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普
赵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43,313
  • 关注人气:26,1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近在咫尺林怀民

(2011-04-03 13:41:25)

    一个瘦条的男子,手持木耙,在三吨半金黄稻谷铺就的舞台上一圈圈画圆,时间长达15分钟。这是来自台湾的现代舞团“云门舞集”昨晚在国家大剧院上演的《流浪者之歌》尾声部分。这是个在观众入场时即被提示的段落,上写道“谢幕后演出继续”。可惯常的好奇期待,却最终被平淡素朴、更像是行为艺术的表演消弭。这不啻挑战了大多数人对舞蹈的既有印象,哪怕这种艺术被冠以“现代”二字。

    关于舞蹈,本人所知有限。上述言论也许会冒渎“云门”拥趸。抱歉先!

    人之舞蹈本是天性,被社会化育日久反倒蒙昧,少受教化者却大可放浪形骸。小朋友或边地之民可佐证。本人也曾抱规守范,四肢僵硬,照猫画虎学过一二。结果从来不妙:舞伴脚疼,我心疼,观者头疼。受挫日久,渐渐,“舞”于我,只有眉飞色舞之舞,徒剩下活跃的表情肌,四肢与躯干萎顿成茧蛹,且至今看不到羽化奋飞的希望。这是身体的悲哀?还是性灵的悲哀?

    但,或许在“云门舞集”,我窥到了“挣脱”的某种可能。

    即使是外行亦能看出,“云门”看似自由的手舞足蹈其实有严格的规程。所谓随意,只是一种观感而已。演员之张弛很像是太极——慢、控制、蕴涵不可预知的爆发。紧绷处令人窒息,挥洒时令人心悸。而最令人怦然的则是双手合十伫立在台侧超过70分钟的佛陀。沙漏般从高处流泻而下的柱状稻谷,不止歇地落在他的头上、肩上四处飞溅,而佛陀却宛如一尊石像,静的排山倒海。这真是个奇怪的时空安排,霍金若见,续写《时间简史》也不一定。这是我的评价。

    有人说“云门舞集”是现代舞蹈,古代意象,本人不以为然。因为“云门”可令时间停止,亦可令时间流淌,如此操弄自然无所谓古今。况时可代分,而心宛然。

    “云门舞集”和创建者 林怀民先生是台湾文化符号之一。我去台湾采访时,当地新闻主管部门赠送给各路媒体的资料中就有他们。“云门”四处巡演,喜之者众。据说北京演出一票难求。热至于此,自然不全是艺术鉴赏力上升所推动,还包括现代人缺少灵修的现况。以《流浪者之歌》为例,他所营造的宗教感、仪式感、神秘感给观众提供了一个反观自省的“场”;或说是提供了一个向内的、求证心灵的机会。如此,是否懂得舞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会否面对自己。

    开场前,林怀民先生云淡风轻地建议大家“温柔而坚决地劝阻照相者”、“看不懂没关系,不是考试,无关是非”、“最期待一千个观众能有一千个想法”等等,然后下场坐进观众席,巧的是他就坐在我前排,只听见他和身边的一位女士说:“不好意思啊,有点长。”看完才明白他说这句的要义:这不是你想象中的舞蹈,这是时间与空间的对话,是身体与心灵的对话,是自己与镜像的对话,无关他者,只因自我。得之刹那,不得则不如离席而去,看一看水面倒映的“国家大巨蛋”也是好的。

    林怀民先生是佛教徒。

 

 

近在咫尺林怀民

《流浪者之歌》结尾


近在咫尺林怀民

静立的佛陀



近在咫尺林怀民

林怀民先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粉色的监狱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粉色的监狱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