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笨贼一箩筐》

改编容积率有限的单幅漫画,说是冒险绝不为过。原著只是导火索,而爆破力完全取决于戏剧主创的才情与想象。从被“笨贼”打动到试图打动观众,想来这一过程并不简单。

      黑色喜剧《笨贼一箩筐》改编自台湾著名漫画家萧言中的同名系列漫画。就一出时长近两小时的舞台剧而言,原著能够供给的素材有限,但原著的精神气质却又俯拾皆是。因此,与其说是改编成功,还不如说是“贼”味儿相投。改编和原著之所以能幸运地契合,大约是他们都认为:命运可以捉弄我们,我们又何尝不可以讪笑命运?

      由漫画改变成舞台剧,有没有套路可用?有没有前辙可循?这是问题,也不是问题。能借鉴固然幸运,但也可能不幸。所谓经验很容易转化为程式,继而落入旧窠。

      故事并不复杂。两个屡出手,却屡不得手的笨贼,意外捡到一只有私房艳照的手机,于是决定勒索机主。订下接头地点、接头暗号后,准备交易的当口,巧遇电视台正拍法制情景剧。情景剧剧情与勒索交易约定高度吻合,于是叠床架屋,阴差阳错,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狗血共人血一色,唾沫与泡沫齐飞…… 

巧合是个筐,啥都能往里装。装的好会信以为真,装不好则弄巧成拙。这出剧“装”的不假,甚至“筐”住了原著者。谢幕时,萧先生受邀登台致意,竟无语凝噎,观众好一通掌声抚慰方得平静。 

一直以为,漫画家之“漫”,不在笔触,而在思维方式。老实人是成不了漫画家的,他得调皮,甚至有点坏。所以你永远不要相信漫画家的表里如一。初次见面,他就可能一边享受着你的赞美,一边构思着你的狰狞。 

不知道萧言中先生“笨贼”的创意来自哪里,细究起来确实不凡。“贼”是一个身份,“笨贼”是另一重身份。“贼”的行为逻辑因为一个“笨”字而变得荒诞不经。在情理之中,出意料之外。这不也是一部剧的需求吗?

     甭管什么戏,诚实很重要。先诚实面对自己,再诚实面对观众。做戏的人守住初心很要紧。你究竟想表达什么?有没有能力表达出来?这种表达的初衷与反响能大体吻合吗?在确定地回答这些问题之后,做出来的戏即使错了,也不至于错的离谱吧。

     一般人看戏,会选择剧团或演员,实在拿不准主意,跟着剧场走也行。在北京,譬如人艺主场,王府井大街22号的首都剧场;或者国家话剧院主场广安门外大街277号。 该剧演出地朝阳“9剧场显然不在此列。如果前者是殿堂,那么后者就是草台。当然这是就硬件而言,软件就不好说了。殿堂里未必不出烂戏,草台上一样可以夺目。从生态上看,我更倾心于后者。民营院团完全凭戏生存,戏好有饭吃,戏烂饿肚子。观众乃衣食父母于他们可不是客套而是信条。身心受创抑或甜蜜满仓人等,都不妨去剧场找找衣食父母的感觉。

    “9剧场车位少,不好停车,但你要拿出班主的派头大声说:我剧组的!保安就会笑嘻嘻地抬杆放行。这里是做戏人的主场。

 

 

 

 

 

本博客文章未经授权,敬请勿用;如需转载请联系:dianxing58@vip.sina.com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