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普
赵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43,245
  • 关注人气:26,1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青年】《赵普: 正在去往合格公民的路上》

(2010-10-15 14:07:23)
标签:

杂谈

不希望别人觉得我仅仅是性情。支撑性情的是思考和担当,尽管思考可能是幼稚的,担当可能是无力的,但我一直在努力。

 

赵普: 正在去往合格公民的路上

/本刊记者 陈敏

 

在中央电视台西门等着赵普,记者告知已到,他回条短信:马上出现!

名人迟到几乎是平常,赵普却守时得出乎意料。

T恤,牛仔裤,斜跨着军绿色书包,包上别着一个颇具调侃意味的红徽章“社会人儿”,戴着墨镜的赵普完全一副潮男打扮。开口字正腔圆,双眼炯炯有神,又有了《朝闻天下》里的主播范儿。采访后,有服务员要求合影,他笑问:“你们是一起合影还是单个来?都成。”率直可见一斑。

赵普广为人知,起初正源于性情。2008年,在直播汶川地震新闻时,他一度哽咽难言,被网友称为“最感动中国的央视主播”。随后,“赵普从小保安到央视主播”的帖子在网络广为流传,他跻身励志榜样人物,得到更多关注。

赵普解释了N遍:“保安我还真没干过,但下过三次岗,扒过火车,摆过地摊,幸好那时没有城管,要不也被追得满街跑……我还是搬家高手,在北京就搬过13次家。”

近两年赵普又成为著名维权人物。他状告物业公司不公开小区公共空间广告收益,又告开发商房产证迟到不兑现补偿,有输有赢,倒也不在乎。

“我只是在维护一个公民应有的权益。这起诉讼的过程重于结果。就是输也要输个醍醐灌顶,荡气回肠。希望每个人都来推动公民社会。”

赵普欣赏一句话:天下事在局外呐喊议论总是无益,必须躬自入局,挺膺负责。 

“您认为自己是一个合格的公民吗?”

赵普一笑:“我正在去往合格公民的路上。”

 

坚持让自己疼痛的梦想

 

贫寒经历,赵普并不忌讳。

赵普1971年出生于安徽太平县的落后山村,初中毕业后即参了军。新兵营结束的晚会上,他来了一首诗朗诵,被留在新训部队当了一名广播员。那只包着红绸的话筒将这位16岁少年的声音扩大无数倍——赵普陶醉其中,哪怕只是播报一条会议通知。有位摩托兵战友听着不服气,故意挑衅:你还播音呢,蓝蓝的天上白云飘,你都读成了“南南的”……他们因此大吵一架。“那时我盲目自信!”

之后,赵普没事就翻字典,并把拼音抄到卡片上,随时拿出来学习。

19岁退伍,赵普被分配到安徽省体育馆当了文员,仍放不下播音情结。于是,他主动应聘兼职合肥人民广播电台,后来又成为安徽省气象台的临时气象播报员。他求的不是每次20元的劳务费,而是每天3分钟的出镜机会。

1994年,赵普父亲因病去世。祸不单行,工作了四年的单位竟不再续聘。原因呢?“也许那时我过度坚持己见,不被容忍吧。”

他总有些美好到虚无的艺术理想,当时被人讽刺“像你这样能耐的,该去中央电视台工作!”

下岗后,生存艰辛家常事,而理想越来越远,方是心头之痛。

1995年初,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干部专修班在全国招生。赵普背水一战,用半年时间攻下了3年的高中课程,顺利通过文化课考试。当年9月,他揣着仅有的8000元,赴京上学。站在大学的校门口,他深呼吸,大跨步,继续自己的追梦之旅。

交完学费,积蓄所剩无几。赵普四处寻租便宜房子,找到间小板房,月租才三百。当时白雪皑皑,等到春来了雪化了,他才发现旁边是个大垃圾堆,蚊子苍蝇时时造访。即便如此,他也住了两年。课余,他玩命儿地在电台、电视台打零工,好歹养活了自己。

1996年底,临近毕业的干专班学生开始实习。赵普用114查到各家电视台的电话,再挨家询问。听说北京电视台正在招聘,他立刻带上资料前往,争取到了实习的机会。那年春节他没有回老家,守株待兔般等到一个机会上镜,成为一个小节目《财经报道》的主持人。

头几年很难熬,每月800大洋,住在地下室,看不到星空和未来。每当心浮气躁,他就闭门练书法,写怀素,苏东坡,米芾,柳公权……与古人对话,往来浮沉多少事。

“急不得。1999年我28岁,形势还很温吞,那时是最容易妥协的。要坚持吗?必须坚持。可能就差一秒了,就差一天了!”

