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齐国故都庭草斋
齐国故都庭草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1,956
  • 关注人气:4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这世界不光是我们的

(2020-02-02 07:35:16)

这世界不光是我们的

王德亭



这世界不光是我们的


这世界不光是我们的

 

像旋风一样席卷了全国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防控,几乎使空气凝结住了,也一下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将蝙蝠这一不大引起我们注意的微小动物推上了前台。有人说,蝙蝠是引发这场疫情的祸首,我听着不对味,纠正说别把事情弄颠倒了,是贪食蝙蝠的人们的饮食行为成为这场疫情的祸端。

对于蝙蝠,这种似鸟非鸟、似兽非兽的动物,在我们这里,人们既谈不上热爱,又说不上厌恶,它不会成为我们捕食的猎物,也不会成为笼养的宠物。人们对它取不冷不热的态度——它是落在被遗忘的角落的。关于蝙蝠,它的来路在老人们的口中似乎有些不正,他们说蝙蝠是老鼠吃了盐变的,故我们这里又叫盐变虎子——我愿意在这一童话里永驻。蝙蝠冬眠(我们这里称为“冬天下蜇”),我对蝙蝠的认知就停留在少年时代。蝙蝠与留鸟麻雀比起来,都以人的檐下做巢,大约是对人比较依赖的鸟类和动物,一种在白天活动,一种在夜里出没。蝙蝠夜出的习性跟老鼠如出一辙,所不同的是,老鼠是粮食和食物的偷儿,还会传播疾病,是人们的敌人;而蝙蝠以害虫为食物,是我们人类的好帮手。

小时候,黄昏来临,一钩新月挂在树梢、檐角,正是倦鸟归林的时候,蝙蝠却出动了,它们在空中翩飞自如,舞姿优雅,还可吊在檐角,飞檐走壁,是身怀绝技的角色。现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使华南海鲜市场一下上了热搜,也使我们庚子年的春节黯然失色,寡淡无味,一下将蝙蝠从我的记忆里找出来。蝙蝠不会将华堂高屋作为自己的居住地,古庙寺院、破房漏屋似是它们宜居的地方,村落是它们自在的天地。随着人们生活的改善,拆旧房、建新房,一下成为农民生活的主流,钢筋水泥和缸瓦成为主要建筑材料,人们的房屋就像一个砖抠出来的,严丝合缝,几乎没有麻雀和蝙蝠钻墙觅缝的余地——不大有人会想到蝙蝠们的栖居了。

......

对于蝙蝠,我没有了解得更多,保持一种不求甚解的态度倒也尚可。对于人们如何去食用蝙蝠,我不想追根究底,“吃啥补啥”的观念确实使人们在吃鲜尝鲜上放胆而为,没有顾忌。就不说捕食野兔是守株待兔的滥觞了,就是我们司空见惯的麻雀,也可被人剁成肉末炒疙瘩咸菜吃,山草鸡更是人们冬日捕猎的对象。更为奇葩的是,一向被有些村人视为神祗的刺猬,居然也有人用泥巴裹起来活活烧了解馋。田鸡与蛇本是南方人取食的嗜好,南风北渐有年了。“天上长翅膀的不吃飞机,地上长腿的不吃板凳”,言外之意,天上飞鸟和地上的动物,都成了人们饕餮的食物,一个都不放过。由此也衍生出了各种捕猎方法:下网捕鸟,鸟撞在网上有来无回;挂打笼子诱鸟,鸟为食物和鹄所逗引很容易上钩;更有下套捕兔的,设陷阱偷捕兽类的。人们只顾大快朵颐了,却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飞禽走兽会以它们的方式报复人类,有的病毒会在我们血肉里潜伏起来,伺机而动;有的立马兑现,既不会赊账,又不会“转往来”。无论我们承认不承认,这都是一种报应,报应迟早是要来的。我们常常自以为人类是万物之灵,自居于食物链的最高层,手掌着生杀予夺的权利,可以取百物为我所用,岂不知“高处不胜寒”。小时候,不知道蝙蝠可以成为人们的美食,就是今天,如果不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爆发,我也不会知道有人享用蝙蝠。蝙蝠小则小矣,却掴了我们国人一记响亮的耳光,可以颠覆我们的美食观念,可以让我们长一点记性吗?人应该知敬畏,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地活着;人要将自己放到很小很小,帝力之大正如吾力之微。

 “蝙蝠蝙蝠你给(ji)我来了,我给你绣花鞋了;蝙蝠蝙蝠你给我去了,我给你织花布了”。小时候,我们就是唱着这样的歌谣迎来黄昏,看蝙蝠不知从那里飞出来,在我们头顶划出一朵流云,点缀了我们黄昏的晚霞,照耀着我们的生活。我们和蝙蝠是两小无猜、互不侵害的。我们还能回到童年,回到童年里的蝙蝠世界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