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普
赵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43,166
  • 关注人气:26,1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感谢志愿者

(2009-05-19 06:32:18)
标签:

杂谈

    此次赴川报道之前,我邀请熟悉情况的灾区志愿者与我同行,向我介绍当地社情民意,帮我与受访者沟通交流。报名的人不少,但我真正有幸仰仗的不多。原因很简单,征集条件太苛刻!协助报道的志愿者要连续在灾区服务一年、要会说四川话、要有心理防护知识等等。即使如此,我的工作邮箱里还是收到大量自荐信,看着这些热情洋溢的信,我仿佛看到一张张真诚的面庞,还有一些不合条件的志愿者在我博客里留下表达遗憾的回帖,这都使我从一个侧面再次看清志愿者是一群什么样的人。感谢你们!

    灾区重建,各级政府无疑是主体和中坚,但政府并不能万事皆包,万事皆能,有大量的工作是需要非政府组织或个人去完成的。比如在德阳为地震肢残人士提供服务的香港红十字会,比如在北川中学为师生提供心理咨询服务的高岚老师们。需要提示的是,同样都是做志愿工作,前者是具有近六十年历史的专业NGO组织,而后者只是几位专业背景、意向志趣相近的合作群。我无意比较他们的规模和能力,就志愿精神而言,他们是同一的,某种程度上后者似乎更应被褒扬。但问题是高岚老师们何以为继呢?他们都有本职,他们没有经费来源,他们的住宿甚至都要用专业服务的方式来换取。没有“组织”依傍的志愿者是困难的,而已有“组织”的又能不能充分发挥组织功用呢?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地震灾区志愿者组织和志愿者数量的权威统计,但我们知道传统的“工、青、妇”架构庞大,组织健全,不过巨灾之后,传统群团组织也面临着新的挑战。那么这些传统社团如何发挥优势将能量全部释放出来?如何将目前灾区志愿者的困境转化为顺境?如何保护志愿者的热情?如何保证人们志愿行为的长期和稳定?如何让志愿者也拥有给他们安全感的“家”呢?或许这应成为我再赴灾区须关注的一个重点。

感谢志愿者

【在什邡罗汉娃的抓周会上碰到了唐宁的未婚妻,今年6月,他们的婚礼将在他们志愿服务的地方举行】

 

感谢志愿者

【在汉旺工作了一年的志愿者唐宁身形孱弱,但骨子里却有一种坚定和力量】

 

感谢志愿者

【在北川中学采访之前,向来自复旦大学的高岚老师了解师生的心理状况】

 

感谢志愿者

【去年就想做震区志愿者的老俩口,他们千里迢迢从宁夏赶来,带着给罗汉娃的红包。接受采访时老爷子说:“我们老了,存那么些钱有什么用!”】

 

感谢志愿者

【来自香港红十字会的叶以霆,他是康复中心患者的贴心人。他心理咨询师的身份,让接受服务的残障人士感到安全】

 

感谢志愿者

【康复中心里,马上就要拥有义肢的年轻姑娘,她的后背上无意中透露出“幸福的秘密......”】

 

感谢志愿者

【德阳康复假肢中心的可爱志愿者们。除了专业素养和技能,爱是他们惟一能在这儿长期工作的源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