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铁:中国同性婚姻合法化抗争路还要走多少年?

(2016-04-15 10:43:54)
标签:

杂谈

前言:

1971年,明尼苏达州的一对男同性恋贝克尔和麦克康奈尔因要求官方颁发结婚证书被拒而提起诉讼到该州的最高法院。他们认为明尼苏达州的法律并未明文禁止同性结婚,若该州的婚姻法只被解释为适用异性婚姻,将会违背美国联邦宪法。法院的反馈是:“自有书面记载之时,婚姻作为一种制度历来就是男女两性的结合,并且包含着在家庭中生育和抚养子女的内容。”2015年6月,美国最高法院做出裁决,各州不能禁止同性婚姻,全美至此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同年在亚洲,2015年11月,日本东京涉谷区首发民事结合证书,2015年5月台湾高雄开放”同性伴侣注记”。

2015年6月,长沙一对同性恋去当地民政局注册遭到拒绝,当事人孙文麟和胡明亮之后开始了近一年的同性婚姻平权之路。2016年4月,两位执着勇敢的男生作为原告出席了湖南长沙芙蓉区法院的开庭审理,当天,法庭之外涌现出数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支持者,彩虹旗醒目的在人群中飘扬着,庭审持续两小时四十五分钟,虽然此案以败诉告一段落,当天在各大主流媒体和新媒体的报道当中,我们可以看到支持多元性别的人们对此案的态度——虽败尤荣。

从同性伴侣私下结为连理到现在公开挑战现有的婚姻制度,这个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今次我们来一起梳理下中国当代同性婚姻平权的历史上都发声了哪些代表性的事件。

1

         “要把同性婚姻合法化提案提到通过为止“       ——学者先行撑同志 

小铁:中国同性婚姻合法化抗争路还要走多少年?

在中国, 同性婚姻开始进入大众的视野,2000年《婚姻法》修改前夕,全国人大法工委征集意见的会议上,学者李银河第一次提出加入“同性婚姻”的条款。有媒体称,这是中华文明史上首次出现公开针对“同性婚姻”的讨论。

2001年李银河在两会期间首次公开提出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提案,她从同性恋者合法权益、公民健康、社会稳定等多个方面论述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必要性。可惜的是,李银河本身并非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只能委托其他人提案。而人大会议上的提案必须要一位人大代表提案,30位人大代表附议才能成为议案。截至2016年,尚未出现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在全国人大或政协会议上正式提交同性婚姻合法化相关提案,更多的行动来自民间发声以及相应的媒体的倡导。

难能可贵的是,李银河的行动一直没有间断过,除了在每年两会期间积极提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提案,她也在公开的场合持续为性少数群体权益发声。2015年,她公开讨论伴侣的跨性别身份,也为即使在同志社群内部,也处于边缘地位的跨性别社群的社会能见度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不仅仅是李银河教授,和同志社群有很多互动的学者如张北川、方刚等教授,也认为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意义很重大。
2
走上街头的同性伴侣----我们也想结婚
小铁:中国同性婚姻合法化抗争路还要走多少年?
年2月14日,前门大街熙攘攘的人群当中,有两对新人异常夺目,引来了众多路人的围观,也谋杀了国内外众多记者的菲林。他们是两对同性情侣,一对男同、一对女同。其中的女同在围观的人群当中热烈而真诚的表达自己懂的爱情,也在北京找到了爱情。这场婚礼活动的组织者之一也表示,两年前的情人节,就有同志小组的人在地铁发玫瑰求大家对同性恋人的祝福,这样的行动是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引起社会对同性婚姻的关注和讨论。

这在当时的中国是令人惊叹的行为,也鼓励了众多处于暗柜当中的同志。至此,越来越多的同志小组和机构开始用公开举办同性婚礼的方式开展同志反歧视的工作。在这些难以在主流社会当中发声的群体当中,婚礼这种行为艺术成为了最有趣也最有影响力的发声方式,不仅仅是为了表达“我们想要结婚”的诉求,更多是希望能被社会看到,期待用这种优雅,符合主流价值观的方式开展同性恋的反歧视工作。

2010年,广州同性恋亲友会两周年庆典上,一对情侣举办了半公开的同性伴侣订婚礼。2011年武汉光谷,一对女同和一对男同在武汉武昌区光谷广场举行了高调的同性婚礼,我作为组织者和参与者也是第一次感受了众目睽睽之下,被陌生人祝福的兴奋感和刺激感。那次的婚礼虽然本地媒体无法报道,第二天还是登上了各大媒体的首页,我们的照片之后更是成为各种国内外同志相关报道的配图。

2012年,福建一对男同公开举办婚礼,引起上千群众围观,让小县城热闹不已。2013年,北京的两位老年男同公开举办婚礼,并在微博上发布了两人穿婚纱和礼服的照片,也得到了广泛的报道。虽然他们的婚礼上发生了很不愉快的状况——其中一位老人的儿子大闹婚礼现场,但这样来自老年同志的声音仍然激励和感动了很多人。甚至有网友笑称“同性之间的爱才是真爱。“

这一时期涌现的公开同志婚礼,有的是基于为社群反歧视的,有组织的倡导行为,也有一些是出于为同志群体发声的,勇敢的个人行为。更多是提高同志沙社群能见度,表达出同志希望被理解的情感诉求,在倡导的内容上尚未凸显出明确的权益诉求。这类新闻出现之后,评论当中占压倒性的声音都是反对和不理解的声音。

3
一脚迈进了民政局——我们需要结婚!
小铁:中国同性婚姻合法化抗争路还要走多少年?