一边是机会之门渐次打开,一边是挤出时间勤学不辍。赵普相继攻下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制片专业本科、北京师范大学的艺术专业硕士。始终勤奋多思,始终坚持不懈,他逐渐成为北京电视台的一哥。

2006年初,中央电视台举办“魅力新搭档”比赛,赵普伙在一群小年轻里,说学逗唱三个月,成功晋级三强,跨进央视,成为《朝闻天下》的主持人,开始了每天凌晨四点就要准备直播的辛苦生活。

今年玉树地震,赵普和同事搭军机赶到现场,高原反应严重,睡在简陋帐篷里,冻得牙齿直打架。第二天,他就缓过劲来,出入危险地带,不刷牙不洗澡不换袜子过了八天,临走前胡子拉碴地留了张影,至今挂在博客首页。

那个沧桑沉思的侧影,或许涵盖着让他自己疼痛又期待的很多梦想。

 

从娱乐版到社会版

 

记者:你是从底层一步步奋斗上来的。如今回头望,这个经历给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赵普:渐渐知道什么是生活,特别是底层生活,农民生活。中国是农业大国,有这样的成长背景,会有更多体认,以及制度层面的思考。当很多人为取消农业税欢欣鼓舞时,我可能想得更远,在社会转型期,怎样让农民不是被城市简单消化,而是体面尊严地成为城市中人?我自己走过这样的路。

 

记者:和某些出身优越的海归同事相比,你会具有怎样的特性?

赵普:根土性。自创的词儿。“根”是草根,“土”是我们赖以生存的这片土地。草是不容易扎下根的,但你必须努力扎根,真正拥抱这片土地,才能生存发展。

 

记者:“根土性”的您是否深谙中国人情社会?它与您期待的公民社会有何明显差异?

赵普:不敢说深谙。我换过很多单位,在不同地方生活过,只能说有些考察和思考。人情社会的粘合度和亲和力更好。一旦取得信任,彼此的忠诚度较高。可以看看社会学家费孝通的两本书,《乡土中国》和《江村经济》(英文名为《中国农民的生活》),简单通俗。现在虽然事例和数据有所变化,但核心内容没变,我们还生活在人情味很浓的传统农业社会。

公民社会的发生与发展靠的是法制精神,即“良法”和“守法”。法是契约的结果,制定过程人人参与,人人都要遵纪守法。但我们这个社会习惯精英治国,制定完了你遵守就行了。为什么我们不愿意在公共事务中扮演积极角色?也是因为长期形成的惰性,就听上面的,多简单。

 

记者:但你很抗拒这种惰性,提倡社会精英,特别是具有批判精神和道德担当、有行动能力的知识分子,积极推动公民社会的形成。为何有这种坚持?

赵普:要改变现状必须有所作为,一个人微不足道,必须带动更多的人。比如我的两次诉讼。第一次诉讼告物业公司,因为居民有权知道小区的广告公共收益如何处理。有朋友觉得我多管闲事,但一个公民以合法手段维护权益,在法治社会再寻常不过。当时很多小区居民惊讶得很:原来诉讼是这么回事啊!第二次诉讼,邻居不仅声援,而且直接参与到诉讼中。

 

记者:这个推动过程中,你最被困扰的事情是什么?

赵普:最大的困扰是大家不知道,法治社会的公民,应该有哪些权利义务?可以这样维权吗?诉讼过程可以被看做一个教育读本。我尽力把我知道的告诉大家。有趣的是,两次诉讼都有很多媒体跟踪报道:去年的报道,是把“我”当成明星主持人来关注,放在娱乐版;今年的报道基本都放在社会或法制版里。很好。

 

黑与白之间,还有层次丰富的灰色

 

记者:谈到公民意识比较薄弱的问题时,你特别重视幼儿教育。那么假设,孩子从幼儿园回来问您:爸爸,我一直守秩序排队,但大家都在抢,我总是玩不到滑梯,怎么办?

