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普
赵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48,069
  • 关注人气:26,1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哥

(2014-04-03 09:16:19)
标签:

清明

大哥

父亲

亲情

娱乐

去年清明,大哥还能勉力和我们一起给父亲上坟。今年不用了,爷俩现在住的很近。

父亲去世后,清明于我既是个祭奠的日子,也是个团圆的日子。不像春节,除夕才是个正日子,千方百计往家赶,生怕错过了这一晚的团圆。在家乡,清明祭扫除当日外,前后三天都合仪。 

20年前,父亲葬在城市的远郊,大哥去年入土时,这里已是近郊。当年大片的油菜花田,早已被亡人攻掠,只剩下几畦了。好在地势没变,站在父亲的位置,放眼还是开阔。和风霁月或电闪雷鸣,父亲应都看得真切。 

在家乡,有些祭扫陋习还是根深蒂固,譬如烧纸,烟大呛人。大哥每次都满不在乎,行仪也最专,一边拨弄纸钱,务求烧尽,一边念念有词。我通常只伫立一旁,发呆。说来奇怪,坟前跪拜时,注意力总是集中不起来。三个响头磕完了,心里还是空空。 

大哥不同,每次祭拜都指向明确,诉求到位。纸钱既烧给父亲,也烧给父亲泉下的“牌搭子”,还要烧给“打浮财的”。磕头求保佑,为老妈、为孩子、为生意。父亲似乎还是爱玩,反正不怎么给力,没顾上困顿迷茫、心结难解的大儿子。 

大哥长我11岁,我们基本上不算是一代人。我袖口沾满鼻涕时,他青春期了;我小学没毕业呢,他都恋爱了;我刚青春期,他当爹了。 

我六岁即会游泳,是他教的。手段残忍,方法恶劣。先给我一块泡沫板,诱我游至泳池中间,然后出其不意,用一根长竹竿捅掉我紧抱的浮板。在我充分品尝了明矾水的滋味后,他蹲在岸边得意地说:“怎么样?游泳简单吧?这不就学会了!”至今记得,他高大身形的背后那一抹似血残阳。从此埋下仇恨的种子,多少次梦见自己练成绝世武功,将他打得满地找牙。但现实总是残酷,结果总是相反。我们哥俩最后一次动手,我15岁,他26岁。15岁的依然完败,在一棵法梧的枝桠上颤了半个多钟头才得以脱身。 

大哥身体确实好,据说是上海滩“跤王”的再传弟子,正经练家子。那年招飞,全县数百名入围的年轻人,只有他一人过关。引体向上一气200多还没停下,带兵的没见过这等“活塞”,喜欢的不得了。要不是根本就没余粮的“地主”成分,他现在应是霸气侧漏的资深飞官了。 

大哥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是水泥厂的烧窑工,辛苦并危险。有一阵我被欺负,忍无可忍,便长途骑行到厂子去搬救兵。结果被食堂的大锅饭和窑口的烈焰深深吸引,完全忘了初衷。不过,大哥倒是记得。隔了些日子,欺负我的小混混们都对我肃然起敬,准确说是肃然起怕。赵普有个厉害的哥哥,后来又坐实是武功高强的哥哥,再后来成了刀枪不入的哥哥。彼时,《少林寺》正在热映,此类传说是颇具威慑力的。其实大哥只是打了某个小混混一小巴掌、一小巴掌而已。

     80年代初期,我们陆续随父亲返回省城。大哥先去了化工厂,再到商场,最后彻底下海,开始自负盈亏的人生。从此,酒精、生意经交相辉映,得意、失意纠缠不息。 小挣一笔,即呼朋唤友,分享虚荣。赔个底儿掉,则郁郁寡欢,怨天尤人。我劝大哥做个稳定的营生,他不屑,他总想来几票大的。买卖做得像押宝一般,当然就辛苦,就无着,就令我们担心了。 

要不是老妈、姐姐催促着检查,情况可能会更糟。迅速确诊,定手术方案,接着放疗、化疗。紧锣密鼓,按部就班。但,线头终究不在我们手上,31个月后的某天上午,大哥飞了,没留下一句话…… 

还是得劝劝姐姐,今年能不能就别烧纸了,拨弄不好,也念叨不好。咱们就陪着他们爷俩坐会儿,说说话。说什么呢?对,就说说你终于考下驾照了,开上车了,没几天就被罚了,开得迟钝被摁喇叭了,临牌过期忘记换了……不挺好吗? 

然后,咱们都不哭。

 

 

本博客文章未经授权,敬请勿用;如需转载请联系:dianxing58@vip.sina.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傅惟慈先生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傅惟慈先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