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普
赵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48,023
  • 关注人气:26,1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4-01-16 09:50:29)
标签:

父母

女友

姐姐

情感

娱乐

终于下决心去手机店换了卡,用了近4年的摁键手机正式荣休。

打开新手机,多姿绮丽,青春扑面。再看看不远处那只边角模糊、外壳松动,闪烁着坚强微光的“Ta”,莫名伤感起来.......


总伤逝,是不是就老了?

 

收拾储物盒,有些信,基本都是上个世纪的。想想,已经至少十年没有“写”过一封信了。最后一封信是写给谁来着?委实记不起来了。第一封信倒是记忆犹新。严格地说,那不算是信,小纸条更恰当些。偷偷写,偷偷藏,偷偷递,偷偷看,偷偷撕,偷偷扔。情窦初开的少年怎一个贼字了得。

信写的最勤是当兵以后。行伍三载,家书万金。没有电话、没有电邮、没有短信、更没有QQ、微信。万般牵挂全指望那“一纸消息”。连队文书大呼小叫地发完信,营房里便开始骚动起来。厚厚一沓或薄薄一张,犹如魔杖,点出一个个欢呼雀跃、沉默不语、嚎啕大哭、抿嘴偷乐等造型如许。

父亲给我的信总要长些。但不记得有什么“情深”,尽是“意切”。要听首长的话,要刻苦训练,要和战友处好关系等等。接父亲的信就像接上级的信,恭敬却不亲近,很难再看第二遍。妈妈的信不多也不长,都直指“要害”。记得要穿毛裤,出大汗别急脱衣服,别跟着学抽烟等等。也很少看第二遍,觉着絮叨,有点烦。间有三五好友飞鸿,豪言壮语,不着边际居多。倒是有蛊惑性,人生头一回写血书请战,就是被那几个哥们忽悠的。

一看再看,看了还想看的,是女友的信。我早恋却晚熟,当兵第三个年头才找到感觉。一天一封,多时一天三封。充沛的荷尔蒙令盖戳的通信员烦不胜烦。见字如面,冲动激越,纸面上活脱脱都是些热气腾腾的卿卿我我。

 

退伍回乡,程控电话开始普及,信写的越来越少。“事情”完全没必要通过“信”来传达了。剩下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写下来,寄出去,期盼回音或藉此了断,虽数日、十数日心中惴惴,含蓄隽永倒也颇堪玩味。

手书纸信当然不止信息传递那么简单。我在妈妈的信里发现过饭粒,准是在饭桌上写的;爸爸的信纸撕得很毛,字草的要飞起来,一望便知,那是工作间隙急就的;女友的信里有花瓣和淡淡香水味道,是当季的思念......

 

姐姐前阵子告诉我,给哥哥写了长信。我说他会看到的,你们的纠结怨怼,他不会在意,你也应该释然。迢迢银汉,往事如烟。一封家书写给故人,也写给自己。

 

我打算好好写一封信,认真准备了信笺、信封,还有邮票。摊开纸要落笔,却不知写给谁了,就那么悬在空中,就任他空气凝固,发呆,窗外霾正浓。



 


本博客文章未经授权,敬请勿用;如需转载请联系:dianxing58@vip.sina.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圆桌与长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圆桌与长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