赵普:人往往是趋利避害的。当遵纪守法比违法乱纪损失更大,人们可能就会选择后者。这个孩子遭遇的困境,其实每个成年人正身处其中。面对转型期的社会,于己于公应该怎么做?我没有标准答案。这个问题应该抛给大家,思考践行的过程,就是建立新秩序的过程,你会得出自己的结论。

 

记者:但独立思考似乎是件并不容易的事儿。比如网络上充斥的大量偏激言论,往往来自从众心理,大家都这么说!

赵普:灌输式的教育体系,很难培养出独立人格,或者期待他做出独立思考和判断。老师说,这个孩子太“个色”了!基本都是贬义。前阵子,胡主席去人大附中视察,就说到要鼓励学生的个性发展。高层已经很清醒,不是要教出一批一模一样的孩子。

人应该有多维的思考角度,知道在黑与白之间,还有层次丰富的灰色。这样,世界才不至于是一场简单的二元判断的电影。

 

记者:您看待问题常有自己的角度。比如对待慈善,您尊重鼓励富人行善,而且希望大家不要苛责其方式,同时您还反对硬性募捐。

赵普:慈善水平和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是相当的。当下的慈善氛围并不浓厚,所以陈光标承诺“裸捐”才要大大鼓励。但我要提的,不是这个“经济慈善”,而是“观念慈善”。迫于政治或者道德压力捐款,这并不是常态。钱是自己的,捐了就高尚?不捐就可耻?不能来道德绑架。应该更看重常态的、长期的慈善。

另外,除了出钱,还有出力,找一个好的形式。我的安徽老乡江觉迟在《酥油》里写了自己在西藏支教五年的经历,很感人。但这是她一个人能完成的事吗?助教团体“格桑花”就做得很不错。我比较推重民间社团这种形式。

 

你怎么爱这个社会?

 

记者:民间社团跟公民社会有什么必然联系吗?您对当下的中国社团怎么看?

赵普:我一直主张大社会小政府,政府不可能包办所有公共事务。政府要鼓励社会充分发育,公民在其中自觉自省,组建多元有序的社团,共同处理事务。现在大部分社团是政府体系下的,没有自发性,没有自我繁殖的动力,也很难实现自我教育,自我提升,自我管理。有人说,下一步改革,重要的不是政府做什么,而是不做什么。当然不是放任,而是有序退让。政府起先管的那一块,慢慢放给社会,培育它。澳门社会就是典型的社团社会,出租车、渔民、手工艺者等都有各自的社团。拥有成熟的社团,是公民社会的标志之一。

 

记者:您在北京电视台曾自发组织过一个超过百人的主持人爱心团,有什么经验和大家分享?

赵普:每一个团员都是我的同事,包括我不熟悉的。我没有通过行政命令,也没有打着任何旗号,完全是通过正常的人际往来,不知道打了多少电话,一个一个交流,花了一年半,才组建成团。我的体会就是,每个人都要充分发动自己。

另外,我们有个约定俗成的团规,希望团员能跟捐助的孩子通信,建立情感联系。这是一个爱的训练。你可以在家爱亲人和孩子,但你怎么爱社会?只是遵纪守法、按章纳税?你对社会的关爱有超出一般义务之外的吗?

 

记者:您一直热心公益,又是个性情中人。哽咽事件相当有名。这事您现在怎么看?毕竟因此获得了高关注。

赵普:当时很奇怪,不就哽咽了一下吗?我不是一个播字机,也不是传说中看到某个灾情画面后就有反应。直播中我们有个互动平台,来了一组短信。一个工地老板说他手下有不少四川民工,他能做什么?就是赶快结清工资,让他们回乡。还有个海外华人留言,说自己在加拿大生活了17年,回来过两次都很失望,但这次,他觉得自己是中国人……一个巨大事件当中被唤醒的人性,还有民族抱成团的劲儿——看完人就控制不住了。

不希望让别人觉得我仅仅是性情。支撑性情的是思考和担当,尽管思考可能是幼稚的,担当可能是无力的,但我一直在努力。

 

记者:你希望未来的社会是个怎样的社会?

赵普:凑巧新浪博客在搞纪念活动,让每个博主回答三个问题,我也凑了热闹——

你今天的心情?“国是我的国,家是我的家。”

你未来的愿望?“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对过去五年的总结?“无可奈何花落去,不尽长江滚滚来。”

有些事情,不是你勉强得来的,但是你对未来总要充满希望。

 

 

 【中国青年】《赵普: <wbr>正在去往合格公民的路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