时刻的相守。她当着我们晚辈大声背诵这首人间甘苦诗,诵至两人相偎依、御寒色时,仍能窥见老人家年轻时的娇羞。这一幕羡煞了在座的与闻者。

       邱老除了画画,还精通音乐。谱曲、弹奏都不在话下,家中甚至还有整套的专业效果合成设备。我参观时,他在餐厅把盏正欢,没工夫给我演示。

        微信在这位80岁的老人那里,早就不新鲜了。发朋友圈比我还勤。说来也巧,写这篇文章时,邱老刚好分享了一篇《宋人弦歌 咏秋感怀》,其中写道“四季之中,春和秋最容易牵动心绪”,又说“春是诗人的季节,秋是哲人的季节。不过,中国多诗人,少哲人,所以我们看到,咏秋词仍是说愁的为多”。有点儿意思,不过这容易令人情绪反转的秋,在邱老那里,大约是不会有什么波动的。一个能将自己挂着批斗牌、姓名上打着黑叉儿的照片放大陈列在客厅的醒目位置,与宾客粪土当年,基本上就属于以伤疤作勋章,荣辱是非,了无挂碍了。更何况,他名字里的那个“秋”字的前面,还闪烁着一个令他风骨孑然,时时开怀的“笑”字呢。

        邱老名叫:邱--秋。

 

 

 

本博客文章未经授权,敬请勿用;如需转载请联系:dianxing58@vip.sina.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