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齐国故都庭草斋
齐国故都庭草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4,850
  • 关注人气:4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焦大尥蹶子

(2011-04-27 12:45:32)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闲读“红楼”之一

焦大尥蹶子

 

   《脂砚斋全评石头记》第七回,凤姐被尤氏秦可卿娘们请过去,虽属人情往来,实在是她们婆媳跟凤姐套近乎、拉关系。凤姐本来兴致很浓,却遇上焦大耍酒疯,未免扫兴。焦大的表演,可堪玩味。

   “凤姐亦起身告辞,和宝玉携手同行。尤氏等送至大厅,只见灯烛辉煌,众小厮都在丹墀侍立。那焦大又侍贾珍不在家,即在家又不好怎样,更可以恣意的洒落洒落。因趁着酒兴,先骂大总管赖二,说他不公道,欺软怕硬:有了好差事,就派别人,像这样黑更半夜送人的事,就派了我。没良心的忘八羔子!瞎充管家!你也不想想,焦大太爷跷起一只腿,比你的头还高呢!二十年头里的焦大太爷眼里有谁?别说你们这一把子杂种忘八羔子!”

    焦大为什们这么狂妄?他不过是宁府的一个家人,就这样随心所欲,骂天绝地,大有一点天王老子是老大,我是老二的蛮横。只因为他对太爷有救命之恩。尤氏对凤姐的解释说的很明白,也夹杂着无奈:“因他从小跟着太爷们出过三回兵,从死人堆里,把太爷背了回来,得了命,自己挨着饿,却偷了东西来给主子吃;两日没得水,得了半碗水,给主子喝,他自己喝马溺。不过仗这些功劳情分,有祖宗时都另眼相看。”这就是了,没有焦大先生当年出生入死,舍命救主,哪有今天荣宁二府的繁华和富贵?尤氏的一番表白,说明宁府子弟们虽是纨绔膏粱,大约还有点良心,至少对焦大是这样。

    酒壮英雄胆,焦大连贾蓉小主子也是敢骂的。焦大正骂得尽兴,贾蓉忍不得骂了他几句,那焦大那里把贾蓉放在眼里,赶着贾蓉叫道:“蓉哥儿!你别在焦大跟前使主子性。别说你这样的,就是你爹,你爷爷,也不敢和焦大挺腰子呢!不是焦大一个人,你们做官儿,享荣华受富贵?你祖宗九死一生挣下这个家业,到如今,不报我的恩,反和我充起主子来了!不和我说别的还可,若再说别的,咱们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焦大这番话,也确实够放肆的,足够天下狂奴一哂,连贾蓉也不得不噤声。只有凤姐很不忿,对贾蓉说:“以后还不早打发了这没王法的东西!在这里岂不是祸害?倘或亲友知道了岂不笑话咱么这样的人家,连个王法规矩都没有?”凤姐作为贾蓉的婶子,这不失位一番“子弟训”。凤姐看不惯焦大的作道,现在又不便出手去管,言语间就不乏对尤氏婆媳治家的嘲笑。连焦大这个老东西都辖制不住,你们还能干什么。有朝一日别让他撞在老娘手里!

    焦大喝醉以后,不分场合,连凤姐在场也不顾了。这是一件多么让人栽面子的事!“众小厮见他撒野不了,只得上来几个,揪翻在地,拖到马圈里去。焦大益发连贾珍都说出来,乱嚷乱叫道:‘我要往祠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生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杨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也只有焦大敢如此信口胡说。当然是耍酒疯,也是对自己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发泄。骂人无好话,宁府那些事儿,让焦大给一股脑儿拿到阳光里一翻晒,种种的不堪都出来了!焦大真是一个杂文高手。焦大的话又是土言土语,虽然村的吓人,可依然很有劲道,这话是焦大说的,若放在焦二、焦三、焦四身上,恐怕就不行。

    焦大醉闹宁府这回文字,见出了曹雪芹的功力。看官手里若有一部《石头记》,不妨将这一章过上一眼。说不定,你会认为焦大还没有坏透。且看当今官场,那些为上司跑断腿、磨破嘴的人员,可有几人像焦大这样“吃里扒外”,把那些当官的盆盆罐罐红黄绿紫往明里抖搂?这饭碗你还想不想端了?你想卷铺盖卷儿吗?还容得你撒野?

    焦大的一番牢骚兼谩骂,也是一个引子。一直看下去,荣宁二府的哪些撕扯事,根本不是原创,早已是司空见惯的事了! 

                                    (2011年4月25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