2012年,北京朝阳区民政局迎来了两位女生和两位男生,她/他们都牵着同性伴侣的手,要求登记注册,当时虽然遭到了拒绝,但善良的民政工作人员仍然以私人身份表达了对这两对同性情侣的祝福。

2013年,笔者(当时化名马友友,彼时我的心愿是把akb48的所有成员都做倡导用一遍)和志愿者Elsie一起前往东城区民政局登记注册,那天天气阴冷,下着小雪,记者赶到现场的时候很失望我们没有穿婚纱,觉得不是特别有仪式感,担心没有特别有趣的内容可报道。而千里之外的南方,广州也有一对女同性恋情侣前往当地民政局登记注册。

这两对情侣不仅仅是要在民政局尝试注册,更重要的是北京、广州双城的行动目标直指人大代表,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行动来呼吁中国的人大代表们可以站出来发起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提案,希望不仅仅是李银河教授,会有更多学者和不同行业的人可以站出来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当天在遭到了东城区民政局一位男性工作人员义正词严的拒绝后,我和Elsie拿出早早准备好的致全国人大代表的一封信,在寒风中向媒体解释了我们此行的目标是什么。之后踏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了民政局,没想到我们一位志愿者居然在胡同当中追踪到了戴着紫色帽子,骑着脚踏车赶去话剧排练的艾滋大使濮存昕老师,我们拦下他,说明了我们的遭遇,濮存昕老师在我们自制的结婚证书上签名,表示支持我们免受歧视的权利。濮存昕老师意外出现让我们的倡导行动有了更戏剧化的结果。而在广州,当年那对女同伴侣站出来后,也出现了一位人大代表站出来表示愿意支持同性婚姻,只是此后再无音讯。
4
漂洋过海只为得到一份认可——跨越国界的爱恋
小铁:中国同性婚姻合法化抗争路还要走多少年?

在国内登记屡屡受挫之后,中国社会同性恋伴侣要结婚的声音并没有消失。

2014年3月,英国新修订的婚姻法案允许同性伴侣结婚,同年6月, 英国公民可以在包括中国在内的24个国家的领馆登记结婚。同年9月,上海的英国总领事戴绅伟同美籍华裔的伴侣张志鹄在英国驻华大使吴思田的见证下举办了结婚仪式,该事件席卷社交媒体,超过三万人在微博点赞,再次掀起关于中国是否该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讨论。也引发了更多同性恋伴侣希望通过移民等手段去国外登记注册的连锁效应。当年许多关注同志粉红经济的商家纷纷抛出橄榄枝,为同性伴侣定制出国结婚的商业产品。

2014年底,阿里巴巴旗下淘宝找到北京同志中心、亲友会、淡蓝等同志相关机构,希望能够做一个跟同志有关的项目,历经多次讨论,最终敲定了一个看似疯狂的点子——送十对情侣去国外结婚,通过亲友会阿强的联系,最终一个洛杉矶的旅游公司接下了这个项目,在百丽丝的赞助下,历时数月的推举和筛选,最终七对伴侣通过疯狂拉票,繁琐的签证过程,承担着可能会难以面对家庭的风险,前往洛杉矶登记结婚。当中唯一一对女同伴侣是中心力推的核心志愿者莲和Kate,她们在经历了洛杉矶梦幻之旅,被过度曝光之后,承受了很多来自家庭的压力。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时期。
5
面对现实----在全球化背景与中国特色的语境下
小铁:中国同性婚姻合法化抗争路还要走多少年?
虽然在近些年来,有经济能力的同性伴侣选择了出国结婚,更多的人进入了形婚,仍然有人进入异性婚姻。在全世界范围内更多国家实现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背景下,同性恋伴侣期望实现同性婚姻的诉求日益强烈。

这当中发出最强音的是同性恋亲友会的父母们,这些经历了艰难的时刻最终决定站出来支持自己孩子的中年人们,通过各种方式表达“我的中国梦是同性婚姻合法化。”同性婚姻合法化“是同志运动的终极目标吗?当然不是,大部分同运行动者认为这是一种社群现实的需求,毕竟它和同性伴侣的生活息息相关,另一方面,它也是最容易链接到主流社会的话题,毕竟中国的主流价值观是鼓励所有人的进入婚姻的繁殖一生推。虽然自同志运动在中国形成起,关于”同性婚姻权“的反思没有停止过,同性婚姻合法化仍然是当下最能引起主流关注的话题。

2015年2月26日,来自江西的同志父亲林贤志致信1000名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希望他们能在当年的两会关注同性婚姻合法化的问题。

笔者自2010年起进入同志运动,从志愿者走到全职公益人,曾经亲身参与过三次同性婚姻的倡导,面对国内外记者发问:“你觉得中国同性婚姻实现合法化还要多少年?”总感觉心中没有答案。而近五年,同性婚姻权在全球的进展有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令我们感到有光明前路的同时,又会担忧所谓在我国具有“中国特色”的语境下会不会在同志议题上也出现所谓”有中国特色“的结果。

此次孙和胡的行动所引起的连锁反应是前所未有的,也势必推动中国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历程,引用原告的辩护律师石伏龙在最后说的话“即便今天他们赢了那案子,赢得未来的,终将是我们。”

在最后想说,公民应当不论性别身份和性倾向,在各方面均享有平等权益,但是我们要警惕莫让婚姻成为异性恋和同性恋协助所谓“主流文化”压迫不婚者的工具。

(作者简介:北京同志中心执行主任,曾三次组织与参与同性婚姻平权行动,但仍对现有婚姻制度存质疑态度的多元性别平等行动者)

中心理念

尊重 多元 合作

中心愿景

中国公民不论性别、性倾向与性别表达,在各方面均享有平等的权益。

中心使命

通过营造包容、多元的社会环境,使得中国同志(LGBT)社群享受平等权益并获得健康、自主 、有尊严的